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四川风情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58年工人撬开刘文彩墓,将其尸骨扔荒野,4天后守墓人也随他而去

送交者: 东海独钓叟[♂★★★★风清云淡★★★★♂] 于 2022-06-25 0:12 已读 1660 次  

东海独钓叟的个人频道

+关注
2022-06-25 08:57

1958年的一个清晨,一队青年工人扛着铁锹和锄头,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大邑县金井村的一座豪华墓地前,二话不说就铲了下去。


等到那具“建昌花板”特制的棺材挖出来后,他们一哄而上,将里面的尸骨搬了出来,扔到了一片荒野里。


这本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但在场的人里,却只有一个老人在嚎啕大哭,其他人都是一副惩奸除恶的表情。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些人撬的是谁的墓?他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独虎挂印”


这座墓地的主人叫刘文彩。


1948年,刘文彩被诊断出患有肺结核,虽然请了许多名医治病,但他的身体状况还是一天比一边差。


为了让自己死后有个安身之所,他就找了三位风水先生,请他们帮他选一块墓地。在精挑细选之后,他们选中了金井村里一片叫"三埂四梁"的地方。


风水先生告诉他,这个地方在风水上称为“独虎挂印”,是个不可多得的宝地。


刘文彩派人向周边的人打听,结果大家都说,这块地很神奇得很,不用施肥就能亩产800斤。


于是他立刻就买下了这块地,让人精心设计,用当时十分少见的钢筋混泥土建起一座像堡垒一样的豪华墓地,还专门修了一排平房给他的守墓人住。


他当时一共挑选了三名守墓人,并且三个都是六七十岁、无儿无女的老人。



同时,为了让他们能死心塌地地守护自己,刘文彩给了他们每人两亩稻田,两间房子,还有全套的生活用品。


1949年10月,刘文彩的病情恶化,来到成都看病。在医院躺了几天后,他像是预感到自己时日无多一样,告诉自己的五姨太,他想要衣锦还乡,落叶归根,让她把自己送回老家。


第二天,刘家人就收拾好东西,开着两辆吉普车,踏上了回乡之路。结果车刚开到簇桥附近,刘文彩就气血翻涌,晕了过去。



刘家人怕他死在半路上,所以连忙掉头往医院赶。结果还没到,刘文彩就病逝了。刘家人将他葬在了修好的墓地里,提前选好的几名守墓人也正式开始了守墓。


这一切在刘文彩的安排下进行地很顺利,但他却忽略了一件事:三位守墓人都年事已高,他们并不会比他多活太久。没过几年,三位守墓人里就只剩下了刘清山一个。


不过,他也是最忠心耿耿的那一个。而他之所以忠心,除了他本身就是个“一根筋”以外,还因为他是刘文彩最宠爱的五姨太的亲戚。



由于刘文彩爱屋及乌,所以多年来,他对五姨太王玉清的家人都非常照顾。只要说是王玉清的家人,他基本上都会减租,或者施以恩惠。


对于刘清山来说,他本来是个一无所有的人,但是刘文彩给了他田地,又给了他房子,他理应尽职尽责地守好他的墓地。



于是,在看到刘文彩的坟墓被刨时,他立刻就冲了出来,一会拉这个人的锄头,一会抢那个人的铁锹,拖着年迈的身体在一堆年轻人里来回打转。


急得汗水泪水都混在了一起,不停地喊着:“不能挖啊!你们不能挖啊!”


其中一个年轻人被他阻挠得没了耐心,怒斥道:“你也是出身贫农,按理说也是根正苗红,为什么要阻止我们的革命行动?你安的什么心?”



可是刘青山不为所动,他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自己阻止不了,那就只能尽力添乱,不厌其烦地重复着那句:“你们不能挖啊!”


