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白善烨:我经历的625和大韩民国 (12)

送交者: 长岛风[♂☆★★★声望勋衔15★★★☆♂] 于 2022-09-07 15:51 已读 3523 次 4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关注
67、1师团老兵们记忆中的多富洞战斗

————“
当时,要是多富洞防御线被突破了,韩国可能已经灭亡了。

那年夏天酷暑难耐,战争也异常惨烈。19508月,我们在大邱北侧的多富洞整整呆了一个月。我和国军1师团的战友们同两个月前突然发动南侵战争的朝鲜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上月16日,多富洞的老战士们再次聚集在了首尔龙山战争纪念馆。按照当时的编队,包括12团长金点坤(87岁,预备役少将)大校、15团作战参谋崔大明(86岁,预备役少将)少校、152大队6中队长金国柱(86岁,预备役少将,前光复会会长)大尉、121大队3中队长全子烈(85岁,预备役少将)大尉、111大队2小队长李德彬(85岁,预备役少校)中尉、151大队3中队黄大亨(80岁,预备役上士)一等中士。这算是曾是1师团师团长的我和各级部队指挥官、一线士兵共聚一堂。通过他们的回忆,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守住了韩国最后堡垒的多富洞战斗。

金国柱:真的有非常多的年轻生命在多富洞战争中逝去了。新兵来后,如果能挺过两天,就成了老兵。虽然主要都是靠枪弹和手榴弹展开作战,但经常也会有直接和敌军发生身体冲突的肉搏战。特别是在下雨的晚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同突然袭来的敌军展开肉搏战,又是刺又是打,场面非常凄惨。在这过程中,我意识到了韩民族是一个绝不会轻易倒下的顽强民族。多富洞战斗关系着叫做韩国的这个国家的命运,所以应该永垂青史。在一场场的战斗中,我们部队队员们对于挑起同族相残悲剧的金日成的痛恨之情最为强烈。

黄大亨:我负责多富洞战线西部的328高地。在这里,战争进行得最激烈时,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被撕裂扯破的尸体碎片全都挂在树上或是岩石上等。虽然是叫堆尸体,但这种说法也不准确。腐烂的尸体是绝对无法堆起来的。因为尸体腐烂后变得很滑,会滑下去。甚至从吃压缩饼干上也能判断出谁是老兵谁是新兵。士兵们一般会分得两袋压缩饼干,老兵们会一个一个地拿出来慢慢吃,而新兵们因为肚子太饿,会大口大口地猛吃。老兵们知道吃完压缩饼干后马上就会口渴,所以慢慢地吃以避免口渴。而新兵们狼吞虎咽地猛吃一通后会噎得想喝水,在下山找水喝的途中中弹身亡,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

全子烈:多富洞激战后,我们登上了高地,在那里根本没法儿呼吸,因为堆积如山的尸体发出刺鼻的气味。这个时候,我们使用了刚从美军那得到的火焰喷射器,我记得好像效果还不错。有一个场面至今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有一名在日同胞队员正准备进攻,不料被枪击中。但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我说师团长,我先走了,然后倒下了。当时他是笑着离开的。我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个为保卫祖国越过大韩海峡而来的在日同胞青年的最后的微笑。

李德彬:我们和朝鲜军T-34坦克展开了激战。当时我担任重型武器小队长,负责用机关枪进攻敌军的坦克。我们得靠近到距离坦克只有50米的地方进攻坦克,和随后跟上来的朝鲜军展开了肉搏战后,我们开始爬向敌军的坦克。成功登上敌军的坦克后,我们开始拆卸坦克盖儿,破坏坦克。一场激战过后,我们还抓获了不少敌军俘虏。

崔大明:当时连地图都没有。司令部一边看着从学校找来的韩国地图一边制定作战计划,而在一线的人们则需要看着小手册上的地图来作战。另外,我们还经常需要去面所在地,找来画有当地地形的民间地图,以便展开作战。

