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毛姆《雨》(4)

送交者: 雨地[♀★★*空谷幽兰*★★♀] 于 2023-12-17 13:05 已读 2464 次 1赞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她的脸色也很难看。她告诉麦克菲尔太太,说她昨晚彻夜未眠。戴维德森先生从汤普森小姐住处回来后,一直在祈祷,直到筋疲力尽才睡觉。然而,没睡多久,顶多一两个小时,他就爬起身来,穿上衣服,出去散步了,还说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今天早晨,他说他梦见了内布拉斯加州[32]的很多山脉。”戴维德森夫人告诉医生夫妇。

“确实挺奇怪的。”麦克菲尔医生回答说。

医生记得,去美国旅游时,从火车车窗看到过内布拉斯加州的山脉。它们拔地而起,浑圆光滑,就像鼹鼠堆建的巨大土丘。他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在他看来,它们长得很像女人的乳房。

传教士感到疲惫不堪,连自己都觉得难以忍受。然而,他又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他正在清除最后一点儿残留的罪恶,它就潜伏在这个可怜女人内心极其隐秘的角落里。他和她一起读《圣经》,和她一起祈祷。

“太了不起了!”吃晚餐时,他告诉大家,“她简直就是脱胎换骨啊。她的灵魂曾经阴暗如黑夜,现如今却洁白如冬雪。她对于自己罪恶的忏悔真的是太到位了,我都感到自惭形秽了。望尘莫及,望尘莫及。”

“你现在还忍心把她送回旧金山,眼睁睁看她在美国坐三年牢吗?”医生问他道,“我觉得,你应该让她免受牢狱之灾。”

“唉,你怎么还不明白?送她去旧金山是必须的。你以为我不感到心痛吗?我爱她,就像爱我的妻子和姐妹一样。只要她在监狱待一天,我就痛苦一天。”

“一派胡言!”医生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呵斥道。

“你太幼稚。她有罪过,就必须承受苦难。我知道她必须承受哪些苦难,她要挨饿、受罚、忍辱。承受这些苦难是对上帝的供奉。我要她欣然接受这一切。这种机会很宝贵,很少有人能够得到。上帝是那么仁慈,那么宽容!”

戴维德森先生激动得声音在颤抖,嘴唇在哆嗦,吐字都不清晰了。

“我整天和她一起祈祷。等她走后,我会继续祈祷。为了祈求耶稣赐给她这个巨大的恩典,我竭尽全力为她祈祷。我要将渴望接受惩罚的激情输入她的内心,就算我放她走,她也会断然拒绝。我希望她能够认识到,承受坐牢的苦难就是敬献给仁慈的上帝的祭品,因为上帝为她捐献了自己的生命。”

日子过得很慢,整栋房子的人都变得异常兴奋。所有眼睛都在盯着楼下这位遭受折磨的女人。她就像一个准备用来举行血腥野蛮仪式的祭品。恐惧已经让她浑身麻木。一分钟看不到传教士就难受。只有和他在一起,她才充满勇气。为了和传教士在一起,她就像奴隶一样对他百依百顺。她哭泣、读《圣经》、祈祷,直到精疲力竭。她期待那些苦难尽快到来,以便早日摆脱目前遭受的折磨。当前莫名的恐惧让她难以忍受。为了赎罪,她已经不在乎个人形象了:蓬头垢面,衣衫不整,一连四天不脱睡衣,不穿袜子。房间里床铺凌乱不堪,物品横七竖八。大雨依然下个不停,落在铁皮屋顶上,“叮叮当当”,不绝于耳,令人发疯。照这个样子下去,天河里的水早就应该干枯了,可它依然直泻而下,冷酷无情。一切都变得湿漉漉、黏糊糊的。墙壁、地板、靴子都发霉了。愤怒的蚊群嗡嗡作响,狂歌不断。这样的鬼天气,让人彻夜难眠。

