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中篇小說【兒時瑣記】3-7回老家不敢出屋的秘密

送交者: 野山鹿鳴[♂★★星辰大海遠方★★♂] 于 2024-07-10 3:20 已读 1869 次 5赞  

野山鹿鳴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中篇小說【兒時瑣記】  第三章    第七節


回老家不敢出屋的秘密


小学一年级放寒假,春節前, 爸爸带我回过一次河北老家。  他聲明, 這次只能帶我們中間一個人回去, 問我們誰願意和他一起前往。


妹妹還小, 當然不能去, 其它候選人就只有哥哥姐姐和我。和每次有好事,哥哥姐姐搶先不同, 這次倆人幾乎異口同聲地說 “  讓三兒去,


爸爸說 “  真的 你們不想去   老家可好玩了, 你們不後悔 ”  他們兩個人都堅決地搖搖頭。 


其實, 他們這次讓賢的原因我知道。 


姐姐, 最近有了個好朋友, 就是劉大奶奶孫女鼻涕妞兒。 現在人家鼻涕不流了,上了學,也有大號了, 叫劉小曼, 搬到我家住, 姐姐的床邊, 加了一塊木板, 就變成雙人床, 她們兩人住在一起。食同桌, 寢同床, 正度蜜月呢, 當然不想回什麼老家,


事情的起因是劉大奶奶在院子裏, 摔了一跤, 人老, 骨質疏鬆, 竟然把腿摔斷了。 爸爸知道後, 找人幫助把她送到醫院治療, 打了石膏, 在家養著哪。


劉大奶奶一出事, 鼻涕妞兒, 就沒人管了。 媽媽看著心痛, 除了給老人每日送三餐外, 乾脆把劉小曼帶到我們家住, 讓姐姐管著她。 這樣, 她只顧一頭,只要照顧老人就是了。


沒想到, 這就讓姐姐和鼻涕妞兒, 從此成了莫逆之交, 好的像一個人。


媽媽對劉大奶奶的照顧, 沒得到讚賞, 反而招來批評,說她立場有問題。 那是源於一些人說法, 說劉大奶奶兒子, 是國民黨空軍上校, 解放前帶著太太, 逃到台灣去了。 他們原來住的房子,  被人搶去, 把劉大奶奶和孫女二人,趕到大廟前院門房棲身。


我記得放學回家寫作業時,聽媽媽和來家裡談事情, 派出所所長說,媽媽做的對, 如果她們真沒人管, 就會變成社會負擔。 他讓媽媽不用擔心, 該怎麼辦, 就怎麼辦,不用怕,派出所為她撐腰,做後盾。


若干年後, 有人來給劉大奶奶落實政策, 門口掛了烈屬牌子。原來, 劉大奶奶兒子, 是中共地下黨, 和吳石案牽連, 被國民黨殺害了。所以後來鼻涕妞兒能考上北京最一流的中國醫科大學, 跟這有關。


而哥哥放棄競爭, 則是因為他這一段迷上滑冰。 冬天, 東單公園有一個冰場, 現在看夠簡陋, 當時可是前衛的很。 爸爸給哥哥買了一雙花樣滑冰鞋, 哥哥用他自己全部積蓄, 拜了個師傅, 現在正跟師傅學藝呢, 哪有功夫回老家。


我去看過他滑冰, 向前滑, 彎腰身體前傾, 向前衝刺;向後滑, 左右倒腳變換方向, 滑得瀟灑自如,讓我看著着迷, 回去纏媽媽, 也要滑冰鞋, 媽媽答應明年, 我大一歲給我買。


後來哥哥還拿了北京市少年五百公尺速滑冠軍, 那都是後話, 此處就不再浪費筆墨。


父亲老家河北省宁津县, 在其归属问题上,  历史上变化多次。  一九五零年以前, 隶属于河北省。 是河北省最南部, 与山东省接壤的一个县,  所以父亲籍贯是河北

  

