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京华茶馆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一切人祸都具有因果的合理性――因果微论

送交者: 余东海[♂★★义勇兵★★♂] 于 2024-03-03 5:35 已读 3277 次 2赞  

余东海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一切人祸都具有因果的合理性――因果微论
余东海
【因果】一切人类和事物,无不笼罩在因果的天网之中。否定因果的存在,把因果报应说成“封建迷信思想”的人物和势力,同样逃不出这个天网。《坤文言》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把家字改为人字、党字和国字,这句话同样成立。因果之理是易理和内圣真理,不信因果登不了儒家之堂也。因果之理也是天理的要素,是天道惩善罚恶的基本工具。天道无人格而善恶有报应,原因在此。只不过,因果错综复杂,报应不易及时。要及时惩善罚恶,就需要有人替天行道。将天理和因果之理落实到政治、制度及法律中去,维护人权自由和社会公正,依法惩罚罪恶,不让正义迟到,是替天行道的正道和常道。

【因果】“好人没好报”和“为了好报才做好人”,是两回事。“为了好报才做好人”,那是利益主义者,再好也有限,再好也是小人的好。但是,不能因此就说“好人没好报”。这是不明因果、昧因果的大妄语,会误导世人而自造恶业的。大多数人如果认定“好人没好报”,就会丧失做好人的决心信心和内力。有一则禅宗公案:“五百年前迦叶佛时,某于百丈山论讲佛法。有学人问某:大修行人仍落因果否?某道:不落因果。乃堕五百世野狐身。一日,某化一老者,问于百丈禅师:大修行人仍落因果否?师云:不昧因果。某大悟,辞师云:某已免脱野狐身。”好人当然有好报,只不过,好报有利益性和精神性、显在性和潜在性、即时性和滞后性、现在性和后世性等等区别。做了好人好事,没有得到利益性、显在性、即时性和现在性的好报,就认为“好人没好报”,眼光太浅也。

【人生】坚信天道和因果的公平,坚信一切都是自作自受。吾自己也不例外,一生贫贱艰难,也是自作自受。论富贵的能力和机会,自信不少于大多数马邦人。一些东西,世俗求之唯恐不得,而东海当年拒之唯恐不免。尝回某老话,我只想做一个大诗人,再要一个说真话、骂特权的特权。虽然酒后戏言,颇具东海特色。吾思想早熟,在团县委打工时就坚定了一个认识:在马邦,要想成为伟大光荣正确的人,就必须疏离马帮。后来进一步认识到,要想成为伟大光荣正确的人,就必须反对和批判马帮。蚂帮乃是最大的反动派、反常派和寄生虫,乃是中国最大的毒瘤、最大的危害。只要是正常人,就应该疏离之;只要是正人君子,就必须反对和批判之!

【因果】恶具有内外双重性,内为恶意恶念,外为恶言恶行。恶具有反噬性即自我危害性,在危害他人、危害社会、危害国家天下的同时,也危害自己,恶化自己的身心和命运。罪恶越深,反噬越烈。就像七伤拳,伤人伤己,伤人越严重,自伤越深重。甚至尚未伤人先伤己,损心伤肺摧肝肠。这就是因果报应。

【因果】极权主义之下,特权阶级贪婪无度挥霍无度,无视无数弱势群体挣扎在死亡线上。特别可悲可耻的是,无数弱势群体依然在反对人权自由,敌视文明正义,在拥护、支助和讴歌极权主义,为之涂脂抹粉添砖加瓦。灾难启蒙无效,就会继续启蒙。

【因果】因果关系错综复杂,很多因果具有潜在性滞后性和整体性,就显性、现实、分段和局部而言,往往无公平可言。要区别因果的公平与现实的公平。从容群友言:“如果把因果放在有限的时空观察,一定不公平。如果把因果放在无限的时空网络中,而且宇宙总体是平衡的,则因果一定公平。”

