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老 炮 儿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马帮固然是坏东西,马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资本微论

送交者: 余东海[♂★★义勇兵★★♂] 于 2024-04-17 1:32 已读 3395 次 2赞  

余东海的个人频道

+关注

马帮固然是坏东西,马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资本微论

余东海

 

【资本】在极权社会,权力与资本的关系,本质上是主奴关系。资本再不甘,也是奴隶;再高级,也是奴才。资本依附于权力之后,可以高级化,获得一定的割菜权,下割弱势群体的韭菜,但脱离不了奴之本质,摆脱不了被割的命运。关于权力与资本,木见厅友有两个妙喻。他说:“权力与资本的关系,也就是孙秀与石崇的关系,梁山好汉与过路客商的关系当着资本投靠权力或权力利用资本之后,资本与权力的关系就是也就是蒋门神与张都监的关系。

 

【资本】极权主义社会,权力无孔不入控制一切,包括资本。资本可分为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和外商资本三大类。所谓国有资本,实即官有和特权所有。民营资本中,有的是假民营之名的特权阶级白手套,有的是官商勾结的产物,真正干净的民营资本不多,有也是小规模的。三类资本中比较干净的,可能是外商资本。

 

【资本】有群友说,下面这段话并非马克思所说,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过,遂误传是马克思说的。《评论家季刊》说:“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部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托··邓宁《工联和罢工》1860年伦敦版第3536页)东海曰:把资本改为权力,这段话同样成立并更加准确。在特权面前,资本只不过奴婢而已。

 

【邪术】问题:资本和技术有没有正邪善恶之别?东海曰:资本是中性的,没有善恶之别,用之于善则善,用之于恶则恶。技术则有正邪之别,古来某些邪术邪法,只能用于作恶害人。最典型者如蛊毒邪术。有学者考证,战国时已有人使用和传授造蛊害人之法。《汉律》中有“敢蛊人及教令者弃市”的条文,隋唐宋以至明清的刑法中都把使用毒蛊列为十恶不赦的大罪。

 

【儒眼】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云。谣传马斯克语录:“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东海曰:资本的背后是权力。资本的利润最大,也大不过特权的利润。比起资本来,特权更敢铤而走险,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敢犯任何罪行,敢鼓励动乱和纷争,在极权社会,资本只是特权的附庸和奴婢。

 

【待考】传马主义思想家罗莎卢森堡曾于1906年指责列宁时预言:用无产阶级专政为借口打造的专政工具,早晚会落到红色后代们手里,而他们实质上都会变成资产阶级。然后,就是打着无产阶级专政名义下实质化的剥削得更厉害的资产阶级专政时期开始了,因为没有资本主义的民主宪政制约,他们必然比资本主义更坏更无耻。”录此待考。

 

【儒眼】资本有两种:一种是资本,一种是马邦资本。资本是好东西,马邦资本则往往不是好东西。在马邦,官方资本是巧取豪夺而来的特权资本,不仁不义,那是不用说了。即使民间资本,一旦较具规模,就很容易受到权力的污染、侵蚀和异化,甚至沦为助恶帮凶,沦为防禁、欺骗、压榨、奴役人民的龌龊工具。

 

【儒眼】《华为二公主出道被群嘲,这届老百姓不好带》一文感慨:“权力和资本已经干了太多事情,现在连“捧人”这种事都得插一脚,我们“大部分普通人”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动接受。而更要命的是,被捧的那个人非要强调自己也是“大部分普通人”,以证明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的成果。”不由得失笑。在马邦,资本根本没有与权力相提并论的资格,最多算是权力的奴婢而已。资本沾了点权力的光,捧出一些娱乐之星,何足为奇。大半个世纪以来权力“捧人”捧出了多少政治、道德模范啊。自媒体也就敢悄悄讥笑一下华为公主们,而已而已。2021-1-17

 

【儒眼】赚了是自己的,亏了是国家的。这不仅是国企老总们的玩法,也是很多民企老板们的玩法,这是马邦多数公私企业家、资本家不约而同的的财富密码。国企本来不是自己的,民企迟早不是自己的,损企肥己、落袋为安自然成了最佳乃至唯一的选择。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耳。东海早就指出,资本未必龌龊,特权必然龌龊,特权拥有的资本也必然龌龊。同时,特权社会的资本,都很容易龌龊化。粪坑里很难找到干净的东西,何况资本这个东西,特别易被污染,最难保持干净。2021-10-3

 

【辟马】资本的剥削有限,权力的剥削无限。而且,在极权主义国家,资本如果不为权力的附庸,也是剥削乃至消灭的对象。而且,在极权主义国家,按权分配,权力必然拥有最大的资本。也可以说,权力就是最大的资本,一切围绕着权力转。换言之,在马邦,没有资本的垄断,只有权力的垄断。资本的垄断只是假象。资本的背后是特权,资本只是特权的奴仆而已。当然,资本可不是无辜的羔羊,国有民有都不是。宰相家奴七品官,特权的奴仆也是很厉害的,害起人来一个比一个凌厉,手上沾满草民的鲜血。

