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京华茶馆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惊爆 美国会九封信彻底曝光中共 吁全美抗共

送交者: 笠北七[♂★★声望品衔10★★♂] 于 2024-03-27 2:57 已读 641 次 1赞  

笠北七的个人频道

+关注
拜登政府对中共科技领域围堵之际,美国国会众议院委员会致函联邦政府九个部门,要求这些行政单位调查中国共产党(CCP)系统渗透美国的活动、并告知相应措施是否到位。 九封信的主要不同在于,将中共与中国分开,把美国与中共的竞争关系定义为一场政治战争(Political Warfare),并要求各部门采取全社会、全政府的方式,堵住中共对美国社会 、经济界、华人圈的系统渗透。 过去四十年来,美国联邦政府的各个部门一直互相配合,支持中国的现代化,如今相反的做法,意味着对过去政策的彻底告别。


九封信都说了什么?


3月1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与问责委员会(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Accountability)向九个联邦政府部门发送信件,包括司法部(DOJ),农业部(USDA)、环境保护署(EPA)、缉毒 局(DEA)、全球媒体署(USAGM)、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局(FinCEN)、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FERC)和国家科学基金会(NSF)。


在每一封信中,委员会都强调,几十年来,中共一直试图渗透和影响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目标很明确,就是打败「主要敌人」美国,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就是「战场无处不在」 ,工具也多种多样。


信中说,虽然也有来自其它国家的威胁,但「中共政府明显与众不同」,从经济间谍到窃取商业机密、侵犯人权、技术竞争,中共对美国构成最大的战略威胁,这种威胁已经等同 于「争夺地区和全球霸权的全面战争」。



信中提到,由于所有美国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PRC,中共)的战争目标,联邦机构有责任:(1)向美国公民宣传他们可能遇到来自中共的危险;(2)提供适当的 措施,鼓励美国人积极主动地保护他们的社区、学校、宗教场所、企业、财务、食品等等免受中共威胁。




2023年2月1日,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主席美国众议员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在华盛顿特区雷伯恩众议院办公大楼举行的公听会上发表讲话。 该委员会举行公听会讨论COVID-19疫情起源等。 (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委员会在给司法部(DOJ)的信中,主要提及司法部应当保护美国企业、华裔美国人、美国司法系统免受中共政治战的影响。



信中说,美国商界是中共「精英俘获」的主要目标,针对美国商界的经济战往往会使用美国代理人为中共出谋划策,矽谷则是中共对商界发动经济战的首要目标。 2021年底,中共越来越肆无忌惮,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致函美国高管、公司和商业团体,敦促他们充当中共的传声筒,公然试图影响美国企业和领导人的政策立场。


中共的政治战还特别针对美籍华人,通过代理人和威胁在中国的家人来恐吓,越来越多地利用华人参与,通过合法和非法手段窃取美国技术。


中共还试图利用美国等开放的民主社会,种族主义经常被用来转移对中共的批评,干扰美国的司法体系。


委员会要求司法部在今年3月20日提供简报,告知司法部自上而下是否确保所有员工都了解中共对美国的政治战和影响力行动,是否对处理中国事务的员工进行培训,使其来 解中共多种形式的战争威胁,是否已经向美国商界、华人和其他被中共列为目标的美国社区宣传中共的威胁;是否为美国人提供举报中共在美国非法活动的线索或举报热线等等。


在给农业部(USDA)的信中,主要提及中共窃取种子技术,购买美国农地影响国安等等。


在给环保局(EPA)的信中,主要提及中共试图影响美国的能源政策,以使共产中国受益;以环保组织为目标,统战团体以此向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施压;美国制定依赖 中国的能源政策。


在给缉毒局(DEA)的信中,主要提及中共试图利用芬太尼来削弱美国。


在给全球媒体部(USAGM)的信中,主要提及在美国有700名或更多可能的宣传员在美国媒体内工作;中共已经渗透到全球和当地媒体以及娱乐业,并积极寻求通过社交 媒体和网路操作操纵公众。


