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哲学世界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谁是阿兰·巴迪欧

送交者: wangguotong[★★★声望勋衔13★★★] 于 2023-09-18 2:46 已读 2786 次 1赞  

wangguotong的个人频道

+关注
谁是阿兰·巴迪欧


作者:蓝江



作者简介:蓝江,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放眼今天世界思想和哲学界,阿兰·巴迪欧毫无疑问会成为其中最为耀眼的一颗明星。尤其是在左翼思想界的新星的推动下,巴迪欧正成为今天思想界和学术研究之中不可绕过的一个环节。但是问题是:谁是阿兰·巴迪欧。对于许多热衷于炒作景观现象的蠹虫们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全新的名字,它现在正和曾经的萨特、福柯、德勒兹、德里达、鲍德里亚一样辉煌。如果仅仅如此,巴迪欧就只是一个拟像中空无的影子,巴迪欧之光中只是折射出一些准备踏着他的名字拾级而上的脆弱的欲望。还是这个问题,在实在层面上,巴迪欧是谁?



阿兰·巴迪欧(1937年-)


这个问题不能仅仅通过举着巴迪欧的牌号或者玩赏一下他的数学本体论就可以解决,真正面对这个问题,必须从巴迪欧本人的生命历程中复杂性的诸多(multiple)碎片里概括出可“计数为一”(compté comme un)(巴迪欧语)的命名,并在这个命名下建构一个理解阿兰·巴迪欧的类型真理程序,换言之,在一种当下层面对巴迪欧进行重新构境,使之再现(représentation)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尽管这种再现不可避免是扭曲的。


01 碎片一:左翼的家庭背景


阿兰·巴迪欧1937年出生于摩洛哥的拉巴特。他出身不久,那场荼毒生灵的世界大战就席卷了欧洲,即使是深处于殖民地的巴迪欧一家也概莫能外。阿兰·巴迪欧的父亲雷蒙·巴迪欧(Raymond Badiou)曾是巴黎高师的高材生,在巴黎高师期间,他积极参与左翼活动。法国沦陷之后,雷蒙·巴迪欧就加入了法国抵抗组织,参与到抵抗德国纳粹的侵略和维希政府的投降政治之中。严格来说,雷蒙·巴迪欧的左翼活动对年幼的阿兰·巴迪欧产生了很大触动,也正是在父亲的引导下,阿兰·巴迪欧开始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社会主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过阿兰·巴迪欧并不喜欢父亲那带有官方色彩的左翼的形式。在法国光复之后,雷蒙·巴迪欧就在法国南部的主要城市图卢兹担任市长,而且一当就是十三年。或许是那种天生的俄狄浦斯的情结,阿兰·巴迪欧对于这样一个带有官僚色彩的左翼父亲并不感冒。阿兰·巴迪欧自己曾说过:“我父亲传给我两个印象:在二战期间他参加反纳粹抵抗运动,以及他也是当权的社会主义的斗士,因为他在法国一个大城市图卢兹当了十三年市长。”[1]与这种官方化的马克思主义(主要针对的是法共)相比,阿兰·巴迪欧更感兴趣的却是毛泽东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这也奠定了他在今后的道路上走了一条不同于其父亲那种仕途化的激进左翼路线。



毛泽东(1893-1976年)


或许,雷蒙·巴迪欧给予阿兰·巴迪欧的另一个重要影响就是数学。雷蒙·巴迪欧本身就是一个数学家,而且,作为一个数学家,他不仅教会了自己的儿子用数学思维进行思考,而且也把数学上那种严谨和逻辑性作为一种处世风格赋予了阿兰·巴迪欧。这也正是塑造了一个不同于法国左翼思想界众生相的数学化的巴迪欧的形象,与福柯、德勒兹、巴塔耶、鲍德里亚等人的放荡不羁,以及在文辞上颇具文学性张力的诗性表达不同,巴迪欧在其父亲的影响下,将一种哲性重新灌注在思想之中,在他那里,思想不再是一个恣意妄为随意越界的生命的脉动和欲望,而是一种现实性,或者从根本上说,是一种根源于数学的现实性。