“这雨就不能停上一天吗?!”麦克菲尔医生抱怨道。

大家都在盼望周二快点儿到来。那天,从悉尼开往旧金山的邮船要在这里停靠。气氛越来越紧张,让人难以忍受。就麦克菲尔医生而言,他的怜悯之心和愤愤不平,已经为希望这个不幸的女人尽快离开所代替。既然不可避免,那就坦然接受好了。他觉得汤普森小姐走后,自己连呼吸都会更加顺畅。总督专门派人押送汤普森小姐上船。这个人周一晚上来到了他们的住处。他命令汤普森小姐在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前作好准备。当时,戴维德森牧师正和她在一起。

“我会督促她作好一切准备,并亲自送她上船。”

汤普森小姐没有吭声。

麦克菲尔医生吹灭蜡烛,钻进蚊帐,长长地松了口气。

“唉,谢天谢地,一切都结束了。明天这个时候,她已经离开多时了。”

“戴维德森夫人非常开心。听她说,她丈夫快要累死了。”麦克菲尔太太说道,“这个女人非常不一般。”

“谁?”

“赛迪啊。没想到她竟然能够猛然醒悟。真的令人惭愧啊!”

麦克菲尔医生没有接话。他已经睡着了。他实在是累坏了,睡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香。

第二天早上,他感觉有人拉他的胳膊,一睁眼,原来是混血儿霍恩站在他的床边。他一根手指放在嘴巴上,示意医生不要出声,赶快起床跟他走。霍恩平时爱穿破旧的帆布服,今天却光着脚,穿着一件土著常穿的印花布短围裙,像个野蛮人。麦克菲尔医生马上从床上爬起来。他这才注意到房东身上刺有很多文身。霍恩朝他做个手势让他去阳台。麦克菲尔医生下了床,跟了出去。

“别出声。”霍恩小声说道,“找你有点儿事。穿上衣服和鞋子马上跟我走,要快!”

医生首先想到的是,一定是汤普森小姐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带药箱吗?”

“不用带。求你了,快点儿!”

麦克菲尔医生蹑手蹑脚回到卧室,在睡衣外面套上雨衣,穿上胶鞋,便和房东一起下了楼。朝着马路的正门敞开着,门口站着四五个当地土著。

“到底出什么事了?”医生又问了一遍。

“跟我来。”霍恩回答说。

霍恩在前面走,医生紧跟身后,那几个土著跟在他的后面。他们穿过马路,来到海滩上。一群土著站在海边,正围着一个什么东西在看。他们赶紧跑过去,大约有二三十步的距离。土著看到医生来了,赶紧闪出一条道。房东把他推到前面。他看见一具尸体一半泡在水里,一半露出水面。这种情况医生见得多了,而且他是一个临危不乱的人。他弯下腰,把尸体翻过来。是戴维德森牧师!牧师的喉咙已被割断,从左耳到右耳之间有一条很深的刀口,右手还拿着切割喉咙的剃刀。

“他的身体已经冰凉了。”医生摸了摸他的脉搏,“死了好大一会儿了。”

“一个小伙子在去上班的路上,发现他躺在这里,就跑来告诉我了。你看他像是自杀吗?”

“是的,赶快报警。”

混血儿霍恩用当地语说了几句,两个小伙子便跑走了。

“在警察来之前,我们守在这里,保护好现场!”医生命令道。

“千万不要把戴维德森先生的尸体抬到我家去。我不让他的尸体进我的家门。”霍恩请求道。

“听警察的。”医生神情很严肃,“他们通常会把尸体运到停尸房。”

