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中篇小說【兒時瑣記】3-6 打麻绳纳鞋底

送交者: 野山鹿鳴[♂★★星辰大海遠方★★♂] 于 2024-07-09 0:49 已读 1881 次 5赞  

野山鹿鳴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中篇小說【兒時瑣記】  第三章    第六節(第二版)

打麻绳纳鞋底



在我的记忆裏, 我们家兄弟姐妹穿的鞋, 基本上没在商店买过。  除了学校要求,參加十一游行观礼,必须要穿的白球鞋, 其它我们穿的鞋,都是妈妈一个人, 一双又一双,用自己双手作的。

 

手工做鞋, 是一个复杂过程。  工序包括打袼褙, 做鞋底, 打麻绳, 纳鞋底, 做鞋帮, 再把鞋帮和鞋底用麻绳一针一针地缝在一起。  做一双鞋要花去很多时间, 实在不是易事。

 

当年我们兄弟姐妹多, 年纪都不大, 每个人都在长身体, 脚的大小一直在变。 常常是老大的鞋没做完, 老二的鞋就小了,老三的鞋没做完, 老四的鞋就露脚趾头了。

  

现在想想, 妈妈当年真不易。 我不知道,她用什么办法, 保证我们每个人都有合适的鞋穿。  我们兄弟姐妹, 那么多年, 幾乎没有人穿过破的,露出脚趾头的鞋。  现在回忆起来, 当年她那一代人的生存能力, 吃苦精神, 是我们这代人, 无法比拟的。



做鞋的第一步是打袼褙, 方法是在一块長方形木板上, 抹上糨糊, 然後把碎布头一块一块的粘上去。粘完一层再粘一层, 大约有个五六层 ,再把它放在太阳底下晒干。   干了以後揭下来,  就是一塊長方形的袼褙,可以做鞋用。  鞋的鞋底和鞋帮,都要用袼褙做,鞋底要用六层, 鞋帮一般兩层就够。

 

为了有足够的原材料打袼褙, 家裏任何不能穿的破旧衣服, 各种旧布头, 一块也不能扔, 都被保存起来, 打袼褙用。 打袼褙的糨糊也是自己做, 一般用煮面条剩下的面汤, 加一些面粉,煮开了就可用。


有了袼褙只是做鞋第一步, 下一步還要打麻绳。 因为纳鞋底,  上鞋帮, 都需要麻绳。 麻绳在商店可以买到, 但是妈妈却从不买现成的, 而是买生麻, 自己打。 按她的说法, 自己打麻绳一是省钱, 二是结实。 她说店裏卖的麻绳是熟麻作的, 不如自己用生麻打的结实耐磨。

 

打麻绳的工具是一个专用纺锤, 那是一个大约八寸长, 直徑一寸的園木棍, 上面有一個粗铁丝把, 固定在園木棍中間。 鐵絲把的另一頭, 是一個半圓形的小勾勾, 可以把生麻條系在上面,就可以把紡錘吊起來。 


生麻买来时都是一把一把的, 有很多根的生麻,四,五尺长。打麻绳时要抽出两根生麻, 一頭系在纺锤把上,那個半圓形小勾勾上。  另一頭用手拿起來, 纺锤就被吊起来。


用手推纺锤, 纺锤开始转, 两根生麻就擰在一起,变成麻绳。 把打好的麻绳拿下來,缠在纺锤上, 把最后那个麻头留出来,往上续生麻, 然后再吊起來,转动纺锤, 这样重复以往, 就可以打出一根长长的麻绳。 等到纺锤缠满了麻绳, 把它拿下来,缠成麻绳球, 以备做鞋用。

 

打麻绳需要功夫和技巧, 不经过练习, 无法完成。  看到妈妈的双手,那么灵巧,把一把把的生麻,变成漂亮的麻绳, 我这个小屁孩,佩服的五體投地。 後来我偷偷试过, 却从没成功。

 

有了袼褙和麻绳, 就可以作鞋底。 妈妈要我们把脚踩在一张硬纸板上, 她用笔把我们脚型画下来, 在旁边留出适当的量, 就成为作鞋底的样板。 作鞋底要用这个样板,在袼褙上画线, 剪下十二个同样大小式样的袼褙来,分左右脚, 每只脚的鞋底,要用六层袼褙。

 

把两层剪下来的袼褙鞋底,摞在一起, 四周用窄窄的白色包边布条,沿着鞋底的周边包起来, 再把三个这样包好白色布邊的鞋底摞在一起,用糨糊粘起来, 就成了鞋底的半成品。 从旁边看是三层包白边的鞋底, 非常好看。

 

这样的鞋底还不能作鞋用, 下一步,要用麻绳纳鞋底,  这是非常费时费工费力的活。  因为鞋底太厚, 普通针无法扎透。  因此纳鞋底时, 先要用锥子在鞋底上扎眼。 再用纫上麻绳的针,从扎好的眼中穿过去。 再从鞋底的另一面扎眼,把针带着麻绳拽出来, 再把麻绳拉紧。