但是阿兰·巴迪欧并没有将数学弄得刻板化,就如同英美分析哲学所做的那样。这是因为他还有一位文学化的母亲。阿兰·巴迪欧的母亲同样师出巴黎高师,不过学的不是数学,而是法国文学。年幼的阿兰·巴迪欧如果说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是严密的逻辑和左翼的姿态,而从母亲那里得到的是一种诗性化的人格。换句话说,阿兰·巴迪欧的生命是在一种他者的空缺中被其母亲塑造出来的。无独有偶,和恩师阿尔都塞一样,他是作为一种母亲欲望的填充物而成为自己的生命的。阿尔都塞的母亲将自己最心仪的情人(不是路易·阿尔都塞的父亲)的名字路易添加在他儿子身上,阿尔都塞一直替代着那个母亲的情人填充着母亲爱的欲望。阿兰·巴迪欧也从母亲那里得到了一个故事,在他的母亲在阿尔及利亚中学教书期间,爱上了一个哲学老师,但是,显然,他的母亲没有能够和这位哲学老师终成眷属。有趣的是,阿兰·巴迪欧后来成为了巴黎高师的哲学系的学生,正是这一点,巴迪欧认为这“完成我母亲的欲望之外就让她淡忘了那位阿尔及利亚的哲学老师。他已经成为别人的人并且我做了我可以用来安慰我母亲最痛苦的伤痛——这一直支撑着她到81岁高龄。”[1]


02 碎片二:阿尔都塞主义者


1956年,他考进了巴黎高师,并在1964年获得了索邦大学的教师资格。在巴黎高师和索邦期间,对巴迪欧影响最大的是当时法共首屈一指的理论家阿尔都塞,阿尔都塞既在课堂上影响着他的学生,也带领着他的学生思考一些现实的问题。在巴黎高师期间,巴迪欧去聆听过阿尔都塞的课程,尤其是阿尔都塞对《资本论》的解读深深吸引了年轻的巴迪欧,实际上后来巴迪欧和巴里巴尔、朗西埃、马切雷等人一样,也是阿尔都塞的名著《读〈资本论〉》的撰写者。



在阿尔都塞的左翼思想影响下,五十年代末,巴迪欧参与了法共的一个分支组织——联合社会主义党(PSU),他积极地参与到当时反对法国对阿尔及利亚殖民战争的运动之中去。1967年,巴迪欧被阿尔都塞邀请去参与了他所主持的“科学家的哲学课堂”,这是阿尔都塞直接为科学家们在巴黎高师讲授哲学的一个课堂。巴迪欧在这个课堂上也举行了几次演讲,这些演讲的材料形成了他后来的《模式的概念》一书。



路易·皮埃尔·阿尔都塞(1918-1990年)


这本成书于1969年,最终在1972年出版的《模式的概念》是巴迪欧早期最重要的著作。这本书完成了这样一个使命,即在针对“科学家的哲学课堂”上去贯彻阿尔都塞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的思想。在这本书中,巴迪欧大量提及的概念仍然是阿尔都塞式的概念,同时也夹杂了萨特式存在主义的存货。巴迪欧自己说道:“我在《模式的概念》中的确呈现出非常复杂的景象,一方面是萨特的存在主义,另一方面是认识论领域的数学。当然,由于我的教育背景,巴什拉和康吉莱姆对我来说十分重要,但最重要的仍然是阿尔都塞。”[2]P82


令人关注的是,《模式的概念》也是一本完全用数学式的语言写就的著作,这与后来在《存在与事件》中的那个巴迪欧惊人的一致。



实际上,认真读起来,可以发现,这前后两个数学的巴迪欧有着质性的区别。按照巴迪欧的解释,他之所以采用数学方法,是因为他一方面对数学话语较为熟悉,数学是一种极度清晰也极具逻辑性的语言;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完全是出于从“科学家的哲学课堂”来考虑的,用他们所熟悉的数学话语来讲解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更容易引起他们的共鸣。换句话说,巴迪欧在《模式的概念》中对数学概念的使用是工具性的,这与后来那个将数学当作本体论的巴迪欧是截然不同的,用阿尔都塞的话来说,两者不是同一个问题式。


《模式的概念》完全是巴迪欧在阿尔都塞的阴影下完成的著作,毕竟,在这本书中的核心词汇仍然是阿尔都塞式的理论斗争。也就是说,《模式的概念》中的数学是用来向人们澄清真正的科学知识和意识形态之间区别的工具,与其后来的不同的是,这个时期的巴迪欧仍然是从一种断裂的横切面来静态地思考知识问题,任何问题都简单地看成科学和意识形态的对立,而数学是用来祛除知识中意识形态魅影的有效的工具。从这一点来说,这个时期的巴迪欧对数学的利用仍然没有超越弗雷格、罗素和早期的维特根斯坦。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1889-1951年)


