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血脉亲情,怀念舅舅(三)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9★★] 于 2024-03-28 22:11 已读 3018 次 6赞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因去看舅舅,是临时决定,事出突然,故没有带礼物。于是,我让表姐和表妹先带我逛街买礼物,并根据她们的建议,给舅舅,还有表哥表嫂买了些保健品和几瓶好酒。很快,一小时后,我们就坐在了我曾经熟悉,但现在多少有点儿陌生的外婆家。

虽然,舅舅一直都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一家之长,而且外婆已经不在多年了,但我仍旧喜欢称呼这个家为外婆家。因为,曾经在这个家里整两年,外婆比任何人都疼我爱我关心我。而此刻,当我重回这个家,只见物是人非时,比任何时候,都更想念和思念,在世九十三载,特别爱我,疼我,直到离世时还在操持家务,特别勤劳,善良可亲的老外祖母。

就像是电影电视剧里的情景剧被搬到了现实生活中来了似的,当我们这批不速之客,大呼小叫,热热闹闹,突然闯进家门,出现在舅舅面前时,舅舅简直被吓坏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等到舅舅认出我来时,他老人家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但一时却说不出一个字,一句话,只能嚅动着嘴唇,含着一瞬间涌出来的泪水症症地望着我。

“是Ai娃子,是Ai娃子,是你们嬢嬢的Ai娃子回来了!”过了半晌,舅舅终于,颤巍巍地杵着拐棍说道。

我也眼泪哗哗地说不出话,只能使劲地点头,抹着眼泪望着舅舅笑。

“是我,舅舅,Ai娃子啊!,今天回来看您了!”一边说,一边伸手扶着舅舅重新坐下。激动,依旧是激动!我实在太高兴了,一向伶牙俐齿的我竟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机械性地,左一个舅舅,右一个舅舅地叫个不停。

“舅舅,您身体怎样?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舅舅,是Ai娃子不好,不孝,回去这么多年都没来看望过您,实在对不起!”

“舅舅,请您愿凉我以前从没叫过你一声舅舅。那时,Ai娃子小,不懂事。舅舅,您要愿凉Ai娃子哦!”

听着我的叨叨和一声一个舅舅,不知为何,舅舅竟然哽咽了起来。他一边抹泪,一边连连说道,

“好,好”,“舅舅不气,不气”,“舅舅原谅,原谅。”

然后,舅舅几乎是哭着问我,

“你母亲还好吗?”(两哥妹都年纪大了,都身体不好,已经好多年都没见过面了)。果真,舅舅依旧最挂念的,还是他的幺妹子。

我说,“很好,早就病退在家呆着,小弟在照看着呢。舅舅不要担心她,舅舅多保重自己身体才是。”

说这话时,我心酸不已。因为,舅舅的身体太差太差,一副油尽灯枯的样子,委实令我有肝肠寸断之痛。

见此情景,五表姐赶忙插话道,

“爸,Ai娃子难得回来,咱们高高兴兴的,𣎴哭,好吗?”她对我舅舅道。然后,扭转头,对我道,

“Ai娃子,别站着,先坐下慢慢聊。”

言毕,只见勤劳的六表妹已经把刚烧好的茶水放在大方桌上,手脚麻利地跟大家分杯倒茶。

很快,大家又兴奋,激动,高兴了起来。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着陈年旧事,不时哈哈大笑,整个堂屋都被欢声笑语充填得满满当当。

当仁不让,我一直拉着舅舅的手,坐在他身边。可是,我真的,真的很难过,很酸楚。因为,舅舅已是满脸皱纹,十分苍老了。他的身子骨是那么地瘦弱和单薄,完全没有了当年那个结结实实,精力充沛,忙忙碌碌,雷厉风行(舅舅曾是大队书记),却总是板着个面孔,异常严厉,全家人一看到他就会害怕的样子。

看到舅舅如此地衰老,尤如败草一株,我的鼻子直发酸,很想哭。因为,实在是想不到啊,才二十一二年不到的光阴,竟然把曾经让我一见就想躲想溜,威风凛凛的舅舅,折磨成了这样一个瘦弱得可怜,仿佛半截身子已经埋在了黄土里似的的衰败老人。这实在是让我一时感到难以接受,因此,非常非常地难过,悲伤,心痛如绞。

然而,突然见到我的舅舅,虽然因想起久未谋面的,我的母亲而流下了老泪,但终归,还是抑制不住他突然见到我的高兴和激动。他根本就忘了自己是一个病人,不能太激动和讲太多的话。不但一边热情,兴奋地和我拉着家常,而且,还不忘记时不时地催促这个表姐快做饭,那个表妹快去地里叫表哥表嫂回家来见我。一会儿,又突然想起来了似的,吃力地扯着嗓子喊同住在大院的另一家,我以前叫作伯伯和伯母的,赶快出来,说是有大惊喜让他们高兴。总之,舅舅就是开心,高兴得不得了,总想热情地,好好地招待我这个一别就是近二十多年的外甥女。

人们常说,时间无情,总使人苍老和渐渐走向死亡,就像岁月把我的舅舅变成了弱不经风的老人那样。但是,在漫长人生路上,时间有时候又是医治人们不快和创伤的最好良药。小时候,我恨五表姐,还超级惧怕舅舅,但几十年过去了,这些不快和害怕都因岁月的流逝,自我的成长而不复存在。而有的就是彼此在过去,现在,将来都有的恩情,和我们正在享受的浓浓的血脉亲情,以及因此而有的感动和感恩。

真的是很幸运,很感恩。托时间流逝让我长大成熟,懂道理而知人情冷暖的福,二十多年后,我才能够和曾经十分害怕的舅舅,肩并肩坐下来,不拘小节,镇静自如,轻松自在,悠然自得地和他拉家常,摆龙门阵,尽享天伦之乐,舅甥之情。

我和舅舅谈了很多很多。我们回忆着过去,缅怀着逝去的亲人,外婆和舅母,甚至我从未谋面的外祖父。我们谈到了外婆踩着一双小脚干活的艰辛和有趣,又讲到了舅母做的千层饼和绿凉粉是多么地香,多么地Q弹,柔嫩,好吃。我们还提到了当年舅舅用小刀刮表哥背上疮包时,表哥曾是如何地疼得嘴歪牙裂,直掉眼泪等等。自然,我和舅舅不会忘记背后使劲地讲讲我母亲小时候的一些“坏话”和母亲如何遇到我父亲而嫁得那么远的。

就这样,舅舅和我不停地聊着,直到开午饭了也没见有停下来的意思。中间,我还特别问起了自小就有严重哮喘病的三表姐过得怎么样了,并希望可以见到她。谁知舅舅说要见三姐很容易,因为她就嫁在了本村,还说几乎每天,三姐都会回家来看望,照顾他一会儿。果真,吃午饭时,三姐来了。当见到当年病兮兮的三姐比我想象的还好时,打心眼里的为她感到高兴,欣慰。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三姐常常一不注意就气喘吁吁,呼吸声和抽风箱似的,很吓人,每次都觉得她会被气憋死,十分可怜,令人心惊又心疼。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3_28 22:19:45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拉住了,依旧形单影孤 - 渗透转角 (60 bytes) 04/01/24
拉住了,依旧形单影孤 - 渗透转角 (60 bytes) 04/01/24
亲情感人。。。。 (无内容) - 尘凡无忧 (0 bytes) 03/29/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