一九五零年, 宁津县划归山东省德州市, 成为山东省德州市所属一个县。 


一九五二年, 宁津县划归河北省沧州地区, 回归河北省。 


一九五八年, 沧州地区并入天津市, 隸屬沧州地区的宁津县, 就又隸屬天津市了。 


一九六一年, 恢复河北沧州专区, 宁津县隸屬於沧州专区,就又变成河北省一个县  


一九六五年, 宁津县再次被劃歸山东省管辖, 成为山东德州地区的一个县至今。

 

不知为什么, 历史上这个县,在归属问题上有这么多变化。  如果按这些变化, 我可以是河北人, 或者是山东人。  即使说我是天津人, 也有一定道理  


而实际上我出生在东北哈尔滨, 所以我也可以自称地道东北人。

 

这么一个普通的县, 被河北,山东两个省,甚至天津市争来抢去, 或者说是踢来踢去, 原因不外有二, 它是大家都想要的香饽饽, 或者,它是大家都不想要的臭粑粑。 


我自己猜想, 第二种情况成分居多。  在我印象中, 宁津是一个没有什么特色,与周围地区比,相对穷困的县。


我上小学时, 学校要求学生填学生登记表, 裏面有籍贯一栏。  五岁的我, 弄不清楚填什麼 ?东北哈尔滨, 还是爸爸籍贯河北。  问家裏大人, 没得到肯定答覆。  


也可能是我笨, 大人说清楚了, 我没听懂。  因此, 我就把籍贯, 自作主张填个河北。  和我同様出生在哈尔滨的哥哥,姐姐, 有了不同籍贯。

 

也正因为如此, 我就一直有一种感觉, 好像我和这个名不见经传, 在中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宁津县, 有了一种莫名的感情,一種无形的联系。

  


北京到宁津, 路并不远, 现在高速公路, 开车也就几个小时。 可那时交通不发达, 要先坐火车, 是先到沧州还是德州, 我记不太清。 然后雇专门拉脚的马车, 走一天旱路, 这是当时他们大人的说法, 才能到家。


那时年纪小, 对这事记忆不是太多。 我只记得下火车後,时间已晚, 找不到拉脚马车,就先住进一家大车店。 


那个大车店就是个很大的房间, 裏面长长大通铺。 因为冬天, 大通铺烧火炕, 晚上客人就都在通铺上睡觉, 一個挨著一個。  这种大通铺不分床位, 先到先得。 来晚的客人, 哪里有空,就往那里挤一挤睡下。

 

我们到的时候, 屋子裏住滿了人。爸爸看看大通舖根本沒法住, 就找老闆, 要了一個單間, 付五倍價錢


晚上爸爸在大车店定晚饭, 由店小二,送到我们住的單间。  那是一大盆的清水煮挂面, 在面盆上层汤裏, 飘着几根誘人的黃色韭黃, 上面渦著兩個雞蛋,漂著香油花 那股味道,钻到鼻子裏觉得特别香。  


那种感觉以后就一直定格在我记忆裏, 是我一生中不多的, 一直都无法忘怀的, 关于吃的,一个经典记忆  


我後来吃过不少, 可以称得上山珍海味的美酒佳肴。  都没有一個, 象那盆清汤面, 给我留下深刻, 永远无法忘怀记忆。


第二天一早, 天还没亮, 我们雇的大车出发了。 那是一個有暖轎的馬車, 暖轎前面是個簾子, 打開觀察外面情況, 關上可以保暖, 有隱私。 暖轎內兩邊和後邊, 都有座位。 我人小, 就佔後面的座, 趴在後面小窗戶上,向外看風景。


開始, 外面黑乎乎一片, 河北一望無際大平原上, 什麼都沒有。什麼也看不到, 後來地平線下面, 出現一道金光,大地有了金色邊, 引起我注意。


再後來,黑暗的天际線上, 出现一抹红光;


再後來,  一個冉冉而起的紅色小半球, 半球, 而后逐渐变大, 變成一个远在天际, 頂天立地的巨型红色火球, 慢慢升上天空, 天亮了。


這是我第一次看日出, 也是印象最深刻一次看日出, 那個巨大的, 頂天立地的紅色大火球,讓我感到極端震撼, 壯觀, 真是壯觀, 無法比擬, 也沒有任何東西, 可以與其比擬的壯觀, 那次日出, 給我的感覺, 是顛覆性的, 日出, 壯觀。

