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京华茶馆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最难启蒙的是启蒙派

送交者: 余东海[♂★★义勇兵★★♂] 于 2024-05-23 20:40 已读 3287 次 2赞  

余东海的个人频道

+关注
最难启蒙的是启蒙派――启蒙微论
余东海
【觉醒】常有人说,只要人人都能觉醒(或者人人回归本源,人人都有一颗美好之心等等),这个世界就会好起来。此言当然没错,却是毫无意义的废话。若不能去马归儒,大多数人是无法觉醒的。不少自以为先觉者,其实仍昏昏在梦中。他们所谓的启蒙,无异于以盲导盲,无异于以己昏昏,使人昭昭。孟子说:“待文王而后兴者,凡民也。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东海学舌曰:待文王而后觉者,凡民也。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觉。”奈何豪杰罕见,绝大多数皆凡民。没有文王在上,没有王道政治,只能迷睡不醒。

【启蒙】吾为自由派之初就发现了一个现象:一些马帮中高层,对民主自由和西方文明理解,比起自由派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启蒙无效的原因,根本不是缺乏民主常识,而是缺乏道德常识。在道德领域,特权阶级普遍无知,根本不知良制利民更利己、仁政成民更成己的道理。宪政就是现代仁政,儒家宪政就是最佳仁政。仁政既成就人民的自由幸福,更成就官员福德的伟大。它们于此既不知,也不信。小人喻于利,马人喻于权,哀哉!

【启蒙】没有仁德就没有仁政。在野者没有仁德,就不会追求仁政;在朝者没有仁德,就不会实践仁政。民主宪政就是现代仁政,儒家宪政则是最好的现代仁政。仁德何以可能?需要道德启蒙。没有道德启蒙,即使是正确的政治启蒙,效果也很有限。马邦朝野,知晓自由和宪政利民利国者应该不少,但在野者不愿追求自由,在朝者不屑实践宪政,根本原因就是道德不过关,缺乏一定的责任感正义感公益心,不愿为了公益事业作出一定的牺牲。在野追求自由,要付出各种代价;在朝实践宪政,要牺牲既得利益,在朝在野都会因此招致各种麻烦。没有一定的道德功夫,自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启蒙】最蒙昧、最难启蒙的是启蒙派。五四启蒙派可分为西化派和马列派,两派虽然文化、政治立场大不同,观点方法大不同,但在反孔反儒方面不约而同。两派虽名启蒙派,都是蒙启派,就像被猪油蒙了心一样。其中西化派,又称自由派、民主派,统统名不副实,实质是民粹派,因为他们普遍认同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和科学主义,很多人滑向了民主自由的反面。而民粹主义恰恰是马列主义的基本面。在马列主义语境中,民主、平等和科学都是主义化本位化的。所谓自由,也是民粹主义无法无天的自由。故吾尝言,很多民主派充当了极权主义的思想三帮而不自知。如果说民主派是奇蠢,马列派就是奇坏,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帜实践极权主义,成为特权阶级。当然,马列派中也有不少蠢人,以为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道路上真有民主自由,或者可以追到民主自由。蠢到这种程度的人,最容易被自己人干掉。

【启蒙】启蒙可分为三大类:道德启蒙、政治启蒙和灾难启蒙。道德和政治启蒙,是文化人和政治家的责任,灾难启蒙则属于上天的权力。很多天灾人祸,就是上天行权。那些没有机会或没有能力接受道德启蒙者,其沉眠的良知有可能在天灾人祸中逐渐觉醒过来,从而重新做人。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此之谓也。

【启蒙】有人说:“人是叫不醒的,很多人必须要经受灾难和血泪,经历千刀万剐才能痛醒!”这个观点近来颇为流行,其实就是东海很多年来多次重复的一个概念:灾难启蒙。可以叫醒的人,浅层愚昧,文化启蒙有效;可以痛醒的人,中层愚昧,灾难启蒙有效。灾难启蒙也无效、千刀万剐痛不醒的人,那是深度愚昧。大愚必邪,大邪必恶。深度愚昧者往往非人化,昧尽良知,断绝善根,地狱种子,无可救药。

【儒眼】虽然人人皆有良知,但如果恶习过于深重,遮蔽过于彻底,良知不起作用,有亦徒然,有不如无。此之谓丧心灭性,佛教称为善根断绝。有些人一坏就是一辈子,再怎么启蒙也不行,义理启蒙、道德启蒙、灾难启蒙统统无效,原因在此。这种人极权社会特别多,邪说洗脑故,恶制熏陶故。宋人周密《癸辛杂识别集?必世后仁》云:“子曰:‘必世而后仁。’盖言天下大乱,人失其性,凶恶不可告诏。三十年后,此辈老死殆尽,后生可教而渐成美俗也。”失其性就是良知泯灭,不可告诏就是无法启蒙。虽圣贤为王,也无奈之何,无法改变它们的凶恶性。