【因果】礼文厅友言:“迟来的报应更不可收拾。”然也。《系辞下》说:“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不仅小惩是小人之福,大惩也是恶人之福。迟到的正义既是受害者的不幸,更是罪恶分子的不幸。不幸犯下大罪,惩罚及时降临,或许还可不死,可以活着赎罪。即使犯了死罪,及时遭到刑杀,罪止于一身,不至于遗祸子孙或断子绝孙。

【警钟】妄言妄语,邪理邪说,法律无罪,因果有罪。它们会误人子弟,误导社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恶业恶果恶报。故系辞说:“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这里的荣辱可以涵盖祸福。古今中西无数人的荣辱祸福,就是他们的文章语言造成的。孔孟万世尊荣,可谓福从文来;商韩无世在下,岂非祸从口出。古今中西暴君奸贼巨寇邪教主大多绝后,就是邪恶的报应。

【警钟】王阳明说,满街都是圣贤;东海曰,到处都是天理。正有善报是天理,邪有恶报也是天理。百年来内忧外患、天灾人祸空前,就是社会性的因果报应,历史性的天理昭彰。如果反孔反儒而能国泰民安,如果崇马崇毛而能民主自由,如果弑父拜魔而能家庭幸福,那就没有天理了。这是一条东海律:政治无道无碍因果的公道,世道不公无碍天道的公平。百年浩劫也堪称最好的灾难启蒙,以史无前例的人道灾难来启蒙吾民吾族,警世天下后世,把反儒崇马的恶果恐怖深深地植入民族的潜意识中,从而产生永久性的思想政治免疫力。

【警钟】即使在逆淘汰环境中,作恶也是不合算的。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虽然俗话,却是真理。小恶人被大恶人磨,大恶人被更大恶人的磨,更大的恶人和最大的恶人,难逃因果的天网,自有命运的折磨和相应的报应。君不见,古今中西那些暴君恶棍邪教主,绝大多数没有好下场,没有后福和后嗣。个别例外,有其原因。例如桀纣有后,是因为他们祖宗是圣王,祖荫遗泽太大,还能荫蔽后人。另复须知,恶人不仅会遭受恶人的折磨,更会受到正义的惩罚。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正义迟到,不合法理,但合乎因果之理。正义之所以迟到,是因为罪恶还有存在的土壤,邪恶势力、罪恶分子的恶贯还没有满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立即全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这两句俗话也是真理。

【警钟】既能祸从口出,也能福从口出。福从口出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一、所言是真言实语,最好是仁言义语;二、言者能言能行,知行合一。荀子说:“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 口言恶,身行恶,国贼也。”成为国器,何其幸福乃尔,岂非福从口出;沦为国妖,必有后患余殃,岂非祸从口出。注意,论法律,任何思想不应该受到惩罚;论因果,邪恶言论难免有相应罪业。

【警钟】形势越来越严峻,言论越来越收紧。今后儒家不说话,只怕没人说真话了,至少没有人能说高质量、高价值的真话。国内特色自由派,已是残余势力,完全不成气候。他们虽能说真话,但品质不高,真理性不足。因为他们不明道德真理和政治大义,甚至不明自由真义,分不清自由的真伪之别。真理在儒家,正义在儒家,中国的未来在儒家,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系于儒家。特此隆重提醒领导集团和有关部门:防民之口其罪大,防儒之口其罪更大,既是政治大罪,也是因果大罪,恶业恶果恶报都很深重而长远。获罪于儒即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警钟】君亲无将,将而必诛焉,刑法诛杀之;圣贤无将,将而必绝焉,天帝灭绝之。前者是政治规矩,后者是道德定律。師古註:“將,有其意也。”有意愿有打算有准备有计划,都是将。只要有谋害君王、父母亲和圣贤的谋划,即使没有付诸实施,也是死罪。注意,这里的君王指德位相称的元首。仁民善群谓之君,天下归往谓之王。自古以来,凡试图谋杀父母和君王者,虽不成功,也是十恶不赦; 凡试图危害圣贤者,无不死于非命,甚至灭绝后嗣。如《尚书-吕刑》所说:“遏绝苗民,无世在下。”人算不如天算,在易理、天理和因果之理面前,邪恶势力、特权阶级照样是弱势群体。与天斗,绝对讨不了好去,且难免天谴天诛天灭。

