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台海风云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台湾人禽味,白晓燕绑架案.大陆不可想象的新闻“自由”

送交者: bell2020[☆★★声望品衔11★★☆] 于 2024-03-15 10:02 已读 2005 次  

bell2020的个人频道

+关注
1997年4月18日,当白冰冰开车前往付赎金时,埋伏在路边观察的绑匪一定看见了一幅奇特的景象:她的车子后面浩浩荡荡跟着大批新闻采访车。

绑架案发生在1997年4月14日上午7点45分。在去往台北醒悟中学的上学途中,16岁的女中学生白晓燕被包抄而来的绑匪陈进兴、林春生、高天民等人劫持。

晚上,受害者的母亲——42岁的台湾著名“本土艺人”白冰冰在影棚拍摄专辑时接到了她生平第一通恐怖电话。绑匪拍下白晓燕的裸照,剁下她的左手小指,置于龟山墓园通知白家人来取。当晚,白冰冰见到女儿写给她的求救信:“妈妈,我被绑架了,现在很痛苦,你一定要救我,他们要五百万美金……不可以报警,要不然我命休矣……”

单身母亲几乎昏厥,她奔回家直冲卧房报警,然后失声痛哭。警方于当晚进驻林口白家,并且在林口消防小队成立“0414”专案小组指挥所。

然而,不幸的是,在备受惊吓孤立无援的母亲报警的同时,与警局有密切联系的主要媒体也立刻获知消息。由于知名度之高,这起绑票案格外引人瞩目。

当晚就不停有记者打电话到白冰冰家里。白冰冰无助地哀告:“拜托,不要写,不要写,真的不要写。”

次日,仍有《中华日报》和《大成报》两家报纸“抢先报道”这则消息。而白家门外,近十辆采访车纷纷赶抵,各自“布阵”。这个原本是绝对秘密的警方缉匪行动,此刻似乎全世界的人都通过媒体知道了。

晚上,绑匪终于来了第二通电话,只问一句:“钱准备好了吗?”此时,台北和桃园两县调集了700名警员,全面部署。4月16日,绑匪再来电话,仍在问钱准备好了没。李登辉、连战也都致电慰问。蓬头垢面的白冰冰则慌乱地到处筹钱——绑匪要的500万“旧”美钞!

白冰冰在电话中要求听女儿读报纸的声音,绑匪把电话挂断。隔了10分钟,电话再响,播放一个“女孩”读报的录音。

次日,绑匪又问,钱准备好了没有?白冰冰说准备好了。绑匪约她再等电话。已经三天没吃没睡的白冰冰,喝下了一瓶鸡精。

下午3点半,终于等到了绑匪的电话,要白冰冰一个人出去交赎金。在场的友人建议她对绑匪说“我不会驾车”。歹徒即刻挂断电话。不久,又打电话来,怒责她说:“你女儿说你会开车呀!”

“女儿还活着!”白冰冰高兴得说不出话。

一个小时后,白冰冰由女警乔装成女伴,陪同出门“赴约”。警车伪装成的士尾随。但过后又懊恼回家。路上有两家电视台的车子一直跟着,绑匪则没有露面。警方下车骂电视台记者,却遭到记者的抵制:“他们不撤,我们也不撤!”

案发第五天。白冰冰在绑匪以随身电话指示下,带着500万美元,在台北县乘坐警方伪装的的士,东奔西跑。但是,最终仍失望回家。绑匪没有现身拿赎金。大批采访车却跟随着,警方直升机则在空中盘旋。

4月19日,绑匪要白冰冰搬离住处。显然已经知道警方和大批记者在她家走动。此后四天半,绑匪不再来电话。白冰冰几乎急疯了。记者仍打电话给她,她吼叫着:“拜托,不要跟踪我们,离我们远一点!”

绑匪的沉默,使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许多人心头。

事后证实,18日傍晚,回到台北五股乡西云路的租房内,陈进兴等人因不满白冰冰报警,对白晓燕拳打脚踢,并涉嫌强暴了受害者。次日凌晨,白晓燕身体抽筋,因不堪殴打致肝脏破裂,腹腔内出血身亡。21日凌晨,绑匪弃尸于中港大排水沟内。

凌乱粗糙的办案

就在4月23日,绑匪假称白晓燕仍活着,通知白家“晚上7点,在新竹体育场付赎金”时,一份杂志封面报道:“白冰冰重演7年噩梦,茶饭不思捶心肝168小时。”愤怒的母亲哭着向“新闻局长”投诉。警方则花钱四处收购这份杂志,希望不要惊动绑匪。

但台北警方办案手段的粗糙、指挥系统的凌乱、通讯设备的欠缺间接造成了白晓燕悲剧。当晚,警方部署由行动组车辆护送白冰冰及三大袋500万美元现款南下新竹交款。由于指挥车无法发挥指挥功能,各行动组在长途飞奔下,发现通讯设备根本不能使用,以致歹徒一再以电话更改交款地点。交款车在新竹地区一直兜圈拖延时间之际,却发现各行动组车辆早已散落各地不知去向。 警方终于采取行动。追踪了十多天绑匪的随身电话发话来源,开始分头抓人。但被认为是主嫌的林春生,早已闻风而逃,临走前还潜回秘密租用的房子烧毁证物。而另一主嫌陈进兴,则和警探枪战后开车逃逸。警方只抓到说不出肉票下落的绑匪家属。

4月26日凌晨,警方被迫公布案情。像解禁的囚犯兴奋地冲出牢房,新闻媒体疯狂地、巨细无遗地报道了追踪多日的内情,包括案发后白冰冰在路旁槟榔摊接电话的照片。

两天后,这起被台湾媒体“全程监控”的绑票案终于酿成惨剧。白晓燕的尸体在中港大排水沟内被人发现。全身赤裸,绑了6个铆头,头部遭重创,舌头外吐,死状十分凄惨。

白冰冰得知女儿尸体被发现的消息,痛哭失声。但所有的人都想不到,在殡仪馆,她只说了一句:“再让我看她一眼”。硬是把眼泪忍住,脸色煞白地退在一旁。

在当晚的电视采访中,这位刚刚失去女儿的单身母亲含泪说了一句,“我孤儿寡母,你们不能那样欺负我。”
喜欢bell2020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