03 碎片三:毛主义的狂热者


对于阿兰·巴迪欧那一代人来说,发生在1968年的红五月风暴是他们生命中最剧烈的裂变。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阿兰·巴迪欧的左翼思想更进一步强化了,也更加激进化。这里,吸引巴迪欧的马克思主义不再是那种文质彬彬地咬文嚼字的马克思主义,毋宁是一种用行动和鲜血浇筑成的真正的实践性的唯物主义,亦即毛主义。



“红色五月风暴”


阿兰·巴迪欧不仅是五月风暴中的狂热者,早在1955年的,巴黎高师的学生反抗当局的阿尔及利亚的殖民战争期间,他就踊跃地走上街头,同军警的棍棒进行身体搏斗。他自己在传记中也描述到,这种激烈的抵抗的实践赋予他对左翼思想全新的认识,即革命的思想不是在书斋中由几个哲学教授发明出来的,而是脚踏实地在同统治者进行血与火的斗争实践中成长起来的。另外的一次经历也使得阿兰·巴迪欧的思想变得更为激进化,那是在1960年,比利时爆发了一次罢工运动,年轻的巴迪欧作为记者到罢工的工人群体中进行采访。在采访罢工的工人时,他发现,往前他在学校学习的那些革命理论在这里完全不适用,工人们的罢工没有党派领导,更重要的是,在缺乏党派领导时,工人们并没有显现得无序化和无政府化,按照巴迪欧的说法,“他们已经彻底重建了乡村的社会生活,他们建立起一种新的大众体制。他们甚至发行了一种新钞。”[1]罢工工人们的自发的组织已经说服了年轻的巴迪欧,从此,他不再信任任何现有的既成理论可以用于指导革命的实践,相反,真正的理论只能在革命的过程中形成。



五月风暴期间的索邦大学,右边悬挂的旗帜上写着“为人民服务”


这时阿兰·巴迪欧同阿尔都塞决裂的种子已经开始萌发,其根本在于,阿尔都塞过于重视理论斗争,重视科学知识在革命中的作用。相反,巴迪欧的态度是鲜明的,在其1975年的《矛盾理论》中,他已经彻底转向了毛主义,而将批判的矛头对准了自己的老师——阿尔都塞。阿尔都塞的问题在于,他的左翼态度是一种隔岸观火的虚伪的左翼,他以一种静态的理论来框定活跃性的现实,从而导致了其在实践上的保守性。巴迪欧反对任何先入为主的理论形式,他坚持认为,任何理论都必须是从实践之中生成的,即理论来源于实践。在他的《矛盾理论》中还就此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即如果理论是在实践中生成的,这势必取消知识分子在革命中的核心作用,而真正的理论创造者是革命的大众。因此,阿兰·巴迪欧格外欣赏毛泽东那种提出让人民群众直接跨越官僚和知识分子进行造反运动的方式,他认为,在列宁主义模式中,知识分子以先入为主的理论来领导无产阶级,而在毛主义中,无产阶级自己就是自己的领导者,革命的理论只能在人民群众自己的革命实践中生成。[3]P18



列宁(1870-1924年)


然而,在整个七十年代,左翼的阵营在经历了1968年的狂欢之后也走向了分化。巴迪欧在七十年代看到的不是毛主义激进迎来一个明媚的春天,而是往日和他相伴走上街头的同志一个接着一个变成修正主义,最终威胁了整个革命。巴迪欧一方面看到在七十年代初期,曾经作为左翼喉舌的《泰凯尔》杂志的右倾化,更加让阿兰·巴迪欧不可接受的是,他曾经的亲密的毛主义伙伴——安德雷·格鲁克斯曼(André Glucksmann)突然调转枪头,对准毛主义进行批判。格鲁克斯曼的转变的确深深地触动了巴迪欧,迫使巴迪欧在这个时期重新思考革命问题。



安德雷·格鲁克斯曼(1937-2015年)


另一方面,巴迪欧积极地将矛头指向他所在的巴黎第八大学(文森尼大学)中的两位早已声名鹤起的思想家德勒兹和利奥塔,尤其对于前者,巴迪欧视之为毛主义最危险的修正主义敌人。巴迪欧自己回忆道:“随后到来的是红色岁月,在1968年的文森尼大学,当时我还是一个毛主义者,而德勒兹正是我们需要针锋相对的所谓的‘无政府-欲望’的哲学的灵魂人物,更让人后怕的是,德勒兹直接参与到‘运动’之中,实际上,他的课程是这个大学中的一个焦点。我在这场斗争中丝毫不会退缩:妥协不是我的专长。我甚至用那个时代最为猛烈的言辞来攻击他。有一次,我带了一队人马干扰了他的课堂。” [1]


