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白善烨:我经历的625和大韩民国 (5)

送交者: 长岛风[♂☆★★★声望勋衔15★★★☆♂] 于 2022-08-06 16:48 已读 3990 次 4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关注
44、让人联想到“美军力量”的地图


————用地图得天下……开启了利用坐标的“空中支援”之路


我每次看到美军时,都一个劲儿地向他们索要一样东西。既不是填饱肚子的C口粮(C ration),也不是他们经常抽的上等烟“好彩(Lucky Strike)”。我倒是挺想要武器的,但他们是不会把武器随随便便给别人的,装备也是如此。在被敌军追赶或是展开拖延战等紧急情况下,我每次见到美军都会向他们近乎乞求地索要并最终得到的东西,正是地图。


看着韩国全境图构想作战和仔细查看比例尺为50000:1的精密地图制定作战计划,这两者存在天壤之别。通过全境图了解地形的做法无异于看着古山子金正浩先生制作的大东舆地图展开作战,就像是朝鲜时代的将帅们对战争的判断那样。


比例尺为50000:1的地图早在日本强占并统治韩半岛的日本帝国主义时期就已经制作好了。为了有效地支配韩半岛和中国东北地区,日本制作了可以查看精密地形的比例尺为50000:1的地图(长岛风注:美军用的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也是日本当年绘制的,但是制作时加了彩色和地理坐标,例如铁原的地理坐标是CT3543,非常科学!)。


虽然具体时间不得而知,但日本利用三角测量法,详尽地测定了韩半岛的地形,然后制作了比例尺为50000:1的地图。主要负责地形测定的机构是率先进行殖民地掠夺的东洋拓殖株式会社(东拓),但其原版则是由日本参谋本部内的陆地测量本部所保管。


日本投降后,以占领军身份进驻日本的美军东京联合国军总司令部 (GHQ) 获得了地图原版,之后告知了韩国政府。当时,韩国政府印制了原版,获得了该地图。但是不知何种原因,韩国政府并没有把该地图提供给最需要它的军队。


在我任职情报局长的1948年,我曾去找过内务部长尹致暎,因为内务部保管着这份地图。我一见到尹部长就说“尹部长,我们军队非常需要这份地图,需要把它印制好后提供给军队。希望您能给我”。但尹部长拒绝了我的请求,说“那份地图现在由内务部的土木课管理,国防部一概不要干涉”。后来我又找到了尹部长,再次要求提供地图,并言辞恳切地说明了为何军队急需这份详尽的地图。


听了我的说明后,尹部长才开口表示“既然你说急需这份地图,你就拿去印制吧”,并把地图给了我。我把这份地图给了我陆军工兵监室,下令赶快印制。之后通过陆军本部发放给了各个主要部队。


韩国战争初期,主要的一线师团都是用这份地图展开作战的。与看着“大东舆地图”级的全境图作战时不同,用这个地图能设计出更加缜密的战术,这点自然不用多言。但是和美军的地图相比,这也算是旧地图。


日本地图是黑白的,和用彩色印制的美军地图相比,在立体感上当然会逊色不小。但最重要的是,美军的地图上详细地标明了坐标,而日本地图上没有。对于我来说,标明坐标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


这样一来,就可以改变那种粗枝大叶地说明作战区域的方式了,可以用坐标上标明的符号来指双方约定的场所。在炮击时用准确的坐标来说明炮弹的着落点,和说了地名再说“从此处开始向那儿射击”存在天壤之别。(长岛风注:火炮远距离射击和空中支援时尤其重要——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志愿军没飞机,有了飞机就能打败美帝


更何况,美军是一个擅长测量的国家。白人从东部向广阔的西部开拓时就不断测量,测量经验丰富。他们制作的地图详尽且准确。


没有这样的地图作参考就展开了一段时间的战斗,这反而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幸好是国内战争,要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其它国家,国军很可能就被歼灭了。因为这是大部分部队队员出生且熟悉的土地,对地形也了如指掌,所以国军坚持了下来。因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哪有大米、去哪儿都有大酱缸、在哪儿能挖到可以做成一顿可口饭菜的野菜,所以国军才能度过这一难关。


美军50000:1的地图,这预告了新的战争模式。在美军地图的帮助下,空中支援和新一轮的炮击成为了可能。虽然朝鲜军也得到了苏联的支援,手中握有精密地图,但其精确程度仍不及美军的地图。看着美军的地图,我想了很多。现在,常规战争结束了。如果不利用具有强大武器和尖端视野的美军的力量,很难期待最终能在这场战争中取得胜利。


