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白善烨:我经历的625和大韩民国 (10)

送交者: 长岛风[♂☆★★★声望勋衔15★★★☆♂] 于 2022-08-30 17:26 已读 4278 次 6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关注
63、度过了多富洞的最后危机

————最终收复了高地,美军对国军刮目相看

坦白地说,我是一名不擅长用枪的指挥官,射击水平也总是低于平均水平。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不管怎么说,我就是这样的军人。另外,我还不善于同别人争执。主要是劝架,和别人争得面红耳赤的,这不是我的风格。

不过,我也有擅长的技术,那就是一股韧劲儿。我唯一的优点是有着倾听别人说话并能坚持听到最后的耐心。那股耐心达到了极致,一旦我下定了“现在再也无路可退了”的决心,我就会挺到最后。这就是我能够用我的方式成功结束军队生活的力量。可能是这股力量在危机的瞬间发挥了作用吧。

部下们最终取得了奇迹般的胜利。那些使劲儿拉住我、不让我继续向前冲的部下们最后终于成功地收复了高地。他们冒着生死展开激战,最后把越过山头的敌军全部击退到了山的另外一侧。部下们和我一同坚守到最后,最后迎来了奇迹般的胜利。

当敌军看到被击退到山下的我军部队队员们再次上山时,可能他们以为是新的增援部队来了,于是士气大落。因为他们没有充足的兵力抵抗这群一边高喊一边扑过来的我军士兵。从战争法则来看,师团长突击到一线的做法是非常愚蠢的。  

师团长是制定并施行战略的人,而将战略转化为战术则是由团来负责,大队也与此类似。所以参谋所在的地方是大队以上级别的部队。大队下面的中队和小队负责执行战斗。作为制定并施行战略的师团应该在一个更高的层面指挥战场,如物资和火力的动员、兵力的移动及配置。

师团长掏出手枪参与突击的做法是不合常理的选择,但是战争不能固守战争法则。情况紧急或面临最后的难关时,不一定非得遵守战争法则。我之所以会掏出并不擅长的手枪冲在队员们前面参与突击,可见当时的状况危急到了极点。

虽然制定战略的人是师团长,但是还应该汇总并管理好战斗现场发生的各种细节。所以,我们经常说现场情况很重要。只有当师团长亲临现场,准确地掌握现场情况后,才能具备成功指挥战争的能力。正是相信在紧急情况下亲自冲到前线的我、并紧紧跟随的部下们的力量守住了战线。极其危急的情况使得打破了战略、战术、战斗三者之间的界线。在那样的情况,任何一名指挥官都会做出和我类似的举动。并且结果也非常令人满意。

这一切,美军都看在眼里。我从山上下来后,美军27团的米夏埃利斯(Michaelis)大校立即就跑过来找我。之前,他一直在多富洞下面等我。他首先道了歉,说了句“对不起”,他还恭维地说“师团长亲自指挥战斗,韩国军真是了不起”。

这件事情后,米夏埃利斯团长和我变得非常亲近,就像是十年知己。原因可能是源于相互间的“信赖”。同其它国家的军队并肩抵抗相同的敌人,这就是“联合作战”。如果我把我负责的地方轻易拱手让给敌人,那就没法儿展开联合作战。

只有用生命死守住相互约定的防御地区,这场作战才能取得成功。如果双方负责的区域很容易就失手了,这不仅标志着我方会灭亡,这也会给与我并肩展开联合作战的对方带来更大的危险。

如果将泉坪洞山谷左侧让给敌军,那米夏埃利斯的27团会被全歼,后果不堪设想。如果突破了泉坪洞的敌军采取迂回作战,堵住并包围美军27团的后方,那米夏埃利斯的27团就会被困在山谷里,处境非常危险。因为拥有大量坦克和野战炮等重武器和其它装备的美军团兵力失去了机动性,所以万一再被包围,那将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同样地,如果美军将山谷下面的干线公路拱手让给敌军,那么国军就会被独立在山上。没有火力支援而被困在山上的国军连撤退路线都被堵死了,很可能会导致悲惨的溃败。决定联合作战成败的关键因素就是,相信我会冒死执行我所负责的作战的信任。

我和米夏埃利斯就这样变得亲近了。一个月后,我在清州再次见到了他。当时,取得反击胜利的国军和美军不断向北挺进。国军1师团在清州,而美军27团在俗离山报恩方向。米夏埃利斯来找我,我在清州的忠清北道道厅准备了酒席。马格利米酒(农家自酿米酒)、泡菜,再加上他们带来的B口粮(里面有火腿肠和肉罐头等),参谋们聚在了一起。

“白师团长,接下来1师团会去哪儿”,他如此问道。我回答说“进攻平壤”。他做出了“真不错”的表情。我问他“怎么是这个表情”,他一边回答道“军人带头进攻敌军,这难道不好吗”,“我们部队这次负责善后工作”,一边咂舌。他的这种军人精神看起来很好。美军就是一支由这样的指挥官率领的既耿直又强大的军队。

64、朝鲜军趁机发动的攻击

————炮弹爆炸后,士兵被炸飞两三米,“原来死了啊!”

