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京华茶馆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中华民族的福音和极权主义的丧钟――儒马微论

送交者: 余东海[♂★★义勇兵★★♂] 于 2024-04-09 19:59 已读 1118 次 1赞  

余东海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中华民族的福音和极权主义的丧钟――儒马微论
余东海
【四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启蒙派的蒙昧,千万不要低估反儒派的反常,千万不要低估崇马派的邪恶,也千万不要低估儒家的文化道德力量。真正的儒家,自有至高无上的正义、愈挫愈奋的意志、潜移默化的潜力和得天独厚的吉祥。儒家的复兴,将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福音,也是极权主义和黑恶势力的丧钟!

【余思想】参照習思想的分类法,吾数百万字的著作文章,亦亦可分为文化思想、道德思想、政治思想、教育思想、外交思想等五个方面。当然,吾不敢僭称余东海思想,只可称为东海特色的儒家思想体系。如果说習思想代表了马家中道,是马家思想的最高峰;余思想就代表了儒家中道,是儒家思想的现代版。

【余思想】余思想与马主义,是道德上仁本和物本、政治上民本和党本之别,不仅是华夷之别,更是人禽之别。马主义者,物化之学、禽兽之路也。马帮若能放弃马主义,改邪归正,功德莫大焉,无可无不可,一切都好说;如果继续坚持马主义,一意孤行,罪恶莫大焉,那就没得说,一切都不行。坚持马主义,就是坚持极权主义恶制暴政和特权,就是坚持与儒为敌、与民为敌,与中西文明为敌。是真儒家,就必须为天下万世负责,绝不可能自暴自弃与之苟合。

【余思想】儒家文化和东海思想得到体制内外、国内外旧雨新朋的理解和认同,是生平一大乐事。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找到最正确的道路。吾坚信,返回孔孟尧舜之本开出来的新仁本主义,于国家天下是最正确的政治道路,于个人是最正确的人生道路。尽管至今为止理解认同者少之又少,认同度亦参差不齐,已经很难得了。再伟大的思想,其影响的扩展也有一个从小到大的渐进和量变的过程,急不来也,听天由命可也。

【东海曰】事业的正善度,应与吉祥度成正比。儒家自由事业最为正善、伟大和美好,也应该最为吉祥。孟子认为,革命顺天应人,代价不可能太大。他说:“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东海认为,儒家所有事业,无不应该顺天应人,大吉大利;无不应该以最小的代价和最小的牺牲,争取最大的成功和成果。顺天则天顺之,应人则人应之。在人心民意不相应、客观条件不成熟的时候,既不放弃不空等,也不激进不蛮干,而是持之以恒地尽心尽力尽人事,通过正言正行的不断积累,循序渐进地推动量变的深入和条件的成熟。儒生应有这样的心态:成功必然有我,但不必在我。儒家何时成政治之功,道统何时复宪法之位,顺其自然可也。

【儒与佛】儒家重视生命,贵于明哲保身。孝经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孟子说:“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儒眼相看,佛教割肉喂鹰、以身饲虎、断臂求法、燃指供佛这些做法,都有伤生害命、草菅己命之嫌,不孝不义,不足为训。注意,面对天下无道,儒家主张以身殉道;为了成仁取义,君子不惜杀身舍生。其中意义与佛教具有重大区别。佛徒所殉非仁义之道,其为鹰为虎为佛法所作之牺牲,纵可以成佛,不足以成仁成圣也。

【马邦人】常有人说,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这个观点完全不成立。台湾民主化不就成功了吗?不过,如果说马邦人不适合搞民主,那就可以成立。更准确的说法是,马邦人搞不成民主。马邦人,特指信奉马学的人。马学以物本主义哲学、党本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治学、社会主义经济学为支柱。凡是认同上述思想之一者,无论贫富贵贱,强权弱势,都可以称为马邦人。注意,凡是马邦人,必然与儒家格格不入。即使表示尊儒,其思想行为同样背儒而驰。儒马不两立故。

【马邦人】马邦人有一个鲜明的特征:在政治上最会干坏事,最不会干好事。坏事越大越容易,势如破竹,一干就成;好事越大越艰难,逆水行舟,百干不成。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半途而废。如所谓的改革开放,就是典型的半吊子过程。马邦人的这个特征,常常从政治领域溢出来,泛滥到其它各个领域包括人生和道德领域。他们变坏很容易,坏起来没有底;变好大不易,好起来很有限。再好也成不了君子,再好也是小人的好。

【幸福度】马邦人普遍将幸福与权位财富捆绑在一起,认为权大财大幸福度就高。其实,幸福与权位财富的关系并不密切,唯与道德密切相关。这是一条东海律:幸福度与道德度正相关。孔子赞叹颜回:“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在回也!”所谓孔颜之乐,乐在学达性天。这种快乐是无道缺德者做梦都梦不到的。无道缺德者,即使位高金多,同样不堪其忧。关于官员因患抑郁症而自杀的报道层出不穷,世人往往不信,吾认为可信。另外,儒眼相看,缺德和恶本身就是一种大不幸,恶人与幸福绝缘。《洪范》将“恶”列为六极之一,良有以也。马家时代,道德度自由度文明度为有史以来最低,幸福度也为有史以来最低,官民同样低下。

