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清幽闲适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民间故事:宰相夫人过寿,不料遭遇怨鬼上身,道长:你欠债该还了

送交者: 九梦儿[♀☆★★声望品衔11★★☆♀] 于 2024-02-07 0:44 已读 4133 次 3赞  

九梦儿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古时候有个宰相,名叫韩季春,这个韩季春别的本事没有,专会溜须拍马,仗着皇上对他的恩宠,平日里骄横跋扈,权倾朝野,朝中官员大都敢怒不敢言。

这年八月节,韩季春的夫人过生日,他在府里大摆寿宴,朝中大小官员纷纷赶来贺寿,送来了贺礼。

就在韩季春与宾客交谈甚欢的时候,管家忽然跑了过来,低声说道,老爷,大理寺的陈大人来了。

韩季春听罢就是一愣,他怎么来了?

原来陈大人是大理寺的正卿,为人正直,不畏强权,执法如山,平日里和韩季春很不对付,两人早就结下了仇怨。

但有那么句老话,伸手不打送礼的,人家上门来给夫人祝寿,难道说还要赶他走不成。

韩季春假装满脸堆笑,迎了出去,说道,哎呀,陈大人,你怎么来了,稀客稀客啊,快,快里面请。

陈大人回道,诶,尊夫人过寿,我岂有不来之理,说罢将礼单送了过去。

韩季春接过礼单,喜笑颜开,陈大人,你太客气了,请上坐,说罢将他请进了宴席,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正当大家喝酒喝得尽兴之时,丫环突然慌慌张张跑了过来,大声喊道,老爷不好啦,夫人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

韩季春大吃一惊,赶紧跑了过去,只见夫人倒在地上,浑身不停的抽搐,口吐白沫,嘴中含糊不清的叫喊,我是黎山老母转世,你们这帮妖孽,还不快快现身!

见此情景,韩季春吓得是六神无主,一时乱了阵脚,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陈大人平静的说道,韩大人莫要惊慌,尊夫人一定是被邪祟附身,请人为夫人驱邪,夫人自会痊愈。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韩季春这才稳了稳神,着急忙慌的去请道士驱邪。

说来也巧,前来祝寿的宾客当中,就有来自白云观的清眉道长。

韩季春赶紧上前施礼,说道,还望道长出手相救,救救我家夫人,我是感激不尽。

清眉道长不敢推辞,赶紧上前施救,但见他又是掐诀念咒,又是挥舞桃木剑,累的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可一点效果都没有。

清眉道长的脸一红,讪讪的说道,韩大人,恕贫道法力有限,这黎山老母的邪祟法力太过强大,我不是她的敌手,望大人另请高明吧,说罢,清眉道长红着脸,灰溜溜的走了。

见道长救不了夫人,韩季春这下更加慌乱了,急的是团团转,口中不停的念叨,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陈大人宽慰道,韩大人,看来要救尊夫人,只有去请一个人了。

是谁,陈大人快说。

就是当今的国师玉阳真人。

啊,这---!韩季春听到这里,心就凉了半截。

原来玉阳真人是太子身边的红人,而太子早就看不惯嚣张跋扈的韩季春,这时候去太子府请国师,岂不是自讨没趣。

陈大人似乎看出了韩季春的忧虑,说道,韩大人莫要担忧,我跟太子多少有些交情,我陪你走一趟,太子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哎呀,那太好了,太谢谢你了,陈大人,叫我怎么谢你才好啊。

诶,客气话就不必说了,我们快走吧。

两人来到了东宫太子府,跟太子说了此事,太子听罢,略微思索了片刻,对玉阳真人说道:

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韩夫人有难,就请国师辛苦一趟,救韩夫人脱离苦海吧。

国师回道,是,贫道谨遵太子诫命。

就这样,玉阳真人来到了韩季春的府邸,太子也跟着过来了。

玉阳真人当即开始设坛作法,摆上了龟壳、扶乩沙盘,只见他手握一支笔,在沙盘中胡乱写着什么,口中念念有词。

韩季春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肉跳,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这时候,玉阳真人突然猛地睁开眼睛,大叫一声,不好!

韩季春吓了一大跳,急忙问道,国师,出了什么事?

