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军史专栏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白善烨:我经历的625和大韩民国 (3)

送交者: 长岛风[♂★★★声望勋衔14★★★♂] 于 2022-08-03 8:06 已读 3484 次 5赞  

长岛风的个人频道

+关注
37、在平壤发现的备战文件

————缜密的南侵计划……朝鲜发动南侵前,就连芝麻产量都算得一清二楚

现在细细回想起来,发现韩国战争其实是一场面对准备充分的敌人却毫无准备的韩国被打得落荒而逃的战争。从一般士兵到最高指挥官和总统,从上到下都为阻止敌军的进攻出谋划策,但事先没有做好准备的韩国不得不复出了巨大的代价。

虽然是以后发生的事情,但在洛东江战线阻止敌军的总攻势后多次北进、最后攻入了平壤城的当时,最先攻入平壤的军队是我们国军1师团。当时我曾任该师团的师团长,1师团在平壤对敌军的残余势力进行了大扫荡后,一支陌生的美军部队出现在了我面前。这支部队的队员们佩戴着美军2师团的“印第安人头(Indian Head)”的标志,其带头人鲍斯特(音)中校出示了证明书。他们是东京麦克阿瑟司令部派遣来的“文件搜集班”。

他们把平壤的公共建筑全都翻了个遍,把敌军留下的文件全都搜集了起来,上到金日成的办公室,下至朝鲜最小的行政机构。他们在搜集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文件。后来我亲眼看到了这份文件,被吓了一跳。这个文件正是一个南侵计划书。

吸引我视线的是,文件里详细记载了韩国各行政所在地的郡1950年的农作物预计产量,包括大米、大麦等所有谷物的预计产量。他们以此为基础,计算出了韩国收取的粮食规模 。令人吃惊的是,他们还以郡为单位,计算出了并非主食的芝麻的预计产量和供出量。

假如国军和美军没能在洛东江战线上展开反击,没能北上,那么被敌军所占领的全部区域的农作物都将归敌军所有。如此一来,战争等于基本结束了。因为不论美军进行何种方式的援助,不能保证粮食供给的韩国都将面临巨大的难关。

朝鲜在进行了如此精密的准备后,最终发动了南侵战争。他们的缜密准备态度在其它地方也有所体现。也是在洛东江反击后向北挺进时,我们看到的朝鲜房屋也是如此。当时大部分都是草房。在越过了临津江和开城后向北进发时,眼前出现的朝鲜草房的房顶都岌岌可危,像是马上就要倒塌了。5年内根本没有更换过盖房顶用的稻草。也就是说,朝鲜正在节衣缩食扩充军费,居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更换房顶。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时期修建的新作路的宽度看起来也比韩国的新作路宽两倍左右。因为为了备战,他们把道路大大地拓宽了。

朝鲜在武器和装备上都领先于韩国,仅从他们事先准备了韩国国军从未见过的坦克、射程距离要比我们远很多的122㎜大炮等来看就可见一斑了。这是已经众所周知的事实。

和朝鲜相比,韩国的情况怎么样呢?可以说,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应对的。韩国并非完全不能预测到朝鲜的挑衅。进入1950年后,多次下达了紧急状态命令。特别是敌军打过来的6月,从上旬开始一直处于紧急状态。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敌军开始南侵的25日的前一天即24日,紧急状态突然被解除了,士兵们可以外出或休假。国防部军事编撰研究所评价称,“当时留在部队的士兵数量还不及军队服役的规定和陆军本部要求的数量。就连留下来的士兵们也是非常松懈,完全没有紧张的状态”。

1950年5月,陆军本部的作战局长姜文奉大校(长岛风注:后接任白善烨担任韩1师师长)在比较了我军和敌军的兵力及装备后,为了补充相对不足的战斗力,提出了《紧急建议书》。但因为当年5月30日举行了选举,国会处于休会状态,所以没能对该建议书进行处理。6月初对军队高层指挥官进行的大规模人事方案也让人难以理解。寄希望于那些刚刚赴任战线师团还没几天的指挥官们能在战争爆发后好好领导师团,这也正应了“烧虾等不得红(操之过急)”这句话。

为应对敌军入侵而制作的防御计划书在战争爆发3个月前才完成,这点也说明了韩国是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去应对朝鲜发动的南侵战争。越过三八线的敌军之所以能够在美军正式参战前犹如“破竹之势”大举向南进攻,原因全在此。所以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如果毫无准备就应战,结果会造成多大的惨重损失。水就这样被泼了出去,那应该如何收拾这残局呢?这又是一个能够检验国民力量的标尺。

