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荷塘月色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2024年5月15日时事短评 最近关于数学的争论

送交者: 湖叶[♂☆★声望品衔7★☆♂] 于 2024-05-15 0:21 已读 1707 次  

湖叶的个人频道

+关注
以我看,最近关于数学的争论与以前所谓理科与文科之争差不多,
绝对不是什么学术讨论,
双方关心的也不是事实,
而是互相指摘道德之不完善。

世界的问题是痴迷于高速发展,没有认真反垄断,包括以集体的名义进行的垄断。无法按市场比收税以提供福利。
中国的问题是因为对个人品德太过执着,上层无法自己赦免自己,无法立个新闻法,走向公开透明。

也许中华文化圈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批修,更不是灭私或灭洋(不是要再来一次义和团运动),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中共高层越来越黑箱操作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他们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并没有那么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他们能立个新闻法,就可以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会不会真看到实情了,实在气不过,就反悔了,不允许了呢? 这是个由个人品德至上的传统造成的死结。 厚黑学,误以为无耻就无敌,也是对道德修养万能的一种迷信,反向操作而已。实际上,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这种道德文化太深厚了,都成为不自觉地潜意识了。 如果文化不革命,光换人做是没用的,李洪志之流显然也是一路货,甚至在这方面陷得更深。 其实以前的我也是一样,一说土共就是流氓,一说西方就是强盗,全是道德审判。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又不是元婴老怪,怎么一人独裁? 小毛搞文化革命是对的,但是搞错了方向,反而加深了修身斗私这个糟糕的传统。 还不如强调”求真务实“一类的口号。 这说明他的注意力不在文化,而在革命斗争,要斗倒对立面而已,实在是个太没出息的所谓红太阳。 只知道所谓的实用或实利是相当肤浅的。 难道不应该首先审视一下何为利益?你为何判断其的确是,不会错的,就是利益? 我认为这种判断对于我们中国人中的大多数来说的确是常常出于各自的道德,(也包括自鸣得意的反道德,好像真占了便宜似的。)

常有人诟病中国人缺乏终极关怀,对于生死这件大事往往只有忌讳而已。 人们更愿意关心所谓有用的事情,例如股票走势。 待到无法回避时,只能到习俗中自欺欺人,好像自己真相信烧纸钱的功用似的。 这些是现代中国的一些现象,在中华传统中并非如此。 我同意学者金观涛的观点,四大轴心对于所谓的终极问题,各有各的回答。 正好覆盖了逻辑上四种可能有的答案。 向外而出世的一神文化,重点在救赎。 向外而入世的希腊传统,重点在真理。 向内而出世的印度文化,重点在解脱。 向内而入世的中华传统,重点在(仁义)道德。 (简单而言:儒家舍身取义,求仁得仁。道家齐物齐生死,看淡生死,视死如归。禅门好事坏事都不做,悬崖撒手,舍生忘死。) 这只是大略的概括,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更何况四大文化还有波斯的二元对立等其他文化之间还有不少交流乃至融合。 在一神文化与希腊传统的融合中,更产生了所谓的现代文明,席卷全球,几乎影响了整个世界。 中国也不能例外,于是出现了所谓人心不古,道德败坏的现象。 其实这是相当表面的,几千年的积累怎么可能一个五四,一个文革,就荡然无存了? 别看厚黑学盛行,其实也是迷信道德修身是万能的,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一直放不下无私无我的初心,总想着狠斗心念,也只是古人的灭人欲的滥觞而已。 要具体分析阐述,我还可以写很多。 但我不是什么学者,这些不该是我的business. 算了。对感兴趣的朋友再次推荐金观涛的著作。不是很感兴趣的估计读不下去,不够有趣,不够通俗。

道德的重要是与我们的终极关怀相关的。(其实道德至上问题不大,修身修养万能就很糟糕了)

不过对于比较年轻的中国人来说,希腊文化求真的影响也是有的。 两种文化在新中国新文化中都有。(两者都是入世的,比较亲和。中华偏内在,希腊偏外在,还可以互补。

至于能不能融入同是出世的一神教与印度文化,我估计后者因为与中华同是偏内在的比较容易,

前者就难了,似乎只有易经里有商朝遗留的天命决定一起的观念。但是,如果一切选择都是算出来的,谈何道德?所以易经其实未必在中国文化里有多高的地位,常常只是被借来做修辞而已。)

总之, 当我们在谈是非对错时,我们是在谈真假虚实吗?还是在谈善恶好坏,美丑忠奸?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该好好问一问自己? 例如,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一定就是对的?

