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和气生财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和财杯】我最难忘的一段缘(下)

送交者: 石壁居士[♂☆★★声望品衔11★★☆♂] 于 2019-12-07 0:15 已读 1178 次  

石壁居士的个人频道

+关注

(估计月底不一定有太多时间关注这发财杯,一并发了帖,反正已经准备好了的,不费事)。
《有缘的鸟-鼠标画鸟》(上)https://web.6parkbbs.com/index.php?app=forum&act=view&tid=181313

《有缘的鸟-鼠标画鸟》(下)




手捧著这小生命,心情很杂,好像马上要解决的事情很多,当然我还是主次分明的。首先伤口清洗抹药,我只有人类用的药,但抹很少的量可以的。这小东西可能是拼命逃离危险而消耗太多力气,也可能本来就懒,缺少锻炼,累得不愿意动弹。只在清洗伤口时眼皮睁开一下"啾"一声,并挣扎一下,其余时间都舒服的睡在我手掌里,由著我处理伤口,轻抚它的羽毛。

哎!它如何知道我值得它信任的呢?虽然有疑问但还是先安顿好它比较重要。家里有养猫,而且还不只是仅供观赏的,厉害著呢。到今天我都还不愿意放弃此事和她有直接的关系的判断,当然没有直接证据,最多只能怀疑,但有时想想,如果是我的猫干的,它不应该能活著,这猫女的确很厉害的,我就曾经见过她从一个较高的屋顶飞到另一个较低的屋顶,而这中间隔开有接近六、七英尺呢,说了没人相信的,就像飞鼠一样,太震撼了。

而如果是我的猫做的,它也应该不会傻到再次送上门来,想到此心里才好过一点,就这样确定下来,凶手不是咱的猫。(说到这猫,现在只能打住,要不然篇幅应该会比本文更长,那不是太烦人了。)

小心翼翼的手捧著她,找来个鞋盒子,铺上块布就将她供在盒里了。然而盖上盖子时她就不愿意了,一改温顺,在盒里扑打著翅膀,头直往上顶。不能盖,就开放著吧。但不盖又不放心,怕她跑了,再遇危险,毕竟她太累又有伤不能让它现在就出门。而我必需去找个笼子,住笼子比较安全,谁也奈何不了她。

我有几个笼子,是自己用铁丝网扎的(当然这里养过的只能以后再说),但要找,要清洗才能让这小美人入住啊,虽然不打算留她多久,但总要等伤好了才能让她回去。

好吧,鞋盒子反正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就将盖子用小刀挖了个洞,估计比她身体小点,盖上后,她好像懂得我的意思呢不再扑腾,只将头伸出,四处张望"啾啾"了两声,发现现在的环境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就又缩进鞋盒子睡觉去了。

这下就可以放心的去布置她暂时的窝了,我飞快地整理著,不一会儿新居落成,当然只能说是旧屋换新颜,这是间一英尺乘一英尺四方形,高一点五英尺的小楼,有一半是阁楼呢。怕她冷,我底部加了几片布,阁楼这面从上到下将一件小孩不用了的米黄色小汗衫包住,这样少了让空气对流的空间,会暖和些的。

将她放进新居后,拿了些猫食压碎了连同一小杯水给她,将笼子放在后院凉棚里我就做事情去了。

天将黑时,听见凉棚那里"叽叽啾啾"的急促的叫声,又伴随著扑打翅膀的声音,好几只的样子。赶紧出门一瞧,原来她一家子都到了,只见它们忽上忽下,围著笼子跳着飞著,找不到解救的方法而大声叫著。然而,那小东西好像根本满不在乎的样子"急什么急,这里不挺好的么!"站起身来,一拐一拐的走过去吃东西了,外面父母和兄妹的着急对她似乎没什么影响。这妞很可能少根筋,应该是。

瞧它们一家大小着急的样子,真想打开笼子让它们团圆,但又不放心,她还不能飞远,只飞几步对她而言还是十分危险的,横下心来决定明天看看再说,又拿了些食物和水放笼子边,让它们可以就近守著这小宝贝。它们就一直这样飞来飞去到天黑了,才安静下来。而这妞呢大部分时间是在睡觉呢,真是个有宽广天怀的妞。

后来为了不让猫打扰,(我那猫是有几次很有兴趣地在笼子旁转悠,每次都让小姑娘惊慌地往有遮盖布的方面躲)我只好将笼子挂在树枝上,以策安全。

当天晚上它们一家就没再吵闹,笼子里,笼子顶,树枝上,墙上各自歇息。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被这响亮的吵闹声叫醒。只好出来看看,这次不止是外面的三只在折腾,连那少根筋的小姑娘也在里面跳上跳下的。水和食物全打翻了,看那样子已经没事了,灵巧得很。她也急著要出来,而外面的三只冲上跃下,忙得团团转。

