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难料的命运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1★★☆] 于 2024-05-24 4:33 已读 4948 次 4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刚上小学,我和同村一个叫谢小平的女孩子同时开始正式学习打兵乓球。我俩的目标就是朝着职业兵乓球队奋斗,计划一步一步从公社打到县里,再从县里打到市里或省队。

小平的爸爸和我妈妈一样,都是学校的老师。但是我们家住在学校宿舍里,她家却不住在学校,而是住村尾竹林边,她家的大瓦房里。

由于,沾点我们都是教师的子女的光,教练对我俩格外上心,花大量时间亲自上手教,陪练我俩,也很严格地盯着我俩彼此练球。因此,我俩的球技进步很快,在村里很快就成了名人,练球时常有不少老师,学生和村民围观。我们得意,教练更是开心,自豪感爆棚。

我和小平是很好的搭档。我打直拍,她打横拍。她削我拉,配合相关默契,漂亮,是学校每天放学后一道最亮丽,最出色的风景。当然,我俩也是竞争对手。练习打比赛时,输赢都差不多。不过,我的直拍猛些,正式比赛时,基本上她都输。因为她的性格懦弱,气势上就比不过我。

外出比赛,我俩是最佳双打搭档。很多时候,把其他山外的学校打得落花流水,好不痛快。当然,有这样的成绩,主要还是教练历害,他教得好。整个县,只有一个人,才12岁就被选入省队的球员,我的大姐,就是这个教练培养的。

才练一年,参加全县六一儿童节比赛,我俩成绩不错,打了个第二,被选入了县乒乓球夏令营,接受省队派下来的教练的培训。当时,我俩真是高兴坏了。因为,要进县城生活差不多一个暑假,要成为城里妞,见大世面了。

一放假,我俩便高高兴兴地背起行囊,由大人陪着进城去夏令营报到。可是,报到的第一天,我就被吓到了,就很不开心。

我们训练和住的地方在县城西门靠郊外的党校。住宿条件很差,睡稻草上,连片席子都没上。幸好自己带的一张被单还可以辅在稻草上挡挡虫子。那些只带床被子的就惨了,只能裹着被子睡。其实,即使有床单,我也是裹着被子睡的。因为怕乱七八糟,看上去旧旧,脏脏的稻草里有虫子爬。

我好后悔参加夏令营培训,有点想马上回家。可是,我忍着,暂时还不想当逃兵。不曾想,最后,我还是当逃兵了。

夏令营的教练是一个从省城来的,姓杨的年轻人。这家伙特嘛脾气爆燥,动不动就骂人,还动粗,用脚踢踹学员,可是吓人了。我和小平都怕她。但是,这姓杨的从来不打骂小平,对她特别好。我和别人都不是傻子,知道为什么这教练喜欢小平。因为小平是夏令营里最漂亮的小姑娘。

我虽然长得也不赖,但和小平比就差太远了。一是个子比不过。小平比同龄人高出很大一节。二是长相也没法和她比。小平那张脸也是惹人疼爱的瓜子脸,虽然她的皮肤并不怎么白净,但很水嫩,不像我,是个皮肤粗糙的大黑脸。三是性格也没有小平温柔,总是会撅嘴,黑脸,表示不满和抗议。就是反抗精神处于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状态。而小平永远都不会大声说话的那种,非常听话,顺从。

这个杨教练认识我姐姐,也知道我是她妹妹。但不知怎的,他很不喜欢我。总是对我咆哮,有时气不过,就顶他两句,他居然想踢我。但直到一个星期后,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他开始对我发脾气,百般刁难。但他不知道,我从小就给生产队的黑心干部早就训练成了抗争的小英雄,脾气和他有得比。对他的谩骂,诅咒,和斥责,进行了奋起反抗,叫他闭嘴,不许骂我爸爸妈妈,带脏话。这还了得,气急败坏的他居然真的对我动粗了。我当然不会任他打,就大叫着跑去隔壁找姓彭的教练。这个教练是我姐姐在城里练球时主教练,人很好。彭教练赶紧把我护在身后,暂时阻止了这场腥风血雨。

但是,我知道这个杨教练绝对要给我小鞋穿。加之,我一直就有要当逃兵的想法和心思,既然已经和这个出了名的坏脾气,没教养的法西斯教练撕破脸了,也不想再在这个猪狗都嫌弃的地方呆下去了。于是,趁人不注意,偷偷跑回宿舍,几下收拾好行李,便直奔车站,买上票就去两个半小时车程的我爸单位了。

等他们发现我不在党校时,我已经在我爸单位一个年轻姐姐的房间里呼呼睡大觉。他们当晚没找着我,吓坏了,赶紧打电话给我妈。沒人,又连夜打电话去我爸单位,才算石头落到了地上。

