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新生命】老二出生记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10 16:04 已读 3235 次 3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大雪纷飞已好几天了。一大早,先生就起床去铲停车道上快到膝盖的雪。照常,我在厨房忙着给先生做早餐和午餐饭盒。此时,肚子有点隐隐作疼,但忙于做饭,我没理。


半小时后,我站在进车厍的门口,目送着先生的车子渐渐消失在了鹅毛大雪中。当我按下车厍门按纽时,一阵疼痛感袭来,我赶紧顺势坐在了近门口的一张椅子上。痛感过后,我去了趟厕所,发现有血丝了。


正好,当天上午十点,是孕检时间,也就没怎么为一点点红着急,依旧忙着干家务,伺候大儿子起床,穿衣,吃饭,还开车把儿子送去了幼儿园。


自始至终,直到九点半左右,我的翻译,一个有两个小姑娘的中国广东人,来接我去医院时,我一直都是一点儿也没着急过,只顾忙着干家务。


我们按时到了医院,没等多久就被叫进去检查了。当即医生告诉我,宫颈已开两公分,需马上住院待产。但我却傻乎乎地告诉医生,因为要孕检,我没吃任何东西,很饿,要先回家吃完饭再来医院。不想,我话音未落,医生和翻译居然都哈哈地笑开了。这给我整懵了,不知道她们为何笑得这么开心。原来,生娃之前的常识是医生不让吃东西。


不吃东西就不吃东西吧,但我还是要先回家一趟才能来医院住院待产。一是住院用的东西还在家,二是老大还在幼儿园,得和先生商量一下谁去接。如果他不能接,还得我找人去接。总之,我必须先回家一趟才能住院待产。


医生拿我没法,但叮咛我尽快住院。我答应着便和翻译一道匆匆离开了医院。


回家后,也不知自己忙些啥,一直到先生下班,顺道接回儿子,我把所有家里的事情向他交待完毕,嘱咐这,叮咛那一千遍,一万遍后才带上行李,跟着翻译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已是下午五点过。当然,肚子一整天都在痛,但是宫缩并不频繁,也就可以忍受。一入院,签了所有文件后就把我推入了产房。


不愧是地大物博,世界首富,第一强的美国,产房大得离谱,且十分豪华,完全不是小气的小日本可比的。进了舒适,宽敞,明亮的产房,感觉不错,即使肚子很痛,也能呼尔海呼地和翻译,护士聊天,开玩笑。


显然,美国的医生,护士比日本的负责任太多了,他们自始至终都陪着产妇,绝对没有我在日本生老大时那样,留产妇一个人呆产房的事情发生。在日本生老大给我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但一看有这么多负责任的美国医生,护士一刻不离地守着我,心里感到十分地安心,踏实,坚信安产是必然的事情。


进了产房,医生,护士就让我上了产床,并替我绑上了监测宫缩的仪器。因为,一时半会不会生产,护士,翻译便和我一边聊天一边观察我的情况。护士特别好,聊天归聊天,但我因宫缩一痛,她便赶忙帮我揉腰揉背,并一起用呼吸法来帮忙我缓解疼痛。


在产床上躺了半小时不到,我提议让护士放我下产床,因为我想去走廊走路,帮我快点完开宫颈口,早点生娃,早点结束宫缩之痛的折磨。美国的医生,护士都很尊重病士的意见和意愿。很快,在翻译的搀扶下,我开始忍着一阵阵的巨痛,在产房外面走廊来回不停地走。


才走了不到一小时,突然,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头,似乎要破水了。幸好离我产房门口不远,我咬着牙,含糊不清叫翻译赶紧扶着我朝产房门口奔。还好,刚一进产房,正欲坐进一沙发椅想休息一下时,“哗啦啦”,大破水了。一直在产房等我们,并不时到走廊里问候我们一下的两护士赶紧帮我躺回了产床,并扣医生赶快到产房接生。


没用半分钟,医生就到了。护士们很历害,没用一分钟就把我弄上产床并安上了宫缩监测仪器。等医生到时,一切已就绪,医生只需立即检查,做诊断。不出所料,这一走,大大加快了生产速度。医生说,宫口已基本全开,用不了多久,胎儿就会和我见面了。


生老大时,基本是自己一个人在对付,故多而不少忽略了疼痛,减轻了对巨痛的感觉,还没真正痛够时,老大就自个儿跑了出来。所以,生老大时,基本是一声不吭便完事儿了。


可生这老二就其觉得分外的痛,要哼哼两声了(大声吼叫我是不会的哈),因为没别的事情要我操心,担心来分散我的注意,只专注肚子一阵阵的疼痛了。

不是我自夸,我依旧是个特别好的人,肚子痛得不行,还反复给医生,护士道歉,说破水了一地,弄脏了沙发和地毯,实在对不起。真要给美国医务人员竖大拇指,他们很诚恳,微笑着,很轻松,很自然地对我说,不要介意,这事儿常发生,稀松平常得很,用不着说道歉。


正如医生估计的那样,不大功夫,宫颈全口,老二使着劲儿地要岀来看大家,正当医生,护士告诉我,看到头了时,却旋即一声命令道,


“打住,不要用力!脐带绕胎儿脖子上了,需要剪断脐带才能让胎儿出来!”


翻译也很历害,传译很快,我立马忍痛不再用力推胎儿出去。一切都是那么地迅速,就那么几秒,医生剪断了脐带,我一用力,老二便奔了出来,一擦啦,“哇,哇”,响亮的胎儿哭声就充斥着整个产房的每一个角落,大家都欢呼,欢乐了起来。到此,从入院到产下婴儿,不足两小时,又快又顺利。

特别感慨的是,美国的医生护士就是好,他们很幽默,很会讲甜言蜜语,极其专业,懂得怎么讲话让产妇只顾高兴,开心,忘记疼痛和一切的担心。


儿子很健康。一番例行检查后,我和儿子被送去了住院部。独立间,足够保护隐私,里面洗漱一应俱全,不像日本那样,厕所,洗澡间等都在病房外面老远的地方。再次感叹,美国的确很强大,很富裕, 生活水准的确高。美国梦,全世界人民都做,绝对不是偶然。


窗外,大雪依旧不停地下着,在各种灯光照射中,闪闪发光,十分亮丽又迷人。是雪,可我没想到她的寒冷,只看到了她的圣法和美丽,漂亮,甚至觉得,她是温暖的。因为,一场完美的生产使我忘记了曾经有过的所有痛苦,只感觉到生命是如此地美好,做母亲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今夜,我对我怀中婴儿的的爱和那飘不完的雪花一样多!一样没有止境!


编外:生老大时,我等了两天才抱他入怀。这是我一辈子的伤痛。这老二,睡着,醒着,我都要抱着他,直到出院。我做到了,两天的住院,除了上厕所,洗漱洗澡外,我都抱着我儿子不撒手。这样做,似乎弥补,医治好了我的伤痛,似乎又没有。因为,直到现在,对我老大的愧疚感并没有消失。哎,恐怕这辈子都觉得亏欠老大,对不起老大了!真的很痛很无奈啊!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10 16:04:51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10 16:11:03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这事发生在哪国呢 (无内容) - 无心上床 (0 bytes) 06/11/24
已转2000银元,请查收。~ (无内容) - 尘凡无忧 (0 bytes) 06/10/24
有经验了就是不一样 (无内容) - 无心上床 (0 bytes) 06/11/24
自责根深蒂固后,就难去除了 - 渗透转角 (69 bytes) 06/10/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