在给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局(FinCEN)的信中,主要提及中共利用美国房地产和赌场清洗非法资金,支持贩毒活动、三合会等等;购买土地对国安造成威胁。


在给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信中,主要提及中共利用太空来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实施其军事和太空计划;中共将太空视为竞争场所。


在给能源监管委员会(FERC)的信中,主要提及中共投资破坏西方能源安全,控制关键矿物,并点名华为和宁德时代。


在给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信中,主要提及通过和美国合作,美国的生物科技不仅会被用来镇压维吾尔人,还会被用于军事用途。



在这些信中都提及这些部门内部全体人员是否对中共威胁有足够的认识、是否告知美国民众、是否采取防范措施等等。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宋国诚对大纪元表示,美国对中共对美国进行的渗透统战,显然比过去有更为清晰的认识。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宋国诚(宋国诚提供)


他说,比如说给缉毒局国会提到,中共不断利用的芬太尼,每年至少造成美国十万人以上的死亡,还不包括因使用芬太尼所造成器官损害、致伤致残的情况, 这个数字是远远超过了致死的数量。


宋国诚说,美国国会以全面性的、无缝围堵的方式,发信给美国政府的部门如何去防范,接下来如果有具体的事实和证据,相信美国政府一定会根据调查结果对中共进行更 进一步的制裁。


时事评论员蓝述对大纪元表示,美国国会直接给联邦政府写信,影响是相当大的,因为美国国会代表民意,这封信实际上起到了一种敲打作用,直接告诉联邦政府各个部门,要 把中共当成一个敌人而不是简单的一个竞争者来对待。



「它能起到这个提醒,告诉美国联邦政府的所有工作人员,无论哪一个部门,凡是在处理对华政策的时候,一定要明白中共是美国的敌人,中共正在对美国进行一场超限战。 」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un Huang)(黄大卫授权)


对于为何这九封信的对象不包括商务部、国土安全部、中情局和国家情报中心?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Wong)对大纪元表示,这些部门本身处于对外关系和对内安全的第一线,中情局和国家情报中心对北京和中共的影响力有较多的观测,会提供 情报给国会对中共竞争委员会;商务部从2018年贸易战以来,已经跟北京有非常明确竞争关系;这九个部门都跟经济、民生、社会运作有关系,主要是对国内社会管理部门的提醒 。


宋国诚认为,商务部、国土安全部、中情局,还有国家情报中心也好,不仅居于美中对抗的最前线,实际上也是负责调查研究中共如何渗透美国的核心机关,所以应该是要通知里长 、连长怎么样去维护社区的安全,不需要通知警察局了。


与过去四十年对华政策彻底告别


美国国会九封信,意味着与过去几十年的对华政策的彻底告别。


过去几40多年来,美国一直在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和自由化,这种帮助甚至是以牺牲美国价值观、西方民主、安全和良好共识为代价的。


2019年底时任美国亚太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在一次演讲中表示,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仅10年时间内,美国就接纳了10万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学习;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与 美国签署了科学合作的协议;美国还给予了中国最惠国贸易地位,即使北京不符合美国法律规定所要求的政治和公民权利标准。


着有《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一书的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部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明确表示,⾥根总统时期,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与中国的对应机构科技部 之间一度拥有60多项协议,以便于国家科学基金会迅速分享任何新的科学发现,同时资助中国各地的科学家和大学。 美国还向中共提供情报、武器、先进技术、贸易,帮助创建环境保护局、疾控中心,帮助中共加入所有的联合国专门机构等。


蓝述说,柯林顿2000年讲得非常清楚,要把人权问题和经济问题脱钩,希望让中国富裕起来产生更多的中产阶级,推动中共政治体制改革。 后来的小布希、欧巴马,一直延续这个核心对华政策,那个时期的对华政策建立在中共可能进行改革慢慢演变成一个民主国家的幻想之上。