【儒眼】千难万难,去马最难。这是这个时代最伟大也最艰难的一个文化政治工程。马学在宪,马制在上,马毒百年泛滥,已经深入吾民吾族的心魂骨髓。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为纲、计划经济等等表层马毒或许不难祛除,唯物主义、社会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这些深层马毒,很难祛除干净。不仅特权阶级,弱势群体和知识群体,包括儒家群体和自由群体,很多人都是深度中毒者和马路维护者。欲去马,需要对马家的思想错误和政治邪恶进行深入批判,需要将仁义道德和自由精神不断弘扬起来,需要体制内外、国内外有识之士共同努力。

【儒眼】管子“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名言,颇为默契唯物主义,严重违反仁本主义思想和王道政治原则。其言曾经遭到王船山先生严厉批判,东海曾有旧作论述,兹不赘。儒家也重视民生,让人民仓廪实衣食足,但辅之以文化教育和道德教化。所谓正德利用厚生,庶之富之教之,教之和正德,就是文教和德化。此乃法家所缺也。仅仅仓廪实衣食足,远远不足以让人民知礼节知荣辱也。

【儒眼】仁智勇三达德的反面是恶愚懦,可称为三缺德。儒眼相看,过度的愚昧和怯懦,就是缺德的表现,是一种恶。四九以来马邦知识群体,不仅极端违仁背义,而且空前愚昧怯懦。更可悲的是,大多数人愚懦而不自知,反而自以为聪明。殊不知,恶愚懦最易招辱。非人化的知识群体最不配得到尊重善待,最不配享有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

【马儒】马儒者,马家之儒也。无论是立足于马还是立足于儒,只要主张儒马融合论,都可称为马儒。这是当今儒群的主流。立足于马者如主张“马魂中体西用论”的方克立,立足于儒者如田辰山、秋风,各有一定的代表性。吾多年前有《红儒方克立》、《儒马不两立,正邪不同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文明之相通、合一》点评》、《关于马克思主义与儒学之我见——与田辰山先生商榷》诸文分别批判之。2022-12-22

【马儒】马儒有两种典型性表现:一是以儒家文化为马家提供思想支持,无视马学基本原则之邪,认为儒马思想相通;一是以儒家身份为马家提供政治支持,无视马制之恶马祸之重,认为儒马政治同道。凡有以上两种表现者,都是标准的马儒。

【儒马】儒家不可能尊马,但儒家在上,可以维护马家团队的人权自由,如果届时还有马家团队的话。马家更不可能尊儒。马家在上,必然防民之口,也必然防儒之口,剥夺儒家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教育自由。马家在上,人民必无人权,儒家必无自由。马学在宪,必无宪政,必然暴政,必有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

【儒马】儒马结合论越来越流行。儒马结合,文化上是仁本与物本的结合,政治上是民本与党本的结合,道德上是大正与大邪的结合,理义上是大是与大非的结合。这不是结合而是强制性苟合,是最文明的人与最野蛮的兽的苟合。必然不儒不马,不伦不类,不人不鬼,乱七八糟,怪异荒诞。而且,所谓儒马结合,实乃马体儒用、马骨儒皮、马主儒婢的苟合,儒家要看马家的脸色,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高压下苟合的结果,儒家不仅难以发挥正面作用,反而深受污染而虚伪化负作用化,被用为政治遮羞布和思想搅屎棍。真正的儒家依然饱受封锁打压而难以发出声音来。能够亮相的大多是依附马家或马家化的假冒伪劣儒。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 假冒伪劣儒就是以道殉人者,马儒就是以道殉马者。2023、9、2

【三帮】知识群体和弱势群体中三帮分子太多,是极权主义得以维持至今的重要因素。在这两个群体中,三帮分子不仅占主流,而且比例极高,占绝大多数。即使在当代儒群中,只怕三帮分子也是占上风的。在儒马问题上,蒋庆特别值得尊重。他论及性与天道,虽颇为糊涂;论及儒马关系,则相当明白。四十年前鸠占鹊巢一言,雷音铿锵,至今罕见罕闻,足以让那些马儒、贱儒、三帮之儒羞死,如果它们的羞恶之心尚未彻底泯灭的话。