他们站在那里等候。房东从印花布短围裙下面摸出两支香烟,递给麦克菲尔医生一支。两个人嘴巴吸着烟,眼睛看着尸体。麦克菲尔医生实在想不明白。

“你说,他为什么要自杀?”霍恩问道。

医生耸了耸肩膀。不一会儿,一名陆战队员和几个土著警察带着担架来了。随后又来了两三位海军军官和一名军医。他们处理这种事情很娴熟,一切井井有条。

“他妻子知道吗?”一名军官问道。

“我这就回去告诉她,顺便多穿点儿衣服。听到这个噩耗,她一定会痛不欲生的。你们把尸体好好处理一下,再让她见。”

“就这么办。”军医表示同意。

麦克菲尔医生回到住处时,妻子已经差不多梳洗完毕。

“戴维德森夫人一直放心不下。”她一看见医生便大声说道,“戴维德森先生昨晚彻夜未归。凌晨两点,戴维德森夫人听见他离开汤普森小姐的房间,出门散步去了。如果从那时一直散步到现在,肯定会累死的。”

医生告诉妻子,戴维德森先生自杀了,让她赶快通知戴维德森夫人。

“他为什么自杀?”听到这个消息,她十分震惊。

“我也不清楚。”

“我不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

“你必须去。”

她瞅了瞅丈夫,没有说话,出门去了。他听到她进了戴维德森夫人的房间。过了很大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等候妻子。她终于回来了。

“她要亲眼看看他。”妻子说道。

“警察已经把尸体抬到停尸房了。我们陪她一起去。她能行吗?”

“她吓坏了,一声也没有哭,只是像秋天的树叶一样直打哆嗦。”

“走,我们过去看看她。”

他们敲了敲门,戴维德森夫人走了出来。她脸色苍白,但没掉一滴眼泪。医生觉得,她冷静得有点儿反常。一路上他们都没说话。到了停尸房,戴维德森夫人突然说道:

“让我进去和他单独待一会儿。”

一个土著打开门让她进去,随即又把门关上。他们坐在门口等她出来。一两个白人走过来,和医生小声聊了起来。医生把他所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他们。停尸房的门慢慢打开了。看到戴维德森夫人从里走了出来,大家便沉默不语了。

“我们回去吧。”她说道。

她的声音生硬冷酷,但平静坚定。麦克菲尔医生没有读懂她的眼神。她面无血色,神情严肃。他们慢慢往回走,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当来到拐弯处,对面就是他们的住处,戴维德森夫人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们都停下了脚步。突然,一个难以置信的声音冲进了他们的耳朵。那台沉默很久的留声机此时此刻正在播放拉格泰姆音乐,声音响亮、刺耳。

“这是怎么回事?”麦克菲尔太太满脸惊恐。

“走,过去看看!”戴维德森夫人说道。

他们上了楼梯,来到客厅,发现汤普森小姐正站在门口和一个水手聊天。她再次判若两人,不再是那个胆战心惊、度日如年的女人了。她又穿上了花哨衣服,白色连衣裙,白色高筒靴,穿着长筒袜的小腿将靴子塞得鼓鼓的;头发精心梳理过,戴着一顶白色大帽子,上面别着几朵花。涂脂抹粉,描眉画眼,嘴唇涂得鲜红鲜红。她又变回那个花枝招展、卖弄风骚的女人了。他们一进门,她就嘲弄般大笑起来。戴维德森夫人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这时,汤普森小姐将嘴里的口水全部吐了出来。戴维德森夫人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双颊涨得通红,随后,她双手捂脸,急忙逃上楼去。麦克菲尔医生气坏了,他双手推着汤普森小姐来到她的房间。

“你疯了?”他大声吼叫道,“把该死的留声机给我关了!”

他大步走到留声机跟前,一把扯下唱片。汤普森小姐两眼瞪着他。

“喂,医生,不要再演了!你直接说,来我房间想干什么?”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他咆哮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她昂首挺胸,不屑一顾。没有人能够形容她脸上的鄙视与憎恨。

“你们这帮臭男人,都是一路货色,卑鄙、无耻、下流,猪狗不如!猪狗不如!”

麦克菲尔医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恍然大悟。

(薄振杰马晓婷译)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