【警钟】极权主义没有赢家。在其邪说恶制之下,人人都是受害者。不仅弱势群体深受其害,精英群体更加受害深重。观以历史和世界的眼光,马家政治、文化、商贾三界精英,应该是有史以来最不幸的群体,命运恶化的速度最快,子孙断绝和下场悲惨的比例最高。特此重申两条东海律。其一、国家作为一个较大的命运共同体,道德美化最容易自上而下,官德清正必然熏陶民德美善;命运恶化最容易自下而上,民不聊生必然导致官不聊生。其二、积财不义,难以逃脱悖入悖出的大学律;积恶深重,难以逃脱恶有恶报的因果律。

【因果】政治和人民、政权和社会互为因果。反常的社会最容易让邪恶势力崛起、得势和成功,邪恶的政权又导致人民堕落、社会败坏更无底线。如是人民如是政,如是政治如是民。恶化官德和民德、败坏政治和社会的根本因又是邪说。邪说泛滥,一切败坏。这就是文化决定论,以文化为第一因。

【儒眼】丧心者必然病狂,病狂的具体表现因人而异,基本特征不外乎三种:一种是害人,危害他人;一种是害己,危害自己;一种是通过害人的方式害己,甚至以杀人的方式找死。对于丧心病狂者,无论被害自害,被杀自杀,都是因果报应,天谴天诛。

【儒眼】人道政为大,为什么?因为政治可以将天理落实到礼乐制度中去,以制度的方式,以义刑义杀义战的方式替天行道,将因果报应及时地体现出来。换言之,不让报应滞后,不让正义迟到。

【儒眼】马家精英包括政治文化精英,其中很多人没有后福没有好下场,几乎是必然的,是因果逻辑和易理天理之必然,没有良法惩罚,也有恶法收拾;没有人杀鬼杀,也会自杀天杀。因为它们太坏了,什么邪言恶语都敢说,什么恶人恶事都敢做。这些禽兽不如、魔鬼不如的两脚恶物,配得上任何天灾人祸和最严厉的惩罚。它们如果有后福和好下场,那就没有天理和因果了,儒家历代圣贤和佛道三家大师,都成了虚言妄语之辈和欺世盗名之徒。那是不可能的。

【儒眼】两极主义有一个不约而同的共性:好折腾。衰弱了,就关起门来自我折腾;强大了,就千方百计折腾世界。当然,两极主义的强大是野蛮的强大,非常有限,与自由文明的强大没有可比性。就像马邦,再怎么强大,也发达不起来,现在就是天花板了;再怎么强大,也只是暂时富强了特权阶级,弱势群体永远没有人权保障和福利保障。当然,特权阶级难免为其暂时富强付出惨重的代价。有悖入悖出的大学律和恶有恶报的因果律等着它们呢。

【儒眼】浏览了一段小金朝跨年晚会的视频,不由得叹息:上下何其配套,彰显天公地道。这样的君主和臣民组成的国家,落后、贫困、灾祸不断就具有逻辑的必然性和因果的公正性。何谓奴性深重,何谓暴君崇拜盗贼崇拜,何谓诚于伪、诚于邪、诚于恶,何谓斯德哥摩综合征,请看小金朝臣民现身说法。它们配得上金家的极权主义。当然,金家终将为其三代极权付出相应的代价。买单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远了。

【儒眼】希特勒、马家帮、塔利班、哈马斯等等邪恶势力,都曾得到人民的支持拥护,或者曾是人民的主动选择。在拥有选择自由的时候支持和选择了它们,就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各种人祸劫难就是难以避免的报应。政治悖道社会不公,恰恰体现了因果的公道和天道的公正。