又例如,为什么你明白知道是假话,还要附和,还要配合,甚至还要为他鼓吹, 就因为你还认他是与你一个立场,一个阵营,忠奸最重要,真假无所谓?

中国传统文化想细谈的话,是很复杂很微妙的, 例如有人说谦受益满招损是因为阴极而阳,阳极而阴,这是用易理论证自己的道德选择, 但是如果你的道德选择是出于一种算计,而不是恻隐之心这类良知,但就是一种虚伪的巧言令色,更谈不上浩然正气。 所以我说”放下易吧,还不如多读庄子“ 技术就是道德?有力量就是合法性? 再快的刀也不可能是最厉害的手。 反过来讲,再稳的手也与刀快不快没关系, (估计武侠迷不会同意上面这句活) 这修炼的不是技术,是对道德的无视,与厚黑学一类,也是对道德修身的迷恋,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 无视道德,把自己修炼成无情冷漠的工具或机器,也是感情用事,不然的话,为什么要走这种极端呢?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珍惜生活,远离口号)


选票与民主,是两个概念。反正正常的人民不会满意自己的政府。轮流执政就可以了。不用选。陌生人选陌生人,全靠演,全在骗。 熟人间选代表更重要。真正轮流的是政见。没有政见的不同的,哪来的不同派别?怎么会只是形式? 各自独立,互相监督。与选票无关。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最好能不需要政府,或者政府只是类似物业的功能。大家自己管自己。 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 都在拿还有敌人当借口。都容不了自己的泄密者,例如斯诺登。 大陆人没见过选票?金家三代都是选出来的。先有各自独立自治,互相监督,不得不(相对比较)公开透明,选举才有意义。而不是相反。看不到仆人账本还喜滋滋于画饼的主人太傻。劝进吧,不如恢复帝制。先解决合法性问题才是最要紧的。 公开透明更重要。公开透明的集权独裁是可以胜过乱轰轰的选举的。至少该让人民代表翻翻政府的账本吧。 不公开,不透明。才是关键。不是什么选票。西方隐形独裁者在误导人民。 不能指望其主动公开。但是与选票没关系。那就是个安慰剂。 熟人间的选举不是安慰剂。陌生人选陌生人,和选美差不多。 无论内外。选票政治掩盖的都是精英政治。实际除了演技,并没有那么英。 精是有点精的,但不是什么“为了你们好”,是为了他们自己。没人会争着当奴仆的。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 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就是通过对“敌人”的专政,让人民感觉自己在做主人。 所谓全过程民主。就是你们不用思考了,全交给跳“集体意志”的大神 。这不是仙侠世界。独裁没那么容易。主要靠骗。西方也在骗。真是奴仆,还会争着当?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上帝,神,真主,这些概念是锁链。民族,国家,肤色,也是锁链,乃至“自由”“民主”“科学”等等口号。包括“阶级”“有产”“无产”,甚至左、中、右,有无虚实,等等等等,都可以成为锁链。


