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八卦八卦畅销八卦。OpenAI政变始末

送交者: 雨地[♀★★*空谷幽兰*★★♀] 于 2023-11-20 9:17 已读 3347 次 1赞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读懂OpenAI“政变”始末

你需要了解的七大关键信息

1、事发非常突然,阿尔特曼仅提前一天得知自己被解雇的消息,董事会前主席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则仅提前不到10分钟才得到通知。

2、包括微软在内的OpenAI投资者几乎都没有收到任何关于阿尔特曼被解雇的通知,有爆料称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对此“非常愤怒”。

3、尽管OpenAI公告称开除阿尔特曼是因为他“不够坦诚”,但舆论的主流观点认为这是一场“安全主义”对“加速主义”的驱逐。

4、矛盾的源头似乎指向OpenAI首席科学家苏特斯科夫。

5、阿尔特曼下台后,Anthropic、Cohere等OpenAI的竞争对手纷纷挖人,谷歌DeepMind申请人数激增。

6、在被开除前几周,阿尔特曼积极寻求数十亿美元投资,拟创办AI芯片公司。其TPU(张量处理单元)项目代号为Tigris,目标是与英伟达竞争。

7、微软极力推动阿尔特曼复职,并考虑在他回归后加入OpenAI董事会。知情人士称,如果他无法重返OpenAI,微软将考虑投资他的新企业。

这场荒诞的闹剧依然落幕,但它也揭示出OpenAI这家看似稳固的明星独角兽背后的管理问题,引发我们的思考:如此“诡异”的一场纷争,其背后的核心原因究竟是什么?它又会给OpenAI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让我们从事件的始末出发,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

OpenAI夺权大戏惊天反转

凌晨4:28,OpenAI突然发布公告,宣布开除前CEO阿尔特曼,董事会主席、OpenAI总裁布罗克曼“被离开”董事会,但保留公司职务;CTO穆拉提被任命为临时CEO,直到公司物色到新的长期CEO为止。

当天4:19,布罗克曼收到苏特斯科夫的短信,要求快速通话。4分钟后,苏特斯科夫召开Google Meet视频会议,通知布罗克曼他被董事会除名,但保留公司职务。

几乎同时,微软被告知了这一消息。根据外媒的报道,微软管理层也仅在公告发出前几分钟才得到通知。

在OpenAI发布公告后,阿尔特曼于5:46回应,称非常喜欢在OpenAI度过的时光,后续有更多的话要说。


OpenAI在宣布开除阿尔特曼后似乎立即召开了全体员工会议。The Information于6:43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穆拉提在全公司会议上告诉员工,公司与微软的关系保持稳定,“微软CEO纳德拉和CTO凯文·斯科特(KevinScott)对OpenAI表达了‘极大的信心’”。

7:25,纳德拉发布声明,称这不会影响OpenAI与微软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


8:09,布罗克曼宣布辞职,称:“鉴于昨天的新闻,我将退出OpenAI。”


中午12:42,布罗克曼二度发文,称对董事会的行为感到震惊和难过,并梳理了公告发出前的发生的事情。根据布罗克曼后来透露的信息,在消息公布的前一天中午,阿尔特曼收到首席科学家苏特斯科夫的短信约他谈谈。通过Google Meet视频会议,阿尔特曼被告知他将被解雇,消息很快就会发布,整个董事会除了布罗克曼都在场。同时,穆拉提得知自己将临时继任。


13:05,阿尔特曼二度回应,感谢大家对他的关心,又于27分钟后再次发文:“如果我向OpenAI开火,董事会应该追查我的股票的全部价值。”而实际上,他没有任何OpenAI的股份。


下午14:41,The Information援引内部员工消息报道,三名高级研究人员辞职。

然而一夜之间,这场纷争的主人公双方就互换了地位。

2.

19日早间,多家外媒带来了新的爆料:在投资方、内部员工的不断施压下,OpenAI董事会正在与阿尔特曼商讨重新担任CEO之事。

但阿尔特曼对此则有些犹豫。知情人士称,他正面临着回归公司和自立门户两种选择。

前者是OpenAI的主要股东想要看到的结局。包括微软在内的主要股东正在向董事会施压,要求阿尔特曼复职CEO。而阿尔特曼的态度是,如果他回归OpenAI,董事会必须进行改革。

