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谈黑格尔与海德格尔对经验不同的道说及其意义(上)

送交者: 哲哲乾坤[☆品衔R4☆] 于 2021-05-12 17:11 已读 799 次  

哲哲乾坤的个人频道

+关注
经验的畏惧与聆听 ——谈黑格尔与海德格尔对经验不同的道说及其意义

摘要: 黑格尔因其概念辩证法的强力完成了近代形而上学的终结,但也因此掩蔽了其力量的源头“经验的辩证运动”。海德格尔对此提出质疑,他认为这是黑格尔因畏惧经验的辩证运动背后的不在场的东西所致。本文指出,黑格尔对经验的打压、遗忘其实质就是要以在场的形而上学抹杀更为本真、深藏不露的不在场的东西,进而将不在场的东西逻辑化、概念化,以求得知识论意义上的绝对的主体确定性。其实,这也是整个近代形而上学的根本性的局限与痼疾所在。黑格尔对意识本性的经验及其道说,不仅暗示了尼采、叔本华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兴起,同时也为海德格尔通过对经验的原始回声的聆听走上一条护送存在之到达、在场并应合存在者之存在的呼唤之思想大道,作了思想先导。

海德格尔在悉心探讨过黑格尔《精神现象学》导论[1-15节]中有关表达意识辩证运动的“经验”概念后,针对黑格尔抛弃最初选定的标题《意识经验的科学》这一做法,他提出自己的质疑。他说:“是黑格尔对他自己强调地置之于中间位置的‘经验’一词感到畏惧了吗?”[1]海德格尔这一问不仅问出了他在经验概念上与黑格尔的勾连,也激发起我们对经验概念在黑格尔思想发展中所担当的角色的惊异,更是启开了我们由此对意识本性及其命运的关注。

一、黑格尔对“经验”概念的道说与遗忘

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导论第14节中说:“意识对它自身——既对它的知识又对它的对象——所实行的这种辩证的运动,就其替意识产生出新的真实对象这一点而言,恰恰就是人们称之为经验的那种东西。”[2]黑格尔不象经验主义者那样,仅局限于现象界的层面,一次性地宣称经验是认识的来源和内容就算了事完结,而是从更深层次上也即从认识与对象何以产生及两者对立统一的矛盾关系,这一视角来入手解说经验的。在此,黑格尔所运用的经验概念实际上是经验主义者永远也无法回答得了的“经验的经验”。经验是什么?经验就是努斯[Nous],它是一种神秘的冲动,它要表达自身的创造力,要不断实现自己,而这种努斯冲动的直接结果就是认识与[认识的]对象及其相互矛盾的产生;经验是什么?经验就是逻各斯[Logos],它就是努斯冲动的定格,也即要用确定性的方式、概念的方式来表达并规范努斯产生认识与对象及其矛盾运动。具体说来,在黑格尔的现象学中,所谓经验就表现为确定性与真理性的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它经历了感性确定性、自我意识确定性到理性确定性的辩证运动,绝对精神在经历了这些经验的辩证运动后,最终由达到“现象即是本质”[3]的识见,达到绝对知识。经由现象学的经验运动来到纯粹概念的逻辑学的大门口。至此,黑格尔以为,经验该隐退告辞,而一旦进入逻辑学的王国,经验就要被彻底遗忘而遭否弃。

黑格尔在其心路发展的整个历程中始终把经验看作只是人的精神世界及其活动中一种初步的较低阶段的运动形式。在黑格尔那里,经验概念没有机会享受本体论范畴的地位。对于经验主义,黑格尔则更是批评有加,尽管他也曾较客观地公允地评价过经验主义的合理之处,即认为为了防止[知性的]理性主义的抽象与空洞必须注重经验。[4]那么,黑格尔是否在其早期著作《精神现象学》中,曾对“经验”特别青睐呢?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诚然,黑格尔在现象学导论中别具匠心地把意识对它自身即既对知识又对它的对象所实行的辩证的运动,称之为经验[因为这种辩证的运动替意识产生出新的对象],由此引起海德格尔的高度关注,海德格尔将经验视为存在者之存在的在场。但是我们认为:第一,黑格尔在现象学中对经验的界定与运用,在其实质内容上是不同于日常生活意义上的经验,也是不同于经验主义的经验概念。第二,黑格尔之所以要以经验概念来概括和呈现意识的辩证运动,揭示意识自己替身产生新的对象的辩证运动,这其中有两个因素:其一,因为黑格尔是一个很有现实感、历史感的思想家,他强调人类认识既不可能脱离现实经验,同时也有一个由低级到高级、由浅入深的发展过程。从理论上贬低经验,但却并不影响他对现实经验的关心与重视。黑格尔运用经验概念是为他进入纯思维、纯概念运动作一理论准备工作。但是,一旦黑格尔认为自己完成了由“经验”的科学向“思辨的科学”过渡和转变之后,他就要有意地抛弃遗忘掉经验的东西。因为,在他看来这样更能保证理论的纯洁性和合法性,从而真正进入一种纯粹的逻辑王国。但是,黑格尔这样做却给后人种下了对他的思想的理解以及对经验与概念的关系的把握之混乱、误解的根芽。这就好像黑格尔这思想巨匠引导人们进入他的思想殿堂,却要人遗忘掉筑构这殿堂的脚手架和殿堂由此建立起来的材料一样。因而,即使最终遗忘掉这殿堂本身也于现实无关紧要。这恐怕是黑格尔庞大的哲学体系在其身后很快被人抛弃并一次又一次遭到猛烈攻击的重大原因。

当我们对黑格尔为何要运用经验概念继而却又要遗忘掉它这一做法,有了一个初步的说明,再回头来看黑格尔在现象学及在逻辑学中对经验概念的道说,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其中的奥妙之处。原来,黑格尔这样通过对经验的辩证法运动,由现象进入本质,由现象学进入逻辑学,在他自己看来,既能防止经验主义[包括康德哲学在内]在追求知识的客观必然性上所犯的怀疑论和二元论错误,又可避免了[知性的]理性主义固有抽象、空洞的独断论的缺陷。

那么,海德格尔在认真地解读了黑格尔之后,尤其是通过对黑格尔《精神现象学》导论的悉心分析研究后,他断言黑格尔有畏惧“经验”之嫌,其道理何在呢?又究竟有何用意。对此加以追问便把我们引向了黑格尔对意识本性的经验及其对此种经验所产生的畏惧这一问题。
喜欢哲哲乾坤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