45、晋升为将军


——————继临津江、汉江之后的第三条江……必须在洛东江重振旗鼓


7月23日开始的两天时间里,国军1师团在庆北尚州同国军17团(长岛风注:白善烨的弟弟白仁烨担任韩军独立17联队联队长)、美军24团展开了联合作战,攻击越过葛岭的敌军15师团的主力军,并取得了不错的战果。这次机会很巧合,是我首次在这里进行韩国军同美军一起联合抗战敌军,同时也让我建立了自信,即只要国军获得美军的援助,我们是能够将朝鲜军击退的。7月25日,我从1军团长金弘壹那里接到了新的命令,内容是现在的战线由美军24团负责,而我们再次在尚州尚州邑集合重新进行整编,之后向尚州咸昌邑进军。25日,我们一直在等美军24团的到来,但由于24团没有及时赶来,所以我们比预计晚了一天出发。金军团长大发雷霆,质问道“为什么晚了”。我们不得不加快行军速度。


我们师团在过去一个月内行军300公里,像流浪一样四处转战,但现在终于归位了。还发生了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27日,国防部长申性模和参谋总长丁一权(长岛风注:蔡秉德下台后继任参谋总长,系美国弗吉尼亚军校学生)突然来访设置在尚州邮局的师团指挥所,我先向他们做了报告,“现在稍微具备了一定的战斗力,可以正式投入战斗了”。


但是申性模部长先把手伸过来和我握手,接着大声地对在办公室的人说“这段时间干得不错!今后得更加努力。从现在起举行晋升你为将军的晋级仪式”。他命令参谋们起立,然后走到我右侧,在我肩上佩戴上了星。丁一权总长从左侧走来,也在我肩上佩戴上了星。一开始我以大校身份指挥师团,现在戴上了星(长岛风注:韩军与美军军衔制相同,一星将军就是准将),能够作为将军来指挥部队了。


还有更好的事在后面。我们接手了一个大队级别的国军炮兵。上面把一支炮兵部队派到了1师团,他们是在我们被敌军逼得节节败退时在后方训练培养出来的。炮兵队拥有105毫米的新型大炮。更令人高兴的是,开战初期坚守临津江北侧开城地区的12团的800多名兵力历经各种苦难后,最后找到了师团。


在开城被敌军攻破后,他们沿着西海沿岸利用渔船等南下,之后经群山,找到了1师团的所在地——尚州。这再次点燃了我在鸟致院见到坐火车南下的部下们时产生的感慨。我至今都觉得,从开战初期从临津江撤退后到去尚州这一个多月的经历是我最痛苦的记忆,那种痛苦无法用文字和言语来记录。尽管在尚州我晋升为了将军,但在那一个多月里,我唯一的成就仅仅是开展了局地性的拖延战,其它都是关于生存的战斗。没有大炮,士兵们连像样的个人步枪也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敌军时,我绞尽脑汁,最后只能采取用小规模的进攻打击敌军后抽身而逃的战法。其余时候都是为寻找活路继续南下,在此过程中管理归队的部队队员是我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士兵们因为极度的饥饿和疲惫,已经心力交瘁了。有时候,随意倒在山里或路边打盹。盛夏时节频繁来袭的雨水反而令人欣喜。我们还得忍受被蚊子等昆虫的叮咬。


但是挫败感却时时向我袭来。结束这漫长的行军后,我们还能和敌军交手并击败敌军吗?像这样,我不仅一两次地被这种无穷无尽的不安感所困扰。对于连武器都不具备的军队来说,这种不安感十有八九会演变成挫败感。


不过,一个月的流浪现在已经结束了。在国军和火速来韩的美军的奋战下,后方赢得了顺利调整武器和兵力的时间。分散后又重新归队的决一死战的战士和后方的支援使得1师团焕然一新。现在是时候将在漫长的行军中所经历的苦难和克服的过程转化为与敌军拼命的斗志。


我们正在越过洛东江。这是继临津江、汉江之后,要越过的第三条江。虽然是第三次越过流淌在韩半岛的大江,但如果让敌军进入到洛东江以南,韩国将面临亡国的危险。我们必须在洛东江重振旗鼓。大江里流淌着历史的旋律。在1950年8月1日我越过的洛东江里,也正流淌着非常悲壮的旋律。


46、高中学生金润焕(前新韩国党代表)


