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万物刍狗之 - 树生

送交者: walkalong[♂☆★★声望品衔12★★☆♂] 于 2022-11-27 19:38 已读 1794 次 6赞  

walkalong的个人频道

+关注
今天在公园里走,看到几棵被砍倒的树。公园里已经贴了几年的告示,说有Ash 树被祖母绿甲壳虫侵蚀,要处理一下,总计要花好几百万的一个大项目呢。


孔夫子说君子不器,器必有用,不论是拿自己当器,还是拿别人当器,甚或是死心眼,拿眼下此事此物当个器,非君子应该有的态度,所以说孔子一辈子碰壁,叔孙通被人骂马屁精却最后成了事嘛,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不器啊这么狂怎么行。。。如果我想介绍一下这棵树,怎么能不器。说它什么纲什么科什么属完全引不起共鸣。


查了下,Ash 学名叫梣(音陈),也叫白蜡树,大概就是评书里说的当大枪杆用的白蜡杆儿,木质坚实绵密。树皮还入了本草纲目,说是能明目。虫子我不感兴趣,就不研究了,说是叫祖母绿,就是点深绿色的荧光而已,一点华贵庸雅之气也没有,看着就俗。。。当然也许别人觉得它好看,是我怕所有的虫子。


砍倒的树颇为触目惊心,树根处一圈的黑点,往树心发展。离地十几公分砍断,往上再断几截,离地一米的截面就是挺好挺坚实的木头。好几棵都这样。其中一棵,那些长了一圈的黑点最终走到树心,把树心啃成个空洞,原来所谓对着喊“大国王吃糠”的树洞,竟是这小东西干出来的好事?话说那些黑点也不太象虫子咬,更象是霉菌什么的。。。不过研究到这一步就太远,我只是发散解闷,非道非业亦非惑,这世界上未知而有趣的东西多了,犯不上花那么大心思。


公园嘛,对我本来就是树草鸟虫,还有阳光白云清风冷湖这些东西凑在一起的综合体。人来人往轻轻松松,入眼则喜,回家就忘。以前未发达的农业社会,林子是要放火烧掉,好赶走动物腾出好地来给人类耕种的,工业发达以后,就成了Recreation的场所。我很讨厌这个词,就是恢复生产力,多少有点拿人当牲口的意思。本来树生树死,草长莺飞就是自然,也从来不走心,不过既然多看了几眼,就加了点心思,从砍倒的这几棵竟然联想到夏天有棵我见犹怜的倒霉树来了。


夏天在著名的杜鹃公园里,看到一棵残柳,觉得很有趣,从旁边看上去,一根光秃秃的树干背上长满了新枝条,象一只刺猬。我就拍了张树刺猬,心想有一日发到网上凑个趣。拍完跑到树干近处,心里顿时就一堵,原来树干上给画了个红叉。那一刻我忽然陷在那棵树不甘里,明明生机盎然能,怎么就在胸前画了叉,几乎想去市场为它呼吁一下。当然这只是想想就算了,市政当局怎么可能为一个不相干闲人的忽发奇想而坏了规矩。秋天的时候又看到那棵树,已经被砍掉,树干运走了,树根倒还在,几根新柳发出来,顽强而杂乱地活着。看来市政当局也感我所感,给它留了一线生机,没有斩草除根,随它自生自灭去。


想起个段子,画面上是只断了头剥了皮,但还在伸腿伸脚的青蛙,注解说“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跟这棵暴发生机的必死之树也有些象,我此时,居然凭生些对市政那帮人的感激。虽说树,虫,甚或我们人,总有生死,一边是徒劳地顽强而向生,一边面对必死的终局而放任洒脱,一念之仁,自认与刍狗并无太多差异的轻松,生命的意义,也就是这样罢。



喜欢walkalong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walkalong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向死而生,生生不息。 (无内容) - kudoof (0 bytes) 11/28/22
(^-^) walkalong 给 kudoof 送上一支石榴花! - walkalong (89 bytes) 11/28/22
不愧是“过客无名”,高。 (无内容) - shoppersVIP (0 bytes) 11/28/22
总以为树可以长生不老,却也不是。 - 绿岛阳光 (102 bytes) 11/28/22
确实如此! (无内容) - shoppersVIP (0 bytes) 11/28/22
(^-^) 快乐罗宾汉 给 walkalong 装饰一棵圣诞树!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11/27/22
(^-^) 快乐罗宾汉 给 walkalong 送上一枝风信子! - 快乐罗宾汉 (89 bytes) 11/27/22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