38)汉江南侧防御线的拖延战

————在始兴遇到的美军军官说“VIP马上就要来了”……他就是麦克阿瑟


1950年6月29日天边泛起鱼肚白时,从临津江战线上撤退的我们一行人到达了始兴。站台上站着一位面孔熟悉的美军军官,他就是我在战前担任光州5师团长时随同美军顾问团长一起来的梅伊(音)中尉。

在前面的章节里也多次提到过这个人。1950年12月在平安道被中共军击溃而撤退时,我患上了疟疾,全身出虚汗,瑟瑟发抖。他就是那个拎着一个小火炉和小锅为我煮咖啡的人。我在始兴站的站台见到了他。

我们四天都没能好好吃上一顿饭,疲惫到了极点。我顾不上面子,问他“有糖的话,能给我一块吗”。不知道他从哪儿找来了糖,并递给了我。几乎快要虚脱的我和一行人把糖放在水里,冲着喝了。喝了糖水后,渐渐开始有了力气,精神也恢复了。

我问美军会在何时正式加入战争,梅伊中尉暗示说“VIP马上就要来了”。我对那位VIP的身份非常好奇。不一会儿后,我看到了美军队列正从前面经过。灰尘被高高地扬起,所以看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一位高层将官。后来我才知道,这正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将军的队列。在美军护卫兵力的保护下,麦克阿瑟去了永登浦,他想直接视察韩国的战线。这支队伍的到来宣告了美军的正式参战,所以我的内心变得更加踏实了。

我们一行人走进了某个楼里,短暂地休息了一下。因为是四天的疲劳一下子涌来的时候,所以即使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状态也好了一些。我去了设在始兴步兵学校的金弘壹将军的始兴地区战斗司令部。两天前刚访问了奉日川前方指挥所的金将军看到我后,立即热情地拥抱了我。金将军问了我一些1师团的情况,我回答说“重整兵力怎么也需要一些时日”。当金将军问我“目前金浦方向的情况很紧急,所以你能就这样去指挥战斗吗”后,我细细地思考了一番。虽然我想赶快投身到前线去,但我又想起了和部下们的约定。“与敌军展开战斗后,如果发现情况不妙,最后就在智异山与敌军展开游击战,并奋斗到底”,这是在奉日川的最后会议上做出的约定。所以我言辞恳切地拒绝了,“我不想接受这个任务。我会在今后很好地完成我应该尽到的那份职责,希望你能监督我”。金将军欣然地接受我的意见,他是一位德才兼备的指挥官。

在金将军的安排下,我换上了战斗服。这是我开战后第一次穿战斗服,在这之前,我一直穿着我在6月25日早上忙忙慌慌地从家里跑出来时穿的卡奇色军装。那件军装到处都是破洞,当我换上军装颜色的战斗服时,心情十分舒畅。我赶快开始了1师团的重新整编工作,但是大炮等大部分重型武器都扔在了临津江战线,只有人撤退走了。

大概是第二天,我观察了永登浦附近的汉江南侧防御线的情况。国军正在汉江堤坝上用装甲车朝着首尔方向射击,当时的指挥官是我熟悉的机甲团长柳兴洙大校。见到他时我非常高兴,并大声叫道“兴洙啊,我来了!”柳大校也大吃了一惊,睁大眼睛看着我,并抱着我说“天啊,你怎么来了?”我们都没有时间叙旧。战争前被任命为首都防卫司令官的李龙文将军(离逝)在首尔被夺走后,竭尽全力展开反击。听到这一消息后,我也感到了一些慰藉。不过国军开始从所有战线上撤退后,只能在汉江南岸开展最大规模的拖延战。

我向柳大校提出一个难以启齿的请求,我说“兴洙啊,我现在正在重整军队力量,但是因为没有吉普车,所以很难开始这一工作。虽然挺不好意思的,但你能借我一辆吉普车吗”。柳大校欣然地说“你用我的吧”,说着便把自己的吉普车给了我。

因为没有可乘坐的车,这算是我进行了乞讨。但是对我来说,那辆吉普车真的很重要。我开着它跑遍了始兴市内。有的士兵先认出了我,并走过来和我打招呼;我走到一群正向反方向行走的士兵面前,去问他们“是不是1师团士兵”。他们都是从生死线上回来的战友们,见到他们真的非常高兴。就这样,我又重新找回了500~600名左右的士兵。大部分士兵都有个人枪支,也有个别士兵连个人手枪也弄丢了。

