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环球地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圣地亚哥,无意义的美好诗篇

送交者: icemessenger[♂☆★★★SuperMod★★★☆♂] 于 2022-05-17 1:13 已读 170 次  

icemessenger的个人频道

+关注




首都圣地亚哥是智利最庞大且复杂的地方,它承载了整个国家近一半的人口,犹如安第斯山脚下一张巨大的蛛网。城市里有大大小小的广场与古老战争的遗迹,以及终年奔流的雪水。在这座复杂的城市,我们仍然以大诗人聂鲁达为向导——就像所有大城市对于遥远乡村里孩子的呼唤,圣地亚哥同样也是诗人聂鲁达年轻时的梦想,他离开南方家乡的大森林,在这里完成了第一本书,从这里走向大千世界,并最终回到这里,为心中的理想而战。聂鲁达将对圣地亚哥的所有爱恨全部倾注于他的诗句中,而我们也得以从那些隐约的诗篇里,领略到一个更加感性与丰沛的圣地亚哥。


晚霞



“在马鲁里街513号住所,我的第一本书杀青了。那时候,我一天能写两三首,甚至四五首诗。傍晚太阳下山时,阳台前方每天都展现出一幅图景,对于这样的世间美景,我丝毫也不肯错过。这是日落时色彩纷呈的壮丽景色,霞光万道,形成橙黄和绯红的巨大扇面。我的书中最主要的一篇名曰《马鲁里的晚霞》。从来没有人问过我马鲁里是什么,也许只有很少几个人知道,它不过是经常有令人惊叹的霞光照临的一条不起眼的街道。”

——聂鲁达《膳宿公寓》



电影《追踪聂鲁达》正在上映中,智利青年导演拉雷恩的最新力作,他曾以作品《智利说不》而走红。


圣地亚哥马鲁里街513号,这个见证了聂鲁达第一本诗集诞生的门牌,如今已经不存在了。1921年,17岁的聂鲁达从南方的家坐火车来到圣地亚哥,在智利大学教育学院里攻读法语。初来乍到,这个南方孩子一时无法适应庞杂的首都生活。“那些砖房,那些经历丰富的城镇,仿佛张满了蛛网,一片沉寂。”除此以外,他不得不面对的最大敌人就是——贫穷。那几年,他说自己过的完全是忍饥挨饿的生活。

在圣地亚哥的最初几年,他一直住在马鲁里街513号,这里距离智利大学仅两条街道之隔,每天,诗人就在马鲁里街与智利大学之间两点一线。然而看似规矩的生活背后,诗歌之花却在这间逼仄的公寓里慢慢生根。19岁时, 他在公寓里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 书名定为《晚霞(Crepusculario)》,以纪念在马鲁里街每日凝望晚霞的时光。由于贫穷,他甚至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印刷费。为此,他不得不变卖了家里仅有的几件家具,以及父亲送给他的钟。最终还是在一位评论家朋友的资助下,诗集才得以最终出版。

完成了这伟大的第一次后,聂鲁达的诗歌生涯走向第一个高潮。第二年,他便出版了一生最著名的诗集之一《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他曾说,这本书是有关圣地亚哥及其有大学生走动的街道、大学校园分享着爱情的忍冬花香味的浪漫曲,是无法抑制的青春期的情欲,还交织着南方那使人不知所措的大自然。

圣地亚哥,就这样记录下了聂鲁达最青涩炽热的爱情与最窘困的时代。如今,这座城市依然如从前一样繁杂、忙碌, 然而当站在陌生的圣地亚哥街头,想到正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在这座城市中经历着与诗人类似的事情,遥远异国的陌生感便瞬间淡去,无论何地何时,发生在你我身上的事都何其相似啊。


革命



在圣地亚哥,人们不会忘记总统府。1973年9月11日,在总统府内发生的一幕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印象深刻之程度不亚于20年后纽约的9月11日。那一天,智利前总统阿连德在总统 府,被以皮诺切特为首的军政府强行要求退位,阿连德誓死抵抗,最终死在总统府内,身上发现两枚致命弹孔。这次政变彻底改变了智利的命运。其后继者皮诺切特开始了长达17年的军政府统治,关于皮诺切特的功过,如今在智利仍然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至少在圣地亚哥,并没有竖一尊皮诺切特的雕像。但在政权不断的交替与修正中,智利如今成为南美洲最稳定繁荣的国家。



智利前总统阿连德雕像和圣地亚哥街头随处可见手绘精良的涂鸦作品。


而智利当年这场惨烈的政权交替,也影响了聂鲁达的命运。 作为一名共产主义的坚定支持者,在阿连德总统去世后的第12天,即9月23日,聂鲁达突发疾病,在圣地亚哥的医院中辞世,但其后关于他的死因的争论始终未停。

1945年,当聂鲁达加入共产党后,他的诗歌便与政治紧紧联系在一起。那个曾反复为爱情吟唱的诗人变得充满斗志,直至生命最后一刻。他歌颂苏联,热爱中国,与各国的共产主 义者来往甚密,并为共产主义在智利的落地生根不停努力。 在阿连德总统当选后,他将最大的赞美给予了这位新总统,并将其称为智利历史上两个最伟大的总统之一。