[1] 巴迪欧自己在《德勒兹:存在的喧嚣》一书中指出了这一点,可以参看Alain Badiou, Deleuze: La Clameur de l’être,[M] Paris: Hachette, 1997, p.116. 德勒兹对巴迪欧的的类比思维的批判可以看他的《差异与重复》的第三章“思想的影像”,Gilles Deluze, Difference and Repetition,[M], P. Patton Trans. New York: Colunbia University Press, 1995. p. 2。



吉尔·路易·勒内·德勒兹(1925-1995年)


巴迪欧在七十年代另一个主要工作是深入到黑格尔的哲学中进行研究,尤其是毛主义之下的黑格尔哲学。他的1978年的著作《黑格尔辩证法的核心》正是解决这一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巴迪欧对黑格尔的哲学的研究不是就黑格尔来论黑格尔,更不是从战后科耶夫式的《精神现象学》式的解读切入到黑格尔之中,他对于黑格尔的解读毋宁是通过毛主义来折射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为此,巴迪欧还专门翻译了中国哲学家张世英的几本关于黑格尔的著作[1]。巴迪欧发现,与法国片面强调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不同,中国的黑格尔研究很重视《逻辑学》,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研究没有将黑格尔作为一个可鄙弃的遗产从马克思主义中删除掉(其中最激进的例子就是阿尔都塞),而是将黑格尔分解为唯心主义和辩证法,并且肯定了黑格尔的辩证法的功绩。


[1] 这里翻译的张世英的著作包括《论黑格尔的哲学》(1956年),《论黑格尔的逻辑学》(1959年)《黑格尔的哲学》(1972年)。



04 碎片四:数学本体论的转向


八十年代,就是那个被迦塔里称作为“冬年”的年代,毛主义的红色慢慢地在人们日趋平静的日常生活中褪去,人们渐渐腻烦了那些革命的话语,开始将目光转向如何过一个有秩序的生活。那些在五月风暴中狂欢的知识分子们也不得不收敛起自己的锋芒,夹着公文包在家和办公室的路途中穿梭着。这是一个淡忘革命的年代,也是一个淡忘理论的年代,左翼在这个时期渐渐让位于新自由主义的话语,相反,这个时期左翼的出现了明显地右倾化,如哈贝马斯的《交往行动理论》在这一时期的出版明显体现为革命批判的左翼向自由主义的妥协和缴械。



尤尔根·哈贝马斯(1929年-)


面对这一新的局面,阿兰·巴迪欧也沉思革命性左翼的命运,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在八十年代,批判马克思主义左翼最厉害的恰恰就是往日的同志。他们的姿态是,在偶尔能博得一点残喘的空间中释放一点微弱的抗议的声音,至于资本主义听不听得到是另外一回事。这是一种贴着后现代标签的犬儒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他们试图解构经典马克思主义的革命主体——工人阶级的合法性。于是,谁是革命的主体问题就成为八十年代左翼马克思主义争论的核心问题,巴迪欧的的《主体理论》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诞生的。


事实上,在1975年到1979年间,巴迪欧就和他的毛主义的同志们举办过一个“主题报告”的研讨班,谈论的主题是“政治理论,逻辑和数学,历史情境,严格意义上的精神分析,文学和戏剧,上帝,还有古典哲学。”[4]p12在研讨班的这些成果最终集撰成册,在1982年以《主体理论》为名出版了。



《主体理论》法文版封面


严格来说,《主体理论》包含的内容及其广泛,但总体说来《主体理论》包含了四个方面的思考:(1)是巴迪欧对自己毛主义的理想锲而不舍的坚持;(2)是他开始转向一个新的领域,即拉康的精神分析领域,他在七十年代就参加过拉康的研讨班,拉康的精神分析方法已经影响到了巴迪欧,在《主体理论》中,巴迪欧开始学着使用拉康的方法来思索主体问题;(3)马拉美的诗,巴迪欧一直对马拉美的诗十分欣羡,他在这里用拉康的方法剖析了马拉美诗歌的精神内涵;(4)最后但不是最次要的,也就是认识论学派的数学方法对巴迪欧的触动,如卡瓦耶斯和劳特曼等人的数学哲学思想。准确来说,巴迪欧是想通过主体理论的研究来探索一种动态的存在的科学,这是对其在《矛盾理论》中作为矛盾的过程思维的一种系统化思考,但是与其说在《主体理论》中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如说是开启了这个问题。巴迪欧在这里还没有解决什么是“存在的科学”这个问题,但是,他隐约地感觉到这条路径最终需要通向数学。



