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星空物語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芳芳,有一套房子中国有很多糊涂蛋吗

送交者: 墨莲城[♂☆品衔R4☆♂] 于 2020-04-09 17:53 已读 152 次  

墨莲城的个人频道

+关注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不止一次讲到,大多数中国人逻辑不好。逻辑不好比命运不好还糟糕,其典型症状是,无论群体还是个人,清醒的时候少,糊涂的时候多,坏人一使坏,好人就找不着北。

方方写了封城日记,全世界都知道。这也让她在光环下遭到群殴。老天的确公平,一个人怎能只得到支持和喝彩呢?那未免太单调,围攻者必须出来,充当“绿叶”的角色。

现在,又来了房子问题。之所以说“又”,是因为近一个月前就有人说,在武汉封城后,方方动用在公安系统内的人际关系,将侄女送出武汉,让她飞回新加坡。

4月6日,微博博主@明德先生在微博上公开举报,称“湖北省管干部方方6套房产来源不明”。细节不必多说,一句话,方方的房子涉及腐败,毕竟,方方不是卖早点的武汉大嫂,她曾担任过湖北作家协会主席。

其实,腐败真不算什么,在中国人的生活中,除了两口子,还有什么比腐败更让人倍感熟悉呢?

不过,中国人想问题很有中国特色。坏分子早就群体免疫,腐败是家常便饭,好比虱子多了不咬人;可是,对一个在大家头脑中印象还不错的人来说,腐败之名却很致命,很有一招不慎满盘皆输的危险。

方方刚完成日记,又在美国出版英文版,又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这当口要是和腐败沾边了,那还得了?

看到最新的举报,方方的支持者心里难免会“咯噔”一下。不过,其中的明白人并不会太过担心,相反会向明德先生竖起小拇指:高,实在是高!

从房子入手,实在够不上大手笔。

与其说明德先生是在举报方方有6套来源不明的房子,不如说,某人在下夜班路上遇到一漂亮女孩,正在非礼时被人逮个正着。面对警察,色狼指着抓住他的人说,此人是个酒鬼!一贯好勇斗狠,下棋输不起,一拳打断人家两根肋骨!

色狼唯一不提的,就是他刚才正准备对女孩下手,若不是“酒鬼”,一朵鲜花马上就要被牛粪糟践了。

可是,群众很快就会犯晕:是啊,你怎么能酗酒呢?还经常出狠手,怎么就不能文明些呢?有理讲理嘛。他们早就忘了,“酒鬼”抓住的是一个正要干坏事的色狼,好勇斗狠丝毫不妨碍扒裤子的鉴定。

只是,色狼是脑电图专家,他知道,随便找一点问题,就能把天真可爱的群众带进沟里。

方方可能没有什么酒量,但是,她也是在正确的地点,做了正确的事情。因为那些引起全国性海量阅读的日记,她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也成为某些人的靶子。

在前些日子的那篇《方方之争的终极问题:我们是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还是要做一个简单的爱国者?》中,我写道:“让亿万国人关注的方方封城日记落幕了,但是我有个不好的预感,对方方的围剿才刚刚开始,秋后算账的说法同样适合方方。”

现在看,在围剿大军中,明德先生虽说未必站在第一排,但位列第一方队,那是妥妥的。

可是,明德先生想说什么呢?是说一个人有6套房子就不能写日记了,还是这6套房子如果来源不明,就连带得日记里所讲的事情就严重失实呢?难道,一个人的言论正确与否要依据房产来判断吗?

有人说,方方日记翻译和校对堪称神速,日记完成两周后即准备出版英德版本,创造了人类历史上跨语种出版书籍的最快纪录;也有人讥讽,把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方方,把生理学奖授予特朗普,让二人交相辉映。

这,和明德先生未敢言明的逻辑如出一辙。速度快,书就有问题;若和某人同台领奖,人品就有破产的可能。这让我非常担心,如果哪天某恶人说他特别喜欢骑车,那我们这些好人,是不是就要像腿脚不好的范伟那样,永远地告别自行车了?

