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一段难忘的旅程(五)第一难“ 押送途中缠斗民兵逃脱”

送交者: 花名雞仔[♂★★★★8008★★★★♂] 于 2024-04-12 7:25 已读 713 次 2赞  

花名雞仔的个人频道

+关注

【接上】前面说到我们三个人在荷树下被捕后在夜晚押往淡水途中反抗,年龄小的“劳改兄弟”在争夺搏斗中成功抢回一袋干粮(三斤炒米和饼干),在他夺得干粮后直奔路边水田跑,同时大声叫我赶紧跑,当时两边水田刚插完秧,耕过田的人都知道刚插完秧水田泥浆很深,在水田泥浆里根本跑不快跑不快我两也不敢上田埂怕民兵从田埂追来,我两在水田里拼命跑。

早在村里祠堂里,这两个民兵不太情愿押送我们去“淡水”,祠堂里六七个民兵个个推三推四,最后选出这两个来押送,原因恐怕是他们吃完饭,又得干干净净还穿得整整齐,换了谁也不会愿意在夜晚押送我们。这下可好,我们选择往又湿又脏的水田跑,就是希望他们怕湿怕脏不愿意下田追。后来果然应验了,他们没有走下水田追我们,说实话,换了谁也不会在这种地方追。我们估计他们没有下田追可能有几方面原因吧,一、是夜晚又没有月亮看不清也看不远、二、工作了一天,又刚吃完晚饭和冲洗得干干净净,三、穿着鞋在泥浆里根本跑不动。

民兵和我们可不同,我们是与生死有关的逃命,而民兵他们只不过是在“工作”,谁愿意在这种环境下卖命的追逐,要他们走下水田在泥浆里追我们,相信民兵怕脏、怕弄脏了衣服才不愿意下田追赶。如果真的要追也只能一个民兵追,因为还有另外一个同伴在小路一直向前走,一个民兵还拿着大堆干粮和衣物,他们不可能丢下大堆干粮衣物不管路上另一个同伴,两个人同时追來吧。民兵没有向水田追來,老实说,他们想追也未必能追得上

黑暗奔逃途中我们听了几声枪响,民兵是否真的对着我们开枪,是不是非要把我们置于死地不可,在当时偷渡可不是死罪,要是真的开枪打死人那就不是简单事件了,那年代就算成分不好的地主也不能随便把弄死。我记得我村六三年建水库,由于炸山取土一块石头击中了一个地主年青女孩头部,这个地主女青年就这样被炸死了,在当年死人可不是小事,后来上面派人下来调查好几次,最后也向地主家庭赔了一笔钱,当年我也在建水库行列中。

从以上死人事件中看,不是可随随便便就可以打死人的,押送我们的兵民究竟是向那里开枪,谁也不知道了,相信他们开枪是在阻吓我们继续跑,或者是在警告我们。在沒有月亮的夜晚,连人都看不清,如果真的向我们开枪也未必能打中,除非民兵是训练有素的神枪手。民兵随便开了几枪,我信想是回去好交差,人跑了如果不做出一些动作,他们回去如何交差,不知者还以为他们不愿押送我们去“淡水”,而故意在半途有意放掉我们走呢。

在人静黑暗中我们听到枪声也没有停下,两个人也顾不了这么多命的向前跑,一块田过一块田奔逃,逃跑过程中看见上下田之间有个”水帘洞“。在我们那一带的农田,由于地势高低不平,很多都是上一块田连着下一块田,如果上一块田的田水高过了田埂,田水就会往下田流,时间一长上下田之间就会被冲出一个个洞,如果水不断的往下流把洞口遮挡住就会形成一个个的“水帘洞”。

在无月亮夜晚这些“水帘洞”是最好藏身之处,我们在一个比较大的“水帘洞”躲起来。这种地方很难被发现,上田的水不断往下田流又是在夜晚。虽然有哗啦啦的水流声但我们躲在洞里连呼吸都不最使劲,就是怕他们万一追来听见。我们两个人全身泥浆在水帘洞里躲了很长一段时间。

另外的一个同伴还是“五花大绑”一路沿着小路向前走,有没有民兵追他当时我们也不知道,这位同伴年龄稍大,可能胆小怕事不敢反抗吧,当时两个民兵和我们纠缠争夺干粮时没有人管他了,如果他想跑一定能跑掉,听说最后被带回祠堂,后来听说送去劳改场经过了半年劳动改造。我和“劳改兄弟”的第一难总算有惊无险过去了接着又来了第二难,我俩如何对付第二难我有空继续聊。



贴主:花名雞仔于2024_04_12 10:29:14编辑
喜欢花名雞仔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花名雞仔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