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聊聊过去,摆摆龙门阵(十一)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0★★] 于 2024-04-19 2:32 已读 7532 次 2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现在该进村腹地,去街上一探究竟了。

穿过学校,过了小石桥和鲁家,再走过靠河一侧有几棵李子树的十几块石板路,便可见一栋两层楼的大瓦房赫然矗立眼前。这大瓦房的主人姓马,是一个拥有十一个人的大家庭。

村里只有两家人有八个孩子,马家就是其中之一。八个孩子正好男女孩各一半。别看这是一个有八个孩子的大家族,但并不穷,日子过得好在村里不排第一也该排第二。

文家,布家日子过得滋润,主要靠的是肯做肯干,勤俭持家。但是马家却和洛家一样,既苦做,更靠得天独厚的技能和资源来支撑一家吃喝不愁,用度随心。

马家男主本不姓马,也不是本地人。马家自解放前虽然不是大地主,但家境还可以。不知道是何原因,老爷子虽娶了妻,但只得一闺女。女儿出嫁村外后,家业无人继承。老爷子为此甚是犯愁。

某次,老爷子外出游玩,在苏东坡的老家眉山逛街时,看到一个又小又矮的小伙子在街上乞讨,很是于心不忍,想到正好缺一儿子,便灵机一动,把这小伙子带回了家,赐姓名为马登全,期望他从此一步登天,万事俱全,啥都不缺。

其实,老爷子捡到了一块宝。这位根号贰小伙子出生并不简单。他来自于财主家庭,小时上过几天私塾,能识文断字。只因土改时遭难才流落街头,乞讨求生。

一个无家,一个缺儿,相隔一两百里,从不认识,却不期而遇,陌路相逢,即刻就成了至亲的一家人。不得不说,这就是缘分,宿命和天意,更是善心得福报的因果。

马家老爷子对这个陌路捡回家的儿子比亲生还好。不仅给他娶了个又高又能干,还漂亮的媳妇,还把家业的一大半全部给了养子,自己只留偏房居住。

这养子也真给老爷子长脸。因为有文化,人民公社成立时就请他做厨师。小山村,公社不大,食堂就他一个人。小伙子既是食堂的领导,也是仅有的员工。食堂的一切采买,一日三餐的柴米油盐的调度,使用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显然,在公社食堂做厨师,表面看不怎的,但实际上是一块肥缺。因为,只要公社食堂不倒,马家人再多,也不会缺吃少穿。

人民公社建在村后半山腰上。从村里去公社,至少要爬一两百级石台阶。小时候,常爬。公社的一楼是空的,主要用来开各种会和举行活动。每当这时,这里就很热闹,经常全公社的大人小孩都会去开大会或看热闹。

可是,谁都没有马师傅在这条石阶路上走得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不每天上下来回两三趟,这一天就不会结束。

这个矮矮的马师傅,每天晚上下班回家,从来不会空手而归。当然,也不会什么也不带,早上一早就赶去公社食堂做饭。

马师傅个子不是一般的矮,说他是小人国来的也不奇怪。但他长得很勻称,不胖也不瘦,脸貌虽圆,但轮廓分明,很耐看。

马师傳一讲话就笑咪咪的,很和善,是村里少有几个,我可以不设防,无心无肺接近的人。

村里一道亮丽,让村民羡慕的风景就是观看一个现代版的“武大郎“成天挑着担子在去公社的石阶上永远在爬,也永远在下。

尤其是黄昏时,马师傅肩上的担子最让村民们眼红。有时,个别村民会酸酸地说一句,“又挑臭臭酸酸的潲水(厨余或剩菜剩饭)喂猪,也不怕臭哈”。其实,大伙心里想的是,马师傅肯定在混水摸鱼,挟带私拿公社厨房的肉,米,菜等人可以吃的东西回家。

每当村民揶揄,话中有话时,马师傅总是笑眯眯地哼一声,什么话也不说,只管挑着担子,步子一阵比一阵急促,速速地往家赶。

家境好,长得再有缺陷,也不愁找不到漂亮媳妇。马师傅的老婆高高大大,身材不是一般的魁梧。马师傅和他老婆若站一起,那风景比他武大郎似的挑着个担子穿街而过还更吸引人。他脑袋只够得着给她老婆挠胳肢窝。用现在的流行语就是,“他们的身高差好大好萌呀”!总之就是,马家两夫妻,村民们百看不厌。

可马师傳两口子从来不觉得身高差巨大有什么难为情。相反,颇为骄傲。这两口子基因委实强大,很会生。每两年就添丁,一口气连生了八个才打住。连他家对面的生产队长家也才敢生三个,可见这两口子对养八个娃多有自信!