我突然觉得,当师团长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表面上叫师团,其实部队建制全都很散乱,完全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师团。这样下去,到底何时才能重振部队呢?再加上如猛兽般袭来的朝鲜军,我们到底怎么做才能阻止他们的进攻呢?此时的我就像是独自赤裸在荒凉的旷野上一样,既可怜又可悲。

39、城市会吞噬士兵

————朝鲜军在首尔停留了三天……金日成后来吐露“惨痛的一招败棋”

“城市会吞噬士兵。”学过战争史的人都很容易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这句话是说,如果部队长期呆在城市,十之八九都会丧失战斗力。因为城市里充满安宁,这种安宁会诱惑人。城市里还暗藏着享乐,会腐蚀士兵们的心灵。

如果沉浸在安宁中,一天到晚只想着安逸,士兵们很容易做出一些出格的行为。他们会对前线充满杀机和疲劳的氛围产生厌恶感,从而战斗力大减。6月28日进驻首尔的朝鲜军就是这如此。他们在首尔停留了三天,使得他们曾在6月25日早上一泻千里而下的士气被大大减弱了。但其具体的原因至今都不得而知,据推测,可能是士兵们患上了所谓的吞噬士兵的“城市病”。

战争结束后,金日成曾表示对朝鲜军滞留在首尔三天一事进行了反省,这算是一种自我批判。对于他们来说,朝鲜军在首尔滞留三天就像是一招惨痛的败棋。(长岛风注:滞留三天的原因是因为金光侠未能在春川突破,后被金日成撤职

虽然这可能存在朝鲜的判断失误,但从我军的立场来看,这三天正是在韩国战争中切实建立拖延战概念的时期。其主人公正是金弘壹少将。他是一位曾经在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国府军中活动过的人。在国府军任职期间,金将军甚至获得过两颗星。作为一个外国人能获得如此高的职位,实属罕见。他是一位具备了从大方向上统率战争局面能力的人。

金将军是平北龙岩浦出身,受学于日本帝国主义时期主导民族主义运动的古堂曹晚植先生,从五山中学毕业后,在中国贵州的讲武堂求学。他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国府军少将,中国获得解放后,一度担任了中国国民党政府东北地区韩国侨民事务处处长。曹晚植先生生前时不时会说“在中国军队里有一位叫王逸曙的朝鲜名将”,他指的正是金弘壹将军。金将军在中国活动期间一直使用中国名字“王逸曙”。因为他德高望重,且具备出色的领导能力,所以有很多追随他的军队后辈。

在韩国战争开战初期,金将军是始兴地区的战斗司令官。在陆军本部向南迁移后,始兴和永登浦地区负责与敌军展开对峙。他作为始兴和永登浦一线的司令官指挥战斗,隔着永登浦一侧的汉江与患上了城市病而犹豫不决的朝鲜军对峙着。

在中国国府军活动期间,金将军与侵略大陆的日本军展开过战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当时,日本军在战斗力上具有绝对的优势,并压倒性地制约着中国军队。在被日本军击溃而撤退时,国府军也展开过拖延时间的拖延战。而金将军在担任始兴地区司令官时也发挥了当时所积累的经验。他动用一切力量,整理被敌军击退而四处分散南下的兵力,展开重整工作,然后再把他们送回战线。我们1师团也是其中一个分支。在他的整理下,从议政府和东豆川撤退的兵力、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队伍、从临津江北侧撤退的1师团重新被整编为了战斗队伍。

就这样,因朝鲜军突然发动南侵而爆发的韩国战争度过了一个重要的关口。在金弘壹将军的指挥下重新整编的各部队重新回到了一线,从而使得敌军不得不在始兴地区停留了5~6天。而这五六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它为韩国政府和军队争取了将兵力和武器从釜山和洛东江等后方派遣到前线的时间。这算是勾画了所谓的“拖延战”模式的战役。

金弘壹将军在汉江线防御和之后的拖延战中,都担任了由首都师团、3师团、8师团重新成立的国军1军团长的任务。我们1师团也在鸟致院被编入了1军团旗下,在一段时间里受金将军的指挥。金将军在韩国战争开战初期首尔沦陷时担任始兴地区战斗司令官负责防御汉江战线,接着指挥1军团漂亮地展开拖延战直至7月中旬。从结果来看,这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后来,金将军被任命为了釜山东莱的陆军综合学校的首任校长。在这里,他培养出了大批在战争期间在各级部队里出色指挥了战斗的军官。在国军军官团的历史上,这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1951年3月金将军退役之后,曾担任过当时被称为“中华民国”、且是韩国的重要建交国的台湾的大使。
贴主:长岛风于2022_08_04 17:15:10编辑
喜欢长岛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