金点坤:多富洞战斗具有特殊的意义。我们首先需要明确为何不能从这里再继续向南撤退了。直到到达多富洞的洛东江战线前,我们一直展开着拖延战,但到达之后,转为了防御战。拖延战和防御战有所不同。防御战更紧迫、更凄惨。如果把多富洞让给敌军,那大邱和釜山就危险了,搞不好连韩国也会面临灭亡的危机。从这个意义来讲,多富洞战斗意义重大。当时有许多说法认为,如果我军在多富洞被逼退,那美军就会带着韩国军去日本重新整编后再展开战斗。也有传闻称可能会转移到济州岛进行最后的抗战。由此可见,当时的情况之紧急。

黄大亨:当时国军1师团的兵力大都出身于全罗道,因为师团的首个出发地就是湖南地区。但是作为新兵被增援而来的兵力大部分来自于大邱等庆尚道。换句话说,多富洞战斗是岭南湖南两地齐心协力击退了敌军的战斗。当时岭南和湖南两地并不存在地域情感。至今已经连续16年在多富洞战线上挖掘战士们的遗骸,直到现在仍有阵亡者的遗骨不断地被发现。最近在挖掘作业中也有发现遗骸,但却没有完整的,一块一块地零星地分布在周围。甚至在距离地面只有20厘米的地方也发现了遗骸的一部分。但是,截至目前进行的遗骸挖掘作业只占到全体战死者的10%左右。

全子烈:为了占领大邱,朝鲜军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在当时的战斗现场,我见到了一名朝鲜军的尸体,说实话,真的是惨不忍睹。他是一名机关枪射手,但他的脚却被铁链拴在地上。朝鲜军指挥部用这种至死都得开枪的方式驱使着士兵们进行战斗。大概在两年前,我再次去了那个地方,是和战斗当时分别担任团长和大队长的前辈一起去的。当我走上我曾参与战斗的激战地时,我只看到了茂盛的参天大树。在这里,1个中队的兵力先后展开过12次激战,一半的部队队员们牺牲了。我们将落叶放在一起,在上面撒上事先带去的烧酒,然后默哀祭祀。这是一个无法轻易抹去的伤痛。

金点坤:死去的无名学生兵、为保卫祖国而参战并最终牺牲的在日同胞青年们,他们都是还没来得及获得军籍就离去的无名勇士。我们应该找到他们留下的照片,为他们的遗属提供像样的礼遇。虽然我们倒是有幸存活了下来,过着较长时间的军队生活,并享受了国家的恩惠,但是那些献出年轻的短暂生命参与战斗的老兵们基本上享受不到这样的恩惠。有很多人因为生活困难,去塔骨(音)公园等地寻求免费的供食。对这样一部分人提供合乎情理的待遇,这也是国家应该出面考虑的问题。

就这样,同族相残的凄惨战争清清楚楚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虽然大家都已是年迈八旬的老人,但当开始回忆60年前的战斗场面时,大家立刻就热情高涨起来。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战争和杀戮的伤痛,它绝不会因为岁月的潺潺流逝而有所减轻或是消失。这些都值得后代子孙们谨记,并用心去理解。因为这场战争并未结束。

多富洞战斗
这是一场国军1师团和美军的部分兵力从19508月初开始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在距大邱北侧约20公里的庆北漆谷郡多富洞,同发动南侵的朝鲜军31315师团展开的战斗。多富洞是一个战略要冲地,如果国军防守失败,就不得不让出大邱和釜山。为了拿下这个地方,朝鲜军派出了最精锐的部队展开战斗。以3400多名战士的牺牲为代价,国军最终守住了这里。这场战斗的胜利使得国军坚守住了洛东江战线最后的桥头堡,最终使得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将军指挥的仁川登陆作战成为了可能。这是一场彻底扭转韩国战争局面、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斗。当然,这也是一场相当悲惨的激战。

68、决定韩半岛命运的大反击

————米尔本在洛东江打击敌军头部,麦克阿瑟在仁川切断敌军腰部

渐渐地,传闻越传越厉害,说是美军马上就要进行登陆作战了。但传闻里并没有提及仁川这个具体的地名。不过,有消息不断传来,说是美军计划向西海某处发动大规模的登陆作战。

就在这时,弗兰克·米尔本(Frank W. Milburn)军团长的承诺立即变成了现实。正在负责防御釜山地区的美军10高射炮团团长威廉·亨尼希(William Hennig)大校来到了我们1师团司令部。亨尼希给人的印象比较谦虚,而且沉着冷静。我和他打过招呼之后,他首先开口说如果需要炮击支援,请直接告知我。他对我说还绰绰有余地带来了70~80辆运输炮弹的车辆