后者则早有迹象。今年9月,多家外媒就曾报道阿尔特曼与著名的iPhone设计师乔尼·艾维(Jony Ive)讨论合作开发新型AI硬件设备事宜,并与日本软银集团的孙正义进行了深入谈判,拟成立一家合资企业。据爆料,最近几个月他定期参加孙正义在加州伍德赛德豪宅举行的晚宴,与艾维、纳德拉等科技高管讨论AI、芯片和其他科技话题的未来。

知情人士称,当地时间周五上午,也就是被开除前的上午,阿尔特曼与包括芯片设计公司Arm在内的半导体公司高管商讨如何尽早设计出新的芯片,为OpenAI这样的大型语言模型公司降低成本。目前还不清楚阿尔特曼是代表OpenAI,还是代表潜在的新公司参加讨论。

被OpenAI赶下台后,阿尔特曼告诉投资者,他计划成立一家新的AI公司,布罗克曼预计加入,跟辞的OpenAI员工可能也会加入。

阿尔特曼的野心也是他与董事会产生分歧的一大原因。据彭博社18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阿尔特曼一直在寻求从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处筹集数百亿美元,以创建一家AI芯片企业,与英伟达竞争。

据The Verge报道,一些OpenAI员工给董事会立下了一个死线——旧金山时间18日17点(北京时间19日9点)。如果到这个时间点,董事会依然没有让阿尔特曼回归,他们将提交辞职。

然而截止时间过去后,OpenAI、阿尔特曼双方都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应。直到昨天中午12:47,阿尔特曼再次出现,语焉不详地说了一句:“我非常热爱OpenAI团队。”


随后,包括布罗克曼在内的大批OpenAI现任或前任员工转发,大秀各种颜色的爱心Emoji。


连ChatGPT都转发了,网友调侃:它知道,父亲回来了。


而理论上站在他“对立面”的穆拉提,也在事件发生后首次公开回应,在阿尔特曼发表“我爱OpenAI团队”的贴文下评论了一颗爱心。布罗克曼还和她玩起了“爱心接力”,让一众网友摸不着头脑:俩人这是在玩儿啥呢?


3、

旧金山又度过了一个夜晚,阿尔特曼晒出一张佩戴OpenAI总部访客证的照片,并说:“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它。”

同时据多家外媒报道,他和布罗克曼已抵达办公室推动复职CEO一事。员工透露,穆拉提称她的团是“第一个”要求阿尔特曼回归的团队。

谈判已经到达最后阶段,阿尔特曼再次设定了旧金山时间17点(北京时间今早9点)的最后期限来给董事会施压。他回归的一大条件,是现有董事会必须下台。

曾加入特斯拉又回归OpenAI的创始成员之一安德烈·卡帕西(Andrej Karpathy)在沉默了两天后发表评论,称:“我现在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东西要补充。我喜欢并尊重萨姆,我想OpenAI的大多数成员也是如此。董事会原本有机会解释他们的激烈行为,但他们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所以除了表面上能看到的情况之外,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忙着发射SpaceX星舰的马斯克也加入评论大军:“鉴于先进AI的风险和力量,应该告知公众为什么董事会认为他们必须采取如此严厉的行动。”


彭博社今早的报道披露了阿尔特曼拟成立的AI芯片公司更多细节:公司尚未成立,与投资者的谈判处于早期阶段,OpenAI最大的投资方微软也有兴趣支持阿尔特曼的芯片企业。项目代号为Tigris,目标是打造用于处理大量AI工作负载专用芯片TPU。

OpenAI的竞争对手也没闲着。据The Information报道,阿尔特曼下台后,Cohere、Anthropic等纷纷抛出招聘链接试图挖人,谷歌DeepMind申请人数激增。

双方僵持了几乎8个小时。就在大家都以为又该“洗洗睡了”的时候,The Information在中午13点,也就是旧金山的夜晚9点带来了最新进展:谈判疑似破裂,谢尔将担任新的临时CEO。

03.

加速主义 vs 安全主义

最有可能的背后原因?

