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闯东洋(七)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9★★] 于 2024-03-31 13:04 已读 890 次 3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会社在家和学校中间差不多的地方,所以,没用几分钟就到了会社大门口。

依旧,其他都好,就是路窄让人头疼,因为要特别小心骑车,不然就是拿命在玩。

把车扔在了该扔的地方,我走进了经理的办公室。这个高大,又像洋娃娃一样的经理,一看到我,立即笑容满面地站了起来。一阵寒暄后,我俩就径直去了车间。

车间很大。中间是通道,塑胶地,擦得透亮,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映着过往的人影。通道两边都辅着榻榻米,工人都跪在厚厚的垫子上工作。

整个车间都是女工。所以,当经理一跨进门,立即就感受得到,他有多浠有,多受欢迎,爱戴,可以说和上野动物园从中国租来的熊猫有得一拼。

跟在经理身后,我看到,就在经理出现在门口一刹那,所有女工都整齐划一地,抬起了她们那正低眉,专注数着信封的头,一瞬,个个眼睛都放出了亮晶晶的光,用女性最柔最甜的笑容迎接,注视着经理和我,不,是经理走进车间。

经理自己也不由得更加笑容可𣚭,但不乏绅士派头,自信又稳重,更是风度翩翩地和各位女工打起了招呼。完后,把我给介绍了一遍,说了句,“今后,请多关照”,就把我带到一个叫小林的女工面前,叫她帮我安排活计。

简直是受宠若惊,小林一边连声说着“はい(是)”,一边微笑着不停地鞠躬。完全受不了!这情形和中国电影里丫寰见到主子不停地作揖磕头没啥区别。如果不是礼貌过了头,就是卑躬屈膝。心想,日本女性地位就这么低吗?我不太理解,有点迷惑。

总算,经理在众多女工们的深情注视下,一边怡然自得地和个别女工打着招呼,聊着天,开着玩笑,一边慢慢地走出了车间,消失在了女工们长长的叹息声中。很快,数信封的唰唰声便在耳边响起,女工们又开始无聊专注地继续数信封。

这是一个小插曲,就像给快死的病人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使病人一下起死回生一般,经理的突然闯入,尤如一夜春风吹,梨花万树开,给整日无聊数信封的女工们带去了一时的人间欢乐,凡尘烟火,和人性的根本。

经理走后,小林立马把我带到一个空位处,开始教我如何分别信封的类型及其装箱的不同。最后才教我如何数,怎样数才会容易又快一点。大半,我是听不懂的,但小林有示范,所以,学起来也不难。在小林看我完美操作一遍后,说了句,“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请多关照,拜托了)”便离开了。

小林,其实不小。日本的汉字“小林”和中国称呼人“小刘”,”小王”等不同,它是姓,日语念着“こばやし”。这小林是一个中年大妈。别看她满脸笑容,但凭直觉我就对她不感冒。因为她的眼睛暴露了她的心灵和为人。她是我到日本见到的第一个令我相处起来觉得不舒服不踏实的人。

小林长相一般偏下,大脸,不圆也不方,只能凑合着看。但是,她的眼睛很灵动,散发着精明,但很狡黠的光。她看我的眼神极其审视,仿佛是在窥探别人的心思和秘密。这令我很不爽。不过,初来乍到,我尽力陪着小心,只专注于学习她教我的东西。

整理了一下情绪,深吸了一口气,我要开始正式独立在日本工作,赚钱养活自己了。嗯,有点小激动。

用手拍了拍榻榻米上的垫子,嗯,还不错,很软很舒服。学着日本人那样脆着后,即双膝盖弯曲脆墊子上,让双臀坐在一双小腿肚和脚后跟上,我抓起一把身旁的信封便开始边数边检查是否有不合格的。

其实,真干起这活来并不容易。因为,这信封和我们平常用的普通信封不同,主要用来装礼金(类似于中国的红包,但又不完全是,远远比红包复杂),在各种红白喜事场合时送人以表祝福或哀意。

用途不一样,信封的式样就不一样。用于喜事的,信封外面会用红色或金色纸线编织成丹鹤等吉祥物图案。用于丧事的,会用黑色或银色纸线编织出一些表示哀悼悲伤的图案。别小瞧这些小编织艺术,没有一点技术,真还编织不出完美又精致的图案。所以,参观那天,才看到,在编织车间,老古董占了一大半。