最终,这群穿着工人衣服的年轻人还是把刘文彩的棺材翻了出来。一阵欢呼声下,只见这棺材又宽又大,明明已经入土十年,此时却依旧光亮如新。


睡在里面的死者寿衣鲜艳,脚上还穿着一双镶了珍珠的鞋子,周围还塞了不少蚕丝绒。众人看到这些奢侈的葬品时,顿时怒火中烧,一把火就将它们烧了。



烧完后还不解气,他们又把死者给到了出来,抛到了河滩边的荒地里。


这对于已入古稀之年的刘青山来说,犹如五雷轰顶,他怎么也理解不了这大逆不道的行为。可是他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就这样,仅过了4天,刘青山就气急攻心,死在了刘文彩的墓旁。



那么,这些年轻工人到底为何要挖坟抛尸?刘文彩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地主刘文彩


1887年,刘文彩出生在安仁镇的一个普通家庭,在七个兄弟中排行老五。当时他家有30余亩田,还经营着一个酒坊。


所以平日里,他除了干农活之外,还会去街上卖酒。几年下来,他攒了不少钱,日子也越过越富足。


不过,这时候的“富足”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的。如果要和他后来的财富相比,那这些就只是冰山一角了。



据统计,巅峰时期的刘文彩拥有12063亩田产、684间街房、29个公馆、22处银行字号,以及5间当铺。


除此之外,他还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和古董文物,其中光是被他作为珍宝收藏的就有27000件。


这可不是一个卖酒的农民能拥有的财富,那他究竟是怎么发家的呢?


这还要多亏他的弟弟,刘文辉。



刘文辉比刘文彩小七岁多,是家里的老六。他从小就聪明过人,13岁时,为报考成都陆军小学,他虚报年龄,说自己16岁。


考试时,他不顾题目,只说了一番强国必先强兵,富国必先富民的言论,可谓是离题万里。但校长听后,却拍案称奇,坚持要将他破格录取。


刘文辉没有辜负校长的认可,一路被保送到西安陆军中学、北京陆军中学,最后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仅五年时间,他就从最初的上尉参谋长升任为川军第一混成旅的旅长。



成为旅长后,刘文辉就驻防在四川宜宾,并总揽这里的政治、军事、财政大权。但毕竟是初来乍到,根基尚浅,很多事都由不得他做主。


而为了让他尽快站稳脚跟,培养自己的势力,他的哥哥刘文彩就站了出来,“义正言辞”地提出,要帮他敛财。


此后,刘文彩就借着弟弟的势力,先后当上了四川烟酒公司宜宾分局局长、叙南船捐局长、川南护商处长、川南捐税总局总办、叙南清乡中将司令等“肥差”。



当时的四川一共有146个县,刘文辉就掌管了81个县的税收。而刘文彩则借着弟弟的枪杆子,在这些地方横征暴敛。


据相关资料记载,当时收税的税款名目多达150多种,仅叙府一地就占了44种,而且不少都是像“锄头捐”、“厕所捐”一样的“奇捐”。


这其中还有一种“懒税”,这是他为了收烟苗税和烟土税,在强迫农民种植罂粟时设下的。如果有人不种,他就要向这些人征收这所谓的“懒税”。



没过多久,这些肥沃的土地上就大片大片地长出了罂粟花,刘文彩也因此成为了西南的鸦片大王,在贩卖鸦片的同时,以高利贷牟取暴利。


后来刘文辉失势,刘文彩立即在宜宾城内搜刮了几十万银元和数不尽的金银,整整装了4500多个大箱子,用了20只船才运回了老家大邑县。


到了大邑,刘文彩就做起了“土皇帝”。他拿着一沓刘文辉给他的、盖有政府印章的空白纸,四处横行,看上哪里就写上哪里,堂而皇之地强占民田民宅,并以此发家。



1941年,完成了“资本积累”的刘文彩,为了守财,开始收罗地痞流氓、土匪恶霸,成立了一个名叫“公益协进社”的袍哥组织,号称有“十万兄弟伙,一万多条枪。”