可能是那母亲吧,双脚抓紧笼子,头不停往里面钻,翅膀用力的扑打,试图抓开那铁丝。看得我紧张又有点内疚,我是为你好啊,但做的事你们不一定喜欢。算了,看来是该放她出来好让它们一家团圆了,要不然那母亲很快就会伤了自己。

主意已定,当即向前。外面的三只虽然不敢不飞开,但还是采用紧逼盯人的方法在我身边上下飞腾,不知道是否我感觉有误,真的觉得那父亲的翅膀有一次扫过我的耳朵呢,太急躁了些吧,你总得让我打开笼门她才能出来吧。

虽然不很舍得,但也是一定要放飞的。无趣地取下笼子放桌上打开笼门,那妞就迫不及待地跳出,开心的拍打几下翅膀,转了一、二圈,在父母急促的催促声中往上一跃上了墙头。紧接著"啾啾啾"地急叫声中,三只鸟儿急速翻过墙头飞去,真快!眨一下眼皮的功夫连小姑娘都不见了。心里有点不是味。

这也难怪,江湖险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理解!

打那过后的几天,我在家的时候,还是会在后园遇上她,见到我时还会冲著我叫著,绕著我飞。然后歇在屋顶上,我再次试著伸出手掌,但她好几次只是飞得很近,就在靠近手掌时的瞬间又飞开,看来是谨记父母的教诲了,这也好,有警戒心,比较安全。

慢慢的,因为忙的缘故,有好常一段时间白天到后园少了,这事就也淡了。

后来的几年里,它们应该也繁殖了几代的后代。但我知道,他们的家庭还是常常来的,只是已经没有了当时的亲热和信赖了。

打那以后,在后园翻土,时常会翻出新鲜的带壳花生。是生的,颗粒大而饱满,大号品种的。丢在一边几天或更常一些时间,又没了。在花盆里也发现过,在墙角杂物的缝隙也见过,但都有树叶遮盖著,不拿开树叶是看不到的。百思不得其解,只知道这一定是动物收藏的。

直到去年一次在后园纳凉,见到一只那小姑娘的同类(不知道是她们第几个的后代了),嘴刁著一颗花生,落在屋檐下一吊盆上,东张西望一会儿又低下头不知在忙些什么。我没怎么在意,反正再招呼她们,她们也不会再停靠在我手掌里了,虽然不怕我,但也只敢离人身边六、七英尺远,保持距离。

但就在它扑打翅膀飞去时我刚好看了它一眼,它离开花盆时是"啾啾"叫著的,嘴里没有东西。马上就联想到这几年看到的花生,原来都是它们刁来的,哈哈哈!这谜解得全不费功夫。

自这以后,就常会见到它们在泥土里,花盆里收藏花生的镜头,很奇怪,都不曾收藏别的,它们会刨开泥土,放进花生,再盖上泥土,然后站上去跺一跺双脚。而收藏在墙角缝隙中的时候呢,它们会刁来树叶再用脚或嘴将树叶顶进顶紧。在我前年画过的铅笔写生"芦荟"的那花盆里它们也收藏过,在不到一英寸的管子里也常见到。很有趣。

只是它们做这事为的是什么?该不会是它们的祖先交代的吧:这家人有食用花生,(在垃圾桶见过那壳)而它们能找到的人类愿意吃的食物就只有花生了。设身处地地替它们设想了好几种可能。。。。但碍以篇幅(怕了,不敢再再续下去,会真的没完没了。)不一一列举,但有一点可以十分肯定:它们觉得这里安全,可靠。这一点可能成了它们的祖训,代代相传,再有就是这会飞的猫不吃花生。



罢了。就此结尾。

《有缘的鸟-鼠标画鸟》由JK/石壁居士原创于美国洛杉矶。

贴主:石壁居士于2019_12_07 11:00:06编辑
喜欢石壁居士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石壁居士的原创内容,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贴:   ( 贴主有权设置个人黑名单,谢绝回复,被多名网友拉黑ID的社区信誉度降可能会下降。 )

掌中缘! (无内容) - 杭州阿立 (0 bytes) 12/07/19
握手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谢谢,您已对本帖点赞。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谢谢班长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谢谢,您已对本帖点赞。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有趣的故事! (无内容) - yanziaz (0 bytes) 12/07/19
谢谢班长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 东海独钓叟 给 石壁居士 赠送一只金笔! - 东海独钓叟 (88 bytes) 12/07/19
居士看三国 - MKE (141 bytes) 12/07/19
谢谢班长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 (无内容) - Smiley1 (0 bytes) 12/07/19
谢谢,您已对本帖点赞。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谢谢,您已对本帖点赞。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谢谢,您已对本帖点赞。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看小说 - MKE (141 bytes) 12/07/19
哈哈哈还真看了 (无内容) - 石壁居士 (0 bytes) 12/07/19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