整个鞋底就是这样一锥一针, 一拉一拽纳出来的。 一双鞋底要扎多少眼, 纳多少针, 我没数过。  但是你看鞋底上,那密密麻麻,一个挨着一个的针眼, 就能体会, 纳一双鞋底,绝非一件易事。  妈妈的手上,有用锥子扎鞋底, 用手勒麻绳,磨出的厚厚老茧 。  我也常常看到, 她用嘴吸,被锥子扎破流血的手指 。


鞋帮也是用袼褙作, 兩层袼褙就可以。  鞋帮也要先做出样子。  我看到妈妈保存了很多鞋帮样子, 大大小小, 家裏每个人都有。 她原来只给我们作传统圆口布鞋, 後来到处找新的鞋帮样子, 为我们作出当时时髦的,有三個扣眼,可以系鞋带的新式布鞋, 和街上卖的完全没区别 。

 

鞋帮下面的周长,要与鞋底大小吻合, 否则二者就无法完美结合在一起。 用袼褙把鞋帮剪下來, 还要剪一块大一點的鞋面,把它包起來。 鞋面一般是黑色的, 需要结实耐磨的布料 。 我常听妈妈和别人聊天, 是买斜纹咔叽, 还是自贡呢。 听她们议论哪一种布料更耐用, 或者更便宜。

 

鞋帮做好後, 要把它和纳好的鞋底用麻绳缝在一起。 在我记忆中, 这道工序一般是反着缝, 就是把鞋幫的裡面朝外, 縫在鞋底上。缝好以後, 再把鞋帮翻过来, 露出鞋面,完全手工作的布鞋,才算完工。


让我们试新鞋, 是她最高兴的事。 我们把鞋穿上後, 她要我们在屋子裏来回走几步, 问我们大小如何, 合不合脚 。 在我记忆裏, 好像没有一次不合脚。 

  

试完鞋以後,  她总忘不了,叮嘱一句 : “  和那雙旧的换着穿, 省着点。 ”  我一般都是回她一句 : “  知道了  !” ,就又急着跑出去玩。


在我們當時住的大廟正殿旁邊, 有一個不到十平方米的小耳房, 裡面住著兩個失去父母的孤兒, 哥哥也就十五六歲, 叫周北, 弟弟比我還小一點, 叫周南。我們搬去前, 他們就已經在裡邊住, 至於他們如何失去父母, 為什麼住在那兒, 我不得而知。 


這兩兄弟, 沒有任何生活來源, 就靠哥哥周北,每天出去撿破爛為生, 弟弟周南年紀小,也沒上學, 整天就是蓬頭垢面, 滿臉菜色,腳上拖拉著不知從哪兒揀來的,一雙前面漏腳趾頭, 後面漏腳後跟,完全不合腳的破鞋,在院子裡到處跑著玩, 真是年少不知愁滋味。


我們一搬過來, 媽媽就注意到了這對兄弟, 特別是那個弟弟周南, 她覺得這個沒爹沒媽的小孩太可憐了, 看著他們, 眼圈就紅了。因此, 一直想方設法幫助他們。 每到星期天, 家裏做點好吃的, 她都要我第一時間給他們送些過去。 


當時可能因為我小吧, 好使喚, 這種差事大都落在我身上, 因此我和弟弟周南就混的很熟, 也因此成了好朋友。 因為每次給他們送吃的, 哥哥周北一般都在外面忙,不在家。 


到了春節, 媽媽總要我把周南,周北兄弟請來, 和我們一起吃年夜飯, 開始周北還拒絕, 經不起我多次請, 他們最後還是來。 爸爸為我們買的鞭炮, 在分發時, 也總有他們一份, 這種事在我們家司空見慣, 沒人覺得奇怪。


有一次,媽媽看到周南的衣服太髒太破了, 就要他脫下來幫他洗和縫補, 可是他沒有換洗衣服, 又不能光屁股, 媽媽就把給我做的短褲給他穿。 我看到他的短褲屁股上也有  “ 八五粉”   字樣, 就樂了, 我說: “  現在咱們兩個一樣, 都是 “ 八五粉 ” 。  然後就轉過身去, 讓他看我短褲屁股上那個明顯的  “八五粉”  字樣。 


當時人們生活水平低, 什麼東西都不浪費, 因此裝麵粉的面口袋, 就成了給我這樣的小屁孩,做衣服的材料。 媽媽把面口袋用染料染一下, 就用它給我做短褲。 


而所謂的 “八五粉” , 就是每百斤麥子, 出八十五斤面的麵粉, 當時也叫黑面, 價格便宜。 是我們家的標牌食物。 另外還有“ 七五粉” , 就是一百斤麥子出七十五斤麵粉, 也叫富強粉, 蒸出來的饅頭雪白, 一般只有在節日, 餐桌上才會出現, 因為價格比八五粉貴 。


