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中篇小說【兒時瑣記】3-5 東北方言和北京話

送交者: 野山鹿鳴[♂★★星辰大海遠方★★♂] 于 2024-07-08 1:18 已读 678 次 5赞  

野山鹿鳴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中篇小說【兒時瑣記】  第三章    第五節


東北方言和北京話


在北京上小学,逐漸发现, 我们在家裏讲的话, 和学校老师和同学们讲的话, 在用词方面,有明显差别。


其中特别明显的有以下一些, 比如说,我们在家裏如果说到不干净, 或者表示什么东西脏, 一般不会用脏和不干净来表达, 而是用 【埋汰 】这两个字。 如果我们要说房间不干净, 就会说这个房间埋汰, 而不是说这个房间脏。


如果說什麼地方, 不說地方, 而是用【嘎達】兩個字, 代表地方。 兩個人一見面:

“  哎呀, 我說大兄弟呀, 你這是擱哪嘎達過來的呀 ?  看這身上,雪花子都烙滿了。 “  

回答· :  ”  她三嬸子呀, 俺是從海蘭泡那嘎達過來的, 路上下大雪, 可遭老鼻子罪了。“

就是這調調兒, 【烙】意思是【落下】,【遭】則表示【受了】的意思,而這裡的【老鼻子】 就是說【很多】的意思。 

 

形容一个人作了丢人的事, 丢脸的事, 或者是说什么东西不好看, 东北人从来不用多丢人呀,或多丢脸呀来表达, 而是会说,  多【磕碜】呀  


我小时候, 早上起来要撒尿。  去外面廁所, 要穿好衣服才能去,费时费力, 有时天气冷, 特别是冬天, 实在懒得跑这一趟。

 

我们家裏那时没有尿盆,夜壶这類设备。  因此我的辦法就是,从房间大門的缝隙裏,向外面撒尿。 


我们家房子原来是大廟正殿, 两扇大木门都是雕花木头做的, 每一边都有两个粗粗的木头门轴。 大门虽然作的漂亮精美, 但是并不严实。 两扇大门之间, 大门和两边的门框之间, 都有挺大的缝隙。 对于我来讲, 那个缝隙足够大, 我可以把尿从那裏顺利撒出去, 免了去外面厕所麻烦。 


我已经這樣幹了很久, 也没人發现, 也可能是大人發现了, 也没说什么。 直到有一次, 我家来了一个客人, 是我們在哈爾濱時,鄰居家的女儿。 她到北京找工作, 在我们家住了很长时间。 她當時大约十八,九岁, 人长的很漂亮 。(哈爾濱好像出漂亮姑娘) 


她有一次早上起来, 刚好看到正从门缝裏向外撒尿的我, 就说 “  哎呀, 你怎么往门缝裏撒尿, 多【磕碜】呀   ”   

我回头看看她, 心想 “  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小爺我又不是第一天尿了, 有什么磕碜的  ”  


除了以上的词以外, 还有一些其它的。 比如北京的葵花籽, 东北人叫 【毛子磕 】, 是不是因为老毛子喜欢磕它而得名, 不得而知。 家裏大人有时让我去买瓜子, 就说  “  去买一斤毛子磕回来。 ”  


另外一些明显的不同说法还有, 比如说几个人在一起聊天, 东北人不说聊天, 而是说【唠嗑】   家裏来了客人, 东北人不说家里来客人了, 而是说家裏来【且】了。    这个字我这裏只是借它的音, 因为东北话裏, 代表客人的这个且字, 应该怎么写, 中文裏有没有这个字, 我没有考證过,一下子也说不清楚。

 

东北人之间说话时, 如果一个人同意另一个人的说法,看法,他或她不会用是呀,   对呀,或者我同意呀等等的说法回应, 而只是简单地说两个字 【恩纳     这就表示她或者他,同意你的说法, 和北京人说的 ”  是呀  “ 相同的意思。 


除了对物品的称呼外, 对人的称呼有些也与北京人不同, 从现在观点看, 有些称呼裏面,还有某种歧视味道 ,不過也反映現實。比如对在东北生活的朝鲜人, 东北人就是用  【高丽棒子 】, 一言以蔽之 或者干脆就称呼他们为【臭迷子 】。 