就这样,刘文彩成了惹不起的“川南刘五皇帝”。在他的强取豪夺下,当年的安仁镇的七条街里,有四条半街的房子都归他所有,镇上挣钱的铺子也都被他掌控。


为了剥削佃户,他还设定了“铁板租”。也就是说,不管收成是好是坏,佃户都要上交亩产的八成。如果交不上,那就会遭到毒打。



有些农民被逼得走投无路,就只能向刘文彩借钱。而刘文彩则借机放高利贷。农民要是借钱借粮食,他就要收“砍头利”,先扣下全部利息。


除此之外,他还要收一个“场场利”,三天一赶场,一个月九场,场场加利息。有时候白天刚把钱借出去,晚上又派土匪头子、地痞打手去抢回来,直接抢占民脂民膏。


同时,在收租时,他用的都是比普通的市斗大三升的斗,逼得许多佃户都没了活路,民间还因此流传了一句打油诗:“刘家的斗,豺狼的口。装不完刘家的罪,量不尽佃户的仇。”



不仅如此,他还十分好色。只要是他喜欢的女人,他就会想办法得到。仅是娶进家门的就有五个,同时还与许多无名无分的女人有染。


他公馆里有一个逍遥宫,那里还有一把情侣逍遥椅,是他和女人们“逍遥”的地方。


而这里的楹联写的是:“行乐须及时,奇花异草春长在;赏心多趣事,妙舞清歌夜未央。”横批“快乐逍遥”。



可他的恶行远不止于此。事实上,除了敛财和压迫平民,他还不惜卖国求荣,对外投靠英法帝国主义,对内镇压人民群众的爱国运动,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人士。


在强势镇压了大邑农民发起的“二五减租”斗争后,又主谋杀害了肖汝霖等多名共产党员。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们对他深恶痛绝,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何会在死后被人挖坟抛尸了。


抹不去的历史


1950年,新中国成立后,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规定,国家要“有步骤地将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全国各地都兴起了土地革命运动。


提出要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把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改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


这样的政策下,饱受刘文彩压榨和剥削的农民终于翻了身。可是这时候刘文彩已经死了,人们无法“批斗”,所以大邑县安仁公社的年轻工人们,就组织了一队人,掘了刘文彩的坟。



然而,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网络中却出现了不少人开始“洗白”刘文彩:说他修的万成堰让无数百姓受益,他出资修的路从来不收路费,他还修学校,做公益......


可是据《大邑县志续编》记载:万成堰是刘文辉要修的,修建时还因为引水问题伤害了当地百姓的利益,甚至因此造成。


这所谓的“公益”是流氓势力的触角,而他创办学校,其实也是为了保住刘家独裁统治的地位。



也就是说,在这些“好事”的背后,其实都是他的横行霸道。他是无论如何也洗不白的,因为即使他做过的这些事在后来对人们产生了好处,也不能抹去他压榨和残害百姓的事实。


他的财富是从农民手中抢来的,是靠着强征赋税得来的。时至今日,都还有老一辈的人知道当时在宜宾广为流传的对联:“自古未闻屎有税,而今只剩屁无捐。”



有记载显示,仅在叙府一地,刘文彩每年征收都将近1200万块银元,除了一部分用来供给军阀混战以外,其余都入了他的腰包。


他发的是国难财,抢的是百姓的口粮。这样的人,又如何能“洗白”呢?


在四川安仁县有一座比山西乔家大院还要大一倍的宅子,那里是刘氏庄园,也是刘文彩的府邸。



1996年,在国务院的批准下,刘氏庄园更名为“大邑刘氏庄园博物馆”。它将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展出刘文彩的各种珍宝。


如果看过刘家的这些宝贝,就会知道,当初的那一方百姓面临的是什么样的人,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


这是抹不去的历史,也是时刻在敲响的警钟。

喜欢东海独钓叟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