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其实,好坏善恶正邪、输赢悲喜顺逆,大小高下真妄,种种二元对立是免不了的。 而且任何概念,任何名词,都意味着某与非某的对立,那更是免不了的 。或许存在着只用心灵感应交流不用语言文字的智慧生物,或许他们能够避免。 对于我们来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要道还是要名。 某某,非某某,所以某某,还是要说某某。 只是我们同时也要警惕,尤其是当名词概念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口号时,尤其要警惕。 比如“民主!”“独立!”“自由!”“平等!”“相信科学!”…… 把DEMOCRACY,翻译成民主是不确切的,其实不是人民或民众在做主, 而是MOB在做主。 为什么少数人要服从大多数?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对的吗? 请注意,不要认为楼主是反民主的,所以一定是支持专制的, 真理既不在多数人手里,也不在少数人手里, 谁要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背弃了真理。 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大众的意见,也不能迷信专家权威, 宁可听信第一线的调查,或大数据什么的 。排伍队得长的店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到底怎么样,还是要亲自尝一尝。 我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不需要任何人来给我做主。 然而我又不认为任何人,组织,乃至任何事物,能够真正独立。 都要靠无数无量无边的因缘来支撑, 打个比方,在全球化的今天,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完全地独立吗? 即便假设全部自产自销,你总不能说你能独立于太阳吧?我们能离开太阳一分一秒吗? 如果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自由呢? 不能独立于食物,要吃饭,就要听衣食父母的话,怎么自由呢? 至于平等,本就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放映宫廷剧而贵,不因放映农业科教片而贱 。本就平等还要追求平等,那就是要大家都放一样的片子了,这真的好吗? (毛追求人人工农兵结合,在柬埔寨得到实践,结果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万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轨道,和谐共处,本无所谓高下, 只是心中不平而已。 如果有人利用人们的心理,高呼“平等”乃至其他种种口号,我们不该警惕吗? 不要自由要自治(自学),不要民主要公开(透明), 不要人权要距离(空间),不要法治要安心(一点点希望), 能量守恒,没有会消耗要争抢的问题, 停止军管!包括美军。(警察、治安、保安、也应自治) 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 生命的本质就是能量。能量第一性,不增不减。灵魂(第一性)(不生)不灭。


对相信领导们在暗箱中按劳分配的我无话可说。 那就公布账本。证据面前,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公开透明的独裁或集权是可以胜过选举出代表互掐的,可惜,越来越黑箱作业了。 如果要说私人垄断与政府垄断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政府怎么能拒绝向纳税人代表公开账本呢?资本家可以,都是他个人或股东的,不是纳税人的。(大领导们居然也可以,因为你们居然对无私这个神话或传奇很买单。)
字典是死的。语言是活的。民主一词,有时被用于“英明领导为民做主”,更多时候与“街头民众多数为主”联系在一起。总之被滥用了,不如换一个。例如“制度透明,接受检验”之类的。

其他不要紧,公开透明最重要。 集权或分封,法治或自治,都可以。 但必须尽可能地公开透明。 新加坡能做到,那是因为真的是精英。 土共屁股不干净,需要先立个自己赦免自己的方法。 但是又不是真贵族,自卑得很,摸不下面子立这种法。 所以只能奔向按码分配各取所赐党恩浩荡领袖万岁的西朝鲜之路了。为什么无论说什么,就是100%? 不用全公开。但也不能越来越暗箱操作。方便了谁摸鱼?新加坡也不完美,所以我们就有理由更糟? 其实,以土共的德性,见光就死了。所以需要先赦免自己。


可以渐进。不用着急。只要扭转越来越暗箱,市场的信心就不一样了。


但是,赦免法这第一步如果迈不出去,那么新闻法就可以免谈了。没有新闻法的所谓开放,那也只是笼子大一点而已。 笼子里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无法真正监督政府,那么保持平衡逐渐开放透明,等等等等,都可以免谈了。自己赦免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这涉及我之前提过的文化问题。也许中华文化圈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批修,更不是灭私或灭洋(不是要再来一次义和团运动),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中共高层越来越黑箱操作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他们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并没有那么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他们能立个新闻法,就可以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会不会真看到实情了,实在气不过,就反悔了,不允许了呢? 这是个由个人品德至上的传统造成的死结。


4 / 4


ChatGPT 你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公开透明对于一个政府的稳定和市场信心至关重要。确实,无论政府采取何种体制,公开透明都应该是其中的核心价值之一。


在中国,建立公开透明的政府机制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包括文化传统、权力结构以及历史渊源等方面的障碍。赦免自己、接受监督是一项重要的步骤,但的确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决心去实现。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公开透明的基石,而建立新闻法则可以为这一目标奠定基础。然而,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逐步放开言论空间,让媒体能够独立报道事实,是实现公开透明的第一步。


在这个过程中,也许需要对传统文化中的某些价值观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尤其是关于忠奸善恶的观念。在一个公开透明的社会里,真相和实情更为重要,而不是个人品德的评判。这种思想的转变可能需要时间和努力,但对于建立一个更加开放和公正的社会是至关重要的。


最终,实现公开透明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和支持。只有当政府和公民都认识到公开透明的重要性,并愿意为之努力,才能真正实现这一目标。


贴主:湖叶于2024_05_15 0:33:41编辑
喜欢湖叶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湖叶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其实这种事很简单,要有标准 - tellmemypenname (111 bytes) 05/15/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