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Sachs - 休克而十三不靠的仁人和智者

送交者: walkalong[♂☆★★声望品衔12★★☆♂] 于 2023-08-09 22:18 已读 3915 次 2赞  

walkalong的个人频道

+关注
老黑鱼推荐了个Jeff Sachs的视频,很有意思。在一个美国记者主持的民主论坛上,前两个代表主流思想的学者痛批了一顿中俄对现有国际秩序和民主国家的威胁,台湾乌克兰不拉不拉,轮到他发言时,他说,西方加力提防打击谴责的中俄,其作法都基于文化和历史,有其内在合理性,相反,美国则是对内剥削,对外霸凌。。。主持人叫到,Jeff,够了,听着,我才是主持人,你得住口。

Sachs是当代经济学家里最奇特的一个,奇特到,我觉得他的境遇甚至可以跟孔夫子有一比。

后人说孔夫子的失败,在于他试图劝说诸侯复周礼尊周王,恢复秩序,天下平则一国平,乃至一家平。。。乱天下者,本诸侯也,听了他的不成了追自己尾巴的游戏么?所以他彻底失败了,不仅最后他堕三都的政治实践功败垂成,失意之余修完号称“令乱臣贼子惧”的春秋以后,天下却马上进入了比春秋描绘的那一段更不成话的战国。春秋还有几个以强力讲道理的霸主呢,战国只有强力才是道理了。

Sachs也差不多,他提出的休克疗法,也象孔夫子的让乱天下的诸侯恢复秩序一样,是不可能实现的至理。我相信他在提出这一理论时,真正地怀有一颗仁心,休克疗法也是行之有效的良方。

从中印两国的对比可以看出休克疗法的道理。太祖写老三篇,说移走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反毛的可以说那是政治宣传,但三座大山却是中共建政前的社会事实。当然中共上台以后也产生了不少新毛病,但凡事怕比,看看印度就明白了。印度没造反,熏跑了英国人,和平建国,没有经历痛苦的破坏过程的社会革命,结果地方宗教种姓各种势力盘根错节,也不亚于三座大山。虽然现在搭全世界的顺风车,经济也长足发展了,但旧时代传过来的各种矛盾不仅没有化解,反而日渐激化。我认为印度的发展之路快到顶了,越往后越危险,因为它的几座大山还都在,而且越长越大。

Sachs的休克疗法,有点象太祖说的一张白纸,最好画图。

任何社会都有其自己的动作方式,改良是有限度的。到了债台高筑的恶性循环时,改良已经难以调动这个社会的潜力,只有经历痛苦的清零才行。暴力革命是一种残酷痛苦的清零方式,玻利维亚军政府垮台,和后来团结工会把波兰政府赶下台,是这两个国家的福气,不经战乱而逼迫国家经济改制。但任何改制都必须打碎旧的体制,才能重组经济要素,使各利益方面达到有活力的新平衡。玻利维亚和波兰都经历了这个痛苦的重组过程,而西方也按约在最关键的时刻提供了资金,作为休克后启动新经济的第一推动力。当然后来世界银行以此为例,任何一国务机的地步,就得接受苛刻的改革条件,其实都是基于休克疗法的理念。

当一个社会麻烦到危机的时候,良方也肯定是苦口的,所谓世界银行干涉内政,也不奇怪。你内政都维持不下去了,还不许别人干涉呢。所以谓救急不救穷,你有改革良方需要帮忙,才是救急。只管要钱续命,不肯分析和解决问题,那钱就是救穷,丢到无底洞里去了。从来走出危机,都需要包括当权者在内的全社会的配合,各自付出自己那部分牺牲,共度那段令所有人痛不欲生的时艰。

当然忍了痛苦也不一定肯定就行,还有风险。

风险就发生在俄国身上。休克疗法在南美和东欧都至少在当时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却在俄国立刻遭到可耻的失败。当盖达尔一班天真的教授按Sachs的指点成功地把俄国领到休克那一步,下面就是等西方社会出钱,帮它的新经济体制迈出最困难也最关键的一步的时候,西方象曹操笑对吕布说的一样,“缚虎不得不紧”,哪儿特么有钱给你。。。当然俄国也不是无辜的,就算西方听了当时上蹿下跳替俄国要钱几乎要急疯了的Sachs的劝,拿出钱来,你当俄国那帮新旧财阀的钱是哪里来的?他们是吸血把俄国给吸休克了,但并没有准备好一个能自己造血的良性的新体制。面对一位失去了一切的俄国工人的怒斥,“因为听了你的,现在我永远地失去了一切,现在你高兴了吧”,我觉得Sachs肯定痛苦难当。。。孔子也跟子路急赤白脸地赌咒发誓言过,我特么要是有一点点不体面的想法,让上天罚我(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俄国的假休克应该不是Sachs的错,后来世界银行也经常广受批评,说它干涉内政,说它贷款的条件苛刻。。。都说黄世仁狠,他只是想要回自己的钱,谁逼着杨白劳找他借钱的?

现在Sachs是个十三不靠,到处不招人待见的孤独者。从休克里恢复过来的人民认为现在的好日子是自己努力来的,而他却和那时难忘的痛苦联系在一起。就象鲁迅写的,你说这孩子会当官发财,实现的机会微乎其微,但大家喜欢听。如果你说,这孩子早晚是会死的,妥妥的千真万确的实话,结果肯定是“遭到大家齐心合力的痛打”。当官发财和会死都是谁也决定不了的事,当然说好听的大家爱听,说不好听的要挨打。Sachs公开批评美国,从内政到外交,都批评得一针见血,但美国对内的阶级固化和对外转移矛盾是美国的国体所决定的,固然是美国现在面临的所有问题的深层原因,但它改不了。好象重度酒精上瘾的病人,再喝下去早晚毁掉肝而完蛋,但如果不喝,马上肝功能就完蛋了。

我认为他批评美国是出于对美国的爱,对中俄的美言并不是爱中俄,也一样是出于对美国的爱,想以中俄为借镜,帮美国人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但谁都知道他的办法伴随着巨大的痛苦啊,夸中俄这俩死对头,这让他爱的美国和美国人更讨厌他。。。说起来,我觉得他并不真了解中国的经验,中国这几千年历史就是个平民化的历史,政权与阶级固化的斗争从来没停止过。

要不然谁把“怀沙”译成英文,顺便包几个粽子和一个救生圈给他寄过去,看他知道不知道屈原。


贴主:walkalong于2023_08_11 10:51:50编辑
喜欢walkalong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walkalong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