面口袋上原來有紅色 “ 八五粉” 商標, 那種便宜染料根本遮不住它, 所以我的衣服上,就永遠有明顯的 “ 八五粉 ” 字樣。 


我好幾次看到,媽媽看著周南腳上那雙破鞋嘆氣, 我覺得她一定是想給他做鞋, 可是當時我們家小孩多, 光給我們做, 她都忙不過來, 實在是有心無力。 


有一次, 我的鞋後跟已經快磨破, 前面的腳趾頭也快露出來, 媽媽為我量腳印, 給我做新鞋。 那幾天我看她一直在忙, 為我納鞋底, 做鞋幫。有一天早上我去上學,她告訴我, 放學後別出去亂跑, 早點回家,試新鞋, 還拿出快完工的鞋讓我看。


當時我挺高興, 因為我的那雙鞋後跟就要磨破了, 每天走路踩到石頭都擱的腳生痛,前面的腳趾頭也快開花了。 當天放學我,沒有像平時那樣到處亂跑, 而是早早回家。 


我回家時看到周南正坐在我的床上, 一隻腳上包著白紗布, 一支腳上穿著我的那雙新鞋。 看到我詫異的目光, 媽媽告訴我,今天周南在外面玩, 因為鞋不合腳, 腳被釘子扎了。媽媽看到後把他帶回家,清洗傷口, 上了藥, 用紗布包起來。 她看周南那雙破鞋實在不能再穿, 就把原來要給我試的鞋給他了。 


媽媽問我:  “  你同意嗎  ?”  


我能說什麼呢?  鞋都穿在周南腳上了, 我不同意有什麼用 , 我就點了點頭。 


媽媽好像看出我有些失望和不高興, 就馬上解釋說 ;  ”原來是準備給你做完後, 再給周南做, 不過他今天腳扎了, 他那雙破鞋實在是不能再穿。 這雙就先讓他穿, 剛好你們兩個腳一樣大。 媽媽馬上再給你做, 好嗎? “


其實她太小看我了, 我並沒有失望和不高興, 既然你們那麼熱心幫助人, 我當然也不能落後不是。 


所以,我就到我的床底下, 把我裝寶貝的那個鞋盒子拿出來。那是爸爸去年,在胡同口的瑞蚨祥皮鞋店, 買了皮鞋後, 把盒子送給我,裝我的寶貝用的。 


我從裡面把我最喜歡的那把木頭手槍拿出來, 我知道周南是多麼喜歡它。 我把手槍遞給周南說: ”  你腳扎了, 痛吧, 這個送你玩, 你不是喜歡嗎 !“


那把木頭手槍, 是我們剛搬來時, 幫我們把房間裡的榻榻米, 改成地板的小張木工師傅幫我做的, 那是我的寶貝, 是我唯一的玩具。 


周南看看我, 有些不敢相信, 他怯怯地問道: “  小哥, 你說的是真的嗎 ?”


我仗義地說 :  “  那當然, 你不是喜歡它嗎, 以後就是你的了。”  雖然還是有點心疼。


媽媽有些意外, 不過我看到她輕輕地點點頭, 嘴角露出不易覺察的些許微笑, 卻又怕我看到。


我知道, 他們這些大人呀, 有時候就會裝, 從不給我們小孩說真話。 其實, 他們大人的那點小心思, 我看得清清楚楚, 什麼都甭想瞞我。 

又及:

發文後, 回去告訴老人家, 她看後說:“  多大點的事呀, 當年誰不都是打那過來的嗎。 現在好了,誰還缺鞋穿呀 ?可講真格的, 現在的人也有點忒浪費了吧,家裏滿世界的鞋, 穿不了兩天嫌不好,就又買新的。 “

我跟老人家正聊天呢, 周南來了, 現在的周南可神氣了, 出息了,自己開公司, 都當董事長了。 他在深圳有兩家工廠, 專門生產各種皮鞋。今天來,給老人家帶來兩款最新產品女鞋, 讓老人家試穿。

媽媽說:” 你看我說什麼來著, 周南, 你可別再給我送鞋了, 家裏都沒地方放了。“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09 1:14:58编辑
喜欢野山鹿鳴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野山鹿鳴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估计现在还有腰缠万贯的喜欢这样的鞋 - 渗透转角 (87 bytes) 07/09/24
他说的步骤很详细 - 渗透转角 (33 bytes) 07/09/24
忘了, - 野山鹿鳴 (290 bytes) 07/09/24
虎威犹在啊。 (无内容) - 小花荣月 (0 bytes) 07/10/24
謝壇主, - 野山鹿鳴 (164 bytes) 07/09/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