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论“浙学”观念的历史演变和现代意义(上)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勋衔13★★★] 于 2023-12-04 2:30 已读 3470 次 1赞  

wangguotong的个人频道

+关注

陈来:论浙学观念的历史演变和现代意义(上)


摘要:浙学是千百年来的浙江人的文化创造和代代相传的文化传统,包含了浙江大地上曾经有的文化思想成果。这一浙学概念不是狭义的,而是广义的大浙学的观念。从历史上看,宋代以后,浙学观念变化过程是一个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大的过程:“ 浙学在宋代主要指事功之学,明代扩大为心学,清初进一步扩大为理学;经过全祖望、章学诚等人的论述,浙学由原来只重浙东学术而变成包括浙东浙西、越来越宽的概念。这些为我们今天确立大的浙学概念,奠定了深厚的历史基础。


浙学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而是一个宋代以来就不断使用于每个时代描述浙江学术文化的概念。经过二十余年的梳理,如浙江学者吴光、董平等的研究,已经大致弄清了浙学及与之相关的学术学派观念的历史源流,对我们今天总结这一问题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本文所理解的浙学”,当然以历史上的浙学观念为基础,但强调其在新时代的意义。今天我们讲的浙学”,应该是千百年来的浙江人的文化创造和代代相传的文化传统,包含了浙江大地上曾经有的文化思想成果,因此这一浙学的概念不是狭义的,而是广义的大浙学的观念。


这样一个大浙学的观念,在历史上有没有依据呢?我认为是有的,从宋代以后,浙学的观念变化过程就是一个外延不断扩大的过程。


一、南宋的浙学


众所周知,最早使用浙学这一表述的是南宋大儒朱熹。朱熹不仅提出并使用浙学的概念,而且还使用浙中学者”“浙中之学”“浙间学问等概念,这些概念与他使用的浙学概念类似或相近。朱熹最早提出浙学的概念,见于其文集:


浙学尤更丑陋,如潘叔昌、吕子约之徒,皆已深陷其中,不知当时传授师说何故乖讹便至于此?


潘叔昌名景愈,金华人,是吕祖谦的弟子,吕子约是吕祖谦的弟弟,可见朱子这里所说的浙学是指以吕祖谦为代表的婺学。清人王懋竑《朱子年谱》淳熙十一年是岁辨浙学”=所列即朱子与吕子约书等,说明朱子最开始与浙学的辩论是与吕子约为首的婺学辩论。上引文集的话中朱熹没有提到任何别人,这也说明,朱子最早使用的浙学概念是指婺学而言。


《朱子年谱》在辨浙学之后,淳熙十二年中又列了辨陈学之非,事实上,朱子与陈亮辩论持续了两年。这也说明《朱子年谱》淳熙十一年一开始所说的辩论的浙学不包括陈亮,以后才扩大到陈亮的永康之学。朱子也说:


婺州近日一种议论愈可恶,大抵名宗吕氏而实主同父。……深可忧叹。


同父是陈亮的字,朱子还说:海内学术之弊,不过两说,江西顿悟,永康事功。用事功之学概括陈亮永康之学的宗旨要义。


《朱子年谱》绍熙二年是岁与永嘉陈君举论学,说明朱子与浙学的辩论到了绍熙二年,从吕氏婺学、陈亮永康之学进一步扩大至陈傅良之学。后又扩大至叶适之学,陈傅良、叶适二人皆永嘉学人,此后朱子便多以永嘉之学称之,而且把永康、永嘉并提了。


《朱子年谱》本是朱子门人李方子等修,李本年谱已有辨浙学的部分,说明朱子门人一辈也已正式使用浙学这个概念了。


朱子谈到永嘉之学:


因说永嘉之学,曰:张子韶学问虽不是,然他却做得来高,不似今人卑污。


这是朱子晚年所说,他以张子韶对比永嘉之学,批评永嘉之说卑污,这是指永嘉功利之说。《朱子语类》记载:


永嘉学问专去利害上计较,恐出此。又曰:“‘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正其谊,则利自在;明其道,则功自在。专去计较利害,定未必有利,未必有功。


因言:陆氏之学虽是偏,尚是要去做个人。若永嘉、永康之说,大不成学问,不知何故如此?”


这里的大不成学问”,也是指卑陋、专去利害上计较的功利之学。


以上是南宋浙学观念的概述,朱子提出的浙学”,原指婺州吕学,后扩大到永康陈亮之学,又扩大到永嘉陈傅良、叶适之学,最后定位在南宋浙江的事功之学。


二、明代的浙学


明代浙江学术最重要的是阳明学的兴起。那么,阳明学在明代被视为浙学?