【儒眼】这是一句名言:“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赞成者反对者都不少,各有各的道理。其实雪花是不是无辜,有没有责任,不能泛泛而谈。责任可分为四种:政治责任、法律责任、道德责任和因果责任。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儒眼】恐怖主义有其相应的社会土壤和民众基础。那些支持恐怖主义、作为其社会基础的民众,可不是无辜的羔羊。孟子说逢君之恶其罪大,东海曰,支持、逢迎恐怖主义,是最大的助恶,其罪特别大。深受恐怖主义势力的祸害和连累,有其因果的必然性。自作自受自作孽,此之谓也。把恐怖主义换成极权主义,这段话同样成立。政治上讲,所有人都应该享有人权;从因果上讲,非人化的人不配享有人权,不配受到善待。对于非人化的人和社会,上天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惩罚之。极权暴政就是对非人化的人和社会最严厉的惩罚。例如,对于那些追随毛帮打土豪分田地的愚民刁民暴民,如果没有极权暴政收拾它们,那就没有天理了。当然,实施极权暴政的特权阶级,照样会被上天收拾掉。从延安至今,马帮中高层有好下场者几希。

【儒眼】从政治的角度看,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从因果的角度看,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民德败坏、民智低下、恶业深重的社会,极权主义特别容易崛起和成功。极权主义的成功又进一步降低民德民智,恶化社会共业。社会欲不陷入恶性循环,人民欲不陷入苦难泥沼,不可能也。就社会因果的角度讲,存在即合理,极权的猖獗和国人的苦难,各有其因果的合理性。吾尝言,一个反常到反孔反儒崇马崇毛的社会,若能建立良制良法,人民自由富裕幸福,那就没有天理了。

【上天】上天者,形而上之性与天道也。天道即天地之性,性即天命之性。两者异名同指,指的是同一个形而上的东西。也就是说,性即天道。这是人天大密,宇宙生命最大机密。一般人不得而闻,即使得闻,也不理解。那有赖于高悟性,非理性所能解也。天命之性即人之天性、本性。本性具有形上性,本性就是天,这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

【五四】五四两派,马列派和民主派,貌似水火不容,其实思想大同,其中有两大共同点:一、都是反儒派,同样顽固地反孔反儒反传统;二、都是民粹派,同样信奉民主主义和平等主义。故吾尝言,百年来,不仅马列派是自由之敌,民主派也是自由之敌。五四两派追求自由,自由事业若能成功,那就没有天理了。注意,民粹主义既与儒家格格不入,也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唯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文革就是民粹主义的大发作,所谓大民主,就是民主主义的民主。马列主义作为现代极权主义,在政治上以集体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面目出现,特别具有欺骗性煽动性。粹派越追求,自由民主越无望;马列派若得势,天灾人祸必不断。马列主义及民粹主义都具有本质和原则的反常性,既反仁义,又反自由。它们的得势和成功,堪称典型的灾难启蒙,让人类通过它们制造的灾难而充分认识到它们的邪恶。恶报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之国,恰现因果之大公和天道之大仁。

【辟马】毛时代广大官民几乎无不饱受毛氏的迫害、毛政的暴虐,其中知识群体遭受的迫害最为严重,几乎被群体灭绝。从政治和世俗角度讲,冤假错案铺天盖地;从因果角度讲,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毛时代大多数人信邪助恶,特别无知无畏无德无耻者,理当特别无福无后无好下场。如果那么邪恶悖逆的东西能够世代安享富贵荣华,那就没有天理了。王夫之说:“秦以私天下之心而罢侯置守,而天假其私以行其大公,存乎神者之不测,有如是夫!”对于毛氏之迫害知识分子及其文武群臣,亦可作如是观,是天假毛氏之私以行其大公,天假毛氏之恶以行其天罚。毛氏既是史无前例的暴君恶棍,也无意中充当了上天惩恶罚罪的重要工具。可见天道狡狯,人所难测;因果不昧,报应不爽。

