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残局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品衔12★★☆] 于 2022-09-04 0:57 已读 1180 次 2赞  

wangguotong的个人频道

+关注
方少华年方二十,是宜城远近闻名的棋痴,他成天抱着古棋谱钻研,时间一长,竟打遍宜城无敌手。
方少华父亲看在眼里却急在心内,一个大男人,成天下棋能有什么出息?父亲要方少华跟着自个经营茶叶店,谁知方少华已走火入魔,父亲的话根本听不进去,见了账簿就头疼。父亲只得叹口气,任他去了,好在下棋还不算歪门邪道。
一向精明的父亲失算了。不知什么时候,宜城内刮起一股赌棋风,轻则几锭白银,重则倾家荡产。不幸的是,方少华也卷入其中,等父亲觉察到不妙,为时已晚。原来,赌家从外面重金请来绝顶高手暗中设局,先给方少华一些甜头,让他欲罢不能后再提高赌价。不谙世事的方少华哪有不上当的道理?没多久,方少华就欠下小山般的银子。
父亲听闻消息,急火攻心,“哇”的一声口吐鲜血,两三天工夫人就不行了。临死前,他叫过方少华,挣扎着说:“儿子,我要走了,只是放心不下你。你日后怎么安身?我在省城有个朋友,他是开票号的,叫徐德阳,看在故人面子上,他会赏你一碗饭的……‘子不教父之过’,你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为父有责任。希望你千万不要再赌……”父亲说完就咽了气。此时方少华才深入骨髓地感受到父子情深,可已经迟了,父亲永远不会醒来了。
父亲入土为安,方少华折卖了所有家产,七拼八凑总算还清赌债,这时已一文不名。方少华顿时恨从中来,都是赌棋害了自个!他咬牙举起视之如命的棋盘,“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好在父亲给自个指明了后路,方少华当即来到省城找到父亲说的票号。票号东家徐德阳见故人之子前来投靠自己,淡淡说道:“行,住下吧。你放心,个把闲人我还养得起,谁让你是我故人之子呢?”
方少华一听,一张脸涨得像关公,恨不得地上有道缝钻进去。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一旦离开这里,手不能提四两,力没有半斤多,除了要饭,还能干什么?只恨以前不学无术,如今看人脸色……
时间一天天过去,东家徐德阳眼内好像根本就没方少华这个人。票号内其他掌柜伙计才开始听说方少华是东家故人之子,倒也客气有加,可时间一长,发现东家不拿方少华当回事,又发现方少华屁用没有,也渐渐轻视起他来。方少华咬咬牙忍了,一有空便跟伙计们学打算盘、做账。不想他一学就会,连老账房先生都对他赞赏有加,可东家就是不用他。
其间方少华不止一次看到别人下棋,好多次看到东家也在钻研棋谱,他技痒难耐,恨不得过去较量两把,最后硬生生憋住了。
这天一大早,一夜未归的东家从外面回来,一脸晦气。大伙见了暗暗咋舌,个个把脚步放轻了走路,生怕触怒他。方少华自然更是小心翼翼。忽然,东家大声叫道:“少华,过来一下。”
方少华吃了一惊,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只是一步步捱过去。只见东家脸色铁青,缓缓说道:“少华,你来了有几个月了吧?你父亲虽说是我故人,可我白养了你几个月,也算够意思了。”
方少华一惊,心说完了,东家这是要撵我了。正惶恐不安,东家又说了:“现在我遇到一件难事,你能帮我一下吗?不是什么大事,是你最感兴趣的事,就是下棋。昨夜我跟人赌了一夜棋,输了些银子,输赢倒是小事,可对手实在气人,赢了我银子还大肆卖嘴,笑我无能。少华,不瞒你说,那厮也是开票号的,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思来想去我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决定请你帮我,把我输掉的五万两银子再赢回来,灭灭他的嚣张气焰。”
方少华一听,吓了一跳,双手直摇:“东家,我就是被这赌棋给害苦的,我今生今世也不会再赌……”
东家一听不乐意了,把脸一板,说道:“少华,这话就不对了,我又不是让你天天赌,只是让你替我出口气,赢回五万两银子就撒手。少华,人可不能没有感恩之心!”
东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方少华再无退路,便无奈说道:“那行,东家,我试试,希望能帮上忙。”
晚上,东家带方少华来到一处隐秘之地,那是一座装饰精美的庭院,一张红木棋桌边站着好多人。这些人个个衣冠楚楚,一看就知是城中头面人物,看样子是来观战的。
棋战开始,东家票号上的竞争对手,也就是此刻方少华棋局上的对手,是瘦高个,脸长似马,十指修长灵敏,一双眼睛更是深不见底。方少华一见,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人一看绝对是个高手!
