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抗疫信息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我的新冠感染和康复历程,还有这些天来的一些思索

送交者: BLUESKYUK[★★★★声望勋衔17★★★★] 于 2022-12-04 9:45 已读 242 次 1赞  

BLUESKYUK的个人频道

+关注
我的新冠感染和康复历程,还有这些天来的一些思索

记者白云怡, 环球时报记者

关注我的朋友可能注意到了,我从11月19号起就没有再发微博,这次真的不是因为我懒([笑cry]),而是因为我在19号晚上的核酸检测中被发现感染了新冠,随后开启了一段独特的历程。

不少同事和朋友劝我不要把感染的事告诉其他人,他们很关心我,怕我因此受到歧视、伤害,甚至“社死”。但我最终还是决定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因为我不觉得“阳了”有什么可被歧视的——错的是病毒,而不是我——也更因为我相信,只有公开和透明,才能消除那些原本不应有的恐惧。

下面开始我一贯的一二三四风格的叙述。

一. 我的感染和康复过程。

先说一下我的身体基本情况:我没什么严重的基础病,平常也没有烟酒等嗜好,不过我有一些哮喘,经常咳嗽,最近几个月正在按照医嘱服用孟鲁司特钠咀嚼片和布地奈德喷剂。

我是11月12日到19日前往印尼和泰国出差,18日在曼谷核酸检测阴性,19号凭阴性报告上飞机,当天夜里抵达浦东机场,并在那里做了海关落地检测。直到这时,我的身体一直感觉很好,没有任何不适。

11月20日上午,我突然收到上海疾控的电话,告知我海关落地检阳性。当天下午,我也开始出现了一些症状,比如发热。

20日,第1天,我先烧到37度多,后来逐步攀升到38度多,39度。当发热到38.5℃的时候,我给自己采取了降温措施,服用了一片布洛芬,并不断用酒精棉片物理降温,睡前又吃了两粒泰诺。

21日早晨,也就是第2天,我发现自己已经退热了,也没有感觉到特别不适了,但是为了保险,我这一天还是吃了两片泰诺+一片布洛芬。21日晚上被收进上海的定点医院金山公卫时,我的体温是36.6℃。

22日,第三天,稍微有一点点烧,体温在37℃到37.5℃之间,不过后来别人告诉我说,这测的是耳温,本来就会比一般的腋下温度高一些。不过感觉还好,就是普通感冒的感觉。

还是这一天,有咳嗽,偶尔有痰,淡黄色,但应该是有一些并发的细菌感染,新冠是病毒,本身不会造成黄色的痰。当天医院给我们拍了CT片,我的肺部没有任何问题。

23日,第四天,不再有发热了,只是咳嗽,但其实也没有太严重,远不如我平时咳嗽厉害的时候重。而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的咳嗽到底是新冠造成的,还是本身的哮喘(感染新冠后,我暂停了哮喘用药。)同屋的其他病友基本不怎么咳嗽,他们的情况我在下面的部分会更详细地写到。

11月24日-12月2日,接下来的9天,身体都没什么感觉了,有时会咳嗽,但不多,本质上就是在静等指标转阴。期间不停地喝水+睡觉+喝水+睡觉,期望加速转阴,医院没有给任何药物,我自己身体感觉也不需要任何药物。

(关于转阴,这里还是先普及一个小科普。我们核酸检测的“阴”“阳”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东西,而是由一个叫Ct值决定的,Ct值大概可以理解为你身体里新冠病毒的载量,数值越大,你体内的病毒载量就越少。

我们社会面判断标准是,Ct值大于40算阴性;而对于感染过的人,Ct值连续两天大于等于35,就可以判断为阴性,因为这时虽然你体内还有一点点点新冠病毒,但已经没有传染性了。也有香港专家认为,Ct值在30以上就没有传染性了,但这一点我不确定。)