【极点】物极必反,剥极必复,否极泰来,三个成语近义,意谓事物发展到极端,就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坏到极点就会好起来。因果循环,毫发不爽。但极点何在,极难判断。人事和家国,何时为极,何为极点,须因人因事因时因地而论,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邪恶】诬文武和颂桀纣,反孔孟和崇蚂蟊,既是认识问题,也是道德问题。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这里的罪就是因果之罪,道德之罪。故在因果和道德层面,反孔崇蟊都是有罪的,是一种背天逆理的本质性败坏,有相应的后患和报应。当然,道德罪不能诉诸于法律,法律必须维护言论信仰自由。

【击蒙】有文章说:“休谟在其代表作《人性论》中,却石破天惊地指出“相关性并不等于因果性”。比如一个人按动了抽水马桶,随后发生了地震,如果据此认为“抽水马桶导致了地震”,就非常荒谬。休谟彻底改变了人类认识世界和自身的方式——所谓因果,都只存在于人的心灵”云。东海曰: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但不能以此否定因果律的存在。地震当然不是因为有人按动了抽水马桶,但地震自有其地质原因。因果并非存在于心灵,而是无所不在,具有广泛的普遍性。

【击蒙】只有马奴,没有西奴。西路是自由之路,自由无奴。自由之路上,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包括四大自由,都可以获得基本保障。马路则是极权之路,极权皆奴,弱势群体不是奴隶就是奴才,特权阶级同样是权奴物奴。极权之路上,所有人的人权自由都无保障。特权阶级暴贵暴富一时,但逃不出恶有恶报的因果论和悖入悖出的大学律,都要为它们的罪恶付出相应的代价。成也马路,败也马路,此之谓也。

【击蒙】礼文厅友言:“‘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这里不是害怕因果循环,这里的畏惧来自先天。思考因果循环,就是理性的结果,但这与理性无关。是来自良知的警戒。”东海曰:背逆天理,就是获罪于天,其罪业恶果,非祈祷所能消除。没有理性,何谈德性;不明因果,不畏因果,何谈良知。君子感性丰盛,理性澄明,同归于德性雄厚。德性即良知。

【答客】或说:“长期以来,人们多关注个体行为的趋利避害,但我们也生活在各种集体中,集体行为的逻辑是怎样的?人人都想搭便车。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专制制度为什么能在一些国家长期存在。专制者剥夺了大部分人的权利和自由,为什么很少人反抗?因为即使能推翻专制制度,其结果是所有人都受益,但出头冒尖的人却可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其结果是多数人都想等着别人去干这冒险的事,自己搭便车。专制者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他们在维护专制的同时,会不遗余力地打击出头冒尖的反抗者,杀鸡儆猴,全力瓦解一切可能发生的集体行动。”东海曰:愚昧是极权社会最基本特征之一。愚昧则不明理,不明政治之理,更不明道德之理。而因果之理是核心性道理。有志之士若明因果,就不怕出头冒尖;普罗大众若明因果,就不会限于搭便车;特权阶级若明因果,就不敢坚持极权暴政。因果之义、因果之用大矣哉。

【答客】郭秋莉厅友言:“对于儒家圣人,我的认识,是不允许诽谤的。如若对孔子,加以诽谤,人是有罪的。”东海曰:论因果,反孔反儒属于妄言妄语,自有恶业恶果。所以,先知先觉者对他们负有启蒙之责。但是,政治和刑法不能以言治罪,反孔反儒的言论自由礼当得到尊重和保障。至于因此造成的业果,只能由言者自己承担。