————敌军将韩国青年当作挡箭牌,我军不得不将枪口对准他们


1950年8月1日来到韩国的美军8军司令官沃尔顿·沃克(Walton Walker)决定把正在展开拖延战的国军和联合国军撤退到洛东江线。美军情报当局自7月上旬后就根本没能掌握朝鲜军6师团(长岛风注: 该师即原东北军区独立166师,该师并非被中国军迷吹捧为北韩军的主力)的行踪,而现在他们终于现身了。他们已经迂回到了湖南。一共有两个师团经由湖南攻入了庆尚道西部地区。朝鲜军6师团占领了居昌和晋州,最终攻到了马山,所以美军8军倍感惊慌失措。沃克将军把在庆北尚州的美军25师团投入到了马山战线,展开了长达36小时的紧急铁路运输作战。


所以,我们1师团从尚州越过洛东江,进入到了庆北善山郡。必须用7000多名兵力沿着洛东江,防御住宽达41公里的战线。我们越过江东侧,在五常中学建立了师团指挥所。我军与敌军隔洛东江相望,主要任务是阻止敌军从西侧越过东侧


敌军的目标是在8月15日光复节前完成所谓的“解放战争”,所以他们展开了拼命的进攻。趁着夜深人静,敌军采取了行动,准备将沙袋铺在江底以便搭桥。敌军把所谓的“义勇军”作为先头部队,放在最前面。他们把在首尔等韩国境内强制征集的人当作挡箭牌,我们只能把枪口对准他们,进行集中射击。那种遗憾与无奈至今都令我无法释怀。敌军的攻势十分强劲,拥有比我们多三倍的兵力和十倍的火力。通过不断的苦战,最后我们勉强守住了洛东江。幸好白天还可以在美军空中炮击的支援下坚持下来,不过一到晚上,我们就陷入了束手无策的困境。


战争过程中老是折磨我的疟疾又开始发作了。白天向我袭来的恶寒甚至让我没法儿指挥作战,最终病倒下了。五常中学的建校者金东硕(第4届国会议员)校长让出了他的私宅。因为当时正值炎热的夏季,所以门一直开着。我看着金校长的家人们在院子正中间的抽水机周围走来走去,然后就渐渐地睡着了。


“请喝点儿粥吧”,门外站着一名高个子、五官清秀的高中生。我问他“你是谁”,他回答说“我是这家的儿子。师团长您身体不适,所以母亲让我给您送粥来”。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清楚地回答道“金润焕”。他就是后来因为具有拥戴总统的能力而被称为“拥王者(King Maker)”、并因此扬名天下的虚舟金润焕。他好像是说他是庆北高中二年级的学生。


疟疾没有一点儿消退的迹象。每当这时,我就走进那个房间,瑟瑟发抖。发恶寒时,根本没有食欲。而这时,高中生金润焕总会端着粥来到我的房间。金润焕的家人想鼓励我这位前线的指挥官,我十分感谢他们的这种关怀。他们甚至找来了战争中弥足珍贵的黄花鱼让我吃,还做当时比较昂贵的酱牛肉,默默地鼓励了我这个狼狈不堪的国军1师团长。


这个学生给我的印象是沉默寡言,但又很彬彬有礼。一天,他把粥带来后,先开口问道“现在我也想参军与敌人战斗,应该怎么做呢?”


“是吗?如果有这种打算,干脆就来我们1师团吧,怎么样?”


“如果您愿意接受我,我愿意加入。”


金润焕爽快地答应了。我立即联系师团参谋,命令参谋让他加入师团。我把他安排到了国军1师团的炮兵队。后来1师团在洛东江战线展开反击并不断北进时,他也跟着1师团,一起分享了有史以来“首个攻入平壤”的荣誉。


35年过去了,1985年我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将军,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在五常中学家中曾经见过您的金润焕”。听到他的声音,我非常高兴。当时他是文化宣传部的次官。后来我在首尔小公洞乐天酒店再次见到了他。虽然给人的印象还是高中时那样,但是年龄已经不小了。之后也偶尔有和他见面,每次见面时,我都向他打听他家人的情况。后来,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政界人士。尽管他成为了一名经常在大众媒体上露面的政治人士,但是对我总是很客气、很有礼貌,“高中生金润焕”的印象更加深刻了。正值大干事业的2003年,他离开了人世。听到他去逝的消息后,我的脑海里首先浮现了他小心地端着粥托盘安静地站在门前的高中生形象。


