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邓曼 - 中国第一女哲(上)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勋衔13★★★] 于 2024-04-13 1:19 已读 2092 次 1赞  

wangguotong的个人频道

+关注

黄玉顺:邓曼 - 中国第一女哲(上)

【提要】春秋早期的邓曼,堪称中国第一女哲。她对中国哲学的贡献,不仅在于具有涵盖形上学、形下学以及天人之际关系的思想系统,更在于她做出的三个思想首创:一是天道概念(天帝显示的必然法则);二是天不假易命题(天帝绝不宽容傲慢轻率之人);三是天道盈荡命题(事物发展到满盈状态时,就会动荡不安,这是天帝确定的必然法则)。此外,她特别表述了以”“”“为核心范畴的政治哲学思想,并以形上的天帝信仰来为这种形下的政治哲学奠基,意味着人对天的一种应有态度——必须敬畏天命以尽人事。

既有的中国哲学史书写,没有任何女哲学家的记叙,这不符合中国哲学史的实际。本文旨在开创性地介绍和评论中国第一女哲学家邓曼(曼姬)的哲学思想。称其为,因为她的思想已经具有中国哲学的基本观念架构,包括形而上的天道思想、形而下的人道思想,以及关于两者之间关系的天人之际思想。而推其为第一,是就其时代、特别是其思想首创而论,她生活在中国轴心时代Axial Age)即春秋时代(前770—476年、前453年、前403年)的前期,远远早于后来的诸子百家,并首创了若干哲学概念与哲学命题。

一、邓曼其人

邓曼,春秋早期邓国人,曼姓,邓侯曼吾离(前705前后)之女,邓侯曼祁(前688前后)之姊,楚武王熊通(?690)夫人,楚文王熊赀()(?675)之母,史称邓曼,亦称曼姬。如司马相如《子虚赋》郑女、曼姬……”,裴骃集解引郭璞:曼姬谓邓曼。张守节正义引如淳:曼姬,楚武王夫人邓曼。

邓曼没有什么专著。这是那个时代决定的。众所周知,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的轴心时代Axial Age),即哲学诞生的时代。那个时代的早期哲人,如古希腊早期哲人,尽管没有什么专著,但他们的言论却实现了轴心突破Axial Breakthrough),奠定了整个轴心时代、乃至后来三千年哲学史的基本观念。邓曼作为春秋早期的人物,正是中国轴心时代的第一批哲学家之一。

要注意的是:当时女性往往有姓无名,或有名字而无记载,邓曼的字面意思只是邓国曼姓宗室之女曼姬的字面意思则指曼姓宗室之女或指嫁到他国的曼姓女子。例如,《左传》关于邓曼的三处记载,第一处所记载的并非本文所说的曼姬:初,祭封人仲足有宠于庄公,庄公使为卿。为公娶邓曼,生昭公,故祭仲立之。这位邓曼乃是郑庄公(前757—701)的夫人、郑昭公(?695)的母亲,而非本文所说的楚武王的夫人、楚文王的母亲。

所以,《左传》关于本文所论邓曼的记载,只有两处。

(一)邓曼论伐罗国

《左传》对邓曼的第一处记载:

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罗。斗伯比送之,还,谓其御曰:莫敖必败:举趾高,心不固矣。遂见楚子,曰:必济师!楚子辞焉,入告夫人邓曼。邓曼曰:大夫其非众之谓,其谓君抚小民以信,训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于蒲骚之役,将自用也,必小罗。君若不镇抚,其不设备乎!夫固谓君训众而好镇抚之,召诸司而劝之以令德,见莫敖而告诸天之不假易也。不然,夫岂不知楚师之尽行也?楚子使赖人追之,不及。……及罗,罗与卢戎两军之,大败之,莫敖缢于荒谷。

这里的十三年指鲁桓公十三年,是楚武王四十二年,即公元前699年。屈瑕,芈姓,熊氏,名瑕,楚武王之子,屈原的先祖,当时担任楚国最高官职莫敖,相当于大司马。指罗国,芈姓,与楚国同祖。斗伯比,楚国大夫,芈姓,斗氏,名伯比,时任楚国令尹。楚子即楚武王。赖人指某位在楚国任职的赖国人,杜预注:赖人,仕于楚者。卢戎,南方国名,杜预注:卢戎,南蛮。荒谷,楚国地名。

斗伯比见屈瑕趾高气扬,轻浮傲慢,预言其必败,于是建议楚武王增派军队(济师)。楚武王拒绝,并告诉夫人邓曼。邓曼指出:大夫斗伯比的意思并不是军队数量问题,而是另有所指(详下);否则,他岂不知楚国已经全军出动、无兵可增?

