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看见她之后。。。。 (微小说)

送交者: 花似鹿葱[★★声望品衔10★★] 于 2024-04-07 16:28 已读 1798 次 3赞  

花似鹿葱的个人频道

+关注
外面的阳光真好。

戈尔拿起手杖,出门了。这样的天气里,他总是要出去走一走的。


Savannah是个旅游城市,游客终年不断,在市区那些精致而风格迥异的小广场里穿梭往来,在River Road的小商铺里进进出出,热闹得很。疫情严重的时候,游人少了许多,一个个街心广场宁静悠闲,只有灰鸽子旁若无人的并肩交颈,咕咕咕地说着我们听不懂的情话。


这些广场现在真正属于它们了。


妻子在世时,他们两个总是喜欢缓步走过这些小广场,非常热心地为游客们指路。人们的啧啧赞叹,是他们作为Savannah人的骄傲。


妻子的身体比他好,一路上总是谈笑风生,时不时会快步走到他前面,再回过身来招呼他,看他拄着手杖不紧不慢徐行。


戈尔年轻时是个美男子,如今虽说老去,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但是身材保持得就像模特一样,长腿宽肩,腰板挺直,穿什么都好看。妻子喜欢远远地欣赏他。


可她怎么就走了呢!那么多人感染了covid-19,怎么偏偏是她没有挺过去呢?


戈尔慢慢走着,他家离麦迪逊广场很近,他和妻子走累了,会在广场旁一个小咖啡店里坐一会儿,喝一杯咖啡。


今天他轻车熟路地又进了这家咖啡店。


这家小店有个大名字:“Foreign Affairs”,大概是为了讨游客欢心吧?


店里几乎无人。可是在他和妻子常常坐着的靠窗位置上,坐了一个陌生的女子。他只好就近另坐了。熟悉的侍者不用他招呼,很快送上来一杯他喜欢的加了威士忌的黑咖啡。戈尔对他点点头,侍者也点点头。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戈尔呷了一口咖啡,四顾,忽然愣住了。


那个坐在妻子位置上的陌生女人怎么那么像他妻子年轻的模样!甚至在左边眉心也有一颗痣,甚至那鹅黄色的开衫,碎花的连衣裙,桌旁系了鹅黄色绸带的草帽,都是妻子的遗物啊!


戈尔呆呆地,他们这个小城“闹鬼”是出了名的,但都是在夜间,怎么大白天……


那女人注意到戈尔的目光,礼貌地点点头,微笑。


戈尔昏头胀脑,抓起杯子,猛地灌了一大口,慌乱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咖啡店。


侍者在后面叫:“先生,您的手杖!”


戈尔接过手杖,连句“谢谢”都忘记说。


夜里睡不着,眼前就是那个女人在晃动,那个像妻子年轻时一样的女人。


第二天,他忍不住还要去看看。出门前,在穿衣镜前停了一下。忽然发现,裤子是皱巴巴的,外套的胸前有点点油渍。


戈尔的衣装向来是妻子打理的,妻子去世这一年,他根本无心于此。今天才觉得,这一套行头有点邋遢。他转身到衣橱里,那里面所有的长衣短衫配饰配饰都是妻子买的。


咔叽色的裤子,宽松的黑色绒线衫,棕色皮鞋。妻子说,他这么穿很帅。


戈尔走到咖啡店门前,想了想,没有进去。坐在了隔着马路的长条椅上,这个位置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咖啡店落地玻璃窗里一抹耀眼的鹅黄色。


这就够了。


两天,三天……,戈尔天天穿戴整齐——按照妻子的标准穿戴整齐,有时是一件青灰色格呢的休闲西装,有时是一件米色的短风衣,皮鞋擦得锃亮耀眼,休闲鞋刷得一尘不染。他还去理了发。然后坐在咖啡店对面街道的长椅上,凝视着那一抹鹅黄色。


这天他终于决定,要主动上前搭讪那个女人。


咔叽色的裤子,宽松的黑色绒线衫,棕色皮鞋。妻子说,他这么穿很帅。


戈尔仔细审视镜子里的自己,用手抚一下灰白的鬓角,想了想,又加了一顶黑色软呢帽——这帽子他其实不常戴。


推开咖啡店门的时候,戈尔感觉心跳加剧……


那个位置上,那个妻子常坐的位置上,陌生女人坐的位置上,没有人。


刚刚隔窗还看见的呀?


戈尔问侍者,常来坐这个位置的女人呢?


侍者问:什么女人?


就是穿一件鹅黄色开衫的中年女士。这几天不是天天来吗?


侍者一脸茫然: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呀?


戈尔坚持:我天天看见她就坐在这里!


侍者认真:一直没有人坐在这里,我还纳闷您怎么不来了呢!


戈尔又糊涂了,他在做梦吗?白日梦?幻觉?妻子显灵?


那女人再也没有出现在戈尔的视野里。可是戈尔忘不了那一抹鹅黄色,坚持按照妻子的标准穿戴好再出门。


咔叽色的裤子,宽松的黑色绒线衫,棕色皮鞋。妻子说,他这么穿很帅。


万一哪一天又见到妻子呢,不能邋遢啊……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 ……。

注:结尾诗歌作者——克里斯蒂娜·罗塞蒂 (Christina Rossetti)英国19世纪诗人


喜欢花似鹿葱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花似鹿葱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