玉阳真人回道:方才黎山老母寄言与我,说她前世的肉身,曾经毁于铁佛寺,她今天附身在韩夫人身上,就是前来索命的。

韩大人,你是不是在铁佛寺干过害人性命的龌龊之事?

这,---韩季春听到这里,豆大的汗珠顺着脖颈往下流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陈大人见此情景,赶紧上前说道,韩大人,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吞吞吐吐的,眼看尊夫人性命不保,你就老老实实说了吧。

是是是,我说,我说,韩季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这才说道:

那是二十年前,我在省城当知府的时候,有一次我到铁佛寺查案,不想撞破寺院的长老,竟然和一个民女通奸,那个民女还为长老生下了一个孩子。

我朝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岂容这种肮脏之事发生,岂不是玷污了佛门净地,我当时义愤填膺,当即就把这对奸夫淫妇给就地正法了。

玉阳真人听罢,面色严峻,缓缓说道,韩大人,你不知道,当年那个民女,乃是黎山老母前世的肉身,你处死了她,就是得罪了黎山老母。

韩季春听到这里,惊骇不已,急忙问道,国师,那怎么办,难道说夫人就没救了吗?

玉阳真人摇摇头叹息道,韩大人,我也没有好的解决之法,对了,当年民女生下的那个男婴,后来怎么样了?

韩季春回道,我看那孩子着实可怜,于是留了他一命,就把他送给铁佛寺附近的一个猎户抚养了,哪晓得这孩子命短,不到三个月大就夭折了。

陈大人听到这里,上前劝慰到,韩大人,俗话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都是天数啊,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了,还是请玉阳真人救治尊夫人要紧啊。

韩季春赶紧哀求玉阳真人,国师,还望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家夫人啊。

玉阳真人眉头一皱,回道,韩大人,不是我不救尊夫人,只不过这黎山老母附体非比寻常,要我吉凶卜卦可以,要说到驱邪超度,只有一个法子。

韩季春赶紧问到,国师,什么法子?

就是鬼门十三针。

啊,鬼门十三针!韩季春听到这里,心里凉飕飕的。

原来这鬼门十三针乃是用针灸祛除邪祟的巫术,虽然能够驱除冤魂,但是手段毒辣,有损阳寿,所以会这门针法的人是凤毛麟角,极其难找。

太子在一旁说道,国师,既然你知道鬼门十三针,想必也知道会这门针法的人啰。

国师回道,太子殿下,我倒是跟鬼门十三针的传人不虚子有过一面之缘,只不过不知他现在何处,我会尽力寻找。

好,国师,那就有劳你了,请速速寻找不虚子。

韩季春看到夫人成天疯疯癫癫,胡言乱语,但也是束手无策,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一个月之后,好消息传来,国师终于找到了不虚子,将他带到了东宫,面见太子。

太子抬眼观瞧,只见不虚子年约四十岁上下,俊逸潇洒,卓尔不群,自有一番气度。

太子看了非常欣赏,就说道,不虚子啊,如今韩夫人被邪魅附体,还等着你出手相救,不知你是否愿意前往啊?

不虚子恭恭敬敬回道,太子殿下,驱邪除魔本是小人的职责所在,不过大家也有所听闻,使用这鬼门十三针,有损阳寿。

小的为求子孙得到福荫,斗胆请求太子殿下与小人一同前往,有太子殿下神威护佑,小的才敢施针。

太子听罢呵呵一乐,回道,不虚子啊,就算你不请我去,我也要去见识一番,这鬼门十三针究竟有何玄妙之处。

就这样,众人簇拥着太子来到了韩季春的府邸。

韩季春安排了一间宽敞干净的屋子,请不虚子为夫人施针。

不虚子请韩夫人在玉泉椅上坐下,其他人员被拦在了门帘以外,不虚子朗声说道:

诸位,我在为韩夫人施针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得上前打扰,以免冲撞了天神,误伤夫人性命。

众人听罢,自然是应允了,乖乖的站在门帘后面。

再看不虚子打开随身携带的玉雕针匣,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十三根银针,寒光凛凛,夺人双目。

不虚子叫几个丫环按住韩夫人的手脚,随即取出银针在韩夫人的人中穴、少伤穴、隐白穴依次插进去。

当第十二根银针插进曲池穴之后,再看韩夫人早已大汗淋漓,浑身抖个不停,对不虚子厉声喝道:

我是黎山老母转世,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对我,我饶不了你!