(二)邓曼论伐随国

《左传》对邓曼的第二处记载:

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将齐(zhāi),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

这里的四年指鲁庄公四年,是楚武王五十一年,即公元前690年。荆尸指楚国的一种阵法,孔颖达疏:荆即楚之旧邑,故云荆亦楚也。……今始言荆尸,则武王初为此楚国陈兵之法。”“指戟,一种兵器,杜预注引扬雄《方言》:孑者,戟也。”“zhāi)是为出兵而举行的宗庙祭祀之前的一种整洁身心的准备仪式,杜预注:将授兵于庙,故齐。”“指随国,一个诸侯国,故地在今湖北随州,始祖为武王兴周灭纣时的贤臣南宫适(kuò)(非孔子弟子南宫适)。樠木,一种树木,杜预注:樠木,木名。

楚武王讨伐随国,发兵之前,却感到心里动荡不安。杜预注:荡,动散也。于是邓曼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详下)。

(三)刘向述评邓曼

邓曼的事迹,另见于汉代刘向《列女传》。《列女传》虽然具有历史小说演义性质,未可尽信;但刘向对邓曼的评论,却值得参考(详下)。

邓曼者,武王之夫人也。

王使屈瑕为将伐罗。屈瑕号莫敖。与群帅悉楚师以行。斗伯比谓其御曰:莫敖必败。举趾高,心不固矣。见王曰:必济师!王以告夫人,邓曼曰:大夫非众之谓也,其谓君抚小民以信,训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于蒲骚之役,将自用也,必小罗。君若不镇抚,其不设备乎!于是王使赖人追之,不及。……至罗,罗与卢戎击之,大败。莫敖自经荒谷。……君子谓邓曼为知人。《诗》云:曾是莫听,大命以倾。此之谓也。

王伐随,且行,告邓曼曰:余心荡,何也?邓曼曰:王德薄而禄厚,施鲜而得多。物盛必衰,日中必移,盈而荡,天之道也。先王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毋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君子谓邓曼为知天道。《易》曰:日中则昃,月盈则亏。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此之谓也。

颂曰:楚武邓曼,见事所兴。谓瑕军败,知王将薨。识彼天道,盛而必衰。终如其言,君子扬称。

当然,刘向的演义挟带着汉儒的观念。同理,班固《汉书·古今人表》将邓曼列为九等人物之中的中中,在古代男权主义观念下,虽然已属难能,然而亦属汉儒的观念。下文对邓曼哲学思想的分析将表明:邓曼作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女哲,当属第一等人物。

二、邓曼的天帝信仰:天不假易

邓曼的思想,就其形上层级而论,最主要的有两点:一是天帝信仰;二是天道观念。

(一)天不假易:至上神信仰

邓曼指出:       

其谓君抚小民以信,训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于蒲骚之役,将自用也,必小罗。君若不镇抚,其不设备乎!夫固谓君训众而好镇抚之,召诸司而劝之以令德,见莫敖而告诸天之不假易也。

邓曼说,斗伯比真正的意思是:莫敖屈瑕已被蒲骚之战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心高气傲,必将自以为是,轻敌而不设防,因此,大王须加以镇抚督察,告诫他天之不假易也。孔颖达疏:狃,贯也,贯于蒲骚之得胜,遂恃胜以为常,将自用其心,不受规谏,必轻小罗国,以为无能,君若不以言辞刑罚镇重抚慰之,莫敖其将不设备乎!……见莫敖而告之,道上天之意,不借贷慢易之人,不使慢易之人得胜,言其必须敬惧也。

在思想观念的层级上,这里最重要的是天不假易这个命题。孔颖达诠释为:上天之意,不借贷慢易之人,不使慢易之人得胜。这里慢易,意谓轻易、轻视、轻率、轻慢、傲慢,例如《孟子》人之易其言也,无责耳矣,《韩非子》古之易财,非仁也,财多也。所谓,与同,或作,有租借、借贷、授予、给与、凭借、依靠、宽恕、容许、纵容等含义。清代王引之认为:假易,犹宽纵也。此说未确,宽纵并非假易的含义,即不是的含义,而只是的含义。邓曼天不假易命题是说:天帝绝不宽容傲慢轻率之人。

显然,邓曼明确地肯定了天意的存在,从而肯定了作为至上神的的存在。这是一个宗教哲学的观念。当然,至上神及其天意的存在,并非邓曼原创的观念,而是殷周以来固有的一个普遍的传统观念,亦即《诗》《书》所说的上帝,或称为,或称为

尽管如此,天不假易却是一个邓曼原创的命题。从《左传》看,邓曼之前,没有这样的说法,甚至没有天不……”天之不……”的说法,亦无假易的说法,更无两者连接起来的说法。《尚书》中有天不……”的说法,即惟天不畀允罔固乱惟天不畀不明厥德天不庸释于文王受命惟天不畀纯;《诗经》亦有天不……”的说法,即昊天不傭,降此鞠讻;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天不湎尔以酒,不义从式。但是,这些都不是讲的天不假易。总之,天不假易乃是邓曼独创的宗教哲学命题。

(二)先君知之:祖先神信仰

邓曼指出:

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

从哲学层面看,这里最值得注意的是先君其知之矣这个判断。所谓先君,指已故的君父、乃至祖先,都是祖先神。这里不称先王,是因为邓曼夫君楚武王的宗族事实上并不是天子王族,而是子爵,故《左传》称楚子,杜预注明武王始起其众,僭号称王。反之,《尚书》称殷周宗族的祖先神,则是先王。例如《金縢》: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乃告大王、王季、文王。史乃册,祝曰:‘……呜呼!无坠天之降宝命,我先王亦永有依归。’……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弗辟,我无以告我先王。’”

这里需要注意:先君”“先王作为祖先神,并非至上神;严格说来,祖先神并非,而属人鬼,这是天神、地祇、人鬼的划分;唯一的至上神,乃是。所以,杜预注邓曼以天地鬼神为徵应之符并不确切。这里的天地应作天道,即邓曼所说的盈而荡,天之道也,乃是先君知之的内容;鬼神则指先君,其实并非,而是,他们在帝庭,即天帝之庭,亦即在帝左右,侍奉天帝。

邓曼对至上神和祖先神的信仰,当然不是独创,而是当时普遍的宗教观念。邓曼在哲学上的独创,主要是上文谈过的天不假易思想和下文要谈的天道盈荡思想。


三、邓曼的天道思想:天道盈荡


邓曼思想中另一个独创性的命题是:盈而荡,天之道也。这充分体现了邓曼哲学思想的原创性。


(一)首创天道概念


刘向评论说:君子谓邓曼为知天道。这是正确的评价,但还应当更进一步指出:作为中国哲学基本概念的天道,乃是邓曼首创。


联系上文所讨论的邓曼的宗教观念,邓曼天道概念的内涵是:天道乃是天帝显示的必然法则。这类似于自然法natural law)概念。


1天道概念的提出


检索邓曼之前的中国最古老的三经,即春秋时代之前的《诗经》《尚书》和《周易》古经,并无天道天之道的概念。至于《尚书》中《大禹谟》的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仲虺之诰》的钦崇天道、《汤诰》的天道福善祸淫、《说命中》的明王奉若天道、《毕命》的鲜克由礼,以荡陵德,实悖天道,均属古文《尚书》,不足为据。


再查《左传》,则天之道天道的说法都远远晚于邓曼:


关于天之道:鲁文公十五年(前612)季文子说:礼以顺天,天之道也。这晚于邓曼近百年。此后,鲁宣公十五年(前594)晋国大夫伯宗说:川泽纳汙,山薮藏疾,瑾瑜匿瑕,国君含垢,天之道也。鲁襄公二十二年(前551)陈文子说:忠信笃敬,上下同之,天之道也。最接近于邓曼盈而荡,天之道也命题的是鲁哀公十一年(前484)伍子胥的说法:盈必毀,天之道也。这更晚于邓曼两百多年。


关于天道:鲁襄公九年(前564):晋侯问于士弱曰:吾闻之:宋灾,于是乎知有天道,何故?对曰:‘……商人阅其祸败之衅,必始于火,是以日知其有天道也。’”这也晚于邓曼一百多年。此后,最著名的是鲁昭公十八年(前524)子产提出的命题: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鲁昭公二十六年(前516)晏婴也说过:天道不慆,不贰其命。两者都更远远晚于邓曼。


再查《国语》(此书的成书时代尚有争议,有战国、西汉等说法),结果亦与《左传》略同:晋献公(?651)的大夫史苏说:“……然而又生男,其天道也?这也晚于邓曼。此后,晋国的狐偃(约前715—629)说:天以命矣,复于寿星,必获诸侯,天之道也。秦穆公(?621)的大夫丕豹说:今旱而听于君,其天道也。单襄公(活跃于前590至前575之间)说:天道赏善而罚淫吾非瞽史,焉知天道夫天道导可而省否。晋国大夫范文子(?574)说:天道无亲,唯德是授。周景王(前544—520在位)的乐官伶州鸠说:古之神瞽考中声而量之以制,度律均锺,百官轨仪,纪之以三,平之以六,成于十二,天之道也。越国大夫的范蠡(前536—448)说:天道盈而不溢,盛而不骄,劳而不矜其功天道皇皇,日月以为常。这些说法,晚于邓曼少则数十年、多则两百年。


以上表明,天之道天道这个概念,应属邓曼首创;至少从传世文献的记载看,事实就是如此。仅此一点,已足以奠定邓曼中国第一女哲的地位。


2天道天帝之关系的厘定


这里的天道与上文的天帝及其天意之间是什么关系?邓曼本人并未予以说明,但我们可以从她的上述的观念中推出。,即天帝,指至上神,显然是实体概念;因此,天之道只能是属性概念,指至上神的一种属性。


这种属性,就是天帝的一种显示、显现方式,犹如后来《易传》所说的天垂象,见(现)吉凶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的本义是道路,如《尚书》说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进而引申出规律、规则、规范等含义。显然,在邓曼及其同时代人的心目中,天道乃是天帝所规定的规律、规则、规范等,略同于《尚书》中的殷周时代的天命概念,都是天意即至上神的意志的表达方式。


贴主:wangguotong于2024_04_13 1:22:06编辑
喜欢wangguotong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