明代很少使用浙学一词,如《宋元学案》中多次使用浙学”,《明儒学案》竟无一例使用。说明宋人使用浙学一词要远远多于明人,明代学术主流学者几乎不用这一概念。不过,明代万历时的浙江提学副使刘鳞长曾作《浙学宗传》,此书具有标志性的意义。该书仿照周汝登《圣学宗传》,但详于今儒,大旨以王阳明为主,而援朱子以入之。此书首列杨时、朱子、象山,以作为浙学的近源:


缘念以浙之先正,呼浙之后人,即浙学又安可无传?……论浙近宗,则龟山、晦翁、象山三先生。其子韶、慈湖诸君子,先觉之鼻祖欤?阳明宗慈湖而子龙溪数辈,灵明耿耿,骨血相贯,丝丝不紊,安可诬也。


按刘鳞长不是浙江人,他把南宋的杨时、朱熹、陆九渊作为浙学的近宗之源,而这三人也都不是浙江人。如果说南宋理学的宗师是浙学的近宗,那么远宗归于何人?他认为是尧舜孔孟。这也给我们一个启发,就是我们把王充作为浙学的远源应该也是有理由的。然后,刘鳞长把南宋的张子韶、杨慈湖作为浙学的先觉鼻祖,这两位确实是浙江人。刘鳞长又突出王阳明、王龙溪,此书的意义是,他把阳明心学作为浙学的主流,而追溯到宋代的杨时、朱熹、陆九渊,以及张子韶和杨慈湖。这不仅与朱子宋代浙学的观念仅指婺州、永康、永嘉之学不同,而且在学术思想上,把宋代和明代的心学都作为浙学”,扩大了浙学的范围。


此书的排列,在杨时、朱熹、陆九渊居首之后,在宋代列张子韶、吕祖谦、杨慈湖、何基、王柏、金履祥、许谦。刘鳞长说:于越东莱先生与吾里考亭夫子,问道质疑,卒揆于正,教泽所渐,金华四贤,称朱学世嫡焉。何基及以下三人皆金华人,即北山四先生,这四先生都是朱学的传人,说明在刘鳞长思想中的浙学也是包括朱子学的。这个问题下文再议。


此书明代列刘伯温、宋潜溪、方正学、吴濬仲、陈克庵、黄世显、谢鸣治、贺医闾、章枫山、郑敬斋、潘孔修、萧静庵、丰一斋、胡支湖、王阳明、王龙溪、钱绪山、邵康僖、范栗斋、周二峰、徐日仁、胡川甫、邵弘斋、郑淡泉、张阳和、许敬庵、周海门、陶石篑、刘宗周、陶石梁等。其中的人物不仅是阳明学派,很多也是《明儒学案》中诸儒学案的学者,涵盖颇广。但其中最重要的应是王阳明和刘宗周。可见王阳明的心学及其传流是刘鳞长此书所谓浙学在明代的主干。在此之前蔡汝楠也说过吾浙学自得明翁夫子,可谓炯如日星,也明确把王阳明作为浙学中坚。


三、清初的浙学


朱子的浙学概念只是用于个人的学术批评,明代刘鳞长的浙学概念强调心学是主流,而清初的全祖望则是在学术史的立场上使用和理解浙学这一概念,他对浙学范围的理解就广大得多。


全祖望对南宋永嘉学派的渊源颇为注意,《宋元学案》卷六:


王开祖,字景山,永嘉人也。学者称为儒志先生。……又言:由孟子以来,道学不明。今将述尧、舜之道,论文、武之治,杜淫邪之路,开皇极之门。吾畏天者也,岂得已哉!”其言如此。是时伊洛未出,安定、泰山、徂徕、古灵诸公甫起,而先生之言实遥与相应。永嘉后来问学之盛,盖始基之。


这是认为,在二程还未开始讲学时,被称为宋初三先生的胡瑗、孙复、石介等讲学刚刚产生影响,王开祖便在议论上和三先生远相呼应而成为后来永嘉学派的奠基人。


全祖望在《宋元学案》周许诸儒学案序录中说:


世知永嘉诸子之传洛学,不知其兼传关学。考所谓九先生者,其六人及程门,其三则私淑也。而周浮沚、沈彬老又尝从蓝田吕氏游,非横渠之再传乎?鲍敬亭辈七人,其五人及程门。……今合为一卷,以志吾浙学之盛,实始于此。


这就指出,在南宋永嘉学派之前,北宋的永嘉九先生”(周行己、许景衡、沈躬行、刘安节、刘安上、戴述、赵霄、张辉、蒋元中)都是二程理学的传人,南宋浙学的盛行,是以永嘉九先生为其开始。这就强调了二程理学对浙学产生的重要作用,也把二程的理学看作浙学的开创源头。