不虚子朗声喝道,放肆!韩季春撞破你与铁佛寺长老的奸情,将你就地正法,你死后应该大彻大悟,潜心思过,不该再附体到前世身上,装神弄鬼,祸害人间。

韩夫人狂笑不止,骂道,混账东西,瞎了你的狗眼,韩季春那厮分明是在血口喷人。

我的前世本是司库郎中刘大人的女儿刘如烟,二十年前,朝廷拨付了一笔修堤的工程款,这笔工程款就是我父亲看管的,不料韩季春贪心骤起,就拉拢我父亲做假账,要私吞工程款。

我父亲生性耿直,不愿与韩季春这个狗官同流合污,断然拒绝了他的无耻要求。

韩季春恼羞成怒,害怕自己的罪行败露,就买通几个库丁,诬告我父亲监守自盗,将他投进了大牢。

我父亲被抓之前,已经预料到了韩季春那个狗官要害他,于是暗地里做了一本账簿,账簿里面详细记录了韩季春贪污的罪行。

恰巧那时候,我已经身怀六甲,父亲为了我的安危,就把我送到了城外的铁佛寺,并且把账簿交给我保管,说以后自己如果遭遇不测,就让我拿着这本账簿,去京城告发韩季春。

铁佛寺的长老,是我父亲的好友,他冒着巨大的风险,好心收留了我,我在铁佛寺生下了一个男婴。

韩季春那个狗官将我父亲投进监狱后,没有找到账簿,岂肯善罢甘休,后来得到线报,带着兵丁气势汹汹追到了铁佛寺。

韩季春逼迫我交出账簿,我当然不肯答应,韩季春那厮狗急跳墙,就诬陷说我与长老私通,也不过堂审讯,就把我与长老就地正法了。

再看韩季春在门帘后面听到这里,脸上早已变了颜色,气急败坏的跳骂,屁话,都是屁话,一派胡言,随即指着不虚子嚷到:

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对这个疯妇下针,让她闭嘴!

还没等不虚子回答,太子厉声喝道,大胆!韩大人,我在这里,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

是是是,下官知罪,韩季春吓得冷汗直流,赶紧低下了头。

再看韩夫人一阵狂笑,指着韩季春说道,你这个狗官,当年你抢走我的孩子,把他交给了寺院附近的一个猎户,叫他除掉那个婴孩。

姓韩的,你没有想到吧,那个猎户心底善良,知道这是忠臣刘大人的后代,冒死将他留了下来,随后找了一个死婴,交给你看看,以此蒙混过关。

韩季春听到这里,面如土色,啊,当年那个孩子没有死。

韩夫人冷笑一声,他不仅没有死,而且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你更加想不到的是,当年你处心积虑要找的账簿,就藏在婴儿的襁褓里面。

啊,这,这------韩季春听罢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往下直淌。

太子听到这里,脸色铁青,大声问道,那账簿何在!

这时候大理寺的陈大人递过一本账簿,说道,太子殿下,账簿在此。

太子接过账簿一看,这本账簿都已经发黄了,一看就有些年头了,虽然有些磨损,但是保存的相当完好。

太子翻开账簿,仔细观看,脸色越来越难看,啪的一声合上了账簿,这时候陈大人上前说道:

太子殿下,当年收养男婴的那个猎户,也已经找到了,就在门外等候。

哦,快快有请。

不大一会的工夫,几个校尉领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走了进来。

太子抬眼观瞧,只见眼前的老者身材魁梧,须发皆白,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眼睛炯炯有神,太阳穴鼓鼓着,一看就是练家子。

太子柔声问道,老人家,您就是当年收养刘大人外孙的猎户,敢问如何称呼啊?

老者回道,回禀太子殿下,老汉我姓马,也没个什么姓名,就叫我马老汉吧。

欲知后事如何,点击视频完整版
喜欢九梦儿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九梦儿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