[返回老 炮 儿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穷而不困贫而乐,豪在精神富在心――东海态度

送交者: 余东海[♂★★义勇兵★★♂] 于 2024-04-09 19:56 已读 1658 次 2赞  

余东海的个人频道

+关注
穷而不困贫而乐,豪在精神富在心――东海态度

【态度】儒家不唯师,不是不尊师,不要老师。儒家强调师道尊严和尊师重道是毫无疑问的,只是在师与道不一致的时候,不唯老师是从,从道不从师。盖师尊严本于道尊严,道尊严高于师尊严。《礼记》要求,事师无犯无隐。既不能无礼冒犯,又不能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和观点,虚言敷衍。实话实说、真言直发、当道不让是对师长最好的尊重。这也是对君上、对朋友真正的恭敬。另复须知,师道与政道同中有异。为师的时候,礼闻来学,不闻往教;中道而立,能者从之;为政的时候,礼贤下士,谦德虚怀;择善而从,从善如流。

【真理】真正真理在握,对于不恭敬不信从者,完全可以置之不理。这不是漠不关心的冷漠,而是洞察人性的无奈。正如熊东遨先生所说,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过度热心,强行施教,无利有弊,既轻贱自己,又亵渎真理,还让对方更加自绝于真理。故作为特殊的方法,针对特殊的对象,不屑教诲也是一种教诲。注意,这里的真理特指中道真理,指引最正确的人生道路和政治道路。

【真话】真话之真,包括真心、真实和真理。真心是发自内心,真实合乎事实,合乎现实和历史之事实。真理指中正的义理,包括道德真谛和政治大义。因此,说真话不仅需要勇气和担当,还需要相应的知识和信息,更需要相当的智慧和能力。现中国能说真话者稀有之至。绝大多数人,包括特权阶级、弱势群体和知识群体,不仅丧失了说真话的勇气,也丧失了说真话的能力。即使他们享有言论自由又愿意说真话,很多人也说不出真话或没有真话可说了。敢说又能说高质量的真话者,凤毛麟角。东海自信不愧为凤之一毛麟之一角,大半辈子历经艰险剖肝输胆说出来而未能出版的数百万字著作,堪称当代真话集中营,等待天下后世的审判。今时今世大多数中国人,无缘读东海的书,听东海的话,是儒家和国家的不幸,也是他们的人生不幸。

【态度】儒家对于自由主义,虽不完全认同,绝不排斥反对,而是主张道并行而不悖,并且认真学习、诚恳借鉴、努力吸收其精华为我所用。以下三种人皆非真儒:一认同极权主义者,二认同极端主义者,三反对和敌视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者。儒门宁缺毋滥,对这三种人都可一票否决。

【态度】反对不允许反对者,不反对允许反对者。支持还权于民、还权于儒者。还权于民,包括还主权和人权于民。还权于儒,意谓把言论权、结社权、教育权这些儒家故物还给东海,还给儒家。谁能建此历史性的伟大功勋,儒家礼当支持,东海甘愿臣服。

【态度】网络上包括论坛、微博和微信群,好为人师者特别多,东海早已见怪不怪。对于好为吾师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于人身攻击和低价值言论,只要没有现实伤害和危险,任之可也。至于别人是否认同自己的立场观点,更是置之度外,顺其自然。认同固然好,不认同又何妨,表示遗憾可也,不予理睬可也。在社会生活中,吾很欣赏子张这句话:“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容众包括宽容民众的无知和他人的错误,矜不能包括矜怜那些不能理解认同自己的人。如果自己的立场观念高度正确,他人不能理解是他人的不幸,值得矜怜,不必怨尤。即使针对马帮,吾亦从不强求。说不说是东海的自由,吾想说,不能封吾之口;听不听是马帮的自由,你不听,那是你的悲哀。吾厌憎的是封口禁言的恶行。

【态度】中国意味着中道文化和王道政治,真正的中国化就是儒家化。如果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终极目标是儒家化,那是值得欢迎的。不过,儒家化的前提是去马化。在儒家化的过程中,必须保障儒家批判马克思主义的自由,把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教育自由还给儒家,还给东海!

