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双林奇案录第二部之狮头镇纸:第十四节

送交者: 八峰2021[♂☆★★声望品衔11★★☆♂] 于 2022-01-11 12:39 已读 9562 次  

八峰2021的个人频道

+关注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狮头镇纸

作者: 八峰

 

第十四节

 

八月三十日夜晚,后头村笼罩在一片黑暗与寂静之中。

晚上十一点十分,村西马家院子里突然喊叫声骤起:有贼!有贼!抓贼啊!院子东厢房里立刻亮起了灯光,马中静披着一件夹衣冲到堂屋,他看见大门敞开着,便连忙跛着右腿跑进了厨房,摸了两下找不着灯绳,便打亮了手电筒直奔墙角的一个碗柜,打开柜子下面的一个夹层从里面摸出来一个蓝皮布包,他刚刚打开包袱,屋子里的电灯突然亮了,几个人走了进来。

马主任,我们深夜来访,实在多有打扰,对不起啦!为首的周源笑吟吟地对半跪在碗柜旁边地上的村委会主任说道;后者惊得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将手里刚刚打开的布包隐藏在身后。

哦,是几位公安同志、还有建新啊,马中静脸上勉强地挤出来些许笑容,不知你们这么晚前来,还有啥事情啊?我是听到院里喊叫有贼才起来看看的。

嗯,是有贼——我们就是来寻找一件从马中安老人家里被盗走的东西,你手里拿着的那个布包里是什么东西啊?周源直截了当地问道。

啊!?啥东西?我手里没啥东西啊!马中静声音颤抖起来,我、我就是来厨房里看一下、拿个碗嘛。他脸色发白,说话也结巴起来,左手向身后隐藏。

马主任,我们都已经看见了,也知道包里是什么东西!周源和定国走到了跟前,很干脆地从马中静左侧身后的左手中夺过一个蓝皮布包。

周源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只明晃晃、闪亮发光的银质狮头纸镇。

啊!真的在他这里!趋上前来的曹向东和马建新看了蓝皮布包里的东西也大吃一惊,马中静半跪的身子一软、竟然依墙坐在了地上。

说说吧,马主任:被害老阿訇祷告室里丢失的经书纸镇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被你藏在这碗柜的夹层里面?周源口气变得冷冰冰的。

你们不要误会,事情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马中静已经恢复了镇定,他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竭力用平静的口气说道:这对镇纸,是俺马家祖传八代的传家宝,一直都保留在大哥那里,大哥遇害那天,这对儿镇纸也被人盗出了马家,但不是被我、而是被那个林二贵盗走的。

什么!?林二贵!?曹向东惊讶地看着他。

是的,林二贵趁着大哥被害的时候潜入他家楼上、偷走了供桌上的狮头镇纸和白玉扳指。前天下午、我发现他从兴家堡镇上回来行为异常,就偷偷跟去了他家,看见他正在喝酒吃肉抽烟,就诈问他是不是偷了大哥家里的玉扳指和银镇纸变卖成钱?我还吓唬他说如果他不说实话就让民兵抓他、送他去公安局;他见事情败露,就跟我说了实情,央求我不要告发他,还主动交出了他盗窃的这对狮头镇纸,说那个玉扳指已经被他卖掉换了钱了。我见他跪地磕头、哀求得可怜,就答应了他,拿回了狮头镇纸。马中静停止了述说,瞟了一眼面前的警察。

那你有没有问他是谁杀害了老阿訇呢?曹向东问道。

我问过,他说不是他杀的,他只是陪李书达一起去了趟马家——”

等一下,周源打断了马中静的话,犀利的目光盯着村委会主任发出了一连串的提问:你前天下午是几点去的林二贵家?从哪里去的他家?什么时候离开的?离开之后又去了哪里?有谁可以证明吗?

啊?我、好像是下午三四点钟吧?嗯,是从村头农具库那边过去的,离开他家的时候啊,我记不太清了,当时没戴表。马中静额头上浸出了细细的汗珠。

好像!?应该!?哼,马主任,我来提醒一下你吧!周源冷笑了一声:你昨天中午吃完饭就陪着乡里来的领导去了村里的社办厂、送他们走后你又去了下实验田大棚;下午五点过,你就直接回了家,根本就没有再去过村头农具库;而且、林二贵从兴家堡镇上的王记古玩店回到后头村,也是在下午五点钟以后,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他根本就不在家里!

哦,那、那可能是我记错了。马中静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低着头嘴唇蠕动着解释道。

记错?不,你不会记错的——你昨天下午的确去过林二贵的家里,但那是晚上快七点、《新闻联播》即将开始的时候,你拎着一瓶西凤白酒、一只包在油纸里的烧鸡来到了林二贵在村北的房子,他见到你拎着酒肉前来,非常高兴,便打开了酒瓶倒酒、边吃边喝;却没想到、那酒中已经被你下了用曼陀罗花粉炮制的蒙汗药,他很快就倒在了炕上,周源说着停了下来,掏出一支香烟点燃,坐在地上的马中静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等林二贵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坐在地上、手脚都被捆绑,嘴里被塞着毛巾,你告诉他:他喝下去的酒中被你下了毒,如果他不交代狮头镇纸和玉扳指的去向就得不到解药,便会很快痛苦地死去;林二贵为了保命、当即告诉你了他藏匿狮头镇纸的所在——就在他炕头下面用两块坯砖堵住的炕洞里,你打开炕洞、从里面拿出来他用毛巾包裹的一对狮头镇纸,林二贵还告诉你他已经卖掉了白玉扳指,换成了几百块钱;你随后拿出来一颗药丸、骗他说是解药让他用酒服下,等林二贵吞下药丸,你才残忍地告诉他服下的并非解药、而是真正的毒药乌头丸,先前酒里的只是蒙汗药;林二贵气极发怒,临死之前用尽全力起身前扑、用头撞你,你猝不及防,身体猛然后倒,撞倒了墙上的置物架,架子上的瓶子瓦罐和柴刀掉落下来,摔碎了一地——怎么样,我说的这个过程没有错吧?周源再次停下来、看着目光游离、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马中静问道。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01_11 12:39:23编辑
贴主:八峰2021于2022_01_24 10:44:25编辑
喜欢八峰2021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八峰2021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