如今,聂鲁达、阿连德与他们的那段红色岁月已逐渐被岁月之尘掩盖。在圣地亚哥,即便站在偌大的总统府面前,也很难想象30年前那千疮百孔的一幕。然而无论坚持哪种主义, 走哪条道路,令人感动的,仍是一位诗人出于对国家的热爱与责任。正如聂鲁达曾说,孤独和人群将仍然是当代诗人的基本责任。



武器广场是圣地亚哥的核心地带,这里密集地分布着众多历史建筑,同时也是个最鱼龙混杂之地。在这里可以看到各色人等,城市的移 民属性在这里尤为明显。



圣地亚哥的市井小巷里,处处可见形色匆匆的人们,这里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大都市并没有不同。


红酒



秋酒或春酒,酒以及酒伴儿,在一张春分秋分的树叶凌乱散落的桌际,世界的大河泛白,距离我们的歌如此的远。

我是个随遇而安的饮者。

你没有来这里所以我撕下你生命的一页。

当你离开时你可以带走我的某些东西:

一些蔷薇或栗子或永不枯萎的根,与同伴分享。

你可以和我一同歌唱,直到我们的酒满溢并且将

桌板染成紫色。

你嘴里的蜜酒直接酿自尘埃斑斑的蜂群。

— 聂鲁达《酒颂》节选

在圣地亚哥的几日,我们还收获了另一股巨大的欢愉,这种欢愉也必曾为聂鲁达所熟悉与痴迷,它出品于智利的土地,如今也正如藤蔓一般伸展至全世界——它就是来自智利的红酒。

如果你参观过聂鲁达的任意一间故居,想必都会为房间里那些无处不在,染着各种如童话般色泽的酒杯器皿印象深刻。在他的诗句中,也随处可见关于酒的描述,他甚至还专门写过 一首《酒颂》。酒与女人,是这位诗人一生无法舍弃的两件事。 而诗人爱酒,就如猫咪热爱鱼腥一般,宛若天性。从这一点来看,聂鲁达无疑是个幸福的人,他不仅出生于酿酒之家,从小就生长在美酒的旁边,他的故乡帕拉尔(Parral)就是智利著名的红酒之乡,而酒杯在他的国家也总是唾手可得。




虽然属于新世界产区,智利的红酒在最近几年却突飞猛进, 出口量猛增,成为众多欧洲家庭餐桌上的常客。好酒的酿造无他,惟天时与地利。圣地亚哥郊区的卡萨布兰卡山谷(Casablanca Valley),便是智利一处著名的红酒产地。在这里,阳光炽热 绵长,火山岩造就的土壤为植物带来猛烈补给,来自太平洋的海风则不断吹散山谷中那些凝滞在葡萄藤上的雾气,据说,这里的品酒高手甚至能从红酒中品尝到海水的咸味。

葡萄并非南美土产,而是自大航海时代由欧洲人带入南美。 然而在智利,这种异域的植物似乎找到了比原乡更舒适的土地。如今最为智利酿酒人津津乐道的一件事就是源自法国的 一种葡萄品种卡蒙娜(Carmenere),十几年前原本已经在欧洲绝种,最近却意外地在智利的葡萄园中被再次发现,并生长得颇为得意。而目前大部分在法国种植的葡萄品种,在智利 都可以找到。据说已有国内的富豪看中智利葡萄酒的巨大潜力,先人一步买下智利的大片葡萄酒庄,或许在欧洲红酒在国内的发烧期过后,中国人的智利红酒时代当即将到来。


不可错过



多米尼加手工艺村(LosDominicos)

在圣地亚哥有不少纪念品购物地,但最值得一去的是位于Los Dominicos地铁站附近的Los Domiincos手工艺村。整个村子占地面积巨大,走进去如迷宫一般,经常会迷失其中。手工艺村集中了180多家手工艺店铺,全都逛一遍至少要一天时间。这里的手工艺品质量也良莠不齐,但仍能发现不少颇为精致的小店,甚至可以帮你现场制作,且价格诱人。如果有时间,建议留出一天时间在这里闲逛,一定会有不少收获。




百年理发店餐厅(Boulevard Lavaud)

这家名为Boulevard Lavaud的神奇餐厅位于圣地亚哥巴西区(Barrio Yungay)。它首先是一间拥有百年历史的理发店,至今仍在营业。进入理发店,仿佛一脚踏进了时光机,一切装潢都好像老电影里的场景。




理发店一墙之隔是一间两层楼的餐厅,到处是硕大镜面、复古的招贴装潢以及颇具年代感的桌椅。各式各样的老物件多到令人发指。特别要提示的是,记得去看看他们那间设在古老大衣柜里的厕所 ——这真是一个处处充满了惊喜的地方。除了这家餐厅,整个巴西区也是圣地亚哥最具古老风情的社区,随处可见的老式建筑及涂鸦,依旧保留着圣地亚哥城几十年前的风貌。




喜欢icemessenger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