双方施礼坐下,挺兵架炮飞马支仕,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无声无息地展开了。甫一交手,方少华就暗叫不妙,对方攻势绵绵不绝,一股无形之力一波接一波直压过来。
十几步棋下来,方少华有些放心了,对手只是程咬金的三斧子,开头几招厉害,越往后越缺乏后劲。又是十几步棋过后,方少华胜了。
接下来方少华又胜了两局,再看马脸,额上细汗都出来了。方少华面前的筹码已堆成了小山,心里暗算一下,东家那五万两银子铁定赢回來了。
这时,马脸掏出手帕擦把汗,叫道:“英雄出少年,厉害。这样好了,咱下最后一局,这回咱痛快些,赌银十万两,一局定乾坤!”
方少华一惊,还没答应,身后东家笑眯眯地开口了:“行,就十万两,一局定胜负!少华,我先声明,这局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我只为出口恶气,怎么样?”
方少华见东家如此说,当然不能驳他面子,擦擦汗低声说道:“好吧!”
双方摆开阵势,刚一下,方少华心中暗叫不好,对手棋风大变!前几局,马脸都是一招一式的稳健打法,这回不同,一出手竟是玉石俱焚、鱼死网破的招数:强行兑子。见兵兑兵,见炮兑炮,甚至刀刀见血见车兑车!好在方少华曾经赌过棋,什么局面没见过?当下见招拆招、小心周旋。
对方又强行兑了几子,方少华眼前一亮,差点乐出声来,原来双方无意中走成一副残局,叫“七星聚会”。方少华机缘巧合下曾得过一本古棋谱,其中就有这“七星聚会”,自个在这上面下过无数功夫,闭上眼也记得每一步。只要黑先下,百战百赢,而现在自个就是黑先!方少华当即拈起棋子下了起来,只两子,就知道赢定了,对手根本没打过这“七星聚会”的棋谱,乱走一通。
这么说十万两银子就要到手了,自个的苦日子也算熬到头了,父亲,你还怪我玩物丧志,可我就要凭借下棋重振咱家门庭了……
方少华正兴奋得不可抑制,转念间想到父亲临终前的话。可是,眼前整整十万两……方少华心内一时间翻江倒海,终于吐口气,抬头向马脸说道:“我说,咱这盘棋算和,好不好?”
所有人一愣,东家更是急得喉咙都哑了,说:“少华,为什么?”
方少华苦笑一声,说:“东家,你先前说过,只要我赢回你输的银子就行,现在任务完成了!”
东家勃然大怒,骂道:“你……你是爛泥巴糊不上墙!”
方少华目光坚毅起来。而马脸扔了手中棋,说:“行,算和!”
回到票号,方少华心想这回该背起包裹滚蛋了,谁知东家忽然大笑起来,说:“少华,明天起,你就到账房做学徒,好不好?”
方少华又惊又喜,一时间心头涌起无数感慨,最终只挤出一句:“多谢东家,我一定好好干!”
时光飞快,天资聪颖的方少华俨然已成了票号的一把好手,可心头一直有个疑问挥之不去:那天明明惹得东家大发雷霆,可转眼间态度又来了个大转弯,为什么?
这天是东家六十大寿,方少华全权操持,忙内忙外指挥若定,把个偌大的生日寿宴操办得井井有条。不过有一点使得他颇为惊奇:那个棋局对手,马脸也来了,并且跟东家谈笑风生。他们不是生意场上的生死对头吗?
客人散去后,东家笑吟吟地叫过方少华,说:“来来来,再跟我这位朋友下局棋。”
方少华正发愣,已被东家拉入后院,远远看到石桌上早摆下棋局。待和马脸坐定,方少华一下子呆了,这是副残局,正是“七星聚会”。
马脸拱手说:“小兄弟,请!”
方少华执黑,他明白了,马脸对那夜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行,那就给他个厉害瞧瞧,让他心服口服。
于是方少华依照古棋谱上的定式走了起来,他胸有成竹,而对手落子明显杂乱无章。“七星聚会”已有上百年没人能改变结局了……
可是,下了几手后方少华大惊失色:先前明明占优,一转眼竟落了下风,马脸的下法闻所未闻,招招剑出偏锋!在巧妙设局又兑了三子后,马脸不可思议地胜了!
方少华一下子呆若木鸡,耳边听得东家悠悠说道:“少华,这位仁兄根本不是我生意场上的对手,而是一位才不世出的象棋高手,那晚只是让你而已。仁兄花了半辈子心血终于攻克‘七星聚会’,那夜如果你不知收敛,必将输得一干二净,我也将逐你出门。好在最后关头你悬崖勒马,克服了心魔,我这才放心留下你。少华,你父亲临终前曾让人送来一封信,信中嘱托我多历练你,尤其要渡过贪念这一关。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方少华至此如梦方醒,“扑通”一声重重跪下,叫一声“父亲”,已泣不成声……
喜欢wangguotong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