【答客】徐战前厅友问:“鷄和蛋互為因果,肯定相関。我的問題是,第一因為誰?政治制度坏而致社會道德普遍敗坏,還是人心先坏,招來這么个邪惡統治?東海教我”云。东海答:在政治和社会、道德和制度全方位落后、败坏并陷入恶性循环的极权主义国家,能够改革制度,当然求之不得。但制度改革、包括改良和革命往往非常艰难,那就只能从文化入手,才能推动政治制度改革,尽快打破恶性循环。只有良好的文化体系,才能为制度改革提供相应的思想和道德力量。儒家文化可以提供最正确的思想,包括道德思想和政治思想;可以提供最雄厚的道德,包括政治道德和社会道德。另复须知,在一个反孔反儒极端反常的社会,西方现代文化和制度也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邪智】极权暴君一方面广泛利用邪恶之徒,一方面又被各路野心家阴谋家和广大邪恶之徒利用。一方面奴役全民,一方面又身为权役、身为邪欲恶习和邪恶势力所役。对于天道来说,极权暴君就是一个巨大的邪恶工具,是利用来惩罚人间邪恶、警醒天下后世的。以恶去恶是一种特殊的正义,体现了因果报应的多样性复杂性和上天无可无不可的狡狯。

【思想罪】思想有没有罪,要看罪字怎么定义。罪字作犯法解,思想无罪,再怎么邪恶的思想,都不应该受到法律惩罚和政治迫害。罪字作祸殃解,邪恶思想有罪。邪恶思想即邪知邪见,会严重误导个人行为和政治社会,导致各种罪过和灾祸。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的罪,佛教所说的大妄语业,都是此罪。所谓学术之祸,就是邪说所造之灾祸。暴秦长毛纳粹苏俄等等人道大祸背后,都有邪说支持。韩非马恩这些邪说家,思想上各有重大罪业。但必须说明,这是道德和因果层面的罪,良政良法无权惩罚之,管不着也。

【历史眼】特色自由派不配追求自由。这种不配是思想的不配,德行的不配,因果的不配。自由派的特色主要有三不明:一不明中道文化和中华文明之美,进而反对之;二不明自由主义之正义,不知自由政治、民主制度和现代文明都植根于人本主义哲学,不辨人本主义和神本主义之原则区别,误认神本主义为民主自由之母;三不明自由主义与民粹主义集体主义之原则区别,不知民粹主义集体主义是现代极权主义的两面,沦为三帮分子而不自知。有此三不明,便与自由文明不相应。百年来自由派越启蒙,人民越愚蒙;越追求,自由越远遁,根本因在此。

【历史眼】常有人说:“历史是由胜利者写的”、“历史是胜利者的清单”云。这是一种极权主义分子的盲目自信和无知狂妄。当年康师傅就这么说过,东海尝造《历史是由儒家写的》一文以辟之,文章收入《春秋精神》一书。邪不胜正,正必克邪,这是天理天规、人道铁律和历史因果。邪恶势力的胜利都具有害人害己的灾难性和不可持续的暂时性。它们无论怎样兴旺猖獗一时,都没有希望和未来。特此铁口直断:古今中西任何邪恶政权,都没有写史的资格,都只能被历史钉死在耻辱柱上!暴秦、洪杨、纳粹、苏俄们写下的无非伪史、秽史和历史笑柄!

【历史眼】社会再怎么不公,也无碍因果之公。无论极权主义垮不垮,何时垮,很多马邦人、特别是特权阶级和精英群体都难逃恶报。被反腐反掉就是颇为普遍的一种恶报。甚至,马帮不垮,他们恶果更深重,恶报更严重,下场更凄凉。因为马帮不垮,他们会作更多之恶,造更多的孽,招更大的祸!特权阶级坚持马路,知识群体维护马路,弱势群体支持马路,各有各的罪孽。

【历史眼】人若豺狼化,就比豺狼更可怕;豺狼没有罪恶,豺狼化的人罪大恶极。但不用担心人间的豺狼没有惩罚。明则有礼法,幽则有鬼神。没有王法,也有恶法。恶法虽恶,也有一定的惩恶罚罪之效。对于某些罪恶分子,法律不能惩,天理容不了,因果饶不了,鬼神都可能忍不得。天诛地灭鬼神击,此之谓也。

