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五行连环案:第四十四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05-04 10:00 已读 11485 次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五行连环案

作者: 八峰

 

第四十四节

 

周源沉默了一会儿,走上前去、轻轻地扶起杜小菁,然后朝身旁的小李使了个眼色,两个民警上前搀扶起椅子上的唐运宽,李耀东给他戴上了手铐。

等一下!唐运宽不顾脚上的伤痛、挣扎着站在地上,让我去给爸妈道个别!

周源点了点头,两个民警搀扶着矮个子朝木屋后的树林中走去,周源、定国和杜小菁也跟在后面。

众人穿过木屋后的一片杨槐林,来到一块林间空地,一座青砖封砌的坟墓出现在众人面前,青石墓碑上镌刻着一行黑漆大字:慈父唐兆先、慈母杜秀兰之墓。

唐运宽、杜小菁双膝跪地,对着墓碑恭敬地磕头了三次。

与此同时,刘敬义已经指挥民警完成了在小木屋内外的搜查和取证。查封了木屋现场后,一行人押解着唐运宽下了坡地、走出谷口,分乘三辆吉普车赶回市局。

第二辆车上、周源让小张开车、定国坐在前排,自己和戴着手铐的唐运宽坐在后排。

我想问你个问题:在你设计这个五行连环案的时候,是根据什么来决定哪一个被杀的人对应哪一个五行元素的呢?比如说,为什么东木对应的是徐建国?而西金对应的是顾峰呢?还有,我知道这五个案件之间的顺序是你依照五行相克的反序来确定的,但为什么第一个出来的是东木?或者说最先杀死的是徐建国呢?周源看着唐运宽问道。

“哦,本来嘛,这五行之中,无论哪一行先出来都无所谓;只要一个出来,其余四行的顺序按照五行相克的反序都可以确定,这个你是明白的;但是有几点限制了五行与五个必死之人的对应:徐建国是当年手持木棍毒打我父亲的那个人,所以他必须死于木棍之下、也就是说,他必须对应东木;朱喜贵是放火烧掉我家房屋的恶棍,所以他必须死于火焚、也即对应南火;最后,刘延生是主导迫害我父母亲的中心人物,所以他必须死于土埋,对应中土。而这五个人中,徐建国是单身一人、行藏简单,他又嗜酒,最容易上钩,所以就选了他作为第一个必杀之人,让东木最先出现;第二个本来是要杀孙广才的,结果他跑外地长途运输不在南充,于是就换成了顾峰来对应西金,后面的顺序就依次进行了。唐运宽语气平静地解释道。

“嗯,我明白了。周源点点头。

“我也有两个问题想要问你,唐运宽扭头瞥了一眼周源说道,首先,通过你在木屋前的讲解,我知道你是从前面几个案子推测到我是在按照五行易术设计布局,这个我可以理解、毕竟现在懂得阴阳五行玄学之理的人还是有一些;可是、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怀疑的呢?其次,我通过五行易术来布局,主要是想布下疑阵、搅乱你们警方的视线,以便我从容实施连环杀人的计划,在实施过程中,我和二龙都尽量小心不给你们留下痕迹,你们又是找到了什么证据?怎么就怀疑到了我和傅二龙的头上?

“这个嘛,周源笑了起来,其实在接手此案之时,我对五行易术玄学之理知之甚少;当时已经发生的两起杀人案件是城东王家沟杀死徐建国和城西檬子垭杀死顾峰,现场的勘查让我发现,这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案件之间存在着三个明显的相同之处:第一,凶手在最后杀死被害者之前,故意要令其痛苦,拷问折磨了受害者,然后才用致命的几招将他们处死;第二,两个案子里的被害人都是双臂向后、双手被反剪、在手腕处被捆绑,两腿在脚踝处被捆缚;所用的绳子是同样粗细、五股扭芯的麻绳,绳结的系扣方式也完全相同;第三,这两个案子中的凶手在作案之后,并未像通常谋杀案中遇到的情况那样藏匿或销毁杀人凶器,这一点非常耐人寻味,而符合逻辑的解释之一就是凶手故意如此,向我们暗递某种信息。这三个相同之处让我相信,杀死徐建国与顾峰的是同一伙凶手;当然、除了这三个相同之处,我们在现场还找到了你和傅二龙留下的鞋印和烟蒂,当时的分析就是一高一矮两个人。至于说我什么时候开始按照阴阳五行论来思考分析你的布局——嘿嘿,那是十几天前在一家馆子里吃饭时,后厨的大师傅正在收听袁阔成的评书《水泊梁山》中吴用智赚玉麒麟的一段,刚好讲到吴用为卢俊义算命,说按其生辰八字时犯岁君,正交恶限,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除非去那东南方癸地之上躲避,以计赚卢俊义上山;我听到这一段时,突然想到案发地点、作案时间、和凶手故意留下的凶器也即杀人方式这三者之间或许存在能够用阴阳五行论来解释的关系,于是找了几本书彻夜攻读,果然发现了完美的吻合;不过,最初的两个案子还没有让我完全相信,从第三个案子、朱喜贵在城南邓家湾被焚烧致死,我就基本断定,凶手是在按五行易术设计布局,第四个案子发生后,我对自己的判断已经深信不疑,推断出你将在六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左右、在城市的中心区实施你五行连环案的最后一环、土埋刘延生;所以提前在那里埋伏,当场抓获了傅二龙,救下了被你们绑架、注射了录安酮麻醉剂后装进麻袋里的刘延生。

可是,城中区那么大、怎么也有好几平方公里、十多条街道和小区——你怎么知道我会在白塔公园里杀死刘延生?”

“那天搜查江村坝29号时、我在你书桌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张一毛钱的白塔公园的门票,而白塔公园是从今年六月二十日才开始实行白天加收门票的规定:成人一毛、小孩五分;看到这张门票,我推测到你在六月二十日到六月二十三日这几天里曾经于白天里去过白塔公园。我当时就想,你一个南充本地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大白天里去白塔公园干什么?而且根据兽医站王站长说,这一周来正是你们工作最忙碌的时候、你为什么在工作最忙的时期大白天的去白塔公园?于是我猜想到了——你去白塔公园并非是去玩赏风景、而是去踩点勘查地形、为你二十三日晚谋杀刘延生的行动做准备。”

原来如此! 唉 —— ”唐运宽叹息了一声,闭上双目沉默了起来。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05_04 10:00:54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