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娃娃婚约

送交者: Adam_Luyan[♂★★声望品衔10★★♂] 于 2024-05-06 7:22 已读 6931 次 2赞  

Adam_Luyan的个人频道

+关注
我叫卢岩,1970年4月,出生在辽宁省,黑山县,青苔萢村。爸爸是附近一家制砖厂的电器技术员。妈妈是位农民。
1971年9月的一天,家里来了个客人,爸爸称呼他为沈阳老刘大哥(注1)。爸爸对妈妈说: “刘团长会相面,我想让他给卢岩看看相。” 妈妈对此很不耐烦。爸爸又说:“刘团长不是外人,你得热情点儿!他说,‘不能让卢岩看见他,要不然就不灵了’。” 爸妈出了卧室。他们仨在厨房里小声说话。刘团长问我的生辰八字。

注1,此时,他是东北军区文工团的副团长,约40岁,师级军官;本书通称他为刘团长。本故事前后,我都听不见刘团长的声音。他说文言文;我是从爸爸给妈妈的解释中,听见他们在做什么的。

(2)

刘团长说他要看看我,把厨房和卧室之间的门帘弄皱了。我没看见他。爸爸给妈妈解释他说的话:“他坐着的那个恣势,通天鼻,是个和尚命,没婚姻命。”
“没婚姻命是啥意思?他一辈子不能结婚?” 妈妈问。

爸爸询问过刘团长后,又给妈妈解释:“也可能结婚,但是婚姻不幸福或者不长久。”
妈妈听后不高兴了,进屋来了。我爸和刘团长在外面说话。一会儿后,我爸来到了卧室,对妈妈说:“你怎么就走了呢!”
妈妈回答:“他神叨叨的!现在谁还信这个。”

爸爸说:“人家都看出来了,你听了就不高兴了!还跟我说,他就是据术直言,按照古书上说的意思,怎么想的,就怎么说。那你也不能这样啊!不信,听听也没关系呀!你出来一起说话!”
妈妈跟着爸爸出去,一边走一边问:“又是啥事?”

在厨房里,爸爸对妈妈说:“刘团长说,他家的大女儿刘健君是天命,天资聪明伶俐,但婚姻命也不好。大哥想把她许配给咱卢岩;说他们俩还挺般配的。把他俩绑成一对儿(2),他们俩不好的婚姻命就都被破掉了。”

注2,插图1-2是本书第18章《太阳石》中的创世界之神 “阿弥陀(Ometeotl)”;是墨西哥的雨神特拉洛克(Tlaloc)和众生之母翠玉女(Chalchiuhtlicue)。图中二人脚踝上红线表示他们俩是由舍利王(Huitzilopochtli,墨西哥之父)捆绑而成的夫妻。怎么绑的?这是一个需要三代人花费100年的大工程项目;下文的蒙眼睛是转移到第三代人的第一步。

妈妈回答:“你看他那模样儿!他的闺女能长啥样!”
爸爸说:“这事儿也就是说说,他家的条件不错。再说,他长的不好看,他家的嫂子还可能好看呢!”

妈妈说:“现在他家挺好过的。这社会,二十年后,谁知道还啥样!”
爸爸说:“人家提出来的,拒绝不好。再说,这事儿就是说到这儿,将来倆孩子成不成的,是他们俩的事儿。现在,咱们不是给卢岩破命么!”

3 蒙眼睛 Blindfolding

稍后,爸爸和刘团长回到了厨房。刘团长说:“如果我说的对,这孩子一见到我,就会哭;不过,他只能见我这一次。”
妈妈在后面,听了之后就说:“还有那事儿!那咱试试!反正见一次也不碍事。”
他们小声安排了随后的实验。刘团长又说:“那我就把他的眼睛蒙上了。”

爸爸和妈妈都表示不明白。
刘团长说:“哎呀!我才想起来,以后我不能让他再看见我了!” 想了一会儿,又说:“没关系!以后我再安排人,把眼蒙揭开。”

妈妈不高兴地说:“咋没关系呢!”
爸爸笑着说:“咱们不明白,刘团长说没关系,那就没关系呗!”

当时,我坐在卧室的炕上;一个人进来了,直接走进了里屋。很快,我就把这件事忘了。突然,他出来了,直接面对地走向我,面无血色和表情。我看得头脑发炸,还没反应过来呢。他飘回了屋地中央,又很快转向厨房,出去了。吓得我,拼命地向炕东南方向爬,嚎叫(注3)!