我从11月27日起,抗原快检就呈阴性了,但那天我的Ct值只有31。28日到30日,连续三天,我的Ct值在33.8到34点多徘徊,很接近35,但没有达标。12月1日,终于超过了35,12月2日再阴了一天后,当晚出院。也就是说,我在抗原快检阴了5天后,核酸才阴。

*本段小结:

1. 整个感染和住院过程中,除了第一天出现了高热,其他时间我没有太大的不舒服的感觉,只是有些咳嗽和困倦。即使是第一天的发热,也和普通发烧感觉差不多,并没有特殊的难受感觉。

所以我觉得,普通人感染新冠,真!的!完!全!没!必!要!怕!一点都没必要!

把轻症或无症状收进医院或方舱,主要是防止传染给其他人,而对大部分“病人”本身来说,说实话,我觉得居家自愈可能还要更快一些,毕竟都是喝热水睡觉,在方舱或集体病房休息的质量肯定要比在家里大打折扣。

2. 鉴于第一天的发热情况,我个人很希望能让更多人更容易买到泰诺、布洛芬等可以退烧的药物。

以前有网友在留言中跟我说,他们那里很难买到布洛芬,管得很严。如果今年冬天我们可能迎来一波感染潮的话,能有这些药物的储备,应该会降低很多人的焦虑感,也能更有效地应对。

3. 虽然我进入医院当天已经不发烧了,但因为有一些咳嗽等症状,还是被判定为“轻症”,而非“无症状”。所以网上流传的“高烧40℃也是无症状”的说法,至少在我这个个案中,不属实。

二. 同屋病友的情况

我住院期间,同房间先后同住过5名病友,我依次来叙述一下她们的情况。

1. 一位69岁的老太太,从美国回来,说这是第二次感染了,完全无症状,不发烧,不咳嗽,住了8天出院。

(住这么久的一大原因是,政策规定,只要进来了,不管何时转阴,必须住满7天以上,我猜测这可能是因为一进来就暴露在了阳性环境中)

这位老太太精神矍铄,每天刷抖音、和朋友打视频,每天早晨4点起来做祷告,确实也看不出来有一点难受的样子。

2. 一个1988年生的张家港女孩,也是从美国入境,进医院的时候Ct值就33了,也是没症状,住了8天出院。第六天的时候,她因为没睡好,Ct值是34点多,没达标,所以比7天多住了一天。她的情况被判定为“无症状”。

3. 一个韩国女孩,没什么症状,一次也没咳嗽,喝可乐,吃薯片,玩游戏,也是8天出院。

4. 一个从加拿大入境的年轻中国女孩,看上去还是学生,进来的时候Ct值和我差不多,比较低,只有18。她有一些症状,咳嗽,鼻塞,流涕,但没有发热。我走的时候她还继续在医院。

5. 一个从日本入境的老太太,目测60岁以上,具体年龄未知。也是完全没有一点症状,精神也是好的不得了,每天要打N个电话和人聊天,刷抖音,还要在房间里原地跑锻炼,以至于一度成为我难以好好休息的痛苦来源[doge]。我走的时候她还没有满7天,所以也还在医院。

6. 我还通过别的渠道了解了一些其他病房的病友情况。有一个德国哥们比较惨,落地的时候不知道是累着了还是怎么了,Ct值掉下了35,测出来的是34.87,被拉进来了,第二天就35+了,但没办法,住了7天后出院,感觉他心理阴影面积应该很大[允悲]

*本段小结:

1. 我好像已经是我们屋症状最严重的一个了[允悲](当然这也是因为如果转成重症,就会从这里转去别的病区了。)

但我觉得,这可以再次说明,对普通人来说,奥密克戎不可怕,真的不要怕。当然,高龄和有基础病的老人还是要非常注意。

2. 据医院的医护说,他们这几天收了特别多的病人,工作量大到快崩溃了。我听了挺心疼的,也有点愧疚,因为我觉得按照我喝水睡觉就自愈的症状,并不该占用这些医疗资源。我同病房的一些室友也是这个想法。

