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祝和军:幸福的真谛-幸福是沉甸甸的承担

送交者: 雨地[♀★★*妙明真心*★★♀] 于 2021-05-03 7:15 已读 158 次 1赞  

雨地的个人频道

+关注
    在哲学家眼里,幸福具有终极性,它是人生最后的目的。比如,我们就不能问:“我们追求幸福是为了什么?”正如亚里士多德所指出的那样:“既然目的是多样的,而其中有一些我们为了其他目的而选择的,例如钱财、长笛,总而言之是工具,那么显然,并非所有目的都是最后的目的。只有最高的善才是某种最后的东西……总而言之,只有那种永远因自身而被选择,而绝不为他物的目的,才是绝对最后的。看起来,只有幸福才有资格作绝对最后的,我们永远只是为了它本身而选取它,而绝不是因为其他别的什么。” 

    幸福,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生活理想。但因为人自身的有限性,幸福又注定了不会完美无缺,也就是说,幸福本身就包含了残缺。但人类的本性却是渴望完美,于是,在矛盾中挣扎的人类追求幸福的道路骤然变得坎坷泥泞。 

    自从亚当与夏娃突然相拥的一刻,人就在与自身的欲望进行着一场无休止的角力。人类非要获得想象中的爱及幸福,而同时却又拼命地要活得轻松一些,洒脱一些,放任一些,期望着在幸福之外还能得到更多不属于幸福范畴的东西。在这场千年的拉锯战中,人类将聪明才智发挥到极致,一次次总结经验,一次次冒险尝试,然而,当人类每每觉得终于把二者统一起来,而暗自窃喜时,定神一看,却发现到手的所谓拥有和两全背后竟是更大的失去。痛苦迷茫中,蓦然回首,却发现幸福本身就不完美。 

    偷食禁果的人类已经不再完美,幸福本身就包含着残缺,而对这份残缺的认可与接受也即是幸福的一部分。当人类妄图去掉这一部分残缺时,又怎么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日本社会学家千右保曾经在一些国家做对比调查,问题为:如果有足够的钱供你一生享乐而无须工作,那么你是去享乐还是去工作?1987年,千右保说:“根据大约20年以前的调查,基本上没有人回答靠玩过日子。美国的比率为2%~3%,日本竟不到1%。然而近年来,‘玩派’骤然增多。”“根据1983年对11个国家提问的结果,‘玩派’比率最高的是瑞士,占39.8%;日本为19.8%,美国为21.8%。”“到了1987年,日本的玩派占到26.9%,4年时间增加了7.1个百分点。”至于中国,千右保写道:“令人难以掩饰惊讶的是中国的数字。‘玩派’着着实实接近半数,占49.8%,创世界最高纪录。”“玩派”全球性存在的事实和日益增长的数据意味着这样一个严峻的事实:尽管人类追求幸福,但深知幸福奥秘者却寥寥无几。 

    幸福不是毫无重量的享乐,而是沉甸甸的承担。苏格拉底曾经讲过一个“十字路口上的赫拉克勒斯”的故事: 

    赫拉克勒斯正襟危坐,在自己人生僻静处的树下。隐隐约约,他感觉到两个女人正朝自己走来。 

    这两个女人将是自己要面对的两条不同的生命道路。一条通向美好,另一条通向邪恶。尽管两条道路的名称都叫幸福。 

    走来的两个女人,一个叫卡吉娅,一个叫阿蕾特。 

    卡吉娅生得肌肉丰盈而柔软,脸上涂涂抹抹,“穿着最足以使青春光彩焕发的袍子”,走路时女性体态的特征显得格外突出。用现代的语言说,卡吉娅生得颇富性感,一副懂得享用生命的样子。 

而阿蕾特生得质朴,恬美,气质剔透,身上装饰纯净,眼神谦和,仪态端庄,身穿白袍。她的眼睛天生带有湿润的忧伤,总好像刚刚哭过三天三夜似的。见了赫拉克勒斯,她说了三句话: 

    “神明赐予人的一切美好的东西,没有一样是不需要辛苦努力就可以获得的,要是你想身体强健,就得使身体成为心灵的仆人。 

    “与我在一起,你可以听到生活中最美好的声音,领略到人生中最美好的景致。 

    “卡吉娅只会使你的身体脆弱不堪,心灵没有智慧。她带给你的生活虽然轻逸,但只是享乐,我带给你的生活虽然沉重,却很美好。” 

    阿蕾特与卡吉娅的“幸福”都以美为本,但是,阿蕾特以美的心灵作底,卡吉娅以美的身体为基。 

    享乐和美好尽管都是幸福,但质地却完全不同。幸福与幸福也是有区别的——一个是邪恶的幸福,一个是美好的幸福。肉体对于这两种幸福的感觉也不同——邪恶的幸福感觉是轻逸,美好的幸福感觉是沉重。幸福的样子或许相似,但幸福的质地却各不相同。 

    幸福本身并不意味着苦难,幸福与苦难并不矛盾,人们千辛万苦去追求幸福并不是去追求苦难!残缺本身并不是苦难,苦难的是我们对残缺难以理解而构成的心灵苦难。 

    对渴望完美的人类来说,正视残缺是一种遗憾,是心灵中必然经受的苦难,因此它是沉重的,而面对这份沉重的坦然自若便是责任。对现实幸福的真诚在乎和对不完美的接受铸就了责任的沉重,而这份沉重本身即是幸福的必然,是通向幸福的必经之途。 

    人类历史中有很多幸福的灵魂,他们之所以最终获得了幸福,是因为他们坚决承担责任。这一点可以说是毫无例外。当我们背负着沉重走向幸福的灵山时,沉重即成为孙猴子头上的紧箍咒,拥有幸福的一刹那,沉重和幸福突然变得并不矛盾,并不陌生,枷锁突然解脱,幸福竟是如此轻盈,原来,沉重不是必然,幸福才是沉重的必然,我们寻寻觅觅的终极捷径从来就未存在,我们的担当竟然通向了幸福! 

    幸福是什么,幸福不是任何虚假的欲望,它简单而纯粹,除了以责任为前提的默默守候与相知、理解,别无其他。 
贴主:雨地于2021_05_04 8:14:57编辑
喜欢雨地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