【马云】马家固然不是好东西,马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凡是不能批评异议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当年东海批评马云的时候,他是万众敬仰的马爸爸。东海的批评,只是认为他对儒家认识有误,非常客气的,居然迅速被封杀。虽非马云指使,更加让我警惕。东海批判马帮何其严厉,当年也没有被彻底封死。这是当年的一则笔记,录此共赏:“东海齿冷那些叫马爸爸的马邦人,也不喜马云。曾在《关天茶舍》发帖,齿冷了一下马云。想不到,不仅该贴发不出来,原来数以千计的帖子也被瞬间清空,并被通知:由于您在社区中违反以下规定: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内容,您的余东海法身ID已被值班编辑封杀,解封时间为:2030-11-18封杀期间不能在社区发表任何言论云云。显而易见,这与政治无关,只与马云有关。这件事让我小小地领教了一下资本的力量。这当然不可能是马云指使的,我相信,但这更可怕,说明对马云和资本的敬畏、维护已经成为某些网络从业人员的下意识,说明马云们已经成了碰不得的庞然大物,小民们对它们讥笑一下,就可能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好大的威风!”

 

【儒眼】发改委征求意见: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姑不论征求意见之真假,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应该提出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鼓励非公有资本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当然,这么做完全符合极权主义的逻辑和防民之口的需要,可以进一步压缩新闻舆论的空间和非公有资本的发展空间,把权力进一步集中到特权阶级手中去。一箭多雕也。

 

【儒眼】看到一段话:“在古代,要是哪个财主抢了民女,你会恨得牙根直痒痒,感觉民不聊生。在现在你再也不用痒痒了,民女都在抢财主!”不由得失笑而生悲。财主抢民女,资本猖獗,秩序不良,政治固然无道,民德尚有底线;民女抢财主,意味着拜金主义盛行,上下廉耻丧尽,道德全面崩溃矣。

 

【态度】不少人为商人富豪鸣不平。除了极个别如大午君,我觉得没必要。马邦多数富豪,包括国家级、省市级乃至一些乡县土豪,品德都很差,问题都很大,很多人是通过分得特权一杯羹、官商勾结割韭菜暴富起来的,还有一些人纯属特权阶级的白手套。这些人无论怎样富有,都不可能带后富。它们的贫富贵贱生死存亡,与草民和儒家没有关系,某些资本甚至充当了言论自由和儒家复兴的拦路虎。对于当局针对某些富豪和资本的动作,仁人义士不妨冷眼旁观。

 

【三人言】马克思说:剥削来源于资本,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斯克说:剥削来源于权力,而非资本。没有权力撑腰,资本只会讨好顾客和员工,哪敢肆意妄为?”东海曰:剥削来源于极权。由邪说恶制和特权阶级勾搭成奸的极权主义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极权社会,只有附庸特权的资本,才有望成气候。这种资本也敢肆意妄为,相当肮脏血腥。

【东海律】在特权社会,弱势群体崇拜、信仰特权,特权阶级迷恋、迷信、依赖特权,是难以避免的逻辑必然,唯极少数眼光深刻而长远者可以避免。就表层和短期而言,特权可以让利益最大化,特权的暴利是资本的暴利望尘莫及的。马克思说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特权的暴利是百分之三百挡不住的,百分之三千、百分之三万乃至百分之三亿都是可能的。故资本的暴利再大也有限,特权的暴利不封顶无限度。当然,它也有相应的恶果、后患和余殃。本质上,特权既是最大的利益,也是最大的危害。

 

【东海律】三个必须高于权力的东西是:道统、道理和法律。三个必须关进笼子的东西是:权力、资本和科技。权力、资本和科技不受制约的状态,分别为极权主义、资本主义和科技主义。危害最大、最为可怕的是极权主义,其次是资本主义,其次是科技主义。注意,资本在美西并无主义的资格,称自由主义为资本主义,是一种污名化。

 

【儒眼】斩断权力与资本勾连的伟大意义是怎么高估都不高的。但是,这在自由社会是肯定做不好,在极权社会是绝对做不到。在极权社会,或许表面上斩断了,私下里仍勾连着;如果真的斩断了,那更可怕,那意味着资本完全进入权力的手掌心,完全没有资本,只有权力资本。

 

【儒眼】在所有人道之敌中,两极主义无疑是最大最凶恶的。在两极社会,资本再坏,恶奴而已,帮凶而已。资本是中性的,非善非恶,无善无恶,资本性质的善恶取决于政治。政治善则资本善化,政治恶则资本恶化。西方资本有善有恶,是因为自由政治正善度有限,导良资本的力度有限。马邦资本恶习深重,是因为极权政治污染严重,导恶深重。

 

【西方】西方资本对舆论的掌控和导向,确实很严重。特朗普一再怒斥假媒体,良有以也。故吾尝言,未来王道政治,不仅要将权力关进笼子(更正确的说法是尊上礼台),而且要将科技和资本也关进笼子。不过,西方媒体大多私营,品质参差不齐,不可一概否定。相对官办媒体,整体上可信度无疑高得多。2024/4/12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民主中国

 

 


贴主:余东海于2024_04_17 1:33:27编辑
喜欢余东海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余东海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