后来,他和我们1师团一起不断北进,收复了平壤,还曾一度北上到平安北道云山。每次陷入危机时,他都会动用野战炮,在1师团的整个作战和同周边队部的联合作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看着他带来的武器规模时,我们都被吓得目瞪口呆。拥有1890毫米炮的第78高射炮大队、拥有18155毫米炮的第9野炮大队、拥有184.2英寸迫击炮的第2重迫击炮大队都在他的指挥下。如此的武器规模毫不逊色于任何一支美军师团。这样一来,国军1师团拥有相当于美军正规师团的武器规模。

而我就是那位幸运地获得了美军全面支援的国军的师团长,其它国军师团并没能获得美军如此规模的援助。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我认识到肩上的任务是非常重大的。美军把拥有大规模武器的高射炮团支援给国军,这说明美军对我寄予了厚望。另外,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武器支援,而是把美军的高射炮团配置在了我的指挥权之下。

我也比较厚待这样的美军。我把12团的一个中队派给了他们,用作护卫部队。虽然炮兵在后方发射野炮支援前方,但是对于偶尔会深入到后方的敌军展开的偷袭,仍然显得很力不从心。这个时候,需要能够保护他们的兵力。我同12团的金点坤大校商量后,决定派遣中队兵力作为护卫兵力,以此来保护他们的安全。

我很想知道敌军的情况。没能突破多富洞的他们抓住永川的缝隙展开了进攻,但从整体上来看,他们并没能攻破釜山桥头堡。然而,为了阻止我军最后的反击而把战线固定在洛东江附近,敌军正在切齿拊心地进行准备。战线司令官金策常驻金泉,剩余的兵力全都投入到洛东江战线,来应对我军的反击。

1950625日早上匆忙离家后奔赴的战线、被无休止地击退的一个月拖延战、无数战士展开凄惨战斗并相继离去的多富洞防御战……在这段时间的战争中,我并不知道何为胜利。从临津江开始,我们就一直被击退,后来动用了全部兵力和武器,使出浑身解数坚守战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对胜利抱有期待呢?我们只能把精力放在坚守战线和阻止敌军的进攻上。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思考胜利到底是什么感觉,取得胜利后的成就感又是如何的,以及胜利对于我和我的祖国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我在想象,将共产主义的侵略军赶出这片土地的军事胜利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快感。

我的参谋、手下团长、各级指挥官们也开始进入到了这种想象中。成功地结束防御作战后,现在我们可以利用反击抓住胜利的机会了,这种自信心越来越强烈。美军高射炮团的加入更是让这种氛围充斥着整个国军1师团。

我们从米尔本军团长那里接到了作战命令。1师团在八公山进攻架山,击退敌军1师团;同时,同美军1骑兵师团相呼应,在越过洛东江后,朝尚州方向进攻,作战命令非常明确。与此同时,我也在内心深处暗自表决心,好,现在我们要出发了1950916日上午9点,我们接到了米尔本军团长的这个命令。先把多富洞置于身后,现在轮到我们展开反击了。沾有无数战友鲜血和汗水的热土,为了他们,为了祖国和民族,现在是时候向敌军发动反击了。

在埋藏着创建高丽的王建气息的八公山山脚,雨正在下个不停。夏季的最后一场瓢泼大雨没完没了地下着。架山山城里,敌军的反击也不容小视,但能够挫败他们锐气的空中支援因为天气原因无法进行。敌军趁着这场恶劣的天气,不断地对我军展开强有力的反攻。

我们失去了同负责左翼的15团的通讯联系,有两天我们都没能掌握到15团的战况。师团的主力部队12团也没能创造出突破口。处于中央位置的11团也受困于在架山展开反攻的敌军的反击,战况陷入了胶着状态。

915日,传来了美军已经成功登陆仁川的消息。如果我们不能立即向北推进,支援美军的后方,那么这场决定韩半岛命运的大反击作战可能很难取得成功。虽然我们也试图展开反击,但战线却并没像我们期待的那样得到展开。真是万分焦急。但并不是只我一个人这样,美军8军司令部也不断接到东京的麦克阿瑟司令部的催促。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