我当了逃兵,以为我爸会生气。没想到,我爸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说我运气不好,遇到了那个狗屁杨教练。原来,这个杨教练也教过我姐姐,他的恶劣行径,我爸早就知道。更知道我这个性格绝对忍不了,早迟都会矛盾激化,一定会和这个坏脾气,粗鄙的杨教练干仗。

到了周末,我和我爸一起回了家。感谢我妈妈,她也没责怪我,只是说球不打也没关系,下次还有机会。当时,我学校的教练有点生气,说是可惜了。可我却说,姓杨的还不如你教得好。那个夏令营就是一个受罪夏令营,吃不好,睡不好 还天天挨骂,悄不注意还要挨打。其实,女孩子还好些,那些男孩子才是悲惨,经常被姓杨的家伙看不顺眼,无缘无故就顺势踢两脚。如果他们的父母在场,绝对受不了,肯定会心疼死。

我是逃了,回家过了一个安逸的暑假,天天山上山下,河里沟里玩。小平可就惨了!虽然,姓杨的喜欢她,不轻易对她发脾气,但偶尔也会骂她两句。最主要的是训练量很大,却吃不好,睡不好才是最大问题。这样糟糕的训练,一个暑假下来,对身体的损害不是一般地大。等小平结束夏令营回村里见到她时,真的很心疼,她变瘦变黑了不少,脸色几乎和我这个成天在外瞎跑的脸一样,又黑又粗糙,再不是水灵灵的样子。

小平一个暑假的苦熬,球技确实进步了不少,被选进了城里读书练球。她进了城,实现了梦想的第一步,我有点羡慕她,但更为她高兴。她的父母更是乐开了花,都说山里要飞出第二只金凤凰了。

然而,才半年不到,小平走了。得的是败血症,发病不到一个星期人就没了。好痛心!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就这样突然没了!当消息传到村里时还闹了个误会,都以为是我大姐出事了,等搞清楚是小平没了时,没有人不吃惊的,因为大家几个月前还看见她呢!怎么一进城不久竟然村里人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小平走了!整个小山村都在为她难过。后来传岀来的消息是,这姑娘特别能忍,天天都是在半饥饿状态下练球。原因是想为家里省钱,钱不够也不给家里人讲,大多数时候都是吃点浠饭馒头度日。几个月下来,身体就垮了,最终酿成了败血症,失去了生命。

还有,我觉得她的父母并不是很爱她。因为他们对她关心太不够了。难道他们不清楚女儿一个月要多少钱才够吃得饱,穿得暖吗?小平家并不缺钱,但她的父母扣门倒是出了名的,特别喜欢占别人小便宜。有这种习性的父母,要做到给女儿足够多的生活费,大半是做不到的。

听说,当医生最初通知小平父母,他们的女儿得了败血症时,曾问过他们,换血可以有救女儿的希望,只是这笔花费很大,问他们愿不愿意。但是,他们借口没钱,拒绝了医生的抢救方案,很干脆地放弃了女儿。可见,小平的父母并没有多么地爱她。她的生命抵不过她家的几头大肥猪,和房子前面小河里她家喂的一大群鸭子。呜呼哀哉,小平生在这种家庭也是她的大不幸啊。

小平走了,但关于她的传说却没有停止。有人说她是被蛇妖害死的。夏令营结束回家后,没开学进城前,小平去她家旁边的竹林割猪草碰到了一条蛇。起初她试图弄死那条蛇,但蛇遛进了洞里。可小平不死心,想了各种办法,终是把蛇弄出洞外搞死了。村民说,这条蛇有灵性,它跑了就应该放它走,它又没咬到人,不应该设法把它弄死。这做得过了,蛇死的冤,死得不甘心,所以幻化成了蛇妖,报复小平,把她带走了。

这种遥传,我多半是不信的。依我对小平的了解,她性格极其弱柔,绝没有胆量特意把蛇从洞里掏出来弄死。从洞里掏蛇这种事,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从小就干了不少,也没见有过什么蛇妖报复。小平被蛇妖报复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但是,有一个遥传我是信的。小平走后,有不少的村民说晚上在下街台子坝看到一身白衣的小平在那里走动,玩耍。这些人都说小平不想离开村里,所以,才晚上常跑到小孩子们爱玩的台子坝玩。

四五十年过去了,小平的样子还在我脑子里装着。偶尔还会想起她时,惋惜之情总是油然而生。小平,当年因为打球出色,在村子里留下了不小的好名声,她的故事一直都在村里被人提起,并感叹她的不幸。

红颜薄命,纤弱运细,大概就是小平的宿命。愿她在天国吃得饱,穿得暖,幸福地好好安息着吧。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5_24 9:54:17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5_24 10:02:47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