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间隙-【洁清不洿(26)气化有道】

送交者: 沙河粉[♀★★沙和尚★★♀] 于 2022-11-21 8:08 已读 2292 次 3赞  

沙河粉的个人频道

+关注

间隙-【洁清不洿(26气化有道

  她却很平静地说着:“对方吸食毒品的确是一个问题,妮娜事先给了我作了她的经验的提示,说明了毒品对无吸食毒品的人,将会造成很严肃的、不能用金钱数字就可以弥补其的被受伤害。记得有一次,当某位客户跟我说要上卫生间时,我发现他原来是去吸摄入毒品。之后他变得越来越粗暴,难道他不知道,如果男士想下面勃起,使用不正常剂量的毒品会起到反作用。而正常的与不正常的剂量,对服务人员来说,都是一种变态的被折磨,妮娜这样告诫过我。还有一次就是一个极端的意识形态者,我还记得他叫威廉,他是那种精英型的学者,他是希特勒的《我的奋斗》的追随者。他引摘希特勒的一句话:‘德国妇女所写的则毫无见识的家信,后来竟葬送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在前线。(希特勒《我的奋斗》第七章·革命)’威廉说,整个前线陷入了这种由家中无脑的妇女送出的毒药之中......这些德国妇女写下的愚蠢信件最终让数十万人丧命。威廉还说,虽然希特勒说过,‘你们(指德国妇女)展现出一种卓越的才能——避免新成立的女性组织与男性抗衡,相反,德国妇女组织成为了男性战斗组织的助手。’但是日耳曼的妇女只配‘生儿育女’,威廉强调道,他还说‘成为母亲不是女性身份的降低,反而是她最大的功绩。对女性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儿育女更伟大的事了。’进而他‘侮辱’我道,‘女性的任务就是让自己美丽,将子女带到这个世界上,正如雌鸟为了雄鸟而让自己美丽,它也为雄鸟孵蛋’。”薇拉说到这里,还是余怒未消:

  “按照我的思维,我们女性才是推动历史的动力。”而我觉得,薇拉这句话似乎是妇女解放历史中曾经有一万个以上的人说过类似的话,很空洞又力量无比却又如山谷中的回音,实在而无内容。我接着很生好奇地问:“我对这个威廉倒感兴趣,妳没有必要和威廉‘闹翻’啊。”

  “当然,事情的过程有些戏剧化。后来他投诉到妮娜那,说我是他未曾遇见过的有独立思维的性感‘女汉子’,说想出大价钱约我再见面。”“哦,那妳又有故事讲给我听了。”我高兴地雀跃起来,赶紧起来,拿过她的杯子,去给她加矿泉水,我知道她喝完了咖啡要喝水的习惯,她自嘲地说,没雨果的本事,就别去练就喝咖啡的本领了。她很高兴地接过水杯,说:

  “妳呀,是我接触过的‘客人’里最有内心美和最有内涵的一位。”我问,这如何说起?她答非所问:

  “每当我有约会——我知道妳会问我,妮娜安排我多少约会?妮娜考虑到我得读书,大约每星期给我安排1~2次约会,而且是她精心挑选的、适合我思维模式的‘生意伙伴’——都会按照妮娜的交代的‘仪式性’,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一开始,我将挣到的钱买几套价廉物美的衣裤。我不信奉名牌效应,只要我——我自认为我是‘模特衣架’——自己感觉OK了,我的外表就不需要再额外地花枝招展了。我感觉我就是从土里长出来的,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我会事先看看名人传记、德国近代史和一些幽默的指引书,当然我也看情色录像。我认为,干这行的需要外表的化妆,可是,我与妮娜别的员工所不同的是,我给自己的内心戴(化妆)上一副面具,因为工作时我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我不能暴露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是一个很艰难、很有趣、认识各样人生和增长知识的工作,”我想到中国几个名人男女,他们的爱情是在烟花柳巷里发芽和生根的。我继续问薇拉:

  “如果妳碰上了符合妳心气的男人可如何处置?”