正因不太容易编织,就难免会出错。所以,数信封的人就得一边数,一边检查。当然,对于一个熟练工,那是小菜一碟,一眼就能看出错误。可我是一个新人,对图案根本不熟,数起信封来还真有点伤脑筋。

第一天上班,当然不想出任何差错。那怕做慢一点也不能出错。一开始,我拿着样板一个信封一个信封地对照着数。慢慢,记住些后,就不每个信封核对了,只有觉得不顺眼的才对照。同时,可以自己修正的小地方,也敢自己动手理一理,顺一顺便好。当然,最后的最后,便是庖丁解牛,游刃有余。

我是中国人。也不知怎的,在自己国家,并未感觉到自己是中国人,也从未真正珍惜过中国人这个称呼。可是,出了国,自然而然地,随时都会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无论干什么事都想着不能丢中国人的脸,即使自己的国家很穷,在各个方面都暂时无法和小日本比。

人就是一个奇怪的生物。我可以私下骂自己的国家不争气,但却很不愿意听不是中国人的人说中国人的坏话。好多次和日本人一起看电视,看到播报中国人偷渡日本的新闻,而身边的日本人一脸的鄙夷加得意,又讲些难听的话时,我就忍不住地爆脾气上来,很不客气的忒回去。

有时给整急了,就会给他们开课,大讲大“骂”小日本侵华时的点点滴滴,直到他们闭嘴。当然,别误会,我不是像泼妇骂街那样回忒他们。而是用最温和,最动听的话让他们听了有火也发不出。每次,我都在想,小样的,跟我中国人斗,一对三,你们就是地上的爬虫,被我一脚踩死便是。

我想这就是“儿不嫌母丑”的中国心在作怪吧!

所以,我很认真地数信封,也很动脑筋地数,决不机械地数。在熟悉图案后,就开始用小林教我的方法数,的确不错。掌握后,再根据自己手的大小,作了些调整,慢慢速度便上来了。到快下班时,看看堆在周围干完的活,和车间其他女工们干完的活,觉得差不多,也就感觉良好,很高兴地和大家说了声再见,便出门登上自行车往家跑。

一到家,赶紧喝了几口水,便跑进房间,躺倒在了榻榻米上。实在是太累了!上学不累。即使要爬坡下坎,骑车也不觉得真累。但是,看似轻松的数信封活,可真是让人累啊。

因为,一个“跪”字便击倒了我一向骄傲的意志。垫子再软也软不过“跪”字带给我膝盖和腰的巨大折磨和疼痛。跪下才三分钟不到,就开始受不了。虽然,旁边的女工有叫我把两腿打直,坐在墊子上工作,但是,垫子不是凳子,没有足够的高度,伸着两腿坐着,不但不文雅,工作效率低,而且,很快腰也受不了。

就这样,一个下午,都被这个“跪”字折腾得够呛。熬到下班时,膝盖早就痛得不行,而且,腿也麻,屁股也疼,更不要说腰有多酸了。反正,下班铃声一响,我想站起来时,一时差点直不起腰来。可恶!真不知为何,小日本会有这种烂习惯,破传统。家里跪也就得了,连上班都要跪,真是愚昧得可怕,我服。

一早还想着下班后就赶快学习。得了,这么累,还学什么学,先揉揉膝盖和腰,再小睡一会儿,解解乏再说。三下五除二,辅上被褥,躺下,拉过被子便呼呼睡了过去。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3_31 13:23:27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3_31 14:21:52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3_31 20:11:02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就算躲在暗处 - 渗透转角 (135 bytes) 04/01/24
意韵恰切 (无内容) - 武陵一笔 (0 bytes) 04/01/24
涨姿势! (无内容) - 花似鹿葱 (0 bytes) 03/31/24
谢谢 (无内容) - 武陵一笔 (0 bytes) 03/31/24
谢谢 (无内容) - 武陵一笔 (0 bytes) 03/31/24
谢谢。 (无内容) - 武陵一笔 (0 bytes) 03/31/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