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聊聊过去,摆摆龙门阵(十七)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1★★☆] 于 2024-05-27 23:49 已读 4030 次 3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原来毛家住的是大房子,但现在只有窄窄的一通房住。不用多说,大伙儿猜也能猜到,土改时,毛家的房子被瓜分了,很大一部分都分给了贫下中农住。

毛家成为大地主和文家有着质的不同。文家当地主已是几代,根基深厚,维持家业大多是“易得之财”,并非苦做所得,与“剥削”和“不干净的度外收入”脱不了干系。

而毛家是临到解放前才发家致富的新地主,能发家全凭的是披星戴月地苦干,可以说,家里的每一个铜板都是毛家人的血汗所凝,所谓的剥削,压榨他人的事儿,毛都没有。

说来大家也许不相信,毛家是靠卖豆腐一点一点积攒起财富的。每天,毛老爹夫妇都是天没亮就起来推磨做豆腐豆花卖。不仅在街上卖,还挑着担子跋山涉水,走乡串户地卖。这老两口很是省吃俭用,凡是有了点儿积蓄就用来置田置地。临前放前时,毛家的田地面积已足够大,终是晋升进了地主行列。

但是,毛家时命不济,遇到了改朝换代,乾坤颠倒之巨变,这新晋的地主只能自认倒霉,因富获罪,不仅那起早贪黑,流血流汗,创下家业的老爹吃了GCD的一粒花生米,而且,大部分家产也被新政府无情地没收的没收,瓜分的瓜分了。

在我成长的岁月中,无数次听到大人们闲聊时,一聊到毛家的陈年往事,都会叹口气,说上一句“这一家人太不值当了,冤枉死了!”

毛家的的房子和我家并排,都是靠山而建,两家之间隔着四家人。从我家后门,走过这四家人,去小河里洗菜洗衣服都要经过毛家后门和后门前一块平地上他家的猪圈。

虽然毛家的后门总是开着,但我很少进去,记得只有那么一两次,不知因为啥事情紧急,有从毛家后门直接穿屋而出,去到前门街上石桥一头。

但是,就这么两次的出入,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那就是不像村里很多人家那样,到处都杂乱无章地放着家什和农具,毛家屋子收拾得不同寻常地干净整洁,即使灶前的干柴干毛草也码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一个家很是清爽通透。

毛家本有四口人。老爹老娘和两儿子,但很不幸,老爹被敲了沙罐。大儿子已另立门户,住在中街。因为大儿子是右派,日子也不好过,两家人就很少相互走动。由此,毛家就两口人,五类分子的老母亲和小儿子。

毛家老母亲个子很矮小瘦弱,但看上去精精干干,成天都在忙个不停。我经常在屋子后面,不是碰到她在猪圈里喂猪,就是在看见她在厨房里忙前忙后。从未看见过她如别的街房那样,没事儿时就坐大门口相互聊天,或坐着发呆,木然地看街上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

当然,也会经常在批斗大会上看到毛家老母亲和我爷爷以及村里其他地富反坏右,有她大儿子,站一起挨群众批头。她是村里唯一的女五类分子,和一排老爷们站一起挨批斗,显得格外地柔弱渺小,相当地楚可怜见。

毛家小儿子不仅是个大孝子,还是一个很勤劳的农人。从她母亲一贯都穿得干净,利落,周周正正看,就知道毛家小儿子对他老母亲照顾得很周到体贴,仅管他老母亲是地主成分,五类分子。

毛家小儿子完全继承了他老爸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品质。早上,星未落,他已在地里田里以及山林里挥锄扬刀干活了。晚上,月亮老高了,他都还没落屋。他的午饭很简单,玉米巴拌咸菜。由于他长年累月都如此,很年轻就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即使如此,毛家小儿子依旧是起早贪黑,废寝忘食地种地和养牲畜。

