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三叶原创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冷翠烛 上篇 63 - 66

送交者: [♂★★声望品衔10★★♂] 于 2024-05-21 23:39 已读 3378 次 4赞  

立的个人频道

+关注

(63)

李贺描摹音乐的诗作有两首非常有名,其中《李凭箜篌引》最为精彩,堪称中国描写音乐最好的诗歌之一: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清朝方扶南曾有评论说:

白香山“江上琵琶”,韩退之《颖师琴》,李长吉《李凭箜篌》,皆摹写声音至文。韩足以惊天,李足以泣鬼,白足以移人。

这样的评论颇有见地,但惊天、泣鬼、移人之分类学却也有乱弹琴之嫌。可怜的李贺,小小年纪,写音乐也是泣鬼之作,看来这个诗鬼绝非浪得虚名也。不过,无论这三篇中的那一篇读来都仍然只是如画,他们都具有极强的画面感,可于声音则仍是茫然。我们读他们的诗仍然不知道那些乐器发出的声音到底如何,所弹的曲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是什么样的乐曲声音,而“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呢?不过,当我们读过他们的诗后,有一天听到某段音乐或许会想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这样的字句,而且感到只有这样“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文字才能准确描述出我们所听到的声音。

无论如何,视与听非常不同。有时百闻不如一见,有时相见还不如不见,只听个声儿就好,或者干脆“此时无声胜有声”。

但当写到色彩,唐朝几乎所有的好的诗人都善于描绘色彩,在这其中李贺的色彩又独具特色。唐朝的绿色是李贺的,而李贺为中国古代诗歌写下了最奇异的绿。

绿波浸叶满浓光,
甘露洗空绿,
疏桐坠绿藓,
这些还只是寻常,
绿眼将军令天意,
卷发胡儿眼睛绿,
就非常奇异了。而
长眉凝绿几千年,
绿鬓年少金钗客,
长冷青虫簪,
这些都已匪夷所思,出人意料。可还有
野竹蛇涎痕,
恨血千年土中碧,
笑声碧火巢中起,

这些就只有这个“本是张公子,曾名萼绿华”的李长吉能写出来了。这个萼绿华是个女仙人。《太平广记》记载她在晋穆帝升平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夜降临于羊权家。之后,女仙人一月降落到羊权家六次。还赠给羊权诗一篇,一条石棉布的手巾、一枚金玉手镯。后来又给了羊权一种药,然后,羊权就从此消失了。

(64)

元和十年,(815年),李贺离开潞州,南下江南,开始了江南的游历。这一年好友沈亚之也进士及第,七月回家省亲。李贺登门拜访了好友。两人相聚,亚之喜出望外,以吴兴美酒款待李贺,李贺乘兴写下《追和柳恽》一诗。诗中借吴兴太守柳恽赞誉吴兴才人沈亚之。最后并祝愿亚之夫妇幸福。

追和柳恽

汀洲白蘋草,柳恽乘马归。
江头樝树香,岸上蝴蝶飞。
酒杯箬叶露,玉轸蜀桐虚。
朱楼通水陌,沙暖一双鱼。

沈亚之说:“余故友李贺善择南北朝乐府故词,其所赋不多,怨郁博艳之功,诚以盖古排今。”江南的绮丽风光柔波润雨唤起李贺文字中秀丽委婉的柔情的一面。从《追和柳恽》的文字看,这首诗写得语气舒缓,尤其最后一句“朱楼通水陌,沙暖一双鱼”,十分暖心,并流露出李贺对沈亚之和睦恩爱的夫妻生活的羡慕。沈亚之敬重李贺之诗才,曾评论李贺“工精情语,有窈窕之思”。可谓是知李贺者。这不仅是诗评,也暗示出年轻的天才男孩对于女性和爱情的向往。

当然,江南的美酒想必李贺一定喝了不少,当喝到好处后,他的诗中就又舞动起声光色嗅视听的奇诡瑰丽的波澜。然而,此时的李贺年纪轻轻,可仍是心中有着无限的伤感和惆怅,所以才会写出“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的诗句,仿佛是对他的命运的预感。

将进酒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65)

而李贺结过婚吗?是否有过喜欢的女孩子?是否有过爱情在他的青春里?

