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老 炮 儿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长民之恶其罪小,逢民之恶其罪大――民粹主义批判

送交者: 余东海[♂★★义勇兵★★♂] 于 2024-04-01 20:22 已读 2296 次 1赞  

余东海的个人频道

+关注
长民之恶其罪小,逢民之恶其罪大――民粹主义批判
余东海
【儒眼】把执法权下放给没有执法权的基层,把某些行政权和执法权下放给民众,是民粹主义的典型性行为。那不是爱民重民、以民为本,而是害民坑民,让弱势群体互坑互害,自相残杀。如果说法家的古典极权社会是弱肉强食,马家的现代极权社会还要加上弱肉弱食,人吃人的社会就是这样炼成的。那些吃人的暴民贱民们,转眼就会沦为被吃之人。

【儒眼】百年来大多数反儒派,连孔子和儒家的影子都没摸着。他们反的其实是他们臆想胡猜的孔子和虚构伪造的儒家。百年来大多数人,生老病死一辈子,既没读过儒经也没见过儒者,完全不了解儒家真相。论文化和道德,多数中国人实非中国人。其中好的西化,推崇自由主义;坏的马化,沦为极权主义。前者不失为正善之士,后者非人化了,不仅无中国味,而且无人味。注意,百年来不少人名为自由主义,实为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不谋而合,非正派也。

【儒眼】听其言观其行,是考察和判断一个人品德智能的不二法门。言论正确,行为未必正确,故需要进一步观其行。言论都错漏百出,就没必要进一步了。如反儒派马列派,满口盗言娼语,还用得着观其行吗?仁义道德吃人,无产阶级革命,阶级斗争为纲,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历史由胜利者书写,丛林法则强盗逻辑,盗言也;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民粹主义巧言也,娼语也。一闻此等思想言论,便当弃之如敝屣、绝之如豺狼,还用得着观其行吗?此等思想一旦付诸于实践,能不颠倒乾坤、制造劫难吗?孟子斥杨墨为禽兽,知道杨墨之言如果付诸实践,必然制造禽兽世界。假设孟子得闻马毛之言,当不仅斥之为禽兽也。

【人话】人类世界有两种人话:一种是仁本主义的话,儒话,仁话,最好的人话;一种是人本主义、自由主义的话,正常人话。其它学派宗派所说的话都不是人话。其中佛道两家话语体系,虽有正善之质,有违人道之常,非人话也。至于法家马家和伊教的话语,都是极权主义邪话。正常人千万不能学,不能说。其中马家话又集极权主义、集体主义、民粹主义之大成,腐恶性、诈力性、欺骗性都特别强,最说不得。说多了马家话,很容易禽兽化而不自知。

【德智】大智必有其德,大德必有其智,道德与智慧正相关。知见、见识又是智慧的关键。三观不正、知见多误、见识低下者,虽是正善之士,其智其德必然有限,其良知光明度必然高不上去。这种人往往长于破坏而拙于建设,即使好心,也容易办坏事。百年来很多民主人士,无意中充当了极权主义三帮,播下龙种却收获跳蚤,要因在此。很多民主人士眼瞎心盲思想糊涂,是非混淆善恶颠倒,不明儒学之优和马学之邪,不辨民粹主义与自由主义之别。

【张三】网络上认识张三一言先生二十多年了,为民粹主义辩护,对儒家充满仇恨,堪称极端民主派加极端反儒派。今天发文题为《儒教即奴教》,不必打开就知道推销什么货色。没有丝毫批评之欲,只是感慨,无论正确错误,思想一旦植根,就很难改变。大多数反儒派,一反就是一辈子,不屈不挠,至死方休。这也倍显君子“过而改之”的难能可贵。

【答客】浩然厅友问:“民粹主导的民意能否代表天意?如德国民意选择希特勒。”东海答:在主权问题上,在选举领导人的时候,无论民意品质如何,选举何人,都代表天意。即使圣贤君子,若无民意支持,也不能霸王硬上弓。当然,选举制度礼当健全,不能一选定终身,上去下不来,不能通过选举上台却反过来剥夺民权包括选举权。

【答客】真男厅友言:“某种意义上说,马学是自由主义走歪了路”云。东海曰:非也。自由主义植根于人本主义,即个人主义,开出来的是民主制、私有制和市场经济。马学是集党本主义、集体主义和民粹主义之大成的极权主义,开出来的是党主制、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再怎么改良,也是权力市场经济。两者正邪有别,不能相提并论。

【答客】延章群友问:“余老师心得挺多的,分析一下,以自由夺权,又蹂躏自由的现象,根本原因是什么?”东海答:以自由夺权又蹂躏自由,应该是指马帮。马克思主义所谓的自由,其实是民粹主义的自由,即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的自由,具有假冒伪劣性。这种丛林化、禽兽性的自由,既与中华文明背道而驰,也与自由主义格格不入。以自由夺权又蹂躏自由,是马克思主义逻辑的必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

