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第四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18 12:17 已读 1169 次 3赞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山城连环案

作者: 八峰

 

第四节

 

回到江北县公安局,几个人首先来到了技术科法医室里。

周源拿出从谢友良身上搜出来的那枚镶嵌着珊瑚石的戒指,戴在了无名死者左手的中指上,哈,你们看——丝毫不差、正好合适!侦探满意地拍了拍手:看来,应该是谢友良在江边遇上了这个外地人,见财起意、便乘其不备杀死了他,劫走了他的皮包、财物和其他行李。

嗯,江边这个谋杀案总算是有了结果;李云生松了一口气,“现在只剩下一件事——等云南省公安厅那边搞清楚了这个倒霉商客的身份,咱们也好通知他的家人了。”

 

离开了法医室,三人又来到李云生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内勤小王为三人从食堂打来了午饭。

“撮合着吃点儿吧——我们局里食堂的伙食还可以。”李云生和小王在茶几上摆开了饭菜——莴苣炒肉丝、麻辣豆腐、白米饭。

几个人刚刚提起筷子,助手小蒋出现在了门口:“李科长,我和去下游竹林镇东码头追查五月十九日晚上到达该码头的人都回来了——当天晚上八点、九点和十点各有一班客船从沙坪坝磁器口那边到达竹林镇码头、停靠十分钟。”

“哦? 那码头上的人有没有见到从这几班船上下来的旅客中有形貌特征类似那具无名男尸的人呢?”李云生放下筷子急切地问道。

“有个当时在码头上夜班的工人说见到过,”小蒋点点头头:“那工人说,九点钟的那班船靠岸以后、当时下船的客人很多,有一个外地人先走到码头外面、又折回来向他打听如何去大竹林镇的路径,他就告诉那人沿着江边有一条小路、走一刻钟左右就到了,那个外地人随后就离开了;我马上拿出死者的照片跟那个工人核实了一下,他一看照片就说很像是那天晚上向他打听路径的外地人,”

“太好了!那个人当时是什么穿戴打扮?携带了什么行李没有?”李云生追问道。

“按照那工人的说法,那个外地人的穿戴打扮跟我们在现场发现的那具尸体一样,而且他当时身上还背了一个棕色的皮革挎包,手上拎着一只黑色的帆布旅行提包。”

那个码头工人是怎么确定的那个人是个‘外地人’呢?”周源插嘴问道。

哦,”小蒋笑了笑:“我也问过那工人,他说那个人说话的口音肯定不是四川人,又看他那身打扮装束,所以就认为他是个外地来渝的客人。”

“嗯,现在清楚了两点:首先,那个云南人是乘船从沙坪坝那边过来的,是搭乘九点钟的那班船;第二,他当时身上背着一个棕色的皮挎包、手上还拎着一只黑色的帆布旅行提包;他是想往大竹林镇这边来,最后在赶往大竹林镇的江边小路上遇害。”周源点头说道。

可是我们在谢友良家中只找到了一只棕色的可背挎的皮包,并没有发现那个黑色的帆布旅行提包啊?李云生疑虑道。

我猜想,那个黑色的帆布旅行提包一定是被杀死谢友良的那一对男女给拿走了!侦探沉吟着说道。

 

这时,办公桌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妈的,这饭是吃不成了,”李云生放下电话听筒、脸色阴沉、恼怒地说道:“值班室刚才又接到了大竹林镇派出所的报警——有村民在该镇西南团结村距离渡江码头不远的乡道附近的竹林里,又发现了一具被刀刺死的男尸!”

哦!?”周源和定国都惊讶地放下了筷子。

“这个大竹林镇,真是邪性了!”定国不由得说道。

“天呐!昨天在江边发现了一具无名男尸,今天早上发现了谢友良被杀,不到半天功夫又发现了一起谋杀——都在这个大竹林镇!我这儿都焦头烂额了!老天爷却还不肯罢休!”接完电话的刑侦队长几近崩溃、口气绝望地叫喊起来。

他手忙脚乱、气急败坏地打电话下令出警,然后摊开双手摇着头用极度无奈的语气对两位老战友说道:“没办法,我也没想到情况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只好连累你们两位也一起去现场看看了!”