  薇拉第一次听到别人问她这个问题,她从未对人说起过她这份如干“克格勃”的工作,除了我以外,连她最亲近的母亲也不知道。她若有所思地笑了:

  “每次‘约会’,我心中都会忐忑不安的。心里时时会想: 他长相如何?今晚会怎么样?当我进入状态时,会本能地感到血液在沸腾——当然也有不能进入状态的。我有一个信念,我是基督徒,我来这工作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钱,重要的是为了引导对方——希望对方也有一颗美好的心——不知不觉地进入我的思维世界。我常常很享受在高档酒店‘约会’过程:整洁和天马行空,那个威廉就说我是他的天马,他说他握着我的乳房晃动和低头含着、咬着、大口咬着我乳房的花蕾、我的乳花肉、一上一下地翘股加速时就像和我一起在天上奔腾时握着马的缰绳一样。他常常自诩他可以用我最喜欢的花式驾驭我,我感觉我的心里不无不怀好意地笑了。我们从在天边开始散步,到他进入洪荒的高空的感受,整个过程,应该是我在驯服他,只是他不知道呀。也有不少‘客户’是从低端服务流水线上荣登到我们这个新兴又古老的行业里的。他们的个人修养的素质决定了他们对女性是暴力还是伪征服。他们常常带着一些‘折磨’对方或者是自己的器械、工具。还好德国男人的素质坏极有限,他们善于用逻辑和法理思维,知道低端与高端的联系与区别。”说到这她笑了。接着她说:

  “我每次‘约会’,我只是将它视作一个事物发展的过程。当我回家后会意识到,昨天或者今天发生的‘过程’不是我的私人聚会,它只是一个二人团体在一条流水线上工作,是一个生产和思维的过程。即便是威廉,他很喜欢我,那我也绝对不会爱上他——我的生意伙伴的。这是威廉教会我的。”我感觉到,薇拉对待她这份秘密工作想法有着与我的逻辑思维走向不一致的地方,即,她一开始就把客人会爱上她的途径给堵死了。那她是怎样面对喜欢她的威廉呢?

  薇拉好像是坐得久了,她站起来,走到窗户旁边,招呼我过去,指着那棵不知名的大树说:“这棵大树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了?而我们在这里生活了才几年?是的,”她又转入话题说:

  “‘高端服务’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我的工作不仅仅是喝香槟或往自己口袋里塞钱那么轻而易举,那么肤浅、那么商品化、那么工业化的分工协作。妮娜对我说得好,妳越把自己当商品,越认为妳的身价水涨船高,妳就离行尸走肉越来越近了。她说,妳要宁肯做一棵有思维的大树,牢牢地扎在‘肮脏’的土地里,永葆青春,摁住男(女)人的要害,也不要他(女)做行尸走肉。当妳是一棵思维的大树时,那‘肮脏’的土地就是生命之园了。我要在短短几个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内了解对方,观察他,接近他的思维,让他在我的怀中有着那种求得到、又得不到的感受,一种在在他眼中,在上帝眼中的新女性。我并不是女权主义者,而是女性引领主义者。有一次威廉在我们都‘腾云驾雾’的舞台上下来后,他趴在我的胸脯上,用视乎敬拜的语气说,妳知道我是多么爱妳的乳房胜于爱妳本人。妳是不能吃的,可是妳的乳房、妳能生产智慧的乳房我想吃。妳的智慧就来自于妳的乳房,他对我这么说。他接着说,有时我像发疯似的其实很有把握力度地蹂躏妳的乳房,其实是我太爱她们了,我哪敢欺辱妳的乳房!对不起,妳来自于乳房的智慧令我失控。接着他三问:

  ‘妳知道为什么女性的乳房是两个,‘间隙’是一个?为什么人有两只眼睛,一只嘴巴吗?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妳有没有想到乳房和‘间隙’是一个倒三角形?而这个三角形中的肚脐又有什么作用?’安妮,妳回答他这个问题,为什么吧。”我一下就被他们俩的问题问住了,但想尝试地说出来:“不会是一个乳房(眼睛)是上帝,一个乳房(眼睛)是撒旦吧?”薇拉高兴地说:“很对啊!我觉得,威廉的答案符合中华文化的核心理论——阴阳对立统一。”