【儒眼】有文章称,哈马斯之所以能控制加沙,和加沙民众支持有很大关系。但现在,哈马斯已经军心动摇,而加沙城民众也出现反抗的苗头。东海曰:这就是灾难启蒙。那些支持哈马斯的民众,在哈马斯制造的灾难特别是战争灾难中,会有相当一部分人良知觉醒而放弃对哈马斯的支持,成为正常人。当然,不少人可能死于炮火而丧失重新做人的机会了。这是支持哈马斯的代价。

【儒眼】传哈佛大学研究发现:“长期太累或太穷,人会变傻”云,传言未必属实。长期太累或太穷,人也未必会变傻。但是,长期太邪太恶,人就一定会变傻。君不见,马邦人普遍缺智,特权阶级又特别愚蒙,无法启蒙。不仅儒家和自由主义无奈之何,无数内忧外患天灾人祸也启不了它们的蒙。

【启蒙】思想启蒙可分为政治启蒙和道德启蒙之别。民主启蒙即政治启蒙,佛道启蒙即道德启蒙,儒家启蒙是两者的统一,既启蒙内圣真谛,又启蒙外王大义,是综合性的、最正确的良知启蒙。思想启蒙之外,复有天灾启蒙和人祸启蒙。一个社会和国家,蒙昧度越深,野蛮度就越高,天灾人祸就越多。

【启蒙】是人都会觉醒。只不过,根器福缘各各不同,何时何地、如何觉醒因人而异。有些人生来自醒,有些人一叫就醒,有些人百叫不醒,要打醒,有些人打都打不醒,要亲自入狱才行。有些人入过监狱就会醒,有些人入过地狱才会醒。有些人此生就会醒,有些人要经过多生乃至多劫才会醒。

【儒眼】弱势群体无知无畏无耻,拜物拜力拜金,可以理解;精英群体无知无畏无耻,拜物拜力拜金,不可饶恕,人恕天不饶。精英负有文化启蒙、道德教化的责任。精英而蒙昧而恶化,民族无望,国家无望。

【诲人】诲人的方式有两种:一种诲是没有针对性或针对性不强的,通过著作、演讲等方式进行文化启蒙;一种是有针对性的,领导针对部属,老师针对学生,讲学者针对特定人群等等。有针对性的诲,若无君师之位,最忌好为人师,不管别人欢不欢迎而主动诲人,不管别人认不认同都充当老师。这是很无礼的。礼闻来学,不闻往教。主动往教,易讨人嫌;霸王硬上弓地充当别人老师,更是非礼。这种人既不自重,又亵吾道,恰恰不配为师。

【人性】习性一旦形成,就很顽固,时间越久越顽固,对本性的遮蔽就越严重。恶习深重到一定程度,简直就像本性一样不可动摇。习与性成,此之谓也。马邦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恶径依赖都很强烈,很难进行思想道德启蒙,甚至一轮又一轮的灾难也很难唤醒他们,根本原因在此。迷住他们心窍的不是鬼,而是大大小小重重叠叠的恶习。就像太阳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里,再也发不出光了。用佛教的话说,这就是一阐提,善根断绝者。

【儒眼】老一辈毛左,大多思想已经定型僵化,具有不可启蒙性。即使微有启蒙,意义非常有限。儒家没有与之进行思想交流的必要,以免刺激他们,造成双方不愉快。让这些可怜人活在自己的套子里安度晚年吧。除非其人原来颇有地位,依然颇有影响,或者对儒家有所尊重,或者与自己颇有交情,那么,方便时不妨有所交流。也要适可而止,不必与之争论。

【中西】崖山群友言:“儒家并不反对向西方学习,只是反对把文化自戕当做先决条件。”东海曰:然哉。择善而从,从善如流,本是儒家道德和政治一大特色。学习西方文明精华,礼所当然。前提是坚持中道文化、王道政治、中华文明之立场不动摇。自戕文化而学习西方,那就变成岳不群和蒙启派了。

【透视】有一种启蒙是蒙启,有一种进步是倒退,有一种革命是造反,有一种伟大是伪大,有一种起立是下跪,有一种光荣是耻辱,有一种光明是黑恶,有一种道德是邪恶,有一种帮助是帮凶,有一种援助是助恶,有一种英雄是盗贼,有一种精神是精神病,有一种成功具有毁灭性,有一种坚持是怙恶不悛和泥足深陷。