不过,清者自清。方方没有躲闪,你觉得扔过来的是手雷,我偏说它是个面瓜,非要看看它连皮带瓤一块崩了,到底有多大杀伤力。方方在微博中回应说,明德先生很有想象力、编造能力、杜撰胆量和自信心,“造谣和构陷到这种地步,我都不要你删了。我只能说:法庭上见!”

说到构陷,不能不提对此道最有研究的马克·吐温。这位美国作家好像预料到方方会有今天的遭遇,他在《竞选州长》中写了“我”在竞选中的窘况,因为自己的良好名声而成为政敌的眼中钉,遭到各种诬陷,直到某天上台演讲时,突然被几个不同肤色、破衣烂衫、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抱住大腿,大声喊“爸爸!”。

最后,“我”彻底认输了:“我放弃了竞选。我退出,我投降。我够不上纽约州州长竞选运动所需要的条件,所以,我递上退出竞选的声明,而且怀着怨恨、痛苦的心情签上我的名字:‘你忠实的朋友,过去是好人,现在却成了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蒙大那小偷、盗尸犯、酗酒狂、肮脏的贿赂犯和恶心的讹诈犯——马克·吐温。’”

我想,方方还不至于在发书仪式上,被几个孩子搂住后腰叫妈吧?不过,路数是一样的,现在不是已经有群众举报,说她有好几套“来源不明”的房子吗?

有些遗憾,马克·吐温死得太早,否则,他定会用密苏里口音浓重的英语,语重心长地告诫举报者:我希望确有实锤,也希望阁下是明德,而不是缺德。

除了房子,日记要在海外出版引来的反弹同样巨大。有媒体大咖发文说,在欧美国家因疫情蔓延而陷入一片乱象、损失惨重之后,方方应该对自己的日记有新的认识了。“这个时候方方日记被美国的出版商加紧出版,散发出来的决不是什么好味道。”

这里还要提到逻辑。当我们说疫情时,不要简单比人数,好像死少了就是正确的,死多了就有问题。这是小学生的数学水平。

如果100个人在海轮上遭遇突然而至的风暴,都死了,那么说难听点,他们命该如此。但是,如果10个人,或者哪怕一两个人,被一幢用劣质水泥、劣质钢筋盖的新房的突然倒塌砸死,那么,这就是一起必须调查和追责的事故,因为这是人祸。

说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因疫情死亡人数比湖北多,这证明不了什么。方方日记讲的是发生的事情,以及背后的是非曲直,而不是简单对比数字。另外,说哪国在疫情防控中很被动、表现不佳,也佐证不了什么,这就好像火场之上,那些狼狈者很可能无辜,而迅速撤离的人却未必对失火没有责任。

既然方方把日记写完了,外面也要出版了,又既然有人提出举报,大咖也就外文版日记发文,并得到众多反方方人士的集体呼应,那就不要怕正面交锋。

不是说“真理越辩越明”吗?那就索性辩个大的,搞成1978年那样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更好,要明白一块儿明白,要糊涂就全体变成浆糊,这总比一部分人明白、一部分人糊涂、另一部分人揣着明白装糊涂要好得多。

我欣赏方方,她从不回避,无论面对侄女回新加坡,或是日记,或是“来源不明的”房子。在日记的完结篇中,她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在对明德先生的回应中,她说,“如有人要追随明德先生狂欢,我不反对。打一个是打,打一群也是打!”

好啊,方方,你让我想到了花木兰。中国从不缺谨小慎微过日子的草民,也不缺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他的知识分子,更不缺唯唯诺诺、忠实执行上级任何一条指示的各级官员。中国缺的是勇于面对现实、又敢于说出内心真实所想的清醒的人。

这样的人,该称之为战士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方方就守在这样一个弹坑里。夜幕中,当弹雨漫天袭来,恰是她最美丽的时刻。
喜欢墨莲城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贴主有权设置个人黑名单,谢绝回复,被多名网友拉黑ID的社区信誉度降可能会下降。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