尽管敌军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动了进攻,但泉坪洞山谷仍然岿然不动。敌军的进攻十分疯狂,但也只不过是秋后的蚂蚱,没有任何威力。虽然从1950年8月18日开始敌军13师团也加入了进攻,为攻破多富洞战线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在美军的强劲火力和在高地展开了拼死血战的国军的抵抗下,朝鲜军无法继续南下。敌军的进攻持续到了23日,与我军先后展开过7次攻防战,但最终战势还是被扭转了。

向敌军让出了空间,我们争取到了时间。尽管我们将韩国的大部分领土都让给了敌军,但在时间战中,最终还是朝鲜军输了。因为美国的增援军正在陆陆续续地到来。进入8月下旬后,美军本土的2师团登陆釜山,离开香港的英军27旅也紧跟其后来到了韩半岛。

然而,在金日成的不断敦促下,朝鲜军采用偷袭战术,没有停止进攻。朝鲜军发射炮弹、让大邱陷入恐慌状态的地方正是架山山城。在这里,还集结着朝鲜军一个团的兵力。敌军认为很难突破我军在多富洞和泉坪洞山谷设置的防御线,于是采取了迂回战术。他们计划突破这个地方,从而扰乱国军1师团的后方。

米夏埃利斯大校将27团的兵力布置在了泉坪洞山谷,而其南侧是由保罗·弗里曼大校率领的美军23团坚守。8月22日,朝鲜军1师团14团接近这里,发动了偷袭作战。朝鲜军在下午晚些时候向这里集中发射了迫击炮。瞬间袭来的炮击最终让4名军官和2名下士官牺牲了。但是美军仍然冷静应对,在前方的大队本部转移期间,后方的炮兵也不断进行支援射击。

敌军的炮弹还落在了师团指挥部所在的东明洞南侧。这里驻扎着美军的两个野战炮兵大队。我军成功地克服了多富洞危机,从根本上挫败了敌军的进攻,但是敌军的偷袭作战可能会让后方陷入混乱的局面。不管怎么说,架山山城都是个问题。没能迅速将兵力投入到架山山城从而击退敌军,算是留下了祸根。

美军23团开始了反击,把所有火力都集中在了敌军所在的地方。动员飞机和炮兵大队,向前方的敌人和架山山城进行了大规模的射击。1师团11团还记得当时的一个场面。当时在一旁观察美军的野战炮兵大队的我们师团11团本部要员们目击了这一幕。敌军的炮弹落在了美军野战炮兵大队内后,一名美军士兵被抛向空中2~3米高,可能是被炮弹击中了。看着连同尘土一起升空的那个士兵,那一刻,11团本部要员们吃惊了,“天啊!中弹了!”。但是随着“噗”地一声从空中掉落在地上的士兵奇迹般地又站起来了。他径直地跑向炮台,开始继续射击。据说,目击了这一幕的11团本部要员们就像是自己的事一样跳出来,一边欢呼一边鼓掌。   

美军向架山山城发动了空中炮击。据说一共倾泻了40吨的炮弹。敌军被美军强大的火力逼退,临时离开了山城,撤退到了山城北侧。国军7师团3团的一个大队的兵力也前来增援。他们开始正式对山城发动攻击,他们一边突破敌军的顽强抵抗一边前进。将四个中队编成一列后,左侧的两个中队首先前进20步,在这个过程中发射8发(因为一个弹夹有8发,所以连发8发后需要更换弹夹)M1步枪,然后趴下,接着右侧的中队再次前进。

27日,朝架山山城方向发动的进攻落下了帷幕。据此,挺进架山山城的朝鲜军14团彻底溃败了。突破我军的包围网后逃脱的人仅有400多人。不过我军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被派到1师团的8师团10团1大队的情况也是如此。战斗结束后,1大队4中队的全体180多人中仅有1名军官和10多名士兵存活。相关内容在《多富洞救国战斗史》一书中也有记载。

师团搜索队内发生了一件趣事。10团3大队在进攻架山山城当时,有情报称敌军已经集结在此。当时正好无线电出了故障。这时应该把搜索队员派往师团司令部报告该情况。当时是寸步难行的深夜。一名学生兵出身的年轻下士被选拔为了联络兵。但是被选拔的搜索队员突然大哭起来,因为他害怕深夜里行走在敌军出没的山路上。据说,师团搜索队一直把这个“学生兵的哭声”当作一个笑料。

当置身于生死未卜的战场时,首先让人感觉到的是恐惧。这种恐惧是任何人都无法回避的情感,但是我们却在这种恐惧中不断地得到了历练。放弃学业来到一线的学生兵,放下犁、手持枪的农军士兵全都如此。坦白讲,战争爆发的6月25日早上,看着敌军正在攻来的临津江铁桥对面时,一个劲儿地抽起了美军递来的“好彩(Lucky Strike)”香烟的我也是如此。战胜了这种恐惧并重新振作的军队最终变得坚强。在洛东江战线反复经历了血战的国军也在不知不觉中蜕变成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