【儒眼】不懂装懂或自以为懂,是马邦流行已久的怪象之一。越不读书的人越喜欢劝人读书,越蒙昧的人越喜欢启蒙别人,越无知的人越喜欢讥笑别人无知,越不学无术、无道缺德的人,越喜欢充当大师大德教师爷。

【争论】争论可分为高价值、低价值和负价值三种。具有一定思想深度和文化意义的争论,对于天下后世具有启蒙和引领作用,属于高价值争论。深度和意义较低、或者常识线以下可有可无的争论,属于低价值争论。带有诽谤、猥亵、威胁、挑衅和仇恨的各种意气之争,浪费双方时间精力又污染言论环境,属于负价值争论。君子的言论和争论,大多集中高价值区域,很少涉及低价值区域,完全绝迹负价值区域。

【儒眼】文化人有以文化人的文化责任,有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的启蒙责任。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对于真相和真理,不知而乱说,固然可笑;知之而不说,更加可耻。文化群体不说真话,可耻莫甚焉。中国倒退到今天这一步,而且可能还要继续倒退,政治群体要负最大的责任,文化群体也要负很大的责任。想当年江湖时期和習时代初期,言论环境相对略微宽松,知识群体说点真话,虽有风险,也很有限。但是,大大小小大多数知识分子文化人,只会阿谀谄媚逢君之恶,甚至反对和诋毁人权自由,排斥和诬蔑说真话及追求自由者。它们对极权有三帮之功,论因果有很大的罪!

【东海曰】对于儒家学者来说,不信奉歪理邪说是底线,必须的。但仅仅不信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该尽心尽力地批判破斥之。这是弘儒卫道的必须。上正君心,下正民心,启蒙官民,导良社会,儒家学者份所当为,不可不为。这个时代,最大的邪说是什么?答案不言而喻,学者不可不知。不能言距蚂者,非圣人之徒也。

【东海律】反对人权就不配享有自由,支持极权就理当受到暴政。信奉丛林法则的人就适合生活在丛林里,流行丛林法则的社会就应该丛林化。维护屠夫的蠢猪就应该被宰,吃人为乐的恶狼就应该被吃,被更加凶恶的虎豹熊狮吃掉《尚书?泰誓》说:“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矜字,这里兼有怜悯和尊重二义。万民求仁,上天垂怜,侧重于悯其心;万民拜魔,上天遂愿,侧重于重其意。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用现代话语来说就是,上天尊重人民的意愿,这世界如你们所愿。儒眼相看,史无前例的百年浩劫充分体现了历史因果的公道,尸山血海的灾难启蒙深深展示着昊天上帝的大仁。

【东海律】反儒派和邪教徒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特征:没有反思自省的能力。反儒和信邪,都会导致反思能力的丧失。崇马崇毛就是信邪的典型,反思能力丧失得特别彻底。即使国家叠逢灾祸,经过百年浩劫;个人饱受奴役,经过尸山血海,它们依然只会怨天骂地骂美日,从来不知道反思自身的内因,不知道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不知道“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俗话说,不见棺材不落泪。反儒派和马毛派,见了棺材也不会落泪。见了棺材还可能反思自己,反孔反儒反得不够,崇马崇毛崇得不够。对于这两派来说,文化启蒙固然无用,灾难启蒙同样无效。如果反儒崇马的本质不改,命运将无法改良,灾难将无有已时。

【警世钟】成年人难以启蒙,但难度因人而异,老百姓难度较低,黑社会难度较高,邪教徒难度更高,两极主义邪教徒难度高上加高,至高无上。例如,拜天父教洪杨帮、拜真主教哈马斯们,具有不可启蒙性。这些人本质上已经非人化,没有改邪归正、改恶从善的可能了。当年曾国藩对洪杨帮不问首从、大开杀戒,当今以色列对哈马斯斩草除根、毫不留情,儒家特能理解和支持。首恶必办、胁从不问是王道政治剿匪除恶的基本原则,所谓“歼厥渠魁,胁从罔治,旧染污俗,咸与维新。” (《尚书?胤征》)但是,请注意,这个原则不适用于大恶已经铸成的两极主义邪教徒。首先,它们不是胁从。即使少数人开始是胁从,后来也会沦为两极主义的真诚信仰和拥护者。其次,一般旧染污俗,不妨咸与维新。两极主义邪说洗出来的邪教徒,已经彻底丧心丧失了重新做人的能力。绥靖它们就是给它们卷土重来的机会,对它们的仁慈就是对平民百姓和家国天下的不负责任。宽恕他们是上帝的事,正义力量的职责是送他们去见上帝。希望以色列除恶务尽!2024/5/10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
贴主:余东海于2024_05_23 20:41:41编辑
喜欢余东海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余东海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