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海外华人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在巴西,大地疗愈了我一生的孤独与悲伤

送交者: 老孙子[♂☆★★★蛋神--老人家★★★☆♂] 于 2024-05-22 15:35 已读 2548 次 4赞  

老孙子的个人频道

+关注
在巴西,大地疗愈了我一生的孤独与悲伤
Original Crystal祉迎万物爱人 Juicy Medicine



只是用葡语轻轻呼唤你的名字,我就会热泪盈眶。

A terra. A terra. 妈妈。

我曾经以为,我的存在式孤独是无解的,直到遇见了你。

遇见你,就像是一个小朋友走丢了,怎么都找不到妈妈,有一刻终于找到了,终于回到最安全的怀抱里,可以放松下来,放声大哭,把之前走失的所有痛都哭出来。这份感受,乘以一百倍,就是我终于回到你的怀抱里的感觉。

Pachamama,大地妈妈,我的家。

图/我的AI绘画

五年多前,在泰国的荒野里做灵境追寻vision quest时,我与你有过一次匆匆的相遇,那时候,你更是“大地女士”。

第一次在巴西遇见你,是在巴西侧的伊瓜苏瀑布公园,巴士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穿行,清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突然之间,我感觉到了你的拥抱。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样的拥抱,只记得当时感动到冒出一个念头“想在你的怀里死去”。好像亚马逊雨林是一颗心脏,这里的树是指尖,心脏的脉动一下一下地传到了指尖。你温柔地拥抱着我,是轻盈的,精微的,又是深切的,实在的。

然后我回到阿根廷,过了一个半月,正式踏上了巴西的土地,第一站是Floripa魔法岛,深夜到达airbnb,在海景小木屋里慢慢安顿下来,突然之间,在夜色里,我又清晰而强烈地感受到了你。你活生生的,可触碰的,充满爱的存在。

你拥抱着我,是松松的、给我全部自由与空间的那种拥抱,但你又穿透了我的整个存在。你在我的心里,在我的yin道里,在我的全部存在里。没有任何一寸的我,不在你至深至爱的怀抱里。

在魔法岛,我在很多地方都能感觉到你,哪怕是在有些混乱的市中心。

你无处不在。你从未离开。

当我感觉到你,就觉得自己终于回家了,终于可以做我自己了。

然后,我来到了Abagiania。上一刻,我还在祈祷我内心的孤独与隔绝感被疗愈,下一刻,我就又感觉到了你的拥抱。

再一次热泪盈眶。


大地有世界上最好的拥抱。


世界各地很多人都对我的拥抱赞不绝口,我想,那是因为,我的拥抱里,有大地妈妈的一点影子。


在读这篇文章的你,如果你爱我的拥抱,那么,大地妈妈的拥抱,比我的还要美好一百倍,一千倍,无数倍。






我从小就有很强烈的“局外人”之感,当时在语文课本上读到朱自清《荷塘月色》里那句“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觉得就是我的生命写照。

父母的疼爱、好友的知己情谊、刻骨铭心的灵魂伴侣之爱、志同道合的社群温暖、动物纯粹热烈又忠诚的爱……所有这些都很好,却都不能消解那个最深的孤独,那个“我在地球上没有家”的流浪感。

过去十年里,我在全世界旅居,走过亚非欧美四大洲二十多个国家,也遇到过很多我很爱的地方,却从来不觉得哪里真的是我的家,直到我来了巴西。


和几个巴西人聊过,有人说,在整个巴西,大地妈妈的存在都很强烈。


大地妈妈是给我回家的感觉的重要元素,与此同时,巴西人身上惊人的接收性、温暖友善与欢迎,也与大地妈妈的爱一脉相承。


我在这里经常感觉不到自己是个外国人(即使我的葡语非常初级)。


巴西是种族大熔炉,长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是巴西人,所以我整天都被问“是不是巴西人”。如果你跟巴西人说,我觉得自己是巴西人,他们会很开心地欢迎你加入。