他说,今天美国政府已经清醒了,认识到以前的幻想根本不可能实现,共产中国富裕起来了以后,它就变本加厉在全球进行扩张,威胁西方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所以美国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完完全全地将中共看成一个破坏威胁自由世界未来生活方式的一股敌对势力,跟柯林顿时期完全不一样了。


蓝述表示,九封信所代表的想法,现在其实已经是主流了,只不过美国的行政部门和立法部门还不完全一致。 拜登内阁基本上把中共定义为一个竞争者,还没有完全的将中共看成一个敌对势力。


但是美国国会议员他们在这个对中共的问题上,要清醒得多。 「我曾经有机会和与中共竞争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对话,我直接问中共是美国的竞争者还是敌人?他当时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回答中共是美国的敌人,不是竞争者。」他 说。



宋国诚表示,如果真正了解中共的本质,这些做法基本上都是可以想像的。 甚至可以说,只有中共做得到的,没有你想不到的,中共的本质就是如此。


「为什么中共会这么做?如果中共不这么做,它还叫做中共政权吗?就像一个法西斯政权,如果说要问一个法西斯政权为什么会这么做?那么只能回答说,如果不这么做的话, 它怎么能够叫做法西斯政权吗?」


国会监督与问责委员会的九封信与共和党对华政策一脉相承,去年3月28日,华盛顿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发布一份题为「Winning the New Cold War:A Plan for Countering China」的报告。


报告说,美中陷入了一场新的冷战,中共是美国的敌手(adversary)而不是竞争者,表现形式是:中共在灰色地带行动,利用美国开放的性质,在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渗透 到美国的社会之中。 美国也不太可能采用与对付前苏联的方式,一个可行的方式是采取「全政府、全社会」的方式,整合整个美国社会资源,合力对抗中共。


「全政府」战略(whole of government strategy)是川普政府2018年8月最早提出,拜登政府延续对华战略上的「全政府」方式。


九封信如何影响美中关系?


对于九封信是否会进一步何影响美中关系,宋国诚认为,这种非常具体的措施主要是要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但从美中关系恶化的负面的趋势来看,两者之间对抗的 场景会逐步升高,恶意也会增加。


宋国诚认为,美国议员的做法也可能被其它国家效仿,像TikTok加拿大也立即跟进了,至于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都已经开始对TikTok进行调查了。 「所以不仅是风行朝野,也会形成一种全球的示范效应。」


黄大卫表示,这种做法会让更多美国权力部门、管理部门越来越明确美国的国家利益跟中共政府、跟中共的冲突已经越来越烈。 由过去美中关系大部分是协作、小部分是竞争,现在情况发生逆转。


「等各个部门他们进行调查之后,可能会有一个重新的全面的评估,估计这个美中关系可能还会受到影响。」




几十年来,中共对美国悄然展开了一场「超限战」。 图为在北京八一大楼门口站岗计程车兵。 (Andy Wong/Getty Images)


蓝述认为,这九封信对美中关系不会有太大影响,大不了就是中共外交部出来个战狼叫几声。 因为中共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早就知道与美国的冲突不可避免,从90年代中共军队就搞出来针对美国的超限战,一直把美国作为头号敌人。


蓝述认为,虽然现在和2018年比,整个美国,不论是美国的民意还是美国各级政府,政治人物、学术界、工业界对中共的认识,已经比6年前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美国实际上对中共威胁的认识远远不够,还有相当长的这个路要走,因为从基辛格访华开始,美国对华政策一代一代的人下来,已经有50年的历史了 ,一直到2018年川普开始和北京打贸易战,对华政策才开始出现转变,接近半个世纪形成的整个对华政策,要把它一下子改过来,也不大可能。」


蓝述表示,这些年欧洲国家的对华政策基本上是跟着美国的政策在转,但普遍都要比美国来得慢,都需要一个转型的时间。 实际上欧洲国家的转型,从俄乌战争以后就开始加速了,俄乌战争对整个欧洲对华政策转型起到了决定性推动作用,因为中共一直在支持俄罗斯。


「但是这个转型实际上仍然是个缓慢的,有很大的惯性,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全调整过来。」他说。
喜欢笠北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