【态度】儒家期盼圣王,并非要等圣王出现,才去推行王道政治。春秋战国各国君主中连士君子都没有,但多少有些尊儒,孔孟知其不可,照样周游列国推销王道,以尽人事。东海若置身于民国,很可能也会主动去游说蒋君。蒋君若能信任重用,吾将努力致君尧舜,即使一时推不出王道,也可以为后来者打下扎实的基础。但是,如果君主是轻蔑儒家者,或者是法家蚂家人物,那就应该无道则隐。除非蚂帮公开去蚂,否则儒者绝不俯就。法家蚂家这些东西大不祥,不沾为宜。

【立场】立场本身自有是非,文化立场、政治立场都有是非正邪之别。儒家文化立场最正确,政治立场最正义,其次是自由主义。儒家与自由主义,各有相应的正善性和文明性。儒家导出来的是仁本主义政治和文明,自由主义导出来的是人本主义政治和文明。法家、伊家和马家,思想政治各有邪恶性和极权性。法家是古典君本主义极权,马家是现代党本主义极权,伊家是宗教神本主义极权。自由主义虽非最好,极权主义却是极坏,正常人亦不难分辨两者的正邪善恶之别,遑论儒家。儒家有两个不可能:一不可能反对自由主义,二不可能支持极权主义。支持极权主义者,无论贫富贵贱,皆非正善之士,根本不配为儒。

【人生】二十多年来,受到诬蔑毁谤明枪暗箭无数,给吾制造的帽子有特务、间谍、汉奸、野心家、第五纵队、顽固反马派、巨贪勾结者等等,不一而足。或造谣传谣于江湖,或告发于有关部门,甚至告密到最高。其实,有关部门对吾这个十几年的老茶客的品格了解,不是亲友胜似亲友,非奸险之辈和庸俗之众所能及也。前不久在天涯发现一篇十八年前的游戏小文《我是老枭我怕谁》,其中提到当时的一支微型暗箭。时过境迁,吾早无丝毫芥蒂,唯剩感慨和怀旧。2022-4-28

【人生】老憨厅友是东海二十年前的故人。吾微信被封期间,老憨在厅里闲说一些旧事,有的是戏说,有的想当然,有的不无事实,却又未免夸张,如说吾“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从不借钱,只有借钱给人”云,就夸了。曾几何时,有人以吾和老憨的名义借钱,北海一位老作家上了当。老憨遂代表两人发了共同声明,表示我们从来不借钱,江湖上凡是以吾俩名义借钱者,直接定性为骗子,报警或扭送公安机关可也。声明中很可能说我俩财务自由。此言于老憨是实话,于东海则难言。二十年前或许勉强自由,但二十多年投闲置散,天上不会掉馅饼更不会掉黄金。不知我者羡我法外逍遥,知我者叹我艰难守贫,没有正常收入没有任何福利保障。亲友们为吾忧,惯答以一句话:“这不是饿死人的时代。”与其说吾财务自由,毋宁说吾道德自由。在极权社会,两种自由容易冲突。吾尝言自己此生问心无愧,唯独对不起父母家人,就是因为别有志趣,未能将心力用于发财致富。东海生平,事无不可对人言,唯有些事不足为外人言耳。故人说什么都没关系,只是老憨对东海的认识大概还停留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像对拙字的认识还停留在二十年前一样。唯“从不借钱”倒是句实在话。三十岁以后没向任何人借过钱。穷死不借钱,东海一特色,或可与饿死不食嗟来食的古人媲美呢。2023/7/25

【人生】多年来很多次有旧雨新朋表示经济接济或物质相助之意。厚意心领,何至于呢,无必要也。东海之穷有限,生活毫无问题。虽属弱势群体,但也不是吃不饱饭、看不起病的穷。何况,叹卑哭穷是诗人的专利,非儒生之所宜。吾儒忧道不忧贫,没有哭穷的权利和兴趣。自题一联曰:穷而不困贫而乐,豪在精神富在心。谨以此与同仁们共勉。

【人生】安贫乐道四个字,说起来很容易,要做到大不易。首先,要有道可乐,有仁宅可以安心。孔子说:“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不仁者不能长久处于富贵安乐之境,也不能长久地处于困窘贫穷之中,否则都会坏掉,堕落无底线。其次,置身于反常社会,有机会大富而主动安贫,与无能力致富而被迫受穷,是两回事,心态、境界和思想都大不一样。主动安贫,必有大德和高见。孔子说:“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这是大德;东海学舌言,邦无道,富且贵焉,险也。这是高见,能够看到富贵背后的黑暗深深和危险重重。吾尝言,邦无道而甘于贫贱,不仅是涅而不缁、独善其身的道德要求,也是避凶趋吉、明哲保身的智慧选择。当年东海又有言曰,邦无道,没坐过牢,耻也。有老前辈和小友怕吾犯傻,一个劲提醒,共党的牢和国党的牢不一样。吾大言,那更应该坐一坐了。再怎么不一样,总有办法把好酒好书送进来吧。对方苦笑。想起当年的幼稚猖狂,深感惭愧;想起有人比吾自己更害怕吾入狱,能不感念。