  这时,我再看外面那棵大树时,我怎么感觉它又像一个倒“❤”字型了,这视乎对应了两个乳房一个“间隙”这个“三角形”了。我想威廉是想说,两个乳房既对立又统一,谁也离不开谁,只能平等了。我问薇拉:

  “那‘间隙’在他的眼中是何意?”她不无认真地说:

  “作为日耳曼人的威廉,他的思维继承了他的先祖的理性又有带现代感性的忧郁的浪漫。他说,‘间隙’是物质世界中最神秘的王国,是产生形而上学的摇篮原点。‘间隙’是阴性乳房思维的大脑,是女性阴理思维的核心器官,这是他理性的一面;他又说,当他的男性‘能量’进入到我的‘间隙’进行‘商品交换’后,在绝对不考虑繁衍机能时,他就有了强烈的‘间隙’归他所有的欲望。他当时问我,我为什么想永远拥有妳?我答道,我的‘间隙’不是商品,她是思维,她和我的乳房一样,是女性思维的统一体。威廉,你所以想让我永远属于你,是因为你的思维还在感性的思维中,你把你自己当成了货币,把我当成了一件商品,所以你可以对我的身体进行你理论上的感性的蹂躏(使用商品的使用价值),而全不顾及这件商品价值思维的感受,甚至可以践踏法律毁掉这件商品的价值不让其他的人进行占有,当你自己得不到,也不要旁人得到时。等到我这个商品的价值人老珠黄时,你还想永远拥有我吗?”说到这里,薇拉笑了。她这种笑是有着磨砺了的深刻思想的笑,我理解她。我感觉薇拉的思维与威廉的思维好像是圆形遇见了亚圆形,完美的碰到了亚完美的,他们俩在思维的撞击中谁能融合对方,能统一思想吗?我想再继续听。薇拉说:

  “威廉他说他仍然要坚决地想拥有我,他说,他主要要我的不是青春以后又老弱的肉体——当然他着重强调我的肉体的实在美好性,而是我的青春常驻的思维。他说他敢判定,他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像我这样的身体特征特别肉体的和精神上又特别优秀的女性了。威廉说的这个判定我很自信他说的对,我自认我在大学里也是一个很全面的女生。”她接着问我:妳相信他的话吗?

  “是很激动人心的,我相信他的话。”我对威廉的“衷心”表示了赞赏,因为,我觉得,现在的我不就是威廉吗?如果我对这样心仪的薇拉这样表态,我就得一言九鼎。她很专业地似笑非笑地轻咬着嘴唇微微歪着头,将这颗有另种思维的头拉得离我越来越远。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个历史镜头值得我记念。当我以后有了精彩人生,才觉得,人生的精彩不在于一言一行甚至某一段过程的得失,而在于她应该有一个高低、上下、左右和阴阳互补、合转完满的完整过程。对将来我的爱情生活,我还从未没思考过。不过我自信地估计,肯定是男生喜欢和爱上我。我的思绪立马又转向了薇拉,对她说:“人类很早就认识到神秘的‘女性三角形’,从知道她的简单的繁衍功能,然后演变成为有商品的交换的功能,这一对妇女不平等的历史发展过程,是男人的思维强加于妇女的。男人为什么将自己的‘母亲’当做商品?”薇拉这时看着我轻声地说:

  “男人把生他、养他的母亲看成商品的唯一目的就是——”薇拉停顿了一下对我说:

  “在我的‘约会’经历中,遇到过不少是基督徒的‘合作伙伴’。他们一边如痴如醉、醉生梦死地享受着我的商品的肉体,一边还大言不惭地说,他们进入了我的‘间隙’就如同进入了我的心灵,进入了我的灵魂,就说明我是属于他们的了——他们这些话,我怎么感觉就像是威廉说得大同小异呢,但凡进入了我的——他们认为是高尚、智慧的——‘间隙’里面,他们就觉得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我救出卖身的泥潭,他们却万没有想到,我是自愿来解救他们的。真是一个小讽刺。我跟他们说,如果我说,你们光怪陆离的灵魂不干净,他们就会说,我肮脏,妳身为基督徒的灵魂也不干净吧!我说,你们是基督徒,为什么对妇女这么不尊重?他们就拿出圣经的原装话语来为他们的‘商品交换’的行为做辩护,嘲笑我在他们认为是站不住脚的正义感。他们所引摘的圣经的话语,真真实实的、字字句句都扎在我受伤的心里,我心里在问,我信仰的上帝,你怎么能说出这些伤害妇女的话语?所以我说——我再重复刚才我说的话:‘男人把生他养他的母亲看成商品的唯一目的就是’——将普天下人类共同有的‘女性三角形’(P177)的神秘性质与‘男性三角形’的能量释放的对立,归结于这个神秘力量之外、又独立于这种对立之中、决定这种对立形成新思维的崇拜物——男人的崇拜,进而对演绎到对天空中上帝的崇拜。男人们认为,天地是光明的、黑暗的,有生命的;上帝创造的天地却是有价值的、永恒的,这就是男人要崇拜上帝生命真理的理论根源。但是,”接着她说:

  “我们要回溯到历史的‘现实’中去,抹去崇拜的物质灰砂,看看真正的上帝在精神上是什么东西。当人类的社会生活产生着微弱的而渐渐强盛的商品意识和商品——使用货币——交换时,男人们比妇女们更有时间去考虑商品的所有者的问题了,这是私有制在神秘性质(女性三角形)和能量释放(男性三角形)对立后产生和解背后——上帝决定社会的发展趋势——的温床。随后,私有制逐渐地取代了母系氏族社会的公有制,这时,处在商品生活中的人类,必须超脱于物质之上思维出一种‘精神商品等价物’也就是,他雄性的(不是雌性的)、是不死的和永远有雄性价值的。

  “这是一个很宏大的妇女受男性制约的精缩历史画卷。”我没能控制自己的礼貌,打断了她的话:

  “我对妳的话的理解是,圣经文化将妇女和男人抽象成了一种思维的逻辑:男人是人,女人是人;男人会死,女人会死,凡是人都会死。可是,男人,当他们有闲暇的时间时——而女性必须完成繁衍生息的工作,就闲来无事仰望星空或者想‘洞穴隐喻’里的奴隶看着墙壁的‘火光’:太阳和月亮和星星是天上的,是永恒的,上帝必须是男人,他的思维也是天上的,因此他也是永恒的。用上帝代替男人,与用男人代替上帝,世界上没有比这种思维更好的了。男人(上帝)就是女人(女性三角形神秘性)产生的根源,因为是上帝创造了女人,或者说,上帝是世界的本源。在当时朴素的商品交换社会中,让愚昧的信徒们信仰上帝的成本最低,所获的不劳而获的财富更多。在不耗费社会成本的基础上,圣幕为上帝(男人)豢养一批男士精英,这开始了最初的精英与平民的神(上帝)的世界上最大的社会分工——大祭司、圣殿和耶稣基督的属灵祭司团。从上帝的第一任大祭司麦基洗德开始收获亚伯拉罕那所有财物中十分之一献给麦基洗德,到摩西的律法规定‘十分之一奉献’; 再到耶稣这位永远的大祭司声称,基督徒不用奉献十分之一:‘弟兄们,你们一定记得我们怎样劳苦艰辛。我们把上帝的好消息传给你们的时候,日夜工作,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经济负担。’(帖撒罗尼迦前书 2:9)可是他们发明了上帝的聚财赌场或者是敛财金融——用‘奉献’或‘捐献’等愚昧说教给上帝——活在世上的神职男人——不劳而获的享用,当然,他们也建造了包括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和在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教堂。以色列人荣幸通过奉献礼物,协助建立正确崇拜的各项设施。他们捐出建造圣幕和其中设备所需的物品:‘耶和华对摩西说:你要告诉以色列人,叫他们奉献礼物给我。任何人发自内心奉献给我的礼物,你们都要收下。以下是你们要收下的礼物:金、银、铜、蓝色线、紫色羊毛、胭红色线、上等细麻、山羊毛、染红的绵羊皮、海豹皮、金合欢木、点灯的油、制造膏油和芬芳的香所用的香膏条纹玛瑙石和其他要用来镶在圣褂和胸牌上的宝石。他们要为我建造神圣的居所,我要住在他们当中。要完全按照我让你看到的设计,造圣幕和圣幕里的所有东西。’(出埃及记25:1-9;)‘都是自愿献给耶和华的礼物。‘他们送来的礼物够做全部工程而有余,摩西得要吩咐他们不必再献了。’于是摩西下令,通告全营说:‘无论男女,都不要再为建造圣幕奉献礼物了。”这才阻止了人民送礼物来。他们送来的礼物够完成全部工程,而且绰绰有余。(出埃及记 36:6~7)’从上帝的第一任大祭司麦基洗德起自今,‘十分之一奉献’使基督宗教徒认识到经济生活中商品交换重要性(除非生活在理论中的自给自足),彻底拜服在上帝神秘的圣经文化之中。他们认为,上帝是掌控他们商品交换之命运的主宰。因为,上帝是他们生活中能换回他们能想象得到的任何商品——上帝就是货币(一般商品),我们人类在上帝的眼中也是上帝‘创造’的某件特殊的商品。这个上帝的‘货币’被基督宗教的精英男人们用国家的暴力机器和宗教信仰稍微加持了,上帝‘货币’神秘的隐性四大特质——第一,爱心;第二,智慧;第三,公平;第四,大能。——功能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了。”

  这时,我看着薇拉聆听我的话的表情,她的眼神当中有着投入、赞许、辨析和遐思。我感觉,我的窗户外面那棵大树的构造特别切合我的思维的对上帝与妇女的表述,我对她继续说着我的观点:

  “妇女就像大树的根部一样,默默无闻地为大树的枝干、树叶和果实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大树露出地面部分(上帝创造的男性)对妇女(谓之大树的根部)却不闻不问,更为阴暗的是,借女性广泛受文化教育水平低,上帝和耶稣‘父子二人’被基督宗教基督宗教徒男人们理想地描绘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柏拉图式爱情”的组合体——上有上帝,下有儿子,那经历了神秘思维运作后而产生了双男性的主角。女性呢?她们在他们的思维中又是什么?”

  “安妮,妳很形象地说明了妇女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在自然界中反映。上帝(男性们)认为,在他们的眼里,大树在地面上的树干、树枝、树叶和收获,这些表面的看得见东西(胜利果实)都归结于上帝(男人们)。”我接着说:

  “将‘妇女三角形’的神秘性用上帝的神秘性来遮掩的文化,这是圣经文化过去貌似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实质是阻碍了社会进步的近视的力量型、不公正型的阳性文化。现在我们应该改变这种思维模式了,按照中华文化的理论,圣经文化就是一元论(神论)文化。用上帝(男性——阳性文化)的神圣压抑妇女(女性——阴性文化)的神秘,让阳的力量无限制地强大,而作为世界整体的阴的内蕴(中华文化)却难以与之平衡。很明显,圣经文化自‘欧洲三大思想解放运动’以后,欧洲的哲学和科学,宗教和艺术相对于中华文化有着大跨步的飞跃性的发展,这个发展以人类肉眼看到的速度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在欧洲的圣经文化全面高速发展之时,中华文化仍然在黄色的土地上龟爬着,天天盼望着母亲河——黄河的水能变清。

