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三叶原创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父亲的破棉袄

送交者: Maadi[♂☆★声望品衔8★☆♂] 于 2024-03-10 21:25 已读 2660 次 12赞  

Maadi的个人频道

+关注
 
父亲已经离开我10年了, 这十年中我未曾停止对父亲的怀念,没有其它办法弥补内心不能尽孝的遗憾,只有做到清明,春节到父亲坟前祭拜,烧纸。

上一篇文章写到了关于父亲的寒冷的夜晚,父亲辛苦劳作,经历的寒冷的夜晚何止那一个。

记得也是我岁左右的年纪,仍然是一个秋冬交际的夜晚。这个时节,华北农村最重要的农事工作就是给小麦“浇冻水“。在入冬之前,给冬小麦浇透一遍水,伴随着冬天到来,气温降低, 小麦田里面的土壤上冻;因为有充足的水分,小麦能够经历严冬冰雪而不死,待到来年春天,气温升高,大地解冻,小麦有充足的水分滋润, 很快苏醒长高,记忆中田里绿油油的青麦苗是不仅带了了生机,更是提前带来丰收的希望。

因为时节宝贵,在给小麦浇冻水的那些天,水井部分昼夜的工作,农民们也不分昼夜的给小麦浇水。于是我家村子北边的那块麦田就排到了夜里。秋冬之际的田野里的夜晚更是漆黑一片,农民只能借助微弱的手电筒的光亮劳作。大块的麦田被分割成几个几块,一块麦田浇完就要把水管移到另外一块麦田,因为那时候浇地用水水井都是按照分钟收费的,真的是“时间就是金钱”。这项农活一个做起来是有些吃力的,不仅要及时的移动水龙,还要巡查、处理水流冲破田埂,防止浪费宝贵水资源。十岁左右的自告奋勇的要和父亲一起去给小麦浇水,我村里俗话说“小子不吃十年闲饭”,父亲高兴的答应了。

吃罢晚饭,我和父亲都穿着厚厚的棉袄出发了,来到了田里也就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光。一开始我还以为新鲜于野趣,得意于自己能够不吃闲饭出力。可是困倦,寒冷很快让我安静下来,最后找了一个草丛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光见亮,身上盖着父亲的旧棉袄。父亲穿着单薄的衣服劳作了将近一夜,麦田也浇灌的差不多了。

记得父亲的棉袄是母亲缝制,黑色的布面,里子是的确良格布,前面是拉链。这是八十年代华北农村中年农民常见的棉袄。那个时候农民手里还没有那么多钱,集市上也没有今天的丰富羽绒服供应,自家手工做的棉袄实在暖和,穿着下地干活也不心疼 ,从入秋到春初,早晨和傍晚,父亲都穿着这件棉袄劳作。每年春天目前都会拆了重新清洗,已经洗的有些褪色了。棉袄有父亲的汉味儿,土味儿,那是父亲的气息。
喜欢Maad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Maadi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父亲的破棉袄-诗 - Maadi (527 bytes) 03/12/24
他夜晚披在你身上的是 - 渗透转角 (49 bytes) 03/11/24
感人的故事 (无内容) - 远山999 (0 bytes) 03/11/24
可能与华北平原不同 - 不只拾拾影 (253 bytes) 03/10/24
你说的这些棉质品 - 不只拾拾影 (107 bytes) 03/11/24
这个印象不深了 - 不只拾拾影 (21 bytes) 03/10/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