掌管着众多公社干部的温饱大权,自然,养区区八个娃又算得了什么呢?

马师傅仅管生娃很高调,其他都不好张扬。低调和永不消失的笑脸令马师傅人气很旺,深受公社所有干部的喜爱。这样的人,其福气自然会水到渠成。几年功夫,马师傅就由一个乞丐儿,转正,摇身成了一个吃公粮的人。而且还爱情,事业双丰收。这不可谓不是一个传奇,值得作为一个典范的励志故事供大家学习,效仿。

有公社永不断供,量又足够多的养猪厨余,马师傅家每年都养好几头猪。估计,整个村子里,即使是大地主文家,都只有一个既养猪,也当厕所使用的猪圈房。然而,马家特殊,屋后居然有一个猪圈和一个羊圈,且全在瓦房内。

也许马师傅是从山外大地方来的,见的世面和懂的东西多些,他家是村里唯一一户既养猪,养鸡鸭,又养牛养山羊的家庭。记得,村里只有马师傅家才养羊。

在割资本主义尾巴时代,养如此多的家禽家畜,准被批斗或处罚。可马家绝对不会遭此恶运。马师傅可是吃公粮,人民公社食堂的大厨师,后台绝对硬。!如果不是傻子,谁敢找马家麻烦?

马家后面,临河的地方是收购站的杀猪场。抄近路,去那里买肉时,就走马家房子面向学校的一侧。经过他家两个猪圈羊圈时,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跑去羊圈学羊叫,逗羊玩。

村里大部分人家都只靠挣工分和种自留地求生存。像马家这样,又吃公粮,又大量养家禽家畜,当然也挣工分(马家女主身体很棒,是干活的一把好手),日子若要说不好过,恐怕连鬼都不信。

马家是富豪,打小我就知道。因为,每次我家缸里没米时,我妈就叫我拿个袋子或端个盆子去马家借粮。而且,没有一次借不到的。也真就除了马家,别家,我妈是不会叫我去借的。

马家殷实又善良,从不仗势仗财欺负我们。他家的八个娃都和我们玩得到一块儿。马家老大老二老三,在我几岁时,就已经是大姑娘。这三个姑娘特别喜欢来学校到我家玩,和我妈聊天。我也很喜欢她们。她们的爸爸个子矮的可以,但她们可不矮,全继承了老妈的基因,个子比一般人都高,而且都是美人。尤其是三姑娘,和徐狗儿的蛮囡有得一比。

这三个姑娘都各有特色。老大虽是初中毕业,但成绩不错。毕业后,做代课老师直到嫁出山外。老二能干得不得了。干起活来,风风火火,又快又利落。力气也大,挑粪是不带走的,根本就是小跑。这老二还天生有一副金嗓子,是村里的歌唱明星,只要组织活动,没有人不期待听她唱歌的。老二和老大一样,嫁出了村外。

马家老三,比两个姐姐漂亮多了,性格更是与大姐二姐俊然不同,非常文静,雅致,讲话轻言细语,和她二姐的大嗓门一比,声音就跟蚊子似的,不仔细听就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这姑娘和她大姐一样,也能读书。只可惜,念完村里高中后,也学大姐二姐,速速嫁到村外去了。

其实,村里很多都互通婚姻,基本上家家都沾亲带故。但马家不同,三个姑娘一成年,都二话不说,直接嫁到山外,到大地方生活。之所以如此,与她们的老爹来自山外是分不开的。武大郎马师傅骨子里肯定认为,村里再好,也好不过山外任何一个地方,尤其是大文豪苏东坡的家乡眉山。

知识,见识,眼界,善良也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何去何从,是否兴旺发达的重要因素。马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和证明。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4_19 2:39:40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4_19 2:56:51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4_19 8:28:25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4_19 10:23:05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