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聊聊过去,摆摆龙门阵(二十二)

送交者: 武陵一笔[☆★★声望品衔11★★☆] 于 2024-06-10 13:34 已读 3576 次  

武陵一笔的个人频道

+关注

高小子的媳妇是村尾外张家大姑娘。这姑娘性格开朗活泼,长得白净,小圆脸,身材纤细,个子不算矮,虽说不是个大美人,但也是普通以上,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这姑娘就读村高中时,和同村又同班的几个女孩子一起,经常课间休息时钻进我家学校宿舍屋里,并排躺在我们床上,嘻嘻哈哈地聊天吹牛玩。这几个同村的大姐姐,我很喜欢,很高兴她们钻进我家屋里打闹玩耍。因为,我可以在她们之间钻进钻出地一起玩儿,逗乐,常让她们,也很享受他们给我梳头发,编辫子。


张家大姑娘高中一毕业就被父母包办婚姻,说给了高小子做未婚妻。这高小子算得上是个帅哥,但他是个孤儿,性格非常古怪,又没读过几天书,还大张家大姑娘好几岁,即使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很般配,但实际上两人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高小子配不上张家大姑娘,性格和学识都没法和张家大姑娘相合和旗鼓相当,两人谈不到一块儿是显然的事情。


但是,张家大姑娘的父母就是看不到两人之间天与地的差别,非要把两人撮合在一起不可。这让张家姑娘十分地苦恼和痛苦。这位天性活泼开朗,爱说爱笑,更敢爱敢恨的姑娘,因为不满父母包办婚姻,可又找不到人诉说,就常跑到学校,到我家跟我母亲哭诉她恨嫁高小子的痛苦。她说她一点都不喜欢那古怪的男人,更和他无话可说;说看到高小子那严肃,没有笑容的脸,她就害怕,就想逃得远远的。她告诉我母亲,她喜欢布家大儿子,布家大儿子也喜欢她,她想嫁的人是布家大儿子,压根就𣎴是那个几乎和村里每个人都处不来的关系的古怪家伙,高小子,高孤儿。


我母亲也知道张家大姑娘和高小子是错点鸳鸯谱,但也无能为力,帮不上半点忙,只能耐心地听张大姑娘的哭诉,除了安慰她几句,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她解决问题。其实,我母亲认为无论是高小子,还是布家大儿子都不适合张家大姑娘,但也无法明确地把这想法告诉她,怕承担不起责任和后果,毕竟我母亲既不是媒婆,更不是村委会妇女主任,没资格,没权势可以帮得了张家大姑娘的婚姻大事。


终于,张家大姑娘被父母逼急了,就坦白宣告了她喜欢的人是布家大儿子,打死也坚决不嫁高小子。这可把她父母给气得不行,被父母骂得来,有好几次,差点就死去再也活不过来。


见女儿骂死也不接受父母的包办婚姻,又看到骂走女儿去了布家好几次不回家,张家大姑娘的父母只好由着女儿想怎样就怎样,并逐渐认可了女儿和布家大儿子的恋爱关系。


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记得张大姑娘和布家大儿子谈恋爱的第一年过年时,我跑去布家玩过好几次。我们几个年轻人(虽然我小他们很多,也喜欢凑热闹,参与大姐姐,大哥哥们的谈话和活动,毫无违和感地与他们混一起玩耍),布家兄弟姐妹,还有张家大姑娘,常围着布家堂屋中间的火塘,一边烤火聊天,一边织袜子,毛衣,纳鞋垫子,做鞋等。张家大姑娘可真是太喜欢布家大儿子了。我们都只给自己织袜纳垫,唯有张家大姑娘什么都是为布家大儿子做的。而布家大儿子也十分喜欢,开心,张大姑娘只为他织衣缝裳。看得出,这两人彼此真的爱得很深,很幸福。每次看到两人毫不掩饰地秀恩爱时,我们都会打趣,开他们玩笑,使得整个堂屋都被开心的哄堂大笑弥漫和填满。可惜,这样欢乐,开心的时光十分短暂,只是昙花一现便消失不再有。