《矛盾理论》法文版封面


作为对这个问题的集中思考的成果,巴迪欧在1988年出版了使他一跃成名的《存在与事件》。《存在与事件》的出版正式宣告了一个数学本体论的巴迪欧的出世。他在本书中提出了“数学=本体论”的著名命题,在某种程度上,他充分吸纳了康托尔的集合论,尤其是策梅洛-弗兰克尔公理化定理、哥德尔的集合结构理论、科恩的力迫法和对康托尔连续统的命题的证伪等数学思想,来从一个数学的维度来理解存在的问题,从而更新了唯物主义的基底。在此基础上,巴迪欧将柏拉图在《巴门尼德篇》中的一个命题突出化了,即“一即是无(空)”。也就是说,巴迪欧并没有像一些后现代主义者那样将这个世界中的存在看成纯粹的多(如阿多诺和本雅明的星丛),在这些纯粹的多之间完全没有同质性可言,没有一条真理可以涵括所有的显现的内容。



柏拉图(公元前427-公元前347年)


巴迪欧认可了作为统一性整体的可能性,但与传统那种将统一性视为先在于多的显现的态度不同,巴迪欧坚持将统一性(即作为一个情势的大写的一)看作一种操作性结果,也就是对多的“计数为一”的结果。一是在整体中被看作为一的,当然,这种一的统一性十分脆弱,它时常要面对它不能涵括的多的元素的冲击,这种冲击就是巴迪欧意义上的“事件”。事件的价值在于对一的暂时性中断和颠覆,但是在事件之后,一重新以新的“计数为一”的方式得以巩固下来。每一种具体情势下的“计数为一”都可以看作是该情势下的类性真理。


当然,巴迪欧的建立数学本体论并不是为了建立一种所谓的新的形而上本体论体系,它所面对的是实践的思想,也就是说,数学本体论在根本上探索的一个问题是,永远不存在一种事先存在的真理,每一个真理都是在事件发生之后,对事件残留的后果的一种重新“计数为一”,这映衬了他在《矛盾理论》中的那个毛主义的主题,即“任何理论必须从革命性的实践中产生,任何先于实践产生的理论都是一种伪理论。”


05 碎片五—碎片X:在世界的逻辑之中继续……


尽管《存在与事件》中数学本体论的光芒遮掩了巴迪欧生活断片中的其它部分,但是巴迪欧仍然作为一种多样化的碎片的集合存在着,并在作为事件性的《存在与事件》之后被“计数为”数学本体论的“一”。但是,巴迪欧一生并不是完全一种单面性的镜像而存在,对于作为数学本体论的“一”,巴迪欧本人的在其生活的片段中时常进行事件性溢出,这些溢出的剩余物(齐泽克语)并非是对那种“计数为一”的巴迪欧形象的对立面,毋宁是对巴迪欧的镜像的构境论一种复杂的动态的晶化显现,不能单一化为被美杜莎之瞳石化的数学本体论的巴迪欧,这些看似次要的碎片化的显现本身也颠覆构境的唯一性,如同一根喉中梗刺一般挤压着“计数为一”的统一形象。



斯拉沃热·齐泽克(1949年-)


首先,巴迪欧和他的老师阿尔都塞和绝大多数法国马克思主义者不同,他并不是一个只会在书斋里咬文嚼字进行批判的批判者,相反,他是一个用自己的实践来充实自己的理论的思想家,因此,巴迪欧的理论本身不能纯粹从其文本层面来进行理解,他的思想与他的实际的革命和斗争实践是紧密相连的。实际上,一直以来,巴迪欧在左翼的革命斗争实践上极为活跃,在1968年他和一批毛主义者创立的毛主义组织法国马列共产主义联合会(UCFML)在七十年代末期解散之后,他并没有放弃,在1984年,他加入了他昔日的战友席尔万·拉扎鲁(Sylvain Lazarus)成立的“政治组织”(L’Organisation politique),至今他仍然是这个组织的骨干成员之一,按照这个组织的宗旨,他旨在在“无党派的政治”的基本原则下来探索一种后列宁主义的新的马克思主义激进方式。