【人生】壮岁习书贻讥大佬,老来练字欲去名家。三十年前习书于著名书法家陈政老先生,陈老曾开玩笑:你萧瑶将来千万不要说跟老夫学过书法,我们平辈论交。东海大惭。当时既从商又练拳,时间本来贫困之极,遂半途而废,自称此生自绝于书法。壮岁习书贻讥大佬,此之谓也。但此后各种诗文朋友会聚会,依例所留“墨宝”,常常被人讥笑,老憨兄就是持之以恒地讥笑吾字的老友之一。有人将吾“墨宝”装裱挂于客厅,又令吾惶恐惭愧。多年前在书法行家元明小友的鼓励下拿起毛笔,重续前缘,为此费了不少时间精力和好纸好笔,酒资之外又增加了一项毫无必要的开支,令余家财政部长大大不满。二程天上有知,亦难免讥吾玩字丧志。不过吾觉得,既然身为儒生,字总不能太丑,总得把“名家书法”中名家两个字去掉才行,以免贻笑天下后世。相信有朝一日,老朋友老憨们会说,哇,东海的字快接近他的人了。

【人生】刚才在海外网站查询旧作,看到老憨二十年前写东海的一篇小文《神州千载一怪人》,其中第一怪是招待客人,啤酒代茶,说“老枭酒量好生了得,喝遍江湖无敌手”,“家里啤酒一箱一箱的扛回来,逢酒必喝,每喝尽兴,酒后性起,手舞足蹈,嬉笑怒骂,妙语连珠,张扬放纵,甚至放声大哭”云。其实啤酒算什么,当年最爱是白酒,不知喝过多少好酒坏酒假冒伪劣酒。身子脑子居然没喝坏,可谓缴天之幸,可能与当年喜欢太极及气功有关。养得浑然浩气足,千杯万盏亦等闲。酒后大哭也是有过的,只是非常罕见。嗜酒如命数十年,也就哭过三五次吧。2024\2\21

【人生】回首生平,做过不少错事,闹过不少笑话,犯过不少美丽或荒唐的小错误。但有一点非常自信,自少至老从无害人之心,无大恶之事,事无不可对人言。不对人言是没必要,没有公益价值,并非怕人知怕人言也。何况,对东海生平,有关部门当比吾多数亲友更了解。当然,也做过一些好事,就更不足为外人道,以避黄婆卖瓜之嫌。至于违反刑法中闪电之法,那是习以为常并引以为荣。

【人生】三十多年来,有关部门都不怀疑,三代当局都不在乎,有关网友却常常怀疑或臆断东海有政治野心,甚至开个微信群都是别有用心,是为了团结群友、凝聚力量,以谋大举。不由得赞叹这些连一面之缘都没有的网友想象力之强和警惕性之高。惭愧的是,吾只记得自己骂过很多人,却不记得团结过什么人。不过,吾一向老实承认,自己确有文化道德野心而且很大。道德上希贤希圣希天,文化上成为大儒大师,替昊天上帝传道,为有志之士解惑。若能容吾自由办学,办一儒家大学,或者允许言论自由讲学自由,于愿足矣,夫复何求。不怕你们笑话,吾不仅想为一代之师,还想为千秋万代之师。至于为政之事,别说毫无机会,即使有机会,吾只怕提不起兴趣来,贤能之士多劳之。

【人生】今天给一位儒友寄两幅字,顺便寄上上个世纪的两本旧作留念,一自由诗集,一旧体诗集。顺眼看到旧体诗集三篇序言中序三碧城的一句话:“天生萧瑶不是为经商而来,也不是为作诗而来”云,不由得涕零。知我者碧城也。我当然不是为经商而来,也不是为作诗而来,而是为改变中国而来。不,是为了把马邦改变为中国。而今二十五年过去了,吾没有改变马邦,至今饱受压制,毫无言论自由,实在是非常失败。但可以告慰故人的是,吾始终没有被马邦改变。我还是我,我还是东海。老枭变成木鸟,豪气依然如故。祝福故人无恙。2024/4/7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贴主:余东海于2024_04_09 19:58:40编辑
喜欢余东海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余东海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