啥都别说了,走吧!”周源站起来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

 

鉴于短短的三天之内在江北县大竹林镇接连发生了三起命案,重庆市公安局也不敢怠慢,派出了以市公安局刑侦一大队副队长姚亮为首的侦办小组前来支援,他所率领的一干刑警也驱车赶到了现场。

姚亮是关力宏的老部下,也曾多次见过周源和定国、与二人熟识。大家寒暄了几句便开始了紧张的勘查工作。

在大竹林镇西南的团结村东面有一条五尺多宽、青石板铺就的乡道,向南一直延伸到数百米外嘉陵江边的渡口码头。在这条乡道的东侧有一片青翠茂密的竹林,竹林后面是一片长满了半人多高的灌木与野蒿的草丛,一具男尸侧身倒卧在草丛里。 他年纪约莫有四十岁左右,肤色黝黑,肌肉凸出、骨骼健壮,脚上穿着草鞋,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左胸口上一片血污,下身的长裤脱落、露出了里面的裤衩,尸身旁边还丢弃着一件灰色的上衣、一根扁担与散落的麻绳。

周源戴上手套蹲下身子围着尸体仔细查看起来。

“这人像是这附近的农民吧?”定国弯腰看着问道。

此人明显是个挑夫,也就是重庆人所说的棒棒军。周源翻开了死者的手掌,见皮肉粗糙,还长着厚厚的老茧。

没错,我们派出所的片警已经辨认过了,这个死者叫黄大军,是这大竹林镇上的村民,平日里主要就是靠在码头帮人搬运做挑夫为生计的。旁边的何所长点头说到。

周源小心检查了尸身,发现死者额头、脸颊与脖颈上有多处被抓伤的瘀痕,但全身只有一处刀伤——左胸心口下约一寸处被利器刺入心脏的致命刀伤。

是被刀刺死的吧?在一旁蹲下身子查看的李云生问道。

“是的,一刀致命;”侦探点点头、语气沉重:“而且这刀伤的创口部位与形状都和前天夜里被害的那个谢友良身上的刀伤几乎一样——这说明凶手使用的凶器和杀人手法是同样的。”

什么!?你是说,杀死这个黄大军和杀害谢友良的是同一个人?李云生和姚亮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用怀疑的口吻问道。

从使用的凶器和杀人的手法上来说,我认为是同一个人所为。周源十分肯定地点点头。

“那么死亡时间呢?”姚亮又问。

“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天夜里十点钟左右。”周源站起来说道。

“天呐,那就是说——昨天晚上九到十点的那段时间里,在这个大竹林镇先后发生了两起谋杀案?一个是四逸村的谢友良,另一个是这个黄大军?”李云生眼睛都瞪圆了。

“看来是这样。”侦探点点头。

可是,杀死这个挑夫又是为了什么呢?定国皱起眉头问道。

诶,你们看看这里——”周源眼睛一亮,他蹲下身来、用手指着在男尸倒卧处旁边的一片明显被碾压过的草丛里刚刚发现的几样小物件——口红、化妆用的小镜子、橡皮筋发带,两只细小的发卡,还有两颗被扯掉的衣扣。

“啊!这好像是些女孩子用的东西!”李云生目光疑惑地看着几样物件说道。

没错儿,可是一个女孩子的东西为什么会散落在这里?此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周源自言自语地站起身来,开始围着尸体做扩大范围的搜寻。

“可惜啊,这片草地上虽然被踩压得乱七八糟,却看不出任何脚印的痕迹!”李云生低着头一边查看一边说道。

 周源没有做声,他离开尸体,开始在竹林边靠近上坡通往乡道的泥土和草地上仔细地勘察起来,犀利的目光捕捉着地面上的各种痕迹。 不一会儿,侦探发出了满意的笑声,他蹲下了身体,招手叫来了正拿着相机拍照的小蒋。

“你们看——这一片斜坡上野草稀疏,泥土又是粘性的,留下的痕迹很清楚——我一共发现了四组不同的鞋印;特别是这两组鞋印——跟出现在谢友良家里的鞋印基本上一致:尺寸大小和底纹形状都相同,而且根据鞋印尺寸和在这泥土上踩踏的深度,可以推断出男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体重大概一百五六十斤,而女子身高约为一米六五,体重一百一十斤左右;”

你是说——凶手可能就是出现在谢友良家里的那一对男女?就是前天晚上在四逸村杀了谢友良的那一男一女吗?”李云生几乎是要叫喊起来。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11_18 12:17:24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