高丽棒子这个词还比较好理解,因为古时候把朝鲜称为高丽国。
而在东北被日本人侵占的满洲国时代, 日本人用韩国人当打手。 那些狐假虎威的韩国人, 往往是手裏拿一根大木棒子, 欺负中国人, 因此东北人称他们是高丽棒子。  臭迷子 ”  的称呼源于何处, 我就说不清楚了。

 

对于在东北生活的俄国人, 一般人称呼他们为白俄。  因为他们大都是在十月革命後, 从苏联逃难出来的。 为了区别于在红色政权下生活的俄国人, 在他们的称呼前加一个白字, 以示区别。

 

白俄的称呼还是比较正规的说法, 而平时谈话时,对在東北的俄国人, 哈爾濱人就大多以 【老毛子  三个字稱呼他们

 

另外就是因为俄国人大量迁入, 有些俄国的语言, 就成了哈尔滨人都可以听懂的外来语。  比如面包不叫面包, 而是用俄文裏面包这个词的发音, 称之为 列巴 】。  什么白列巴 黑列巴  就成了哈尔滨人通用的, 各种面包的代名词。 不但人人都懂, 而且人们反而把中文裏, 面包这个词, 几乎废弃不用了。

 

我父亲他们这些从东北调京干部, 到了北平後, 感觉什么都新鲜。 有时候到外面走走看看。 说话的口音, 马上就暴露了他们东北人身份。 


他们有时说话不注意, 刺激了老北京人的神经, 也因此受过老北京人,巧妙的奚落和修理。


父亲经常津津樂道講的一个故事, 就是有一次, 他们几个人到菜市场閒逛发生的一件事。  当时看到有一个摊位賣甲鱼, 也就是北京人俗称的王八。王八这个词在北京不仅是甲鱼的别称, 而且是一句很難聽的骂人话。  


他们之中有一个人看到那些甲鱼後, 没过腦子, 就随口说了一句 ”  哎呀, 北平王八可真多呀。 “ 

 

那位賣甲鱼的老闆聽了以後, 就有些不高兴了。 他从他们说话口音中, 知道他们都是从东北来的。  他不跟他们吵闹, 而是用北平人特有的幽默, 既不得罪人, 又回敬了他们。

 

他馬上回了那人一句 ”  都是東北来的。 “  


大大地幽了他们一默, 使他们领教了北平人的厉害。 以後就常常把这件事当成笑话讲, 虽然自己吃了虧, 但谁让自己说话不過腦子, 先把人家得罪了呢


上小學以後, 每天老师上课都用標准普通话教学, 我很快就全盤接受。  不久自己就可以说标准的普通话, 或者是北京话。  当然和地道的老北京话比较, 我说的还不是標準的北京話, 而是廣播電臺裏播音员們說的標準的普通话。

 

因为和普通话相比较, 地道的老北京人說的话, 和普通话之间, 也有很多不同之处。 有些人認為北京话就是普通话, 其實不然,北京话和普通话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比如在普通话裏, 我们说什么人跑了, 北京人就不说跑,而是说什么人 【颠儿了 】。   如果有人说你不够仗義, 北京人会说你不够 【局气 】。  家裏的開支, 北京人说家裏的 【挑费 】。  如果你累的走不動了, 北京人就说你是 【拉了胯了 】。  如果你是别人的跟班或者学徒之类,  北京人就會稱你是个 【小利本儿   细究起来, 还有很多, 在这里就不一一例舉了。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08 2:16:49编辑
贴主:野山鹿鳴于2024_07_08 2:21:09编辑
喜欢野山鹿鳴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野山鹿鳴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浙江人经常就有山这边听不懂山那边的话 - 渗透转角 (126 bytes) 07/08/24
这个太狠。 (无内容) - 小花荣月 (0 bytes) 07/08/24
(^-^) 无心上床 给 野山鹿鳴 敬上一杯冰酒! - 无心上床 (128 bytes) 07/08/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