  这时的薇拉,经过了她的单口相声“无性爱”的滋润后,感觉她在安静讨论问题时身体另有一种室内居家的随意的性感。她站在窗边,微风吹着她还有一点点乱的头发,她长长的、弯弯翘翘的眼睫毛围着的大大的眼睛我想我是永远也看不够的。她没有穿文胸的乳房,两个花蕾连带着乳房的“房顶”部分又在轻微地晃动着,这是她内心的气涌在无意中勾引我;我又看着她的白中有些透明的左臂,轻轻地抚摸着她,细腻、紧实滑得很我的手又顺着她的手臂滑下她的臀部,轻轻拍了拍,我的手掌立即感觉到她的臀部肌肉的弹性。我现在真的很想和她渐渐地进入我们的欢快的幸福中,这时,她看出了我不怀好意,以高我一个境界的手势,扒拉开了我的手。我心里自认识她起,就是服从她的。感觉她样样比我强,感觉她就是我的“白马王子”一样。她要我干什么,我就会不由自主地为她干什么。为了说明她对圣经关于妇女言论的理解和支持,我搬出了中华理论:

  “我认为,中华文化是‘阴阳对立统一’的,是一种符合社会发展大循环规律和‘气化有道’(阴阳之气化生万物)的思维·张载《正蒙·太和》:‘由太虚,有天之名;由气化,有道之名。’与圣经文化的‘上帝与撒旦(阳阳相斗)只斗争不统一’相比,后者的文化是继古希腊神话后,对女性的神话描写进行了无情地修正。基督宗教徒修正了爱欲,否定之否定了‘爱欲、生育及性欲的化身厄洛斯神’,崇尚‘柏拉图式爱情’,这样,他们把女性从古希腊神话中被拜到在《圣经》里被沦为妓女和娼妓。(妓女和娼妓的圣经引摘) 男性的精英们认为,只有男性与男性神交的纯爱情,只有上帝耶和华和其儿子耶稣无异性神交由耶稣和圣灵为人类的‘赎罪’,只有将妇女从崇拜神灵级别降为凡人本能级别,才能将跨越古希腊的思维模式,进入到圣经文化的新时期。”

  我说到这里,我突然又有了悟感,看了看薇拉,她点头示意说下去。我很高兴地看着薇拉那熠熠发光的浅蓝色的眼瞳说:

  “我想,欧洲中世纪黑暗时代,应该是圣经文化抛弃篡改古希腊文化后人类社会最黑暗的一个时期。从公元元年~1453年这个历史时段里,这一千多年,暗无天日,冷风凄雨、残酷迫害,席卷了整个欧洲大地。这个时期的欧洲,欧洲没有一个像中国秦始皇一样的‘书同文,车同轨,度同制,行同伦,地同域。’的强权来统治封建割据欧洲,频繁的战争使欧洲各族现在仍然是一个碎散的语言的地区,就如同圣经所述,‘那时候,全地还是说一种语言,用一套词汇。人们向东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区发现了一块平原,就在那里住下来。他们商议说:来,我们做砖,把砖烧硬。他们就拿砖当石头,拿沥青当灰浆。他们说:来,我们建一座城,造一座塔,塔顶通天。这样我们就能显扬我们的名,不致分散到各地。’(创世记11:1-4)欧洲永远不能像中国一样统一文字。还有在欧洲一教独大的天主教对人民思想的禁锢,造成科技和生产力发展停滞。所以中世纪或者中世纪早期在欧美普遍被称作"黑暗时代",传统上认为这个时期是"无知和迷信的时代""宗教的言论置于个人经验和理性活动之上",所以文艺复兴时期的学者也把这个时期看作是文明衰落的时期。 ”我说到这,一种鱼刺哽喉的感觉又堵塞了我的思维,我想把这种感觉——我了解“欧洲三大思想解放运动”前后历史——在薇拉面前隐藏起来。作为中国人,我暂时不能解开为什么圣经文化一经有了“上帝”的信仰之后,中华文化就“落后”了?为什么中华文化在“落后”的基础上,社会组织形式却跨越了资本主义社会,直接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进入到共产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社会的?我觉得,必须先解决第一个问题。这时,薇拉说:

  “我们谈了这么久,肚子饿了。开开心心弄点吃的吧。麻烦妳将我的挎包拿到妳的书桌上。”她一边站起身,一边走向“厨房”,将两个22cm直径的圆碟和刀叉拿到书桌上。她从挎包里面拿出来两条包装粗糙的俄制肉肠和一瓶酸黄瓜,还有在超市买的全麦制的切块面包,最后还拿出了一小瓶精致的铮铮发亮的不锈钢的扁弧形的怀酒壶。我问,里面是什么酒,她说是“伏特加”,接着她又从挎包中摸出了一把瑞士多用军刀。她说:

  “我们现在可以边吃边谈我们刚刚未结束的谈话了。”说着,她用军刀剥开俄制肉肠的包装,将肉肠切下四、五片,闻了闻香肠的香味,有点迷醉的样子;从瓶子里拿出几根中指长、中等胡萝卜粗细的酸黄瓜,又切成几段;拿出两片外皮硬内心软的面包。她拧开了酒壶盖,将酒壶的壶口放在鼻子下很帅气地左右来回地嗅着,然后若无旁人地吸了一口气,呸出一口气,闭着眼睛,将壶口对着嘴,仰头喝了一口,吞下了酒液,接着很“痛苦”状地紧闭着双眼,用她的右手掌当扇子对着自己的脸扇着风。她用手将肉肠放入口中,细嚼着,又吃酸黄瓜,跟着拿块面包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并给我看看,接着放入口中,咬了一口,问我:

  “看完了我怎样喝酒了吧!”她的喝酒方式很有那种悲剧的仪式感:“妳这种喝酒法很阳刚——直截了当、效率高。”说着,我学着她的动作,将她的怀酒壶拿在手中,记忆中除了二锅头下肚醇厚甘冽的喉感外,就是花生米,蒜泥猪肘子和拍黄瓜的口感了。品了一口伏特加后,烈焰般的刺激瞬间在口中炸开,“好酒,”我赞叹道,“啊。。。。。。”我甩了甩右手:“够劲!”我学着薇拉的样子,进食肉肠、酸黄瓜和面包。我对薇拉说:“可惜,这里买不到我老家北京生产的‘红星二锅头’,我妈的餐馆里只有卖给客人喝的中国酒‘茅台’、‘五加皮’、‘玫瑰露’和‘竹叶青’。可惜,也没有‘伏特加’供应给客人。”薇拉边又切着肉肠、酸黄瓜,边说:“我今天带来的酒和肉肠是在俄罗斯商店里买的。近十年来,居住在原苏联的德裔俄罗斯人移民德国有了20多万人,这是在德国的大城市里有俄国小卖部的原因。”接着薇拉和我轮流借着喝酒,互吐衷肠,她说:

  “按照妳的理论,俄国是圣经文化,属欧洲国家。可是我在德国没有感觉到我是属于西欧文化的人,德国人通常说我们德裔俄罗斯人是受共产党教育的、物质与精神二者都相对贫乏的东欧新族裔。所以,在德国,我很难与德国人交往——虽然我是德国人,却被同胞歧视。我感觉,妳和我是同病相怜的‘新族裔、新思维者’:我是融合了俄德两国文化传统与俄德两国人民优秀品质的新德国人,而妳呢则是融合了圣经文化与中华文化的新中国人,我们二人的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而提出一套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的理论。”我说到:“我没有想到,你们作为海外的德裔俄罗斯人一样也受到歧视。”

  薇拉有点自嘲地又喝了一口酒微歪着嘴说:“我在俄罗斯,言行思维、气候饮食等生活习惯如鱼得水,来到德国后,我的内心的大格局很孤独——安妮妳别看我上大学期间能‘呼风唤雨’。妳是我‘呼风唤雨’的来自东方说不清道不明的动力。我认为这种动力绝不是来自圣经的,因为我在‘高端服务’那已经领教了我们作为妇女,作为将来的意识形态的上层建筑上的明灯——这盏明灯的桂冠应该由中国妇女戴上。”她边嚼着很有嚼劲的肉肠,边很高兴地说着:

“在一个有着丰富物质文明生活环境的德国,它却不能让我的精神因为物质生活的丰富多样化也随之主动地丰富和更加深刻起来,精神不是绝对可以用物质的兑换物货币买来的。我有一颗竞争(自由经济)的心,也有一颗平等(计划经济)的心。‘自由’——相对来说——可以花钱买,可是‘平等’是花钱买不到的。大气势中,圣经文化中的妇女,在两千多年来是没有平等(妓女现象)的,而在意识形态上,德国也没有给我们原本是德国人以平等的待遇。当然,这里面也并非单方面的,有着一些复杂的因素参合在里面,但总体而言,我们作为‘新族裔、新思维者’的德国人,没有被平等地看待是使我要在思维上靠拢妳的第一动因。有妳在,我的精神活力从我思维的另一个区域(中华文化)被妳给主动地调动起来了。”说到这,她把酒瓶推给我说:“妳的出现和我们两人能在一起,这并不是因为经济商品现象决定的,而是因为平等的思维在我们的心里。”我这时无意时看着她的眼瞳,怎么感觉她淡蓝色的眼瞳溢出了淡蓝晶莹的火苗,心里惊叹着。

我觉得,薇拉的伏特加不是一般的好烈酒。虽然是100ml的容量,而且两个人共喝,我就觉得我浑身的热血渐渐地腾升起来了。

而她这时仍然记着她还未说完的话:

“我不能不在我对圣经有关妇女的描写有实质性偏颇内容里有很大的疑问过程中,同时喜欢上了中华文化、特别是毛泽东对妇女有关理论论述的实践,再说说我对圣经的一贯认识。”
  薇拉对伏特加的酒精看上去没有一点排斥,她现在已没有仪式感地静静地喝着酒。面前摆着很合意的下酒菜,她津津有味地吃着肉肠、酸黄瓜和面包。她以一种大学里讨论问题的眼光看着我,我感觉她现在心里没有隐藏着爱欲,只有对圣经的景仰。

  “一位神,上帝,在文艺复兴前和后,被欧洲人乃至全世界的基督徒痴迷地迷信的程度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文化渊源的。公元前
1512年,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摩西)在西奈山下的旷野首次竖立圣幕(出埃及记25:1-931:1-1140:33-38;希伯来书9:1-7 )开始,到天主教始建于324年的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到世界最高的德国乌尔姆敏斯特大教堂,再到耗时超过600年至1880年才竣工的德国科隆大教堂,无一不是欧洲人崇拜上帝留下的圣经文化的难以磨灭的文化烙印
。特别是正值‘文艺复兴’之时,教皇朱利奥二世决定重建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建造这座教堂的建筑师,其中一位是可以永入史册的人物,米开朗基罗。在他雕塑《哀悼基督》之前,他通读了比特拉克、薄伽丘和但丁的代表性的作品,这为他将来的雕塑和参与圣彼得大教堂设计与施工注入了‘美而邪恶的,丑而善良的,美而有力量的,丑而有动力的。’强烈的、源于上帝、撒旦之间宗教灵感。”薇拉说到这,问我:“妳知道米开朗基罗是终生未娶吗?”我答到:“是的,他是双性恋吧,他也曾经喜欢过一个女性,叫做维多利亚·科洛娜的女性。”薇拉接着说:“我猜想,米开朗基罗是否看到圣经的启示录中描述妇女是‘大巴比伦’(启示录
17:1~18
)而对与妇女的心灵与灵魂的联系心灰意冷?
  “我总感到,”薇拉心有微澜地说:“圣经里面对妇女的非常不好的描述是圣经文化的败笔,这个败笔是否是将来上帝走向陌路的开始:当我体验‘高端服务’生活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为什么圣经要对女性如此贬低?


贴主:沙河粉于2022_12_07 15:53:28编辑
喜欢沙河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沙河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 沙河粉 给 仁剑 赠送一只金笔! - 沙河粉 (128 bytes) 11/21/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