後來去過黃山, 泰山, 廬山, 峨眉山專門看日出, 也都很美, 令人難忘。 但沒有一次,給我留下, 五歲的我, 回老家, 看日出留下的, 那種深刻印象。


記得到廬山看日出後, 在山上流連忘返, 忘了回程車發車時間, 車開走了, 我沒上, 不由得我哈哈大笑。 沒辦法, 只能徒步從下山道下山, 回九江。 這條路和上山公路不同, 自然美, 看風景, 看廬山真面目,比坐車上山享受多了。 我還隨手砍下一節青竹, 上面刻了, 野山到此一遊, 年, 月, 日。


拉腳大車走了一會, 變天了, 太陽沒了, 天空變得黑乎乎, 大冬天的,忽然下起急急陣雨, 空無一人曠野上, 頓時煙幕瀰漫, 拉車的馬兒, 好像有感,仰天長嘯, 車把勢怕出事,【芋】了一聲, 停車不走了。 


不過時間不長, 陣雨停了,太陽再現, 驅散烏雲, 忽然,天地間, 出現了一道,連結天地的巨大彩虹 🌈,真的, 連結天和地,那是我這一輩子, 看過的最大的, 最美的, 真正連結天地間的一道彩虹。哇, 好美, 好大的彩虹, 下接地,上連天,美的無法形容, 美的讓人翻篇兒,美的讓我震驚。


所以, 後來在我頭腦裡, 深刻印記,【日出】, 等於【壯觀】, 【彩虹】,   等於【美】。到留園自文壇後, 和塵凡壇主交流, 多次用彩虹, 表達看法, 弄得壇主一頭霧水,不知野山到底要說什麼, 對不住了。


到老家後, 爺爺, 奶奶, 叔叔,嬸嬸, 以及大大小小, 比我大的, 比我小的,和我差不多的, 都出來歡迎, 看稀罕, 看看城裡來的人長什麼樣。 


爺爺,奶奶, 都不擅言詞,眼睛裡閃著淚花子, 握著我的手不放, 把我的腦袋不知摸了多少遍。 


正式歡迎儀式後, 我很快就和那幫小孩, 混在一起, 用爸爸來以前, 幫我準備的鉛筆  ✏️ 紅藍鉛筆, 削鉛筆刀, 橡皮, 曲別針等等, 和所有的小孩, 變成好朋友。


对于老家, 没留下太深印象。  记得是个挺大院子, 三面是一间連一间的房子, 前面有個大門。  爷爷奶奶, 兩个在老家务农的叔叔,  都住在裏面。


到老家後, 几乎所有见到我的人, 都夸我长的好, 将来一定有出息等等。  我自己倒没什么感觉, 不过我想爸爸, 应该很受用,感到骄傲。


除夕夜, 三叔爬大梯子🪜 上房, 用一根大竹竿, 挑著爸爸帶回來的五千頭一掛大炮竹, 點着後, 響了好半天, 地上留下一片紅紙霄, 幾天沒人掃, 說是留著吉祥。

 

他们大人说事, 我听不懂, 插不上嘴, 觉得没意思。  开始在院子裏到处蹓躂,闲逛, 凡是有门的地方,我都推開看看, 不管裏面有没有人。 


当时乡下人, 一个大家庭, 三代人住一起, 没那么多规矩。  我到处巡视, 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反正進屋打招呼, 就有人把我抱上熱炕, 然後, 倒一叵羅, 不是花生, 就是棗, 讓我吃。 

 

我走到院子尽头房间, 仍然推门就进, 这次没人出来欢迎我。  屋子裏的景象, 卻把我的魂,吓的飛到五天外。 


您猜猜,我看到什么了   那个空荡荡屋子中间, 两个长木板凳上, 摆着一口我最害怕的, 还没有上油漆的白茬木大棺材。

 