注3,这段描述了做肉眼通的第一步:他疾速走近我,我看着,感觉如同摄像镜头快速聚焦,头像似爆炸了一样。这惊吓使我患了婴幼儿神经发育失调症。此病症的一个症状是视力障碍,古人就说把眼睛蒙住了。启蒙的过程在2.8节。第3章详细地讨论了此 “肉眼通” 的作法。插图1-3左源自古墨西哥,表示舍利王正在为教子讲述肉眼通作法的第三步。插图2是特拉洛克,笔者认为他的眼睛是古墨西哥人对肉眼通的眼睛 “不眩光” 特征的描述,即不眩眼。图3是中国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面具,笔者认为那是把肉眼通的眼睛描述成了触目惊心的 “触目” ,即看见的人可能会有 “被接触到了,被电击了” 的感觉。

厨房里,妈妈惊讶地说:“哎呀! 真哭了 !这咋办!”
爸爸说:“说好了的,你进去安慰他!”

妈妈一边往屋里跑,一边喊:“咋地啦?咋地啦?”
我爬到炕檐边,抱着妈妈哭。爸爸也进来了。

妈妈气愤地说:“吓得!咱俩都不在,突然看见一个陌生人。你看!唉呀妈呀!头发都站立起来了!可把孩子吓坏啦!”
爸爸说:“老刘大哥让你问。”

妈妈问:“问啥呀?啊!咋地了?告诉妈,咋回事?”
我只是比画,说不出话来了。

妈妈气愤地嘟囔:“就是吓得!这连话都不会说了! 摸摸毛,吓不着!告诉妈,你看见啥啦?”
我回答:“人!呜!呜!”,用手比画着。
妈妈对我说:“啊!一个人进来,然后又出去了。这事儿,我和你爸都知道,没事儿!”

4 婚约定了 Marriage Contract is sealed.

爸爸去了厨房,一会儿又回来了,对妈妈说:“刘团长出去了,让咱俩再商量商量俩孩子的事。”
妈妈说:“就像你说的,这也不算个事呀,他要多少钱?”

爸爸说:“也没说钱!不能要钱吧?”
妈妈说:“还是问清楚好。”

他们仨人在厨房说话。刘团长说:“这亲事就这么定了!啥钱也不用。这事还关系到我姑娘呢!也是我的事,由我来作法。”
爸爸问:“那我们该做什么呀?”

刘团长说:“以后我会告诉你。刚才在你们商量这事儿的时候,我在外边做了点儿事。现在,他们的命已经破了一半儿了。其余的作法,将来不在你们家里做,会在外面的什么地方。”
爸爸说:“小卢岩将来就能结婚了,真好!这事儿全靠大哥费心了!”

5 视力测试 Vision Test

一些天后,爸爸刚下班回来,跟妈妈说话。我家的卧室开间大约是6.5米×3.3米;但是,我被白雾包围着,看不见他们。妈妈说: “刘健君送给卢岩的!快让卢岩看看!” 。

当我爬到距离爸爸很近的时候,看见爸爸带回来的两个玩具:一个黄色塑料陀螺和一个红色带各色斑点的华丽棒。现在回忆起来,那时,我能看清0.5m远,0.9m直径大小的一个地方,周围是白雾(注3,这是婴幼儿神经发育失调的症状)。我只能看清爸爸身宽的一半,看不见妈妈。现在估计,我和妈妈的距离不会超过1.4m远。

妈妈对爸爸说:“看来,这孩子的眼睛有毛病了!趴到那么近看!”

6 刘健君 Eve Liu

又一天,我在卧室炕上坐着,爸爸笑嘻嘻地对妈妈说:“人家那谁,去沈阳看见刘团长了。他家可好过了。我还特意问问他家的大丫头。那才多大呀!到处跑,不怕陌生人,见人就主动搭讪,会背诗,唱歌,100以内的算术张口就来。”

妈妈回答:“你还记着呢! 她上托儿所或者幼儿园吧!我听说那地方,人家都教。那孩子长得啥样?”
爸爸回答:“那我没问。”

妈妈笑着说:“你瞒着我吧!” 转头对我说:“这么点儿个小人儿,还有个媳妇儿在大城市。以后咱上学,也好好学习,比她学习好,咱还看不上她呢!咱可不攀那高枝儿!”

爸爸说:“瞒你干什么!我没办法问。他只说那小丫头,鬼精灵,一点也不怕生,前院后院到处跑。那么个小孩子,谁还能说人家长得丑。”

妈妈进了里屋,不说话了。当时,我还真的很想听。妈妈发现了,对爸爸说:“小卢岩可能明白这事!一说刘健君,他瞪着眼睛,聚精会神地,听得可认真了!”
看来这时,我的视力恢复到接近正常了。

去本书目录-https://web.6parkbbs.com/index.php?app=forum&act=view&tid=4025250
贴主:Adam_Luyan于2024_05_19 20:54:58编辑
喜欢Adam_Luyan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Adam_Luyan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