OpenAI在公告中并未明确解雇阿尔特曼的具体原因,只是公关性地说他“不够坦诚”,于是大家纷纷搬起小板凳开始“吃瓜”,猜测这个一直以来代表公司形象的“明星CEO”被开除的真正原因。

有猜他隐瞒了数据泄露问题的,有猜他过于追求商业化和苏特斯科夫“三观不合”的,还有“阴谋论”认为是微软介入想要进一步控制OpenAI的……一时间争议四起,网友们也不忘玩梗,戏称阿尔特曼成为第一个被OpenAI夺走工作的人。


但随着外媒和内部员工的爆料逐渐增多,拼图的碎片也逐渐变得完整。

舆论对于阿尔特曼被解雇原因的主要观点是其追求商业化和利益,违背了非营利使命和安全原则。简单来讲,就是“加速主义”与“安全主义”之间的分裂。

硅谷知名科技记者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爆料,知情人士告诉她,在阿尔特曼的领导下,公司的盈利方向和发展速度可能会被视为过于冒险,而非营利组织方面则致力于更多的安全和谨慎,两者之间存在分歧。


她还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苏特斯科夫是这起事件的中心人物,他与阿尔特曼、布罗克曼在职责和影响力上的关系日益紧张,而他得到了董事会其他成员的支持。


随后,据The Information报道,OpenAI员工透露在阿尔特曼被解雇之前,公司内部就AI安全问题一直存在分歧。在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临时CEO穆拉提谈到“我们的使命和能力——共同开发安全、有益的AGI”。根据会议记录,至少两名员工询问苏特斯科夫,此次解雇是否构成“政变”或“恶意收购”。苏特斯科夫称:“你可以这样称呼它,我理解你为什么选择这个词,但我不同意这一点。这是董事会履行非营利组织使命的职责,即确保OpenAI构建造福全人类的AGI。”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斯威舍的爆料。

关注科技领域的a16z侦查员安德鲁·科特(Andrew Côté)认为,这是一场派系斗争。与业绩、战略领导力或公司愿景无关,双方争论的焦点是如何正确地使用突破性技术,从而在安全至上和部署速度之间进行平衡。

他认为,如果这是提前计划好的,阿尔特曼就不会代表OpenAI出席APEC活动整整一周,也不会参加两周前的OpenAI开发者大会。如果微软知情或参与其中,纳德拉就不会在开发者大会上与阿尔特曼同台。


也有多位网友指出,OpenAI近日频繁出现安全问题,可能引发“安全主义”派系的担忧。

11月8日,ChatGPT及其API接口出现“严重停机”(Major Outage)事件,故障时间断断续续超过12小时。

11月10日,微软出于“安全考虑”,短暂地禁止员工使用ChatGPT。

11月15日,阿尔特曼宣布ChatGPT Plus暂停新注册,由于“使用量的激增超出了OpenAI的承受能力”。

11月16日,多名用户发现ChatGPT网页版出现重大漏洞,只需修改网址,就能使用原本应该付费使用的GPT-4。

此前,ChatGPT曾在今年3月被曝用户聊天记录泄露。

随着相关报道和爆料的不断证实,这一观点也成为主流的舆论风向。根据预测市场平台Manifold上一千多名网友对阿尔特曼被解雇原因的投票,得票率最高的5个原因中有4个都在阐述这一观点,其次是认为他向董事会隐瞒了重要的开发成果或业务决策。


▲网友对阿尔特曼被开除的原因猜测(图源:Manifold,数据截至11月20日9点)

实际上,这并不是OpenAI第一次因为AI安全问题出现人事变动。此前,由于在发展方向上产生分歧,担心微软对OpenAI的投资会使其走上更加商业化的道路,偏离最初对AI安全性的关注,时任OpenAI研发副总裁达里奥·阿莫迪(Dario Amodei)领导的团队选择离开并于2021年成立了Anthropic。

04.

OpenAI陷入股票出售危机

没有阿尔特曼的公司将何去何从?

据The Information周六报道,在阿尔特曼突然被解雇以及一批高管离职之后,OpenAI员工持股的出售计划悬而未决。该计划原本将使这家初创公司的账面价值达到约860亿美元。

据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透露,由Thrive Capital主导的要约收购尚未结束,但已进入最后阶段,原计划最快将于下月完成。

然而现在,三名计划参与要约收购的OpenAI前员工称,他们不再指望这笔交易会实现,即使实现了,也会因为此次“驱逐”事件而降低估值。

投资方的一位人士称,离职事件让一些投资者担心,不断蔓延的员工叛乱可能会危及他们在这家AI“宠儿”身上所持股份的价值,而公司内部派系的不断壮大也会削弱OpenAI未来的招聘能力,因为OpenAI的招聘人员曾利用即将出售的股票来吸引顶尖的AI研究人员。

包括微软在内的主要投资者几乎都没有收到任何关于阿尔特曼被解雇的通知,而微软已经向该公司投入了130亿美元。

如果投标被取消,对计划参与投标的OpenAI员工将是巨大的打击。此次股票出售的价格几乎是今年年初估值的三倍,是2021年估值的四倍。

与此同时,几家投资了OpenAI的风险投资公司代表表达了对阿尔特曼的支持。

红杉资本的阿尔弗雷德·林(Alfred Lin)在X上写道,他“期待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建立下一个改变世界的公司”。