【辟马】研究马克思居心和动机好不好,已经毫无意义,因为马学太邪了,马制太恶了,马家办的坏事太大了。马家害惨了前苏联,害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把中国推进了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代,至今依然在黑暗的泥沼中苦苦挣扎。马家学说和制度,包括政治、经济、教育、法律等等制度,不是无道,而是极端悖道。马学是最反真理的极权主义邪说,马制是最反正义的极权主义恶制,马路是最反人道的极权主义绝路。在马邦,人民不是人,而是工具、韭菜、人矿和人质。同时,上上下下普遍物化,恶性奴性并重。知识群体和弱势群体中,很多人当奴才当出了幸福感和积极性,积极主动地为极权主义出谋划策和辩护。流行的马主义真理论、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论、马家优于儒家论和儒马融合论等等,都是为极权主义辩护的谬论。东海客厅就有多位极权主义辩护士。

【儒眼】两极主义社会,弱势群体固然苦难深重,特权阶级同样苦难深重,甚至更加深重。对此,弱势群体不知道,特权阶级很晚才知道。就像那些恐怖主义魁首,即将完蛋的时候才知道恐惧。恐怖势力就是极端主义宗教中最极端的势力。对于特权阶级的苦难,对于它们以害人始、以害己终的普遍性宿命,只有儒眼才洞若观火。当它们乐享特权得意忘形之时,儒家早已预见它们的未来大难。

【儒眼】中华文明就是儒家文明,其核心是中道文化导出来的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历史上儒家王朝的文明程度,都远高于夷狄和非儒家政权。非儒家政权中,反儒政权又特别坏,如暴秦、洪杨帮和马帮。马时代又是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代,比暴秦、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等等时代更加黑暗。

【击蒙】或说:“当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取得成功,是因为毛泽东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这是第一个结合,现在,习提出了第二个结合,即是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进一步实现马克思主义时代化,这是第二个结合。其实,二十大修改党章,修改的主要内容就是加上了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内容。”东海曰:马克思主义最喜欢民粹化、反常化的社会,反儒主义、民粹主义和商韩主义思潮的泛滥,为马克思主义植根开花结果创造了最好的社会条件。这是第一个结合的真相。至于第二个结合,是不可能完成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非儒家莫属。马克思主义与儒家文化不可能相结合。何以不可能,东海旧作早已阐明,兹不赘。

【击蒙】猴子厅友言:“儒、法、马有共通性,堪比弟兄仨。这才是马能在狮驼岭扎根、开花、结果的根本原因。”东海曰:此说剧毒,与主张儒马结合的马儒及马门杂家逻辑一致。法马具有共通性,但儒法、儒马正邪不两立。此理东海论述已多,兹不赘。马家之所以能够在中国扎根、开花、结果,反孔反儒恶潮的泛滥是三大要因之一,而且是最根本的原因。

【决定论】儒家三本,道德仁本,政治民本,天地万物人本。马家三本,哲学物本,政治党本,经济社会本位。自由主义只有一本,人本。这是儒马两家和自由主义的思想根本。民本政治学开出来的制度必然是礼制,人本政治学开出来的制度必然是民主制,党本政治学开出来的制度必然是党主制。礼制可分为公天下礼制和家天下礼制。作为政治思想,儒家的民本与马家的党本格格不入,与自由主义的人本则颇为接近。未来公天下礼制亦可称为中国特色的民主制。

【警儒钟】只有儒家才能开出王道政治。但儒家必须允执厥中,坚持仁本主义中道,避免各种观念偏差和错误。当代儒家群体中流行四种观点严重出偏出错:一是儒马融合论,认同马主义社会主义;二是反自由论,反对人权自由和西方文明;三是性恶论,误认恶习为本性;四是人格天论,主张儒家宗教化。这四种观点都会对王道追求产生重大障碍。儒家在政治上追求自由和秩序的双优和差等和平等的均衡。相比古典家天下小康王道,当代儒家追求的公天下大同王道将更加重视自由平等。这方面礼当充分吸收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的精华。儒马融合论、反自由论、性恶论、人格天论都开不出王道来,也不利于西方精华的吸收和自由平等的落实。注意,认为民主法治建基于性恶论,是一个持续百年之久的思想误会。自由主义主流人性论可谓准性善论。关此,东海已有多篇旧作论述,兹不赘。

【警世钟】剥夺言论自由,就是防人之口和政治反动。防民之口其罪大,防文化人之口其罪更大,防儒之口其罪最大,恶果最重。自古以来,防儒之口的政权只有两个:一个是法家秦,一个是洪杨帮。两个政权都极短命,下场都极悲惨。儒家文化是中道文化,仁义之道,代表人道最高真理包括道德真理和政治真理。故防儒之口、以儒为敌的罪恶特别大,比迫害任何人物、封杀任何学说的罪恶都要大。这是最多层次、全方位、彻底性的自绝:外自绝于文明,内自绝于良知;下自绝于人道,上自绝于天道。吉人天相,凶人天谴,迫害和封杀君子儒的人物、势力和政权,是人世间最凶的东西,必将遭到最严厉的天谴!2024/3/26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
贴主:余东海于2024_04_09 20:00:34编辑
喜欢余东海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余东海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