我赶紧把推开的门,使劲关上, 撒腿就往外跑, 想离开那裏越远越好。

 

从那以後, 我就再也不在院子裏到处转了。  大部分时间, 都是躲在睡觉房间。 我怕出去,再发现什么害怕的东西 心裏盼望早点离开, 快点回家, 而且再也不想回来。  


就是因为那个,吓人的大棺材, 嚇得我不敢出屋。这是我在当时和以後, 一直都没公開, 沒有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今天為了寫文章, 只好解密了。

   

对于那个放了棺材的房间, 我後来一直离开它远远的,连向那个方向看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从此连房门都很少出了。  


爸爸发现我的变化, 为什么不像刚来时, 喜欢到处转悠了。 我记得, 他自己嘀咕 “  这孩子怎么变蔫了, 不会病了吧 ”    他用手摸摸我额头, 发现不烫, 也就不再说什么。

  

走的那天早上, 天还没亮, 一个婶婶为我们煮饺子送行。  我记得那是一口很大的锅, 安放在灶台上,下面烧秫秸杆, 火苗通红。 


我们坐上拉脚大车要走, 全家老少出来相送, 恋恋不捨。爺爺奶奶眼淚都出來了, 拉著我的手, 久久不想放開。 


亲戚们送了很多礼物, 都是农村土特产, 装了兩个麻袋。  裏面到底什么东西, 记不清了。  我能记住的, 就是我愛吃的花生和枣。 


有几个玉米秸作的,放饺子的園盖联, 太大了, 装不进麻袋, 就堆放在拉腳马车上。


回到北京, 出前门火车站, 东西多, 只好叫三轮车。 三轮车師傅说东西太多, 一辆车坐不下, 因此,  爸爸和我每人一辆车, 除了坐人外, 脚底下放大麻袋, 以及其它秫秸盖联那些东西。


爸爸告诉三轮车师傅地址, 同时告诉他跟著他的车走, 以免走丢。

 

不知为什么, 过了不久, 我坐的那辆车, 就和爸爸坐的车分开了。  那位拉车师傅, 对去我们家路,好像不熟悉。  和前面车失联後, 在寻找我们住的胡同时, 就问我应该怎么走。

 

我根据自己上学时,记住的路, 给他指方向   他绕了好一会, 才把我送回家。 当时爸爸已到了好一会, 正在院子门口着急地等我   看我坐的车到了, 松了一口气。 


给那位拉车师傅付钱时, 他坚持要再加一千块   旧币, 等于后来新币的一毛钱  )爸爸说 “  当时不是说好价钱了吗 为什么现在又加呢


师傅说 “  小少爷, 给我指错了路, 让我多跑了两条胡同冤枉路, 您给加点钱, 不为过吧     ”  

爸爸按师傅要求付了钱, 然後轉頭對我說 “  你怎么这么笨 这么大了, 【五歲】连个路都指不对。 ”      我倒也沒聽出責備之意。


不过我還是心裏不服气,
我是不小【五歲】了,  但我指的路没错呀。 我上学时, 无论从那边走都可以回家, 这位师傅自己笨, 干嘛怪我     可是想归想, 当时什么也没说, 下了车回家, 一玩起来, 就把什麼都忘了。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10 3:51:54编辑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10 4:31:02编辑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10 4:46:53编辑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10 5:02:01编辑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10 10:58:41编辑
喜欢野山鹿鳴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野山鹿鳴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把棺材和阴森恐怖联系起来 - 渗透转角 (132 bytes) 07/11/24
哈哈,原来野山的彩虹情结这么来的。。。 - 尘凡无忧 (475 bytes) 07/10/24
請壇主定奪 - 野山鹿鳴 (373 bytes) 07/10/24
謝壇主支持, (无内容) - 野山鹿鳴 (0 bytes) 07/10/24
看野山兄的文章,好多共鸣耶。比如, - 布鲁司 (231 bytes) 07/10/24
大俠英勇, - 野山鹿鳴 (49 bytes) 07/10/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