硅谷著名天使投资人、SV Angel创始人罗恩·康韦(Ron Conway)称:“OpenAI发生的事情是一次董事会政变,自1985年苹果董事会驱逐史蒂夫·乔布斯以来,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政变。这是令人震惊、不负责任的,对萨姆和格雷格以及OpenAI的所有建设者都是不公平的。”


Y Combinator CEO陈嘉兴则是接连转发多条抨击EA(有效利他主义)运动的帖子。此前有网友发现,OpenAI董事会原6人中有3人都与EA运动有联系,认为这可能意味着他们以阻碍EA运动、非营利组织使命的原因将阿尔特曼踢出局。


值得玩味的是,虽然纳德拉非常体面地在几个小时后就发声明稳定军心,且只字未提阿尔特曼,但据彭博社18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纳德拉对这一消息“猝不及防”,并感到非常愤怒。

据知名财经专家沃尔特·布隆伯格(Walter Bloomberg)透露,纳德拉与阿尔特曼进行了交谈,要求确保他周一重回OpenAI工作。


而现在,阿尔特曼谈判疑似走向破裂,OpenAI这家公司以及现任董事会将何去何从,也是大家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

据外媒报道,微软曾考虑争夺OpenAI董事会的位置,或作为没有投票权的观察员加入,但前提是阿尔特曼复职。而面对现在的局面,微软将如何抉择也牵扯到OpenAI后续的发展。

此外,Salesforce前联席CEO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曾被爆是正在审查的董事名单中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但目前谈判失败,董事会还是否会进行重新调整,目前还不清楚。

美国AI认知科学家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在X上写道:“解雇萨姆然后试图让他回来真是一团糟。董事会先是公开表明了对萨姆的真实性缺乏信心,又在不久后试图让他回来,既伤害了穆拉提,也证明了自己的善变。”


他认为,无论阿尔特曼是否回归,都将为OpenAI这家公司带来本质上的破坏。

如果他不回归,穆拉提可能会感到不安,因为董事会已经损害了她的利益。如果他回归,OpenAI这番操作将一事无成(并且可能失去苏特斯科夫和860亿美元的交易),然后回到一个他们不信任的人身边,并赋予他更大的权力,这可能会从本质上破坏安全性。

马库斯还转发了一位初创企业筹资顾问迈克尔·哈达德(Michael Haddad)的评论:“如果董事会退出,萨姆复职,那么我们可以期待几件事。一,治理结构很可能会发生变化,变得更加以利润为导向;二,新产品发布的步伐可能会加快;三,AI的安全性可能会受到影响。”


05.

结语:离职“闹剧”

揭示明星独角兽内部管理乱象

短短两天半之内,OpenAI这家AI领域的超级明星独角兽上演了一出管理层内讧的闹剧。在“吃瓜”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其内部管理的混乱以及董事会结构的不合理。

根据OpenAI公开的信息,在此次人事变动之前,董事会成员共有6名,除了阿尔特曼、布罗克曼、苏特斯科夫外,其余3名均不是OpenAI员工。

而作为OpenAI最大的“金主”之一的微软,竟然连个董事会位置都没有。

戏剧性的是,董事会的架构正是阿尔特曼本人一手构建的,而疑似本次闹剧的“主谋”苏特斯科夫,也是他和布罗克曼盛情邀请加入的,这颇有一番乔布斯当年挖来斯卡利然后被后者赶走的画面感。

根据《连线》《纽约时报》科技记者凯德·梅茨(Cade Metz)在《深度学习革命》书中的记录,苏特斯科夫其实是OpenAI的初始成员中最后一个加入的。阿尔特曼、布罗克曼等原本计划在2015年底的NIPS会议上官宣OpenAI成立,但为了等苏特斯科夫做决定,只得推迟声明。布罗克曼还短信轰炸苏特斯科夫,敦促他加入OpenAI。直到会议最后一天官宣前,苏特斯科夫才发短信告知布罗克曼他决定加入。

这场闹剧背后有多少暗潮汹涌我们无从而知,但可以预见的是,OpenAI内部必然面临着巨大的改革,而公众和投资者对OpenAI这家公司的信任危机能否消除,就看时间和他们后续的行动表现了。


贴主:雨地于2023_11_20 9:18:21编辑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