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笔会文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邂逅(35)— 一张火车票

送交者: 禅衣草[☆★声望品衔8★☆] 于 2024-06-08 9:52 已读 3546 次 2赞  

禅衣草的个人频道

+关注

“辛姐 我真的没事,我只是刚刚受那首歌的影响。这首歌我听到的已不是第一次了,说起来也是恰巧了,我从大武汉跑岀来的时候,好像听到的就是这首歌。那天在火车上,坐在我邻座的那个小姑娘昏沉沉的睡着了。当时她的耳机不幸出了故障,又赶在她睡着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全车厢的人几乎是差不多都听到了这首歌。虽然当时释放了一些紧张的情绪,那优美的旋律,让我们暂时忘却了时间,也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但一听那歌词。当初我就想为什么天下会有这么扯的剧情?我们一群狼狈不堪的人聚在一起,难道就是为了在这对的时间里一起惊慌失措吗?当时不知后面还有这么一出戏。恰似在为我安排的。人说出门遇贵人,福禄自然来。原来这首歌早有寓意,世上早就有如此的安排。辛姐,你就是我遇难逢祥逢凶化吉的贵人,如果……这关我闯过了。”


“雨辰 你的话,一直是话里有话,这让我好替你担心啊。贵人我虽不敢当,但偏偏让我和你遇上了,我也不想推却。只要是你张口的事,我自会尽心的。”


Cindy希望雨辰接过她的话来,告诉她更多自己所担心的谜底。那怕是多么坏的消息,即使再坏再糟的事,又怎么能抵得过一条人命的价值,况且时间还在。可是偏偏这个男孩只张了张嘴,吸了吸气,便又小心谨慎地闭上了。


最后只是说因为今天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自己的心情随着伤心跌宕起伏,不是一个糟糕就能说明白的。想自己独自安静一会儿,让自己独自消化沉淀一下。然后便匆匆忙忙的挂断了电话。


这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隔离着两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心,虽然现在相距很远,但是他们的心却靠的很近。一个是担心,另一个还是担心。只是他们的处境不同而已。


当时北京的形势确实紧张得让人揪心,Cindy的一个同学那里发生了一件事儿,本来按照平时就是一件极不起眼儿的小事儿,可是赶上了疫情的大气候,现在便酿成了一件公共卫生事件,像公安机关突然发现了一件惊悚震慑的案件一样。而这个警察不是来自于派出所,而是来自于民间。


当时北京在大形势是挨家逐户的闭门躲疫,小形势嘛,是私底下从民间堵截和发现漏网之鱼,这网当然是来自于重灾之都的武汉。而鱼便是重灾之都偷跑出来的那五百万的可疑之鱼。


话说北京某小区一个愁眉不展的冬日下午,有一个打扫小区卫生的大妈,正在小区的楼道门前例行公事,低头拿着闷声扫地,本来刚刚上班的她,正赶上昨晚上北京城又刮了一阵子的斜风,遍地落叶不说,又有一些素质低下的人新扔出来了一些杂纸脏物。她一边低头打扫着,一边没有好气的嘟囔着:生了孩子没有屁眼儿的杂种们,不知道怎么过日子才算上太逍遥。扔下的东西轻的重的不分,连玻璃渣子也敢往下扔。等老娘得了势,也让你们尝尝这伺候人的滋味。老娘让你们也感受一下大头朝下的感觉。


正在心里不畅快之际,突然眼睛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她只当又是一张没用的废纸,一扫帚扫过去,那纸偏偏不听她这扫帚的话,就是粘在地上硬是不走。她又硬扫了两下子,还是纹丝不动。她只得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一边低下身子去捡拾,这腰一猫下,头一低下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张小小硬质的火车票,成心跟她作对,正冲着她笑呐,粘在地上死赖着不走,她瞪圆了眼睛骂道:“不长眼晴的死狗们,用完了还不知让它归位。还不当不正的让它挺尸拦着道儿,不差功夫的找着挨骂。”


只是这猫腰抬起来的一霎那间,她好像看到了什么,又连忙把那已经扔到了垃圾桶里的东西又重新捡拾起了起来,重新拿起斜着眼晴多看了一眼,这一眼一看可不要紧,把她看的眼里心里都看得冒开了花。眼睛也在鱼肚白的光晕下熠熠闪光,差点笑过了气去。


“偏偏上班也让我心不闲着,费我猫下了腰,原来是让我睁开眼睛去发现什么呀,这算撞到了我的枪口上了,不早不晚的,就是该着让我立功请赏去。该着!该着,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月亮倒是从北边挂起来了。”


说着也不在继续打扫,扛起扫把,一溜烟儿的小跑起来,不一会儿便消灭在小区的灰蒙蒙的雾霭里。

喜欢禅衣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禅衣草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