这显然是一个医患双方都不乐见的局面。未来,能否把定点医院和方舱的医护和医疗资源用到更有需要的重症患者上?我觉得这是专家们可以讨论的话题了。

三. 我在国外是怎么防护的。

印尼和泰国都没有核酸普检和封控等措施,不过并不是完全没有防疫措施。

以印尼为例,就像我之前微博说过的,入境需要有三针疫苗凭证,在海关处会检查。像G20这样的大型活动,进入会场前必须做核酸检测,结果显示阴性后才能入场。据当地人说,在印尼现在进入商场等密闭的大型聚集空间,也依旧需要佩戴口罩。

泰国的管理没有印尼严格,因为不久前泰国宣布大流行结束了,不过依然能在很多地方看到酒精消毒液、洗手液等。APEC会场不要求核酸检测,但发了大量的70%酒精的洗手液,会场里绝大部分人都佩戴口罩。

我自己的话是三针国药疫苗,在整个行程期间其实真的非常注意,每天戴口罩就不说了,我每天还恨不得用医用酒精棉片擦手几十次,有几天手都蜕皮了。75%的医用酒精消毒喷雾更是一天喷无数次,每次进酒店房间先把外衣脱在门口处消杀,房间里也是每天消杀,但是依旧感染了.....

所以,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奥密克戎是真的很难防,防不住,除非大规模封控,但这不可持久也不可能做到....

*本段小结:

anyway,我的个人防护经验也供大家参考吧:不止口罩很重要,酒精消杀其实更重要,新冠病毒很怕酒精,据说二十秒就可以破坏掉病毒活性。

另外,新冠病毒不会通过皮肤传染,只会攻击黏膜,所以常用酒精棉片擦手,在外少摸眼耳口鼻,感染的概率会低不少。

虽然新冠不可怕,但咱能不得还是不得,对吧?

四. 一些其他信息

在这十来天里,通过和不同人的交流,我感觉很多人对新冠真的是非常、非常不了解,科普总是没有谣言跑得快、散得广,这让我有些失望。

比如,有人认为,“新冠病毒被人工编辑出来的,被编进去了一部分艾滋病毒基因,会破坏人的免疫力”等,但对Ct值、R0等概念,对奥密克戎致病性的下降等,却完全没有概念。

真的很希望,微博上的科普大V们能更多地把新冠的知识科普给大众,虽然我知道,在社交媒体上做科普,真的很难,辛苦你们了!

五. 我的现状和一些感性的想法

昨晚我已从金山公卫出院,被转运到了一家隔离酒店,按照现在上海的规定,我还需要在这里隔离7天,7天后,如果我的Ct值依然大于35,我就可以正式解封。不过我的健康码不知为何还没像其他出院病友一样从红码变成黄码,我正在通过APP申诉,大家祝我能成功且7天后顺利返京吧。

在这十几天里,我隔着屏幕看到了各地防控政策的巨大变动,感觉现在正处在一个“混沌期”,有的地方在减码,有的地方在加码,有点忙乱。比如,我看到北京有的地方阳性和密接已经可以居家隔离了,但我的一名转阴出院的病友在上海的隔离时间却被加码了。

但我相信,这个“混沌期”或“混乱期”最终会过去的,就像无论多阴霾的天空,总会放晴。在封闭在病房那些天里,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靠近房门上的小窗,隔着走廊看看外面的天,外面的树,还有天空中偶然飞过的鸟儿。

还记得我在窗前看着,看天空从阳光明媚,到后来飘起小雨,又飘起细细的雪花。一句诗经上的诗在我心头浮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今天在隔离酒店,我终于可以真正在窗前看到外面的世界了,十几天来的第一次,真好。今天的上海,天气有点阴,希望七天后我顺利出关的时候,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到时,我可以由衷地感慨一句:

健康,真好;自由,真好。
喜欢BLUESKYUK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