对了,毛家小儿子长得还不错,比他个子矮小的哥哥高出一个头。但是,如此好的一个人,四十出头了却娶不到媳妇,因为他家庭成份不好。

直到中国拔乱反正,毛家老母亲摘掉地主分子帽子后,他才娶到了同村,住下街村外山上,家庭很贫穷,小他近二十岁的一个姑娘为妻。

成亲后,年轻的妻子很快就给毛家添了一个男丁。苦尽甘来,毛家再次发展,变富的希望终于有了。毛家老母亲和小儿子开心极了,因为,我能常常听到两母子在后院高声,欢快地对话,拉家常了。这在以前不可能有。

由于毛家老母亲和小儿子都很勤劳和会持家,虽然成份不好,但日子还是很好过的。成亲有孩子后,毛家小儿子更是拼命劳作,成天都在自家山上(已分田到户)忙着种和经营管理各种林木和经济作物。很快,毛家有钱,已是万元户中一员成了村民们的共识,不少人向毛家投去了羡慕的眼光。

可是,不知是这家人风水不好,还是受到过诅咒。眼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和开心,厄运却再次降到了这个家。先是老母亲生病过世。其实,老母亲上山了,并不是一件意外的事情。年龄到了么,生个病,然后走掉是一般规律,披麻戴孝,好生安埋后,伤心不了几日,日子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该种地还得勤奋种地,该喂猪还得安时喂猪。

但是,谁都没料到,毛家老母亲走了不到一年的某一天,毛家小儿子突然大口吐血,当即就被村民急急忙忙抬去山外镇上医院抢救。可是,第二天中午不到,人就无声无息地被抬了回来。事情就是这么突然和迅速,毛家小儿子去和他老母亲团聚了。这时,他还不到五十岁,他的儿子也才差不多三岁而已。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悲惨的了!

医生说毛家小儿子得的病是胃出血,但有人说是胃癌引起的,也有人说是肝癌造成的。总之,沒人说得准。因为,生病,去世这么快,又没解剖尸体,恐怕就是医生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疾病这么凶险,一下就要了毛家小儿子的命。

可是,从我的观察和学习到的知识看,毛家小儿子也有可能得的是肺病或肺癌。因为,他的脸像关公脸,总是红红的。不过,肺病脸红应该是两颊红,但毛家小儿子是整个一张脸都是红的。所以,到底什么病,至今都没有个定数,只知道是胃出血夺走了毛家小儿子的命。

毛家小儿子走了,留下了不少的财产给他年轻的妻子和三岁不到的儿子。这便宜了他年轻的妻子。不出两年,这妻子就改嫁,招了上门夫婿。毛家老母亲和小儿子几十年,辛辛苦苦打拼,攒下的一应财富,基本上全归了外人所有和享受。

宿命如此!天意难违!除了唏嘘,给予同情之外,无人能改变!但毛家的悲剧,仍必须得说,变天的偏执和过头,依然是造成惨剧和悲剧的罪魁祸首之一。

毛家的故事就暂时在此打住。以后,若有机会回老家,了解到毛家小孙子的成长历程和现在的生活状况,再来加一段续篇。希望毛家这唯一的孙子过得好,发展得不错吧。

毛家的隔壁是袁家。这家本是两兄弟同住。但是、不知是那一年的那一天,在学校当厨师的老大竟然从家里搬了出去,住进了学校厨房里仅有的一间很小很小的卧室。

袁师傳的搬家意义非同小可。这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不是脑子有病,是没人喜欢从大房子,大房间搬到一个又小,成天又吵又闹,还堆满了各种食材、调料的房间去住的。

袁家很穷。若不是托GCD的福,分到了毛家的房子住,恐怕只能睡大街。即使有房子住,平常没钱,日子也会过得艰难。实际上,两兄弟过了好多年的穷日子。

袁家两兄弟,也很有意思。老大长得又矮又瘦,还尖嘴猴腮,很没长相。虽然搞到了份学校厨师工作做,每个月有固定工资可领,但也一直娶不到媳妇。

一直到袁老大打光棍打到快四十了,才被同村的一个有5个娃的在婚妇女看上。为了偷情,袁师傅把街上的房子让给了弟弟,毅然决然地搬进了酱油味,酸菜味剌鼻的学校厨房的小房间住。