祖望谨案:伊川之学,传于洛中最盛,其入闽也以龟山,其入秦也以诸吕,其入蜀也以谯天授辈,其入浙也以永嘉九子,其入江右也以李先之辈,其入湖南也由上蔡而文定,而入吴也以王著作信伯。


这就指明伊川之学是由永嘉九先生引入浙江,永嘉九子是二程学说入浙的第一代。


九先生之后,郑伯熊、薛季宣都是程氏传人,对南宋的永嘉学派起了直接的奠基作用。《四库全书总目》说:朱子喜谈心性,而季宣则兼重事功……永嘉之学遂别为一派。


祖望谨案:永嘉以经制言事功,皆推原以为得统于程氏。永康则专言事功而无所承,其学更粗莽抡魁,晚节尤有惭德。述《龙川学案》。[13]1830


这是说,永嘉学派后来注重经制与事功,而其源头来自二程;而永康只讲事功不讲经制,这正是因为其学无所承。


祖望谨案:永嘉之学统远矣,其以程门袁氏之传为别派者,自艮斋薛文宪公始。艮斋之父学于武夷,而艮斋又自成一家,亦人门之盛也。其学主礼乐制度,以求见之事功。


照全祖望的看法,永嘉之学的学统可远溯及二程,袁道洁曾问学于二程,又授其学与薛季宣,而从薛氏开始,向礼乐兵农方向发展,传为别派。此派学问虽为朱子所不喜,被视为功利之学,但其程学渊源不可否认。


梓材谨案:永嘉之学以郑景望为大宗,止斋、水心皆郑氏门人。郑本私淑周浮沚以追程氏者也。


王梓材认为,永嘉九先生之后,真正的永嘉学派,奠基于郑景望,而郑景望私淑周行己,追慕二程之学。


梓材谨案:艮斋为伊川再传弟子,其行辈不后于朱、张,而次于朱、张、吕之后者,盖永嘉之学别起一端尔。


王梓材也认为,薛季宣是二程再传,但别起一端,即传为别派,但根源上是程学。


黄百家《宋元学案》案语:


永嘉之学,薛、郑皆出自程子。是时陈同甫亮又崛兴于永康,无所承接。然其为学,俱以读书经济为事,嗤黜空疏、随人牙后谈性命者,以为灰埃。亦遂为世所忌,以为此近于功利,俱目之为浙学。


总之,传统学术史认为,两宋浙学的总体格局是以程学为统系的,南宋的事功之学是从这一统系转出而别为一派的。


二程门人中浙人不少,在浙江做官者亦不少,如杨时曾知余杭、萧山。朱熹的门人友人中浙人亦不少,如朱子密友石子重为浙人,学生密切者巩仲至(婺州)、方宾王(嘉兴)、潘时举(天台)、林德久(嘉兴)、沈叔晦(定海)、周叔瑾(丽水)、郭希吕(东阳)、辅广(嘉兴)、沈僩(永嘉)、徐寓(永嘉)等都是浙人。


《宋元学案》对浙学的认识,其重要之点还在于,不仅强调周行己是北宋理学传入浙江的重要代表,九先生是浙学早期发展的引领者,永嘉学派是程氏的别传,全祖望更指出朱熹一派的传承在浙学中的地位:


勉斋之传,得金华而益昌。说者谓北山绝似和靖,鲁斋绝似上蔡,而金文安公尤为明体达用之儒,浙学之中兴也。述《北山四先生学案》。


勉斋即黄榦,是朱子的高弟。北山即何基,鲁斋即王柏,文安即金履祥,再加上许谦,这几人都是金华人,是朱学的重要传人,代表了南宋末年的金华学术。全祖望把永嘉九先生称为浙学之始,把北山四先生称为浙学之中兴,可见他把程朱理学看作浙学的主体框架,认为程朱理学的一些学者在特定时期代表了浙学。这一浙学的视野就比宋代、明代的要宽大很多了。于是,浙学之中,不仅有事功之学,有心学,也有理学。


其实,朱学传承,不仅是勉斋传北山。黄震的《日钞》说:


乾、淳之盛,晦庵、南轩、东莱称三先生,独晦庵先生得年最高,讲学最久,尤为集大成。晦庵既没,门人如闽中则潘谦之、杨志仁、林正卿、林子武、李守约、李公晦,江西则甘吉父、黄去私、张元德,江东则李敬子、胡伯量、蔡元思,浙中则叶味道、潘子善、黄子洪,皆号高弟。


浙江的这几位传朱学的人,都是朱子有名的门人,如叶味道,嘉定间,叶味道、陈埴以朱学显”,“永嘉为朱子之学者,自叶文修公与潜室始。黄子洪名士毅,曾编《朱子语类》蜀类。潘子善名时举。这说明南宋后期永嘉之学中也有朱学。

喜欢wangguotong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