在这里,即使是看起来最被神抛弃的人,比如赤贫者,瘾君子,疯子,都能在街上找到个流浪汉的位置。不是说那个位置能过得很好很舒服,但至少,大地母亲会全然平等地爱他们。


这里当然有这里的问题,比如巨大的贫富差距、某些地区严峻的治安问题(每个巴西人脑内都安装了“高警觉模式”,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小心谨慎已经成为骨子里的本能,每个来中国的巴西人都感叹天呐这里也太安全了吧),等等。


外国人普遍超爱巴西想搬过来,而很多巴西人却竭尽全力想要逃离。


当我们已经足够成熟强大、主动选择到一个国家,难度当然远远低于从最小、最脆弱无力、最容易被影响/编程/创伤的时候就生长在一个国家,更容易更多看到美好的一面。


巴西不是完美的,但我在一个完美能够接收它的礼物的时候,终于遇见了它。


在这片土地上,即使有时候我面对人群依然觉得自己是局外人,但只要我想起大地妈妈,就会意识到,她的拥抱一刻也不曾离开过我,我与她的归属,比与任何人类的归属都更深刻。




家园感,不仅关于与家人、乡邻、文化、民族等这些人的层面的纽带,也与和土地的连结密切相关。


曾经,“大地母亲”对我来说,经常更多是一个哲学/灵性的概念,我偶尔能感觉到她一下,当下感觉非常美好和感动,然后就又抛到脑后。


我看似生活在大地上,却一直隔着一层,是一个孤独割裂的原子人,有时候和一些其他原子聚在一起,相伴一程,却依然像无根的植物,漂泊的浮萍,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存在式焦虑。


在这里,我才体验到,她一直都在。


原来,我是有家的。






我不再需要从人类身上找完美的爱了,我已经拥有完美的爱了。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两个妈妈,一个血缘上的妈妈,一个精神上的妈妈。


人类母亲做得再好,也不可能给到我们需要的全部母爱。


和大地有足够连结的母亲,可以引导孩子与大地连结,更丝滑地找到精神上的母亲。


成年人不可能去找血缘母亲做回婴儿,真的变回小小一只,在她的怀抱里吃奶。


在大地妈妈的怀里,我们永远都是赤子。


我一直有一个“小孩没当够”的遗憾,我成熟太早独立太早,在生命早期缺乏在精神和情绪层面上能够完全交托与依赖的靠山、导师、大树和翅膀,但遇见大地妈妈后,我发现自己什么也没错过。


不管我迟到多久,她的怀抱都依然温暖。


你的血缘母亲,也是大地的孩子。在人间家族里,她是你的长辈,在大地面前,她是你的姐妹。


大地是那个永远都在、永远爱你的完美妈妈。


如果你和妈妈关系不好,或者她已离世,你并没有丧失母亲,大地会一直爱你,直到你生命的尽头,甚至超越死亡。




我的好友孟想,很多年前,也是在巴西,在我此刻所在的小镇,第一次连结到大地妈妈的实体存在,她写的这篇文章,字字句句都激发强烈共鸣:大地之子。


我说,这简直就像我自己写的。


她说,这只有体验过的人才会懂,不然看着就像在发神经病。


而其实,和大地母亲失联,恰恰是各种“神经病”的根源。


没有根多痛啊,没有根的人,怎么可能活得不迷失,不痛苦,不焦虑,不浮躁,不抑郁,不暴戾,不自伤伤人?





也许你会问,我也想遇见大地妈妈,我要怎么做?


你需要准备好。你要发自内心地愿意遇见她。


你发自内心地愿意放下自我中心、人类中心的傲慢妄想,愿意重新成为那个小小的、柔软的、既微不足道又值得被爱的,生命大网的一个小结点。


不过说实话,也不乏看起来根本没准备好的人突然被恩典pia地砸中的故事。


你可以来巴西,或者其他大地妈妈临在强烈的地方(比如有人说秘鲁也是,我还没去过),这样的地方有可能会触发你和她的连结,就像音量够大的地方,即使你堵住了耳朵,也容易听见音乐。


但这份相遇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恩典,没有人能控制它具体什么时候发生、怎样发生。


但当它发生时,你可能会想起这篇文章,然后笑中带泪地感慨“卧槽,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愿你的全部存在都被大地母亲深深拥抱,直到永远。

喜欢老孙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