【历史眼】儒家没有道统学统地位的时代,就无法提供名利刺激和权位诱惑,若非有一定见识和志愿的人士,很难对儒学产生学习的兴趣,更难持恒。而儒学对学者的德智基础要求较高。德智低下者,就很难认同性善论因果论,很难理解圣经承载的道德真谛和王道大义,很难相信君子之诚。反而会认为,本性是恶的,因果是虚的,君子是伪的,四书五经是自欺欺人的,三代圣王是儒家伪造的。

【历史眼】正不胜邪是可能的,却是局部和暂时的。邪不胜正是必然的。邪不胜正,正必克邪,文明必然战胜野蛮,这是天理和因果的必然,历史的必然。正不胜邪,邪恶取胜,具体原因很多,概乎言之有二:一是外因,社会环境处于逆淘汰阶段,时运不行,运去英雄不自由;二是内因,正派的正义性不高,思想品质、道德品质都有大问题。对付大盗巨寇,需要仁智勇具足的君子集团,一般善人无能为力。2023-3-14

【历史眼】恶不积不足以亡身,恶不积,恶贯不足以满盈。极权主义的恶贯,要靠弱势群体的苦难来满盈。从因果的角度说,弱势群体的苦难亦有其内因,即自身的原因。反儒崇马,信奉马学、支持马路、拥护马制、赞美马君,就是根本性内因。诬文武者罪及四世,反孔孟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反孔反儒取得空前成功,就注定了中国史无前例的百年浩劫。不,不止百年,是一百二十年的劫难。这是吾国吾族的因果,是反孔反儒罪业的社会报应。何况又加上崇马,反儒崇马双重邪恶,只怕四世都结束不了。东海大半辈子的努力,就是试图缩短劫难的时间,让吾民吾族在儒家的光辉中早日认祖归宗并返本开新,在新的历史平台上开启中华文明新一轮的辉煌。

【东海律】极权主义之下,人人都有报应。弱势群体、知识群体、富豪阶层和特权阶级,各有各的恶业恶果恶报。报应的形式无数无量,因人而异,总有一款适合的。这是极权社会最普遍的一种现象:大多数掌握锤子镰刀者,也是被锤打和收割者。换言之,很多吃人者也是被吃者。特剥清代一首《剃头诗》为《吃人诗》曰:闻道人堪吃,而今尽吃人。有人皆要吃,不吃不成人。吃自由他吃,人还是我人。请看吃人者,人亦吃其人。

【东海律】恶有恶报,个体如是,群体和社会亦然。观念过于反常、道德过于败坏、罪孽过于深重的社会,与极权主义高度相应。恶制暴政是这种社会应得的报应和必要的赎罪,其人民之苦难非单纯之外力所能拯救也。例如,反孔反儒的社会,崇马崇毛的官民,最适合极权主义,百年浩劫因此具有历史逻辑的必然性和社会因果的公正性。

【东海律】只要是君子儒,必然有四知:知易知性知天知因果。四知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缺一必四缺。反过来,所有小人儒,必然四不知:不知易不知性不知天不知因果。至于马儒马屁儒,更是一无所知了。它们即使口头上说得头头是道,也非真知,抄袭和口头禅而已。

【东海律】论政治,是人就应该拥有人权;论道德,有些人不配拥有人权。这里的有些人,包括反孔反儒者,反对人权自由者,两极主义、恐怖主义者,集体主义者,民粹主义者。这些人思想过于反常,道德必然败坏,不配拥有人权。一个社会和国家,不配拥有人权的人多了,就无法建立起维护人权自由的良制良法,就适合极权主义。可以说,对这种社会和国家来说,极权主义具有高度的因果合理性和历史必要性。在这个意义上说,极权主义也是奉天承运而来。而对于这些人,如果不能改改良他们的思想道德,唯欲将人权自由强加给之,那是对他们因果的强行干涉,就像欲让禽兽享有人类文明一样。纵不无功德,也难免遭罪。这就是百年来不少自由派好心没好报的要因。而且特色自由派的蒙启,对国人的思想道德负作用颇大,这就更难免恶报了。