席尔瓦·拉扎鲁


当然,巴迪欧的主要战斗武器仍然是笔,尽管已有七十余岁高龄,巴迪欧对资本主义仍然保持着清醒的批判力,他个人在2007年甚至出版了一本书(即《萨科奇的意义》)来奚落新当选的法国总统萨科奇,并直言不讳将萨科奇的政策定义为一种“新贝当主义”[1],即法国左翼向全球资本主义的强势扩张的投降。在这种情况下,巴迪欧的思想鼓舞了第三世界向西方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发起抗议的信心,据说,在印度、民主刚果、南非等国家,巴迪欧往往和著名的反殖民运动思想家法农一样得到尊敬。


[1] 贝当是二战时期法国战败之后维希傀儡政权的元首。可以参见Alain Badiou, De quoi Sarkozy est-il le nom,Paris: Lignes, 2007。



尼古拉·萨科齐(1955年-)


其次,巴迪欧在文学,尤其是小说和戏剧方面有着一定的成就。在1964年,尚在巴黎高师读书的巴迪欧就写作了自己的第一部散文式小说《宏篇》[1],此后,在巴黎第八大学(文森尼大学)任教期间,即1967年,他又完成了另一部小说《航海图》。这两部小说在当时处于骚动前夜的法国起到了巨大的刺激效应。此后在1979年他创作了他的第一部戏剧《红披肩》,即便是在他进入到他哲学创作的高峰期时,他仍然对文学创作保持了极大热情,如在1994年,他出版了一部讽刺剧《灵巧的阿默》,此后的1995年他又连续创作了《哲思的阿默》和《阿默的烦恼》,成为阿默的三部曲。1995年他还创作了一部喜剧《南瓜》。1997年,他再次发表了一部小说《一片宁静的世间》。除了他本人积极创作文学作品之外,他还发表了大量的文艺批评性著作,如1990年的《没有剧场的戏剧》和1995的《论贝克特》。


[1] Almageste是阿拉伯语(الكتاب المجسطي, al-kitabu-l-mijisti)的拉丁语形式,意思为“伟大之书”,这里意译为《宏篇》。



阿兰·巴迪欧(1937年-)


最后,巴迪欧仍然是作为一个大学的教授言说着。毕竟巴迪欧不是工会的领袖,也不是左翼政党的议员,更不是激进组织的成员,他的主要身份仍然是一个大学教授,而且是一位哲学教授。在巴黎第八大学读过了三十余年光阴之后,巴迪欧在1999年又返回到了他的母校巴黎高师,不过这次是在这里谋得了一个哲学教授的座椅。同时,他开始担当一系列其它组织和机构的职位,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他担任了哲学国际学院(Collège International de Philosophie)的负责人。尤为引人瞩目的是,进入到20世纪90年代,尤其是在新世纪的开端,巴迪欧一下子进入了著述的高产期,其中包括《前提》(1992年),《伦理学》(1993年),《德勒兹:存在的喧嚣》(1997年),《圣保罗:普遍主义的根基》(1997年),《元政治学概述》(1998年),《临时性本体论简论》(1998年),《反美学手册》(1998年),《世纪》(2005年),《世界的逻辑:存在与事件2》(2006年),《小万神殿》(2008年),《第二哲学宣言》(2009年)等等。



尤其是《世界的逻辑:存在与事件2》在一定程度上更新了他在《存在与事件》中的数学本体论,也就是说,他在“存在-事件”的二元关系中,插入了第三项,即构成了“存在-世界-事件”的三位一体的格局,在这样的逻辑中,巴迪欧不再过多执著于抽象的数学表达方式,而是采用更活跃的方式将世界的逻辑在存在和事件的逻辑关系中表达出来。


巴迪欧仍然在继续,他的生命仍然在诞生出新的神奇,他正在更多更广的领域中扎根,值得注意的是,在巴迪欧的理论中,永远没有那个最终的完成形式,可以说,他的理论是一种继续,即在世界的逻辑中继续,用在世界之中的事件性断裂来重新定义那个作为整体性的“一”。


参考文献:


[1] Alain Badiou, Philosophy as Biography, [EOL], in        http://www.lacan.com/symptom9_Articles/badiou19.html.


[2]Alain Badiou, The Concept of Model, Z. L. Fraser trans. Melbourn: Repress, 2007.p.82.


[3]Alain Badiou, Théorie de la Contradiction, Paris: Maspero, 1975. p. 18.


[4]Alain Badiou, Théorie du sujet, Paris: Seuil, 1982.p. 12.

喜欢wangguotong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内容来自网友分享,若违规或者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