【答客】战前厅友言:“毛斯是有差別的,馬恩列斯毛有不小的差異。東海以一丘之貉概之,當然對,但簡單了。我把他們的書,伯恩斯坦,普列漢諾夫,甚至胡志明金日成著作,過了一通,有的還不止一通,確信差異不小。當然公開發表和內部講話,更有雲泥之判。”东海曰:论思想,马恩列斯毛当然既有区别又有共同,有三个原则性的共同,即哲学唯物主义,政治集体主义和民粹主义。在这三个方面,它们就是一丘之貉。集体主义包括党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际主义等等,民粹主义包括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女权主义等等。至于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本质上已经抛弃马学,从属于自由主义范畴。

【击蒙】猴子厅友尽管号称尊儒家求自由,其实中西双昧,既昧于儒家又昧于自由,与其说是儒家或自由派民主派,不如说是民粹派。百年来很多民主派,其实就是民粹派,明反儒家文化,暗悖自由主义,鼓吹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无意中充当了马列主义的思想同盟和三帮。这些人越追求,民主自由自然就越无望,南辕北辙。猴子厅友与五四民主派最大的不同,在于对儒家明尊暗悖。

【开蒙】集体主义意味着公有制,民粹主义意味着丛林化,两者都是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但是否通往,要看社会条件和两者的思想影响,不可必。如果社会相对健康,两者影响不大,非主流,就难以成就公有制和丛林化。例如,西方社会也有集体主义、民粹主义思想潮起潮落,但怎么泛滥,也不能取代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而成为主流思想,故不至于成灾。

【古今】古之小人尊孔,今之小人反孔;古之盗贼劫富,今之盗贼劫贫;古之土匪在绿林,今之土匪在官场;古之邪教在地下,今之邪教在雅堂;古之造反派反官府,今之造反派反社会;古之酷吏酷于豪强,今之酷吏酷于贫弱;古之奸佞逢君之恶,今之奸佞既逢君之恶又逢民之恶;古之庸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今之庸医头痛封口脚痛封口。

【自由】不要因为厌憎“山自”而迁怒自由主义。山自派反孔反儒,鼓吹民粹,既与中华文化背道而驰,又与自由主义格格不入。民主主义反民主,平等主义反平等,平均主义反公平,都具有反自由性。这些民粹主义导出来只能是丛林化的自由。丛林最适合豺狼当道,民粹最适合极权当国。儒家理当批判民粹主义,但应该对自由主义的价值形态、制度形态和文明形态保持基本尊重。千万不要堕落为自由、人权和现代文明的敌人。

【自由】自由不仅是制度问题,更是道德问题。政治反自由,就是政治无道、制度缺德;思想反自由,无论强权弱势,都是道德败坏。反自由的思想,都具有反常性、反动性、反道德性。通俗地说,所有反自由的思想和人,都不是好东西。反自由的思想泛滥了,就会污染政治,败坏制度。 反自由派多了,即使原有自由,也会悄悄逃离;如果本无自由,那就更加难求。注意,所有集体主义民粹主义,都具有反自由性。至于反孔反儒反仁义的思想,更是自由之大敌。

【民粹】马家是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圆满结合。极权主义下放部分治权和教权给民众,民粹主义出让主权和人权给特权阶级。现代民粹主义的两个核心要素是民主主义和平等主义。但民主主义唯独不讲主权在民,平等主义唯独不与特权阶级讲平等。这就是出让了主权和人权的民粹主义。马家特权阶级、知识群体和弱势群体都喜欢讲民主讲平等,偏偏马家社会最不民主最不平等,根本原因在此。毛时代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结合得特别圆满。所谓大民主,就是民粹主义的民主,民众没有主权更没有人权,但有一定程度的教育权、行政权乃至司法权。甚至开一个基层民众大会,就可以把人打成地富反坏右,甚至决定地富反坏右的生死。

【民主】民主有真伪之别。文革所谓的大民主,就是典型的伪民主。不仅伪,而且邪。广大人民被邪知邪见深度洗脑,恶习邪欲被全面解放,又拥有对地方政府和公检法的造反权,还拥有一定程度的教育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人非人、人吃人就是道德和政治逻辑的必然,就是天理和因果的必然。这种大民主就是民主主义,民主不能进入主权领域,不能保障基本人权,却扩大化到行政、教育、司法和社会各个角落去。这就是既虚伪又邪恶的马家特色的民主,极权主义之下民粹主义的民主,无法无天的人吃人的民主,人人都有机会吃人,人人都有可能被吃。