【东海律】无论是否受到善待、尊重和帮助,都要做一个值得善待、尊重和帮助的人。能否助人利人,可以量力而行,但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损害他人。这是儒家铁律,也是东海对所有子弟、亲友和儒生的希望。不善不良者,不可能一直受到善待;人格败坏者,不可能一直受到尊重;恩将仇报者,不可能一直受到帮助,无论个体群体都一样。无论人世如何不公不平,无碍于天道和因果的公平!

【东海曰】批判和赞扬都要慎重,要合情合理合乎自然法,合乎天理良知。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东海曰,赞桀纣与诬文武同罪。此罪虽非法律所宜惩罚,但因果不虚,在所难逃。所有非正确非正义的东西都不值得赞扬,其中四种东西最不可以赞扬,否则就有恶业恶果,就会害人害己。这四种东西是:暴君、盗贼、邪教主、造反派。所有反文明、反常道、反社会、反人类的人物和势力,都属于造反派。

【东海曰】手援只能救少数人之身于一时,道援才能救多数人之心于永久。道援有两种,一种是现实性的政治和制度援救,一种是历史性的文化和道德援救。孔孟开展的就是后一种道援。偈曰:救人须救彻,救彻须救心。救心须有道,得道须求仁。求仁须学儒,诚之用功深。功深登史殿,过化自留神。注意,如果不能救人之心,对罪恶分子的手援很可能造成对因果的不良干扰,于人于己都无益有害。

【东海律】支持极权主义者,包括信奉其学说、拥护其制度、支持其特权阶级者,都是有报应的。最容易遭遇的报应是,被蒙蔽,被愚弄,被奴役,被代表,被贫弱,被草菅,被镇压,被犯法,被自杀,被当成韭菜和人矿。一句话,被暴政,轻则厄运不断,重则家破人亡。当然,特权阶级自有报应。《旅獒》说:“玩人丧德,玩物丧志。”特权阶级不仅玩人玩物,而且玩民玩国玩弄天下,岂仅丧德丧志而已,丧心丧命、丧家丧邦、丧子丧孙都是常态。它们不灭于正义力量,也会毁于激烈内斗。恶人自有恶人磨,此之谓也。百年来马邦多数君臣官民的悲惨命运和凄凉下场,为上述论断提供了无数血淋淋的证明。可悲的是,极权主义者无论强权弱势,普遍不信因果。即使无数事实彰明昭著地摆在面前,它们依然不信。这就是灾难都启蒙不了的人。不知因果大无知,不信因果大不幸。无论信不信,任何人都昧不了因果,任何人都逃不出因果报应的天罗地网!

【东海律】害人都有罪业。但危害对象不同,罪业轻重各异。危害盗贼和危害圣贤,危害邪徒和危害正士,因果报应不同。化用孟子的话说,危害小人其罪小,危害大人其罪大。另外,防民之口其罪大,防儒之口其罪更大,特别大。盖儒者人之需,儒家道德真理、政治正义最为人道所需要。防儒之口,最为逆天。

【东海曰】一句话把天地有道、有作用但无人格的道理讲清楚:因为天道无人格,所以报应往往不及时;因为因果有铁律,所以善恶到头终有报。因果律就是天道至关重要的作用。只不过,因果报应往往具有潜在性、多样性和滞后性。故好人仿佛没有好报,正义总是常常迟到。这就需要有人替天行道,及时而公正地选拔贤能、表彰功德和惩罚罪恶。最好的方式就是实行王道,以官职尊贤能,以爵位酬功德,以义刑义杀义战罚罪止恶。培养内圣功夫,弘扬中道文化,建设王道政治,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2024/2/22余东海集于南宁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北京之春
贴主:余东海于2024_03_03 5:37:32编辑
喜欢余东海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余东海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