就在张家大姑娘已经搬去住在布家,准备很快结婚时,村里来了一家不速之客,姓黄的几个姑娘随其母改嫁到了我们村一个姓熊的老光棍家里。这几位姑娘中的老大已经成长到女大当嫁的年龄。新搬进村一大家人,自然是大新闻,连续几天,村民都络绎不绝地出入熊家,既有帮忙安家的,也有只是好奇,去“观光,瞅人”,看热闹,稀奇的。这样的新鲜事儿,布大儿子自然不会不去窥探个一二。就是这一窥一探,布大儿子和黄家大姑娘一见钟情了。鬼迷心窍般,这个大渣男,自从见了黄大小姐,魂儿就完全被勾走了,他全然忘记了张大姑娘的好,更容不下已经住进他屋里,马上就要和他成亲的张大姑娘。这个大渣男不是一般的冷血,狠心。没用几天就把张大姑娘赶回娘家,再也不和张大姑娘来往,处处都避着,躲着快要急疯,气疯的张大姑娘。


终于,张家大姑娘给气病在床好久,好久。这场大病,有人说是真的生病了,也有人说是“寻死觅活”的病,到底什么病,没人能说得清。总之,好几个月,都不见村子里有活波可爱,说话总是银铃般清脆的张家大姑娘的影子。


还在张家大姑娘病倒在床时,布家大儿子就敲锣打鼓地把同样小巧玲珑,长相小乖小乖,但穿着打扮较村子里的姑娘们洋气的黄大小姐娶进了家门。布家大儿子的这番操作在民风较为淳朴的小山村,自然会被村民诟病,不耻。但是,大家只是背后议论而已,没有谁敢明目张胆地上门去谴责,规劝。而且,这种爱恨情仇的纠络,即使吃跑,撑破肚皮,无事去睡猪圈,也没人愿意多管闲事,得罪或彼或此。


张家姑娘起死回生,万般伤心无奈之下,终归是屈服于“父母之命”,逆来顺受地嫁给了大怪人高小子。自然,嫁过去后,没少挨高小子的辱骂数落。这小子似乎是双重性格,一出家门,谁都不理,一进家门就开始挑老婆这不是,那不是。而张家大姑娘则是随你骂,爱骂怎骂,就是不回嘴,不跟你吵。


在高小子一天到晚的骂骂咧咧中,张家大姑娘居然很快就有了身孕。这让高小子收敛了些骂女人的频率,而且,还难以想象,有时在后院居然能听到他在哼曲儿。但是,命运多舛,满月生孩子时,胎位不正,是立生子,即脚先出来,成了难产,虽然张家大姑娘命是保住了,但孩子却夭折了。这个打击不谓不大。从此,高小子家里家外都变成了哑巴,随时都黑着,阴郁着个脸进进出出。而张家姑娘越发地安静了,无事几乎不出门。


时间无情也有情,几个月过去了,张家大姑娘又怀孕了。这次顺风顺水,她替高小子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这下高小子性情大变,仿佛成了一个正常人,可以和村民们交流了。他这大胖儿子十分可爱,小婴儿时,我经常抱他玩。后来会走路了,只要到我家柜台前,我爷爷,或家里其他人都会给他一些零吃玩意儿。这孩子非常乖巧,街房邻居没有一个不喜欢的,除了后来搬进松狗儿房子住的布家两口子外。


布家大儿子媳妇一直和隔壁明里暗里较劲。但高家只因有个胖大儿子就足够东风压倒西风了。因此上,随便黄大小姐怎么上窜下跳,人家理都不理她,只顾着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本以为有了大胖儿子,高小子性格也变好了不少,张大姑娘会和高小子从此好好过一辈子。没想到平静的海面下,实质上是惊涛骇浪。突然的某一天,两三年都没见争吵过的高家两口子居然离婚了。不久,张大姑娘把儿子留给了高小子,头也不会地嫁去了县城周边的一户人家。从此,再也不见她回过村子。


离婚后,高小子自然故态复萌,又成了严肃的哑吧,也不太管儿子,常任由这孩子在街上逛。不过,幸亏,街房邻居根本不和高小子计较,大家都自觉自愿地关爱,照顾着这没娘爱的小男孩。这孩子也没怎么受罪,一天天地很快就长大成人,独立自主生活了。


现在,这孩子已成家立业。不过,并不和他怪脾气的父亲住一块儿,也没法住一块儿。君子之交淡如水,正是这孩子和他父亲,高小子关系的最好写照。


宿命难料,但早已定好。是好是坏,天意安排。只可惜了张大姑娘的一往情深,错付青春。恨,恨,恨,没止境,唯赴他乡度余生。但愿张大姑娘再嫁的姻缘美满幸福吧!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10 13:34:29编辑
贴主:武陵一笔于2024_06_10 13:44:19编辑
喜欢武陵一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武陵一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