【民主】民主与法治、宪政一样,都是维护民权自由和社会秩序的制度工具,民主本身也要有序,有一定的制度保障。民主有其适用性,只适用于主权领域;不能扩大化,不能扩大到其它政治、社会领域。其它领域的事务,可以发扬民主作风,应该充分尊重民意,但不能完全以民为主,由民作主。马路上的民主,即党主制之下的民主,社会主义民主,即民粹主义的民主,豺狼化丛林化的民主。那是越民主越可怕,越民主,人民越没有人味没有活路。

【儒眼】吾尝言,文革的民意基础非常雄厚。岂仅文革?马帮在中国的植根、成长、壮大、成功和维持至今,各有相应的民意基础。马帮的成功和维持,是五四以来社会各界和普罗大众反儒崇马的逻辑结果。某种意义上确是民之所欲,人民的选择。反儒崇马的人民和极权主义的政党,相辅相成相互配套,一定会为自己选择最邪的人生道路,为国家选择最恶的政治道路。邪恶的道路必有深重的苦难,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各有各的罪业,各有各的苦难。这是社会共业使然,逃不掉的,就像弑父者和认贼作父者必下地狱一样逃不掉。反儒就是文化弑父,崇马就是认贼作父。

【民众】纵民之恶其罪大,逢民之恶其罪更大。赞美逢迎民众之恶的人物和势力,必然特别邪恶,大邪大恶。对于民众愚昧、冥顽、庸俗乃至丑恶的一面,儒家认识非常深刻。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郑玄注:“民者冥也。”此说出自纬书《孝经援神契》,郑玄引用之。王夫之的批判最为尖锐。他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君子存之,则小人去之矣,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害不在小人而在庶民也。小人之为禽兽,人得而诛之。庶民之为禽兽,不但不可胜诛,且无能知其为恶者,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学者但取十姓百家之言行而勘之,其异于禽兽者, 百不得一也。营营终日,生与死俱者何事?一人倡之,千百人和之,若将不及者何心?芳春昼永,燕飞莺语,见为佳丽。清秋之夕,猿啼蛩吟,见为孤清。乃其所以然者,求食、求匹偶、求安居,不则相斗已耳,不则畏死而震摄已耳。庶民之终日营营,有不如此者乎?二气五行,抟合灵妙,使我为人而异于彼,抑不绝吾有生之情而或同于彼,乃迷其所同而失其所以异,负天地之至仁以自负其生,此君子所以忧勤惕厉而不容已也。庶民者,流俗也。流俗者,禽兽也。明伦、察物、居仁、由义,四者禽兽之所不得与。壁立万仞,止争一线,可弗惧哉!”(《俟解》)

【民众】对于民众,道之以德齐之以礼,与庶之富之教之保之,相辅相成,不可或缺。道之以德,是为之提供以儒为主的文化教育和以身作则的道德教化;齐之以礼,是为之提供人格上升的礼乐导向和不容突破的刑法底线;庶之富之保之,就是为民生民权提供有效保障。贾谊认为,百姓既有暝、萌、盲、愚的一面,又是可以教化和不可欺辱的。他说:“夫民之为言也,暝也;萌之为言也,盲也。故惟上之所扶而以之,民无不化也。”又说:“故夫民者,大族也,民不可不畏也。故夫民者,多力而不可适也。呜呼,戒之哉,戒之哉!与民为敌者,民必胜之。君能为善,则吏必能为善矣;吏能为善,则民必能为善矣。故民之不善也,吏之罪也;吏之不善也,君之过也。”民之善恶取决于官吏。民之不善,罪在官吏;吏之不善,罪在君王。这就是“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的正解。

【儒政】儒家政治仁民爱民敬天保民以民为本,但绝非在行政事务中惟民是从,更不允许逢民之恶。孟子说,逢君之恶其罪大;东海曰,逢民之恶其罪更大。对于民意,政府可从则从之,不可则导之。孔子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注意,这里的礼指礼制,徳主刑辅,礼法并重。导德齐礼,就是君道和师道。孟子引用《尚书》说“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孟子•梁惠王章句下》)意谓上天降生芸芸众生,又降生了君和师,以襄助昊天上帝来爱护人民。儒家政治三权分立:主权在民,以民为主;治权在君,以君为主;教权在儒,以儒为主。君主获得民意授权,就要尽君道;儒家获得教师地位,就要尽师道。

【警钟】反儒派和崇马派,追求民主自由和从事任何正义事业,都必然失败,不可能不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盖反儒是最根本的反常,具有反人伦、反人权、反人性、反人生、反人道的五反性;马学是最反常的邪说,集极权主义、集体主义、民粹主义之大成。反儒崇马,意味着立场观点方法极端三非。这两派人物,绝不可能成就任何正义事业,却最善于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如果两派合一,更是什么人间恶迹罪业都能够创造出来!2024/3/31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北京之春
贴主:余东海于2024_04_01 20:23:11编辑
喜欢余东海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余东海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