47、到达最后的防御线


————要是连多富洞也被突破,韩国将从地图上消失


在广阔的41公里洛东江战线上,我们勉勉强强地阻止了敌军的进攻。其中的一大要领是,用各团的预备兵力对夜间侵来的敌军展开反击,以此来守住主要据点。美军的空中支援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们提出援助申请后,美军空军动员了日本福冈板付空军基地的炮击机,在30分钟内飞到了我军上空。每一次飞行中,他们会进行两三个小时的炮击。敌军把战车、野炮及主要部队隐藏在当地宽广的苹果地或田野里,之后趁着黑夜向我军发动进攻。


隶属国军1师团作战处的南城仁(音)中尉负责连接空中和地上的美军空地将官的口译工作,他也是当时师团里最忙碌的人。因为他不分昼夜地把从最前方的观察兵那里收集到的敌军动态翻译成英语,然后再报告美军空军将官,所以忙得不可开交。


战线又被敌军向南推进了。为了把设置在庆北善山五常中学的师团指挥所(CP)转移到大邱附近,我们决定撤退。撤退当时,当我们坐上卡车和吉普车正准备出校门时,我突然意识到没有看到南城仁中尉的身影。


“南中尉去哪儿了?怎么没看见他呢?”,我问师团本部的人,他们的表情都告诉我“不太清楚……”我到处打听,结果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


忽然,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他因为各种苦差事导致睡眠不足,偶尔会耷拉着头打鼾的样子。我跑到了我使用过的教室。果不其然,从教室的一个角落的桌子下传来了大声的打鼾声。没错,他就是南中尉。


“快起来,你这个人啊,我们得快点撤退”。我把他扶起来后,他还是似梦非梦的状态。他的表情像是没有睡醒一样,问我“去哪儿啊?”看着他那副模样,我不禁笑了起来。


后来,他移民去了加拿大。每逢过节,他一定会寄来卡片问候我。他经常写道“转移指挥所当时,如果师团长您没有叫醒我把我带走,结果会怎样呢……,真让人胆战心惊啊”。他偶尔访问韩国时,也一定会来看我。每当那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当时他在五常中学的教室里躺着睡觉险些遭遇不测的情景,并回忆起过去。这样的一个他在去年离开了人世。


美军8军司令官沃克以倭馆为中轴,把东侧至浦项设置为Y线,把南侧至咸安设置为X线。这是一条无法再继续南撤的最后防御线。1师团接到了撤离五常中学、南下到大邱北侧的命令。我一人驾着吉普车先去了那里观察情况。这是一个距离大邱20公里的北侧区域,是一道由寿岩山(519高地)~游鹤山(839高地)~架山(902高地)组成的天然防御线。山脚处有一个名叫多富洞的村庄也让我很满意。我下令将师团指挥所设置在其附近的东明国民学校(小学)。


我向参谋们说明了我有关防御线的构想。一般情况下,在有关防御线等问题上,我是比较尊重参谋们的意见的,但是这次不一样。我决定,即使参谋们提出其它意见,这次也得按照我的意思来执行。不过幸好参谋们也前去那个地方进行了考察,回来后一致表示“把此处作为防御线,真是不错的选择”,同意了我的提议。国军1师团的最后防御就这样被定了下来。这算是历史上经常出现的背水一战。


我们先后越过了临津江、汉江和洛东江,现在再也没有江可越了。要是这个地方也被敌军占领,那我们只能撤退到海里去。要是那样,等待我们只有灭亡。经历了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国家独立还不到两年的韩国将销声匿迹。


如果连多富洞这条最后的防御也被突破,那么大邱会白白地落入敌军的手中。虽然美军为了应对此种情况在密阳地区设置了防御线,但是并不是为了保护韩国不受共产主义朝鲜的进攻而设置的。密阳这条防御线是登陆韩半岛的美军为返回日本或美国本国争取时间而设置的。


如果是这样,最后韩国得向济州岛撤退。美国会保护被逼退到韩半岛西南部的一个小岛去的韩国吗?应该不会。从战略上来看,转移到济州岛的韩国没有保护的价值。美军可能会选择放弃这样的韩国。


反复思考后,我越来越觉得多富洞这条战线具有很大的军事意义。如果我们不能守住此地,美军也不可能进行更大规模的支援,所以我们务必坚守这个地方。我再次向参谋们强调了这一层意义。


“所有责任由我来承担,所以希望各位不遗余力地奋斗到最后。”默默地听我讲话的参谋们表情里充满了悲壮。不知不觉,黑暗降临在了设置在东明小学教室内的师团指挥所,同时还伴随着厚重的沉默感。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