关于李贺,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结过婚。

虽然杜牧序文中已经明确写出李贺没有家室,曾一度与沈述师朝夕相处,死前将诗稿交给了述师。然而,后人还是仅仅根据李贺几首诗中的模糊的字句,断定李贺早婚并且其妻子先贺而死。其中被当成最重要的证据,是《出城》一诗。“卿卿忍相问,镜中双泪姿。”其中的卿卿成为了李贺年轻的妻子。

《出城》写于科考失败李贺回家路上。诗中最后一句:“卿卿忍相问,镜中双泪姿。”即卿卿知道了发生的一切,她不忍心去问李贺。屋子的镜中映着两个人相对而坐泪水涟涟。太惨了。但这个“卿卿”是否是李贺的妻子呢?非常可疑。中国古代一般只用“卿卿”来指活泼可爱的女子,并不用来指自己的妻子。因为古代夫妻属重要伦常,夫道尊严,古人对此非常严肃,不随便称自己的妻子卿卿。这句诗里的“卿卿“很可能是一名妓女。唐朝科考之后士子去青楼与妓女相聚在当时几乎是一种常规的事情。

另外,还有《始为奉礼忆昌谷山居》诗中的“鹤病悔游秦”句。这里鹤病也被经常被解释成李贺妻子生病。但这同样值得怀疑。统观全诗,病鹤完全可以指李贺自己。鹤中国古代更多指男性,高洁之士,除非是写双鹤。这里李贺是说自己是一只病鹤却偏要到长安求官,现在后悔了。李贺在长安出任奉礼郎时,一度很想家,夜晚做梦都梦到回家。

杜牧对于李贺生平的叙述得之于李贺好友,应该是准确的。李贺很可能根本没有结过婚。在他留下的二百余首诗歌中,写过不少女性。显然这个孤单的男孩子对于女性有着许多幻想。他曾写下过一首《美人梳头歌》,也被附会是李贺写给新婚妻子的。这些都缺乏根据。

美人梳头歌

西施晓梦绡帐寒,香鬟堕髻半沉檀。
辘轳咿哑转鸣玉,惊起芙蓉睡新足。
双鸾开镜秋水光,解鬟临镜立象床。
一编香丝云撒地,玉钗落处无声腻。
纡手却盘老鸦色,翠滑宝钗簪不得。
春风烂漫恼娇慵,十八鬟多无气力。
妆成婑鬌欹不斜,云裾数步踏雁沙。
背人不语向何处?下阶自折樱桃花。   

这首诗是幻想之作,写得极为美艳,曾被评论是最好的艳体诗作之一。李贺美妙地从虚无中幻化出一位天真、娇柔,又清纯羞涩的少女。他看着这个美丽女孩从梦中醒来梳头,他都看呆了,太美丽了。后来,女孩子梳好头,站了起来。“春风烂漫恼娇慵,十八鬟多无气力。妆成婑鬌欹不斜,云裾数步踏雁沙。”唐朝流行胖女人,从唐代的绘画看,是白白胖胖,身体丰肥,但显得虚弱,就像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她早春在华清池沐浴,“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她的皮肤无疑非常好,细腻光滑,但洗浴之后,虚弱得都站不起来,像从外太空回来的航天员,需要两个侍女扶着送到唐玄宗的面前,“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不过,这可能只是一种美学追求而刻意表现出的浑身无力。而李贺的眼中看到,美人这时起身走出了房间,“背人不语向何处?下阶自折樱桃花”。以一个优美的长镜头的背影折下了一支樱桃花而结束了。

(66)

南下游历,李贺先后到过金陵、嘉兴、吴兴、甬东等地。在嘉兴或钱塘,他寻到了苏小小墓,独自一人凭吊小小,并写下了他的那首“冷翠烛”——《苏小小墓歌》。

冷翠烛,于是成为唐朝最凄清伤美的烛光。

李贺的诗歌里写过不少他的幻想中的女性,而在他所写的所有这些女性中,最美的无疑是苏小小。因为,她在李贺的诗中最为虚空。

然而,李贺是否曾爱恋过苏小小呢?
喜欢立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立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