这个妇女本就在村里名声不好。袁师博被她盯上是因为看上了袁师博的钱。袁师傅一直单身,又有正式工作和固定收入,一二十年下来,有一大笔积蓄不说,工资也涨了不少。

自然,袁师傅明知这女人图他什么,他还是姜太公钓鱼了。这两人开始还偷偷摸摸,慢慢这女的胆子可大了,不分白天黑夜地往学校厨房里跑。

我每天都要去学校厨房好多次,一会儿去打开水,一会儿家里饭不够,得去打碗饭,一会儿,调料又缺了,得去要点回来等等。因此,这两人鬼混时被我撞见过好多次。

不过,那怕我看到两人在系裤带子,他们也很镇定,自然,完全不在乎我看没看到。估计这两人以为我是小孩子不懂,也就不当回事了。的确,他们很正确,开始我是不懂。但是,后来懂了,因为,大家在背后讲他们的闲话。

几年下来,也是奇了,这两人居然真的好上了,两人想正式结为夫妻,好好过日子。但是,女主的男人脾气很大,人也魁梧,帅气,有股蛮劲。若干起架来,这两人都不是对手。因这女人不守规矩,被这男人很历害地修理过好几次,造成这女的怕她男人得要死。

也许大家不理解,为什么这女人有这么帅气的丈夫却还要出去花心,浪荡。其实,原因很简单,这男人常年在山外,主要是在峨眉县城打工,寻钱,回家呆的时间并不多。

这女人守不住寂寞,没事就在村里和这个搞搞,那个喵喵,搞得村里的老婆们个个都严阵以待,好不烦恼头痛。

另外,听说她男人在外面也没挣到几个钱,这女人在家养育,照顾五个娃并非易事。因此,夫妻俩难得见面,一见面也是温存得少,吵嘴打架的时候多。

这女人和单身的袁师傅勾搭上后,时间一长,渐渐悟出了道理,觉得和袁师傅一起才叫做过日子,即早夕相处,恩恩爱爱,不吵嘴不打架,经济上也稳定,诸事都可靠,有人担着。女人一旦动真心了,袁师傅更是要全力以赴了。

村里人见两人如此不顾脸面,但也是议论归议论,没有一个人去告状或找事的。不但没有,村里的女人们更是暗地里松了口气,不再那么紧张自己的男人会被这个“守活寡”的漂亮女人勾诱走,

女人怕她的男人,想离婚但又不敢提。因为他们之间有五个孩子,男人肯定不会同意。但是,这里是山高皇帝远的偏僻山村,即使意外死个人啥的,若没有人刻意要讨个说法,那么,不出几天,一切都会过去,重回风平浪静,岁月静好。

人们常说,最毒妇人心。某天,下街传来了这女人刚回家的老公突然病危的消息。人们很惊讶,因为这男人一向很健硕。事情危急,村民们也过问不了那么多,抬上男人就往山外奔。但是,过了几天,这男人的尸体就被抬了回来。很快,没人真要质疑什么,这男人就被装进馆材,送去山上睡觉了。

这男人从外面抬回来时,好多人都去看。我也跑去看了。当时,给他换寿衣时,看到从他身体上,很多地方扯下来好多黄黄的纱布。人们一边看一边在小声地议论,都说很奇怪,为什么会有那么黑洞洞在那男人的身上。但是,议论来议论去,也没人敢质疑,更没有人敢点破。男人死了,这女人也当众哭得很伤心,使村民们更是无话可说。

几个月后,没有任何仪式,袁师傅就从学校厨房小房间搬去了女人的家,一座很大很大的大瓦房。从此,这两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前几年,袁师傅没了。现在这老太婆一个人独居,但住在她五儿子儿媳隔壁。

小小的山村,演出了一出男小三成功上位的悲喜剧,还带了那么点“谋杀QF”的戏码,不能不说离奇又神秘,更诡异。是男人毒一点,还是女人最毒,没人知道。只是时间可以把一切淹没,不留一丝痕迹和影踪。冤死的人,没人替他们出头,也无力为他们们出头。复仇,只有等冤死鬼们自己转世后,自己去实施,进行,和实现了。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5